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他小说 - 奚嘉莫予深我一直都爱你在线阅读 - 配角番外二

配角番外二

        表哥一一把包间里的朋友介绍给经纪人和叶秋。

        坐他旁边的季清时,他最后一个才介绍。

        他瞅向季清时,  发现不对。

        季清时盯着包间门口的方向看,  眼神一瞬不瞬,  毫无避讳。

        表哥又发现,  那个方向,是叶秋的方向。

        他想给季清时戴副墨镜的心都有了,这人丢的。他可是跟表妹保证过,  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只是吃顿饭。

        表哥轻咳两声,给他们介绍:“这位是嘉时集团的总裁,  季清时,他妹夫你们应该熟悉,莫予深,经常投资拍剧。他在家排行老二,你们喊二哥就行,随意。”

        “季总,  您好。”叶秋的声音里没有丝毫感情。

        这声季总,还有这个敬称,把两人的身份和距离一下就拉开了。

        季清时还是看着她,叶秋避开他的视线。要不是顾及表哥面子,  这饭,她不可能吃。

        表哥感觉哪里不对。包间的气氛不对,所有人的反应都不正常,季清时就更不用说。

        叶秋的确很漂亮。她应该是在剧组卸了妆,  准备回酒店,半路赶到这边,她素颜的样子,依旧让人很惊艳。

        可就算叶秋再漂亮,季清时也不应该没分寸,他什么美女没见过?

        介绍过后,他们随意闲聊,气氛比刚才要轻松一点点。

        表哥发消息问其中一人:【今天你们是怎么了?在美女面前拘谨,不是你们的风格。季清时如此高调,也不是他的风格。】

        朋友:【季清时几个月前跟楚杉彻底划清朋友圈的界限,你记得吧?】

        表哥:【嗯。】

        朋友:【叶秋就是季清时的前女友,楚杉是前前任。】

        表哥:“......”他好心帮了倒忙。

        一顿饭下来,谁都没提及跟电影电视有关的任何话题,表哥开头,说起了小时候的北京。

        他们都在这座城长大,怀起旧,中间没任何冷场。

        饭桌上,只有叶秋跟季清时沉默,谁都没参与讨论。

        席间,季清时只说了几句话,让服务员加了两道菜,是叶秋喜欢的菜。

        饭局散了后,那两道菜一动未动,安静躺在桌上。

        季清时望了一眼那两道菜,收回视线,率先走出包间。

        临走,季清时顺走了表哥的打火机,烟他没要。

        他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打火机,不时‘咔哒’一声,火点着。

        火苗随着空气流动,没方向的东摇西晃。

        叶秋和经纪人还有表哥,最后出包间。

        事已至此,也用不着再遮掩,表哥直接跟叶秋道歉,说事先不知道。短短几个字,表明他现在清楚了季清时跟叶秋的关系。

        叶秋:“要抱歉的是我,破坏了你们聚餐的氛围。”

        几人边聊,边从楼梯走下去。

        楼下,季清时的车没离开。

        季清时今晚没喝酒,让司机先回,他在这里等着。

        等人间隙,他还是把玩着那个打火机。

        几人走出来,季清时抬眸。

        表哥走近,把打火机抢了去,“你不抽烟,拿我打火机干什么!好几块钱呢。”

        表哥跟叶秋她们道别,约了下次有空再聚。

        经纪人拍拍叶秋肩膀,先行离开。

        叶秋没话要跟季清时说,她也转身就走,却被季清时一把拉住。

        她的手微凉,他的手温热。

        叶秋条件反射般要甩掉,季清时握得紧,她没甩开。

        四目相对,叶秋眼里含着怒气。

        季清时想在她眼里找委屈,没找到。今晚这个场合,换做很多女生,大概都会委屈的不行。

        她应该也委屈,可从头至尾,她没在脸上有任何表现。

        全吞下去了。

        以前,他不理解,嘉嘉那样性格的女孩,怎么会跟叶秋成为闺蜜。叶秋性格温和,与世无争,还很容易知足。

        保持身材期间,偷偷吃点美食,她就能高兴一晚。

        她的目标一直很简单,有戏拍,有点存款,自己再买套房子,哪怕房子远在五环,哪怕面积很小。

        在他眼里,那就是没什么上进心。但她高兴就好,他从不干涉。

        今晚,他发现了她和嘉嘉一样的地方。

        那股子轴劲儿,两人如出一辙。

        “你放开!”

