文学迷 - 玄幻小说 - 范佑何娇娇在线阅读 - 第329章 我去跟她聊聊

第329章 我去跟她聊聊

        “我这不是来了吗?”范佑笑道,宠溺地摸了摸苏君竹的头。

        “哎呀,这场面太儿童不宜了,梦菁我们还是离开吧,免得打扰了君竹姐和范少的雅兴!”丁紫雯夸张地做了一个捂眼睛的动作,笑着跟赵梦菁打趣道。

        赵梦菁附和道:“是的,我们此时就是多余的,我们还是走吧!”

        “你们两个给我站住!”苏君竹涨红了脸,一把从范佑身上跳了下来,而后去挠丁紫雯和赵梦菁腰间痒肉,顿时整个舞蹈室充满了欢声笑语。

        范佑看着几个女孩子的打闹,顿时他嘴角也露出一抹轻松的笑意,不过他总觉得这个舞蹈室少了些什么。

        也就在这个时候,舞蹈室的门被人推开,紧接着一道倩影走了进来。

        这道倩影的腿很长,不是顾楚楚又是谁?

        范佑看到顾楚楚后,他心里这才明朗起来,原来他刚刚觉得少了什么是因为顾楚楚不在的原因。

        顾楚楚穿的一件运动外套,修长笔直的大腿被一条水洗弹力牛仔裤包裹住,她头上还戴了一个鸭舌帽,手里还拖着一个旅行箱,俨然一副要远行的样子。

        顾楚楚看到范佑之后,她愣了一下,不过她还是跟范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三女看到顾楚楚后,都是一愣,而后围了过来,问道:“楚楚姐,你拖着行李箱,这是要去哪啊?”

        顾楚楚脸色有些苍白,眼袋也有些肿胀,显然是偷偷哭过了。

        不过顾楚楚还是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我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得回家一趟!”

        赵梦菁跟顾楚楚相识的久,而且两人还同住在一个宿舍,所以她知道一些顾楚楚家里的情况。

        “楚楚姐,是不是伯父伯母又打电话来让你退出女团了?”赵梦菁有些担忧地问道。

        顾楚楚的脸上闪过一抹痛楚之色,不过她很快就将这抹痛楚之色掩盖了下去,强笑道:“没有梦菁,你别胡思乱想,我这次回家真的有事!我先走了,还有你们一定要好好练习,等来江都开粉丝见面会的时候我们再联系!”

        初心少女团在江南一带已经有很多粉丝了,所以下个月她们在江都有一场粉丝见面会,当时四个女生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她们开心的简直就要飞起来了。

        范佑心里一动,顾楚楚竟然是江都人。

        “顾楚楚,有什么困难说出来吧,大家都很关心你的,我相信你也能感受的出来。”范佑看出了不对劲,开口说道。

        “范少我真的没有什么困难,我这次回家是因为想家了,真没什么事!”顾楚楚极力掩饰道。

        就在顾楚楚话音刚刚落下,忽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顾楚楚跟众人说了一声抱歉,然后就去外面接听电话去了。

        “楚楚姐连电话都不拿出来看,这肯定又是她父亲打电话过来了,据我所知,昨天楚楚姐就是接了她父亲的电话才意志这么消沉的,而且她昨晚一个人大半夜还在偷偷的哭!”赵梦菁叹息了一口气,说道:“我有一种预感,楚楚姐这次回去了之后,她有可能就要退出初心少女团了。”

        苏君竹听到顾楚楚有可能要退出女团,她脸色一下就垮了下来,继而她向范佑投去求助的目光,道:“范佑你能不能帮帮楚楚姐,她是初心少女团的队长,她要是退出了,我们这个女团就要解散了,而且我知道楚楚姐对女团倾注了大量的心血,要是就这样瓦解了,我想她也会很伤心的。”

        范佑点点头,说道:“我去跟她聊聊。”

        言罢,范佑就向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楼梯处,顾楚楚正在用一种哀求地语气在打电话:“爸,我还没有坐上回江都的火车,我想跟您说的是我现在真的能赚钱了,我现在的存款都已经有十万了,您再给我一些时间,我都能接商演了,而且我也已经有一批粉丝了,再过个一两年,我也是一个明星了。”

        “楚楚啊,你别骗我了,明星哪有那么好当的?咱家里没权没势的,你根本就不可能火起来的,还不如现在回家,我已经在家里给你物色了一门亲事了,对方是开公司的,年收入至少百八十万的,爸不是不让你去追梦,只是你这个梦有些不切实际了,好了,不跟你说了,你妈老毛病又犯了,你可不能再气她了,赶紧回来吧!”电话里传来一个中年男子无奈地声音,紧接着电话就被挂断了。

        “爸……爸,你听我一次好不好?”顾楚楚眼泪夺眶而出,但是哪里还有她爸的声音,回答她的只有冷漠的嘟嘟嘟的忙音。

        顾楚楚终于崩溃了,她顿时蹲在地上抽泣起来。

        就在顾楚楚蹲在地上抽泣之际,忽然一包纸巾递在了她的眼前。

        顾楚楚吓了一跳,她是没有发现自己身后有人的。

        当顾楚楚看清楚给她递纸巾的人后,她顿时把眼泪擦干了,强颜欢笑地道:“范少你怎么在这里啊,刚刚我眼睛进沙子了,我去厕所补个妆。”

        范佑摇摇头,心道真是一个什么事都要自己扛的女人啊!

        顾楚楚从厕所溜出来后就准备悄悄离开,但是当她看到门口站着抽烟的范佑,她又想逃进厕所,但是被范佑给拉住了。

        “事情总要解决的,逃避是没有用的,我们聊聊吧!”范佑将烟蒂丢在地上,而后一脚碾碎。

        顾楚楚眼泪又流出来了,她声泪俱下地说道:“当初我从江都大学退学,跟家里是有过一个约定的,那就是他们给我一年的时间让我去逐梦,只要我闯出了名堂,他们就不干涉我,但是现在一年过去了,我没有任何拿得出手的成绩,没有成绩就更别谈钱了,我是心有不甘的,毕竟女团已经步入正轨了,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我不能让我父母伤心,还有我母亲是个常年卧病的病人,不能受一点刺激,我不能做个不孝的人,我这么说你应该明白吧,范少?”

        范佑点点头,说道:“我明白,其实你父母说了这么多,无非就是你这一年的时间里没有挣到钱,如果你现在能拿个一百万两百万回家,他们肯定会改变主意!”

        “我也知道,可是钱哪有那么好赚,女团不过才刚刚出道,想要赚一百万两百万,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赚到那么多的钱!”顾楚楚叹息了一口气,她潜意识里已经向命运妥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