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他小说 - 太阳系幸存计划[无限]在线阅读 - 第十章

第十章

        雅典娜的声音最后说道:

        【一段广告,休息一下~~~我们的比赛将于10分钟后正式开始,请各位选手做最后的准备,预祝各位赢得胜利,闪耀太阳系!】

        热闹的校园洋溢着青春活力,树荫下的选手却摸着肚子,感到脊背发冷。

        这时,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忽然说:“我确认一下,在场都是低级吧?”

        选手们自己简单粗暴地把比赛分成低中高三级,但比赛对低级场的官方称呼是“群星选拔赛”,累计获得6万积分才会晋级。低级场选手胸口那个撕不掉的号码牌没有独立的数字,统一显示太阳系星图,其实一目了然,那个男人也并非真的在提问,自顾自往下说道:

        “我们有5个r,2个sr,2个n,一个ssr。你们刚才说才参加过新手场是吗?如果真是难度提高,这一场n级新手就不用带了,活不了。”

        这话一出,选手们的表情多少都有点像看见了苍蝇似的,越是新人反应越大。

        路怀星本人却没有反应,另一个n级是个小女孩,最多不过十三,此刻下意识往同为n级的路怀星身边靠了过来,被他轻轻揽住。

        这男人冷酷得不像在谈论活生生的人,因此他的眼神扫过选手们时,好几个人都下意识地往后闪了闪。

        秃顶胖男人却点点头:“有道理!病鬼和小孩,这是什么鬼配置,防卫官也带不起的,不如全力保下幸存可能更大的选手!”

        罗小北立刻道:“呦,您这啥意思,开场先把队友捅死?”

        “可不是我说的啊,而且又不是说你嘛!”

        胖男人心虚地缩到眼镜青年身后。

        “我还没讲完。”眼镜青年躲开他,波澜不惊地说,“十人场,难度未知,有超自然元素,那么保守估计至少中级场的难度,如果想幸存更多人,防卫官就不能一人带全场,我们得分组自力更生。两个sr带上两个r一组,应该带得动——”

        他自己就是另一个sr,于是罗小北想都不想:“我才不和你一起,我和路哥走!”

        “他最好跟防卫官。”眼镜青年回答,“小姑娘和剩下两个r也是。”

        路怀星终于抬眼看了看他。

        那刚才叫嚣的秃顶胖男人也一愣:“剩下我们是三个r啊?”

        “我叫文诤远。”眼镜青年冲罗小北点点头,“上赛季末中选的,这是我第四场正式赛了。我这种方法很有效,现在该放弃谁大家都知道了,下次你听别人说完话再捧哏。”

        罗小北张着嘴巴,傻兮兮地呆愣了,连防卫官都忍不住笑了一下。

        “我,你你你——”胖男人这才明白,按照文诤远这番话,他才是被踢出团队好让防卫官减负的那个。

        文诤远完全无视了他:“从以往比赛数据来看,无视性别怀孕的背景以鬼怪类居多,但我不认为是鬼胎,低级场没有人有兑换阴阳眼技能的积分,一旦开鬼怪场那就是毫无悬念的无差别屠杀,那还不如把所有人绑了用炮轰省事。所以我认为本场出现寄生类异种怪物的概率有70%,既满足怀孕设定,又不会让新人只能等死。”

        罗小北下意识接道:“abo设定本来就带怀孕的,没准就是架空科幻背景的校园解谜剧情呢。”

        青年推推眼镜,阴恻恻地说:“小同学,难道你是光塔亲善派?”

        秃顶男人颓在一边,一脸欲言又止。

        傅重明在此刻正色说道:“都准备了。我不会主动放弃任何人。”

        【当当当——比赛正式开始!逃课打架、约炮堕胎,肚子里还有个小秘密,但各位不要忘了做个好omega!】

        选手们一脸晦气——这系统非得时时刻刻提醒大家保胎?

        “同学!”

        所有人停住话头,警惕地看到一个马尾女生走了过来:“你们是新生报到啊,怎么还不进来,我是本校omega协会的学生助理,你们跟我走吧,一会儿完事之后带你们去omega宿舍区入住!”