        季清时没松手,看着她的眼,那么多话,无从说起。“我送你回去。”

        叶秋:“不劳烦季总了,我有车。”

        他还攥着她的手,她不想跟他在公共场所争执、打闹,那是有情感的情侣才会做的事。

        她跟季清时不属那类。

        “季总,您高抬贵手,行吗?”她一字一顿。

        季清时隐忍着她的冷言冷语:“叶秋,我到底要怎么做,你才不生气?我们能不能别冷战了?”

        叶秋想冷笑两声,又笑不出。

        他所谓的‘我到底要怎么做’,不是他不知道怎么做,是他在质问,她怎么还不原谅他?

        毕竟,他已经主动给她打电话,说了我爱你。毕竟,现在,他已经不要面子,抓着她的手没放,还要亲自开车将她送回去。

        “季清时,你是不是觉得,你发几条微博动态,打几次电话,我就得感激涕零的跟你复合?你那些奢侈的施舍,我受不起。也感谢季总曾经愿意降下身份,跟我在一起。”

        话音落,周遭的空气霎时安静下来。

        季清时终于挪开视线,看向旁边。“叶秋,”中间又是短暂的停顿,“别随意曲解旁人的心意。”

        叶秋再次使劲甩开他,季清时这次松开手。叶秋刚走两步,季清时眯了眯眼,还是追了上去,把她扯进怀里。

        季清时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叶秋猛地推开,她怒不可遏:“季清时,你到底要干什么!你能不能要点脸!能不能滚远点!”

        季清时本来想要再抱她,手僵在半空。

        话出口,叶秋也愣了下,她没给自己停留的时间,转身大步走向停车场。

        刚才叶秋的声音不小,经纪人的车窗开着,叶秋的话,一字不落都到了她耳朵里,她真想拍手称快。

        叶秋做了个深呼吸,才上车。

        汽车驶离,经纪人把车窗全关上,她捋捋叶秋后背:“今晚让你受委屈了。”她知道,叶秋有时候性子特拧巴,不愿靠任何人。

        谁能想到,表哥找帮忙的那人,就是季清时。

        叶秋那点可怜的自尊,被现实给彻底踩到了脚底下。

        叶秋淡淡一笑,“刚才都发泄出来了,没事儿。”

        经纪人张张嘴,什么声都没发出,后来,她也笑笑。

        商务会所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汽车后的夜色里。

        车里安静了好一会儿。

        经纪人突然拍拍脑袋:“我这什么记性,这么高兴的事都给忘了。”

        叶秋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很平静,她问:“什么事?”

        经纪人把刚才的消息转发给叶秋:“我几分钟前收到周明谦助理发来的消息,通知你去试镜。”

        叶秋眉心一跳,毫不犹豫的拒绝:“我不去。”

        她以为,这是季清时的关系。

        经纪人把聊天记录给叶秋看,“这是两个月前,我亲自跟周导联系,他今年只有一部电影要拍,我说要是有合适的角色,让你去试镜。”

        当时周明谦没有一口应下来,他说剧本他还没拿到,等剧本定了再说。

        看来电影里有适合叶秋的角色。不过也只是去试镜,最后能不能被录用,谁都说不准。

        “周明谦这个人,你还不知道嘛,在他那里走后门,走不通。别说是季清时找他,就是奚嘉本人找他,也没用。”

        叶秋情绪慢慢平静下来。也对,周明谦有钱,所以任性。他的剧本,全是他看中的演员演,想私下安排人进去,基本没可能,除非是群众演员。

        经纪人收起手机,“不过这不是重要角色。”

        叶秋半开玩笑:“二十线?”

        “怎么着也有十二线。能露脸好几分钟。”

        “那不错。”

        经纪人开始发消息,跟周明谦助理确定试镜时间。

        叶秋低头,借着车窗外的灯光,她看了看手背,刚才被季清时用力攥住的那只手,红印还没消去。

        --

        季清时还在商务会所。坐在车里还没缓过神。

        自小到大,只有叶秋敢骂他。

        滚那个字眼有多伤人,她不会知道。

        季清时表情寡淡,望着前挡玻璃。

        直到手机响,有朋友问他,要不要凑牌局。

        “没空。”他直接切断电话。

        这段时间,奚嘉总是埋怨他,不给他好脸色,说他渣。

        季清时拨了奚嘉电话,那边去传来莫予深的声音。

        “什么事快说。”明显不耐烦。

        “嘉嘉呢?让她接电话。”

        莫予深:“没空。”

        季清时:“我找她有重要的事。”

        莫予深还是那两个字,顿了顿,“她在试衣服,你半小时后打来,说不定有时间接。”

        季清时就纳闷了,试什么衣服得要半小时。

        莫予深:“我给她订做的小马系列家居服到了。”

        季清时无语,“家里多着呢。当初我妈每套都订做了十二件。”

        莫予深:“跟我订做的不一样,新款系列,马尾可以翘起来,跟真的马尾差不多。”

        季清时:“......”跟他们两口子说话,费劲,还胃疼。

        他把手机扔到副驾,驱车回公寓。

        “我二哥?”奚嘉正在镜子前整理小马的尾巴,问道。

        莫予深‘嗯’了声,过来帮她一块整理。

        “找我什么事?”

        “没说。”

        奚嘉猜测着,应该是跟叶秋有关。他的效率,跟蜗牛一样。蜗牛都比他强,换做蜗牛,分手两年多,也早爬到女朋友家里去了。

        她这段时间吃药,有时胃不舒服,记忆也会混乱,跟叶秋联系很少,怕她担心。

        莫予深把小马尾巴竖的很直,“这样你走路就不会被门夹到。”

        奚嘉摸摸头上那个独角,这次的角也很结实,可以直接进攻莫予深。

        她拿了手机,要给季清时回电话,被莫予深拦住,“九点半再回。磨磨他的性子。”

        九点多,街上最热闹的时候,汽车也是走走停停。那句‘你能不能要点脸!能不能滚远点!’像魔咒一样,在耳边重复回放。

        半小时后,季清时到了公寓。他卡着时间给奚嘉打电话,这回不错,接听的是本人。

        “干嘛!”声音听上去就不耐烦。

        季清时:“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告诉我答案就行。如果,你前男跟你友分手了,之后你想复合,你给他打电话他挂断,你去找他,他爱理不睬,你想挽回,他让你滚,你会怎么做?”

        奚嘉:“等一下,我吃口水果。”

        季清时被气得,半晌喘不过气。

        半刻后,奚嘉的声音传来,“我怎么做,跟你怎么做,没一点关系,懂吗?复合的事,男人要主动。你听过追夫火葬场吗?没有,对不对。都是追妻火葬场,明白了吗?”

        季清时:“......”

        翌日。季清时到公司就让秘书去他办公室。

        昨晚他就让秘书去打听,最近叶秋怎么回事,连戏也接不到。

        秘书汇报,主要有三方面原因,一是霍腾的经纪团队,不希望叶秋跟霍腾有牵扯,不想媒体总把他们俩名字往一块凑。

        现在霍腾的经纪人接工作,签合约,都会暗示对方,最好避免跟叶姓女演员同台,避免传绯闻,也是为了女方好。

        主办方都懂什么意思,自然不会再邀请叶秋。

        还有一个原因,跟楚杉有关。凡是楚杉的朋友制片或是投资的戏,自然不会找叶秋参演。叶秋的戏路一下就窄了不少。

        上面两个都不是最主要原因。

        说着,秘书顿了下。她看着季清时,思忖着,要怎么表达。

        季清时瞅着她,“你这是孕期反应?”