        所有人看向傅重明,后者点头:“走吧。”

        马尾女生非常像个真学姐,热情洋溢事无巨细地介绍,于是大部分选手也能忍住惊恐认真听。有个夸张的选手担心开场剧情会藏什么重要信息,还掏出个笔记本记重点。

        傅重明却没有听npc说话,他不动声色地落后,一直退到路怀星身旁,正好罗小北也是认真听讲解的一员,队伍末尾就只缀着路怀星,似乎对比赛漠不关心。

        “我在选手大厅没找到你。”傅重明说。

        “在房间没出门。”

        “我看了排行,但惭愧,我竟然完全没有头绪。”傅重明神情凝重,0.02%的支持率,几乎刷新了太阳防卫军团的数据记录,他们以前了解的最低评分是0.8%,沙漠生存,那个选手是个进场直接躺下等死的消极派,谁知可能是体质耐晒,居然一直没死,就这样真躺一场还给了0.8,路怀星的0.02一出,傅重明几乎怀疑系统bug了。

        毕竟他们两个几乎做的是同样的事,傅重明自己却高居榜首。

        路怀星笑了笑:“只是因为我没有观众缘吧。”

        他的笑容温和疏离,傅重明凝视着他嘴角的弧度,却忽然觉得不笑的他更容易接近,那个青年满身戾气在暴风雪中纵火,耀眼夺目,像一把出鞘的刀,远比防卫官制服上的太阳纹还要璀璨。

        可现在他又像是重新提着刀退到几万光年外,让人看不透,也不好接近。

        “你是我见过最冷静的选手了,换做其他人,这个结果怕是觉得天都塌了。”傅重明将视线转移到路怀星胸口的灰色标志,“你昏迷了六年?意识全无,一点外界的事儿都感知不到的那种?”

        傅重明觉得只有六年彻底无知无觉、对比赛的危险真的一无所知,才能做到路怀星这么处变不惊。

        否则,他真的不在乎生死吗?

        路怀星轻轻点头:“六年三个月又二十一天。我没想过还能睁开眼睛。”

        无知无觉的六年对他来说只是短暂一息,再醒来,世界天翻地覆。

        “不过,睁眼看见的世界比我想象的好一点。”他又笑了一下,抬手摸了摸傅重明胸口的太阳纹,“虽然多了个莫名的危险比赛,但起码我没看见地球直接被炸个对穿。”

        傅重明不知该怎么回应。

        他听到路怀星语气森然地低声说:“我很意外,它们敢让我活下来。”

        .

        报到没什么新意,但搬宿舍的时候出了点状况。

        这里的寝室是三人间,罗小北很不幸,和文诤远还有那个秃顶男人一间,但更难的是秦爱爱,她和路怀星、傅重明在一间。

        秦爱爱始终完美的偶像笑脸终于龟裂:“我为什么住男寝?”

        “因为在abo世界里,我们同性,都是omega。”罗小北说。

        “比赛里幸存更重要,我就当近距离欣赏帅哥。”秦爱爱乐天知命。

        分了房间,简单铺个床又吃了晚饭,选手就都回到了屋里。他们全程严阵以待,时刻提防可能发生的危险,但一直到凌晨两点多,什么都没有发生,好像这就是个普通的新学期第一天。

        傅重明去最后检查了一遍各房间的选手,回来时看到路怀星安静地侧躺着,呼吸平缓,似乎已经陷入恬淡的梦乡,再隔壁的秦爱爱甚至打起了小呼噜。

        月光透过窗纱,清浅柔和,于是不知不觉,傅重明也睡着了。

        .

        他是在一阵腹痛中醒来的。

        不只是他,几乎每个选手都面色惨白地坐起来,借着清晨的晨光低头看着肚皮。

        本身没肚腩的话,肚子弧度的变化会非常明显,秦爱爱的偶像身材只睡了一觉就变成了微胖女孩,此刻花容失色。

        没等秦爱爱说什么,只听走廊里传来一声大吼:

        “傅长官救命啊——”

        路怀星猛然跳下床开门冲了出去,罗小北喊得太惨,傅重明也不敢怠慢,对秦爱爱说了句你不要乱跑,就跟上去率先一脚踹开了隔壁房门。

        他们进门就看见文诤远举着一把刀,罗小北正双手抓着他的手腕,涕泗横流,秃头男似乎把自己锁在了浴室不敢出来。

        “你做什么!”傅重明低喝。

        罗小北惊喜:“啊,快救命,这个疯子想切腹自杀!”