        秘书:“......”

        季清时没开玩笑,是真心求问。

        他想,以后,叶秋万一遇到这样的情况,说着说着话就停顿,不吱声。他知道是什么原因,就不会着急。

        秘书轻咳两声,没说是也没说不是,糊弄过去。

        季清时:“还有谁给她使绊子?”

        秘书声音很小:“您。”

        季清时蹙眉,“谁?”

        秘书:“您呀。”

        季清时发懵,他怎么会对叶秋使绊子?就算她昨晚让他滚,他只是生了闷气,然后自己治愈了。

        秘书详细解释,自从楚杉在微博发了那些照片,叶秋转发盖章,季清时就找朋友帮忙,以后跟叶秋、楚杉还有他有关的各种揣测,全部删了。跟叶秋有关的各种八卦,也一律不要出现。

        他们错误理解成,季清时不许叶秋蹭他的热度,要划清跟叶秋的界限。

        既然这样,就没人用叶秋演戏。

        本来,叶秋也就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演员,有她没她,没丝毫影响。

        季清时揉揉眉心,要不是楚杉背后捅他一刀,他不至于这么被动。

        秘书问:“季总,接下来怎么做?”她不敢擅作主张。

        季清时:“什么也不用做,就这样。”他要帮了叶秋,叶秋这辈子都不一定会理他。她把自尊心看得比命都重要。

        “她跟嘉嘉一样,夹缝里也能生存。”

        这些都不是问题,他跟叶秋之间,最要命的是楚杉之前的那条微博。那几张照片,把他跟叶秋的可能全断了。

        也只有楚杉能解决这个乱麻。

        略顿,季清时又道:“楚杉那边,什么都给她停掉,直到她把那个烂摊子给我收拾好为止。她的电话不用接,人也不用见。”

        --

        两周后,叶秋在校园网剧的戏份杀青,马不停蹄,赶往星蓝影视去试镜。

        就算面试上,她这个角色的戏份也不多,最多二十天就能结束。

        到了星蓝,叶秋遇到余安。上次碰面还是半年前,在录影棚录一档娱乐节目。

        因为奚嘉的关系,余安对叶秋也莫名喜欢,“叶秋姐,好久不见。”

        “是有些日子了。”叶秋感觉余安跟上次见面时有点不一样,更漂亮了,化了淡妆,淑女长裙。

        衬得整个人都很仙。

        余安带着叶秋去了等候室,“还有两个到你。”她给叶秋倒了一杯温水,让叶秋不要紧张。

        叶秋来的路上还没紧张,之前跟周明谦合作过一次,心里有了底,可到了等候室,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如今,只有周明谦剧组的戏,她才有试镜的可能。太想得到这个机会,无形中,压力倍增。

        这个角色的戏份很辛苦,打戏部分没有替身,所有的戏都得她自己演,还有一场水下的戏,对游泳技术的要求也高。

        就算没多少片酬,出境也才几分钟,但她还是想争取到。

        喊道叶秋名字时,她心脏砰一声,像炸裂,紧张到手心出汗。

        余安也跟着进去。只有她,随时出入,没人吱声。

        周明谦望着进来的人,眼睛微眯。

        余安快步走到他身边,格外安静。

        周明谦很嫌弃的眼神,压低声音:“你爱屋及乌也有个度。”他发现了,只要跟奚嘉有关的人,她都格外上心。

        刚才让她在这待着,她觉得无聊,也不知道去哪儿混了,现在是叶秋来试镜,她又屁颠屁颠跑进来。

        试镜的时常不长,十多分钟就结束。

        余安盯着周明谦手里的笔,他犹豫了几秒,没划勾,副导演让人喊下一位。

        余安心里一凉,周明谦这是没看上叶秋,叶秋在第一轮试镜就被刷了下去。

        今天的试镜,晚上六点半才全部结束。

        回去的路上,余安问周明谦:“周导,叶秋不是跟您合作过,您怎么直接把她刷下去了?”

        周明谦:“她不合适这个角色。”

        余安问:“哪儿不合适了?”

        周明谦:“哪哪儿都不合适。”

        余安一噎。

        周明谦瞧着她,“想为她求情?”

        余安点头,她小心翼翼:“那周导,您卖我这个人情吗?您再给叶秋二次试镜的机会呗,她今天可能有点紧张。”

        她拿出诚意:“我连着一个月给您做宵夜。”

        周明谦没吱声,很为难的样子。过了几秒,他说:“就一次机会。”

        余安连连感谢。

        周明谦偏头看向窗外,不由失笑。

        其实,叶秋今天的表现超过他的预期,他故意没划勾,就是做给余安看的。换来一个月的宵夜。

        一个月后,星蓝官方宣布了这部电影的演员阵容,叶秋在列。

        季清时又重新下载了微博,不时关注叶秋的相关消息。

        秘书昨天开始休产假,很多事,他不方便交给其他人做,只能自己解决。

        下班时,季清时给莫予深发消息,让他把周明谦电话号码发过来。

        十分钟过去,莫予深也没回过来。

        季清时关了灯,离开。

        地下停车场,他的汽车旁边,停着一辆越野车,车牌是他熟悉的。

        楚杉开了车门下来,“怕打扰你工作,只好在这等你。不耽误你很久,几句话的工夫。”

        季清时想起,她之所以能开进嘉时集团的地下停车场,是她的车牌以前被录入系统里,后来他们分手,保安那边没及时删除。

        楚杉从来没想过,有天,她会上门来求他。这跟他把她的自尊踩脚底下,没有任何区别。有感情时,她过来找他,是撒娇。

        没感情了,她过来,就是自取其辱。

        可有什么办法。

        她所有参与的影视项目,都陆陆续续出了问题。对方也明确说了,找季总解决。

        她捱了很多天,希望他能手下留情,给她最后一点尊严,可他没有,更是变本加厉,不给她一线机会。

        “季清时,看在过去感情的份上,以后,我们一别两宽,可以吗?”

        季清时:“我看了多少次过去的份,你心里清楚。”

        楚杉双手抱臂,只祈求着,他还能再心软一次。

        季清时打了电话给司机,让司机到停车场接他。这几天他都自己驱车,今天突然没了心情。

        楚杉:“以前的事,我知道自己过分,翻篇了,可以吗?”她从来没这么低姿态过。

        季清时没吭声。

        很快,司机将车开了进来。

        季清时拉开车门,手微顿,他又转身:“你一次次拿我消费,我没计较,只当你是无心之过。我不想跟一个女人去计较,没精力,也没意思。就因为这样,叶秋总以为我对你还念念不忘。我以为你活得通透,有自己的分寸。你最后那刀,太狠了。”

        他坐上车。

        汽车驶离。楚杉的视线还没收回。来之前,她想过会是这样的结果,可真正面对,又是另一番心境。

        季清时收到了莫予深的回复,他加了周明谦的微信,很快,那边通过。

        季清时开门见山:【听说你那部电影月底开机,到时我过去探班。】

        周明谦明知故问:【探谁的班?】

        季清时:【自然是探你的班。】

        周明谦:【我跟你好像不怎么熟。】

        季清时被噎,【你跟莫予深不是有交情?那就约等于跟我有交情。】

        周明谦:【我跟莫予深就更没交情可言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小周:爸爸,你别这样说,我还要问大宝哥哥借钱追女朋友呢。  2k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