        文诤远气急败坏:“切什么腹,我把胚胎掏出来看看是什么!”

        ——这特么听上去比切腹自杀还令罗小北惊恐。

        “不不不!虽然这个比赛危机四伏生死难料但你真的不能放弃啊,放弃没有后悔药,坚持住,万一哪天军团找到对付发光大棍子的办法了呢!”罗小北一着急,新的土味别称就溜达出来了。

        文诤远气笑了:“我进塔前是搞医学的,我带了止血剂,妊娠初期的胚胎很容易取出!”

        罗小北一秒松手,尴尬:“哦……”

        路怀星没说什么,拉过寝室里的椅子坐在一边,傅重明也关上门进了屋,文诤远完全不在意有人旁观,当场掀起衣服用牙咬住。他偏瘦,呼吸时能看见起伏的胸骨,小腹却显得有点圆润,明显比昨天高两厘米。

        他熟练地喷了消毒喷雾,举起手书刀对准腹腔,但忽然间,他脸色大变,稳定的手痉挛起来,刀啪地一声跌在地上,而他本身也一头栽倒,幸好傅重明与路怀星及时把他接住。

        他看上去极为痛苦,微微仰头,颈部绷出嶙峋的筋脉,好半晌他才停止抽搐,汗透重衣地靠着墙坐下。

        傅重明沉声道:“寄生体。”

        “90%的可能性是寄生生物,50%可能拥有智慧。”文诤远喘息,“当我有危害它生命的举动时,我感觉它似乎对我的脊椎神经注入了某种毒素,使我全身剧痛,肌肉无力,根本无法再动手。”

        他又坐了片刻,喝了罗小北递过来的一杯水后,忽然一把抓起刀,直直扎向傅重明。

        这么又慢又抖的一刀傅重明闭着眼睛都能躲,但他没有,刀尖在距离他一厘米的地方停住,文诤远再次痛苦地滚到地上,但表情却一点都不意外。

        “果然有蜂群属性。个体间能够联络进而互相保护。”傅重明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白色小胶囊,塞进文诤远嘴里。

        罗小北垂涎欲滴:“这是什么药哇?”

        瞧着罗小北亮晶晶的眼神,傅重明笑了笑:“秦爱爱送我的速效止疼片,她治痛经用的。”

        文诤远嘴唇都青了,声音微颤地说:“这个药我知道,新配方,应该在半分钟内减缓80%以上的痛感,但我只感受到不足15%的减轻,真实世界的药对光塔寄生怪物效用不大。所以这场比赛的胜利关键,六成概率就是在校园里找出解决我们腹内异种的办法。”

        路怀星忽然平淡道:“另一种可能——”

        所有人抬起头来看他,只听他的依旧语气寡淡地说:“异种其实已经无处不在,这不是你们自行定义的解谜场,这是个生存关。”

        作者有话要说:  秦爱爱:羡慕我吗,我近距离旁观大佬谈恋爱,虽然他们还没开始谈。

        讲真,这篇文真是我这两三年来进度最慢的,我最快记录可是第一章就表白啊!

        ……

        再说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大家记得戳一下收藏按钮,不要用app阅读记录或者网页收藏夹啦(我知道有人觉得这俩更方便),但是数据成绩对网文影响确实挺大的,要是数据太差文章就得砍大纲了orz

        ……

        以及一个插科打诨的小调查:你们觉得,在中文网文流行的abo设定里,男男ao是异性恋还是同?

        ……

        感谢以下场外防卫官的火力支援:

        秋棠酒酥饼扔了1个地雷

        d扔了1个地雷

        小北凉凉换装小游戏扔了1个地雷

        小北凉凉换装小游戏扔了1个地雷

        尤利卡扔了1个地雷

        小北凉凉换装小游戏扔了1个地雷【不是,为啥凉?给路总换装的话这游戏氪爆啊!】

        ……

        以及继续众筹给路总补身体的爱の营养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