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苍

        她说完快速回屋,砰地一声,门被关上了,屋内很快传来咯咯咯的笑声。

        孙一航眉头紧皱,伸出手指掏了掏耳朵,暗叹:没想到他竟然被算计了。

        很好,真的很好。

        “少爷,您没事儿吧?”孙恒心尖颤抖几下,慢慢靠近孙一航,仔细观察一下他的耳朵,不会被震聋了吧。

        他真佩服尹晚儿的勇气,竟然敢捉弄他们少爷。她也许不知道,上一个捉弄他们家少爷的人已经进医院了。

        孙一航摇了摇,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的声音不冰冷:“我,没事儿。”

        有人很快要倒霉了。

        孙恒不确定孙一航做出什么决定。他总觉得尹晚儿的日子不会好过,难道是他的错觉。

        “回去。”孙一航看着紧闭的门吩咐说。

        “是。”孙恒心里嘀咕:难道少爷轻松放过尹晚儿了,不应该啊,少爷最记仇。

        不等孙恒想出所以然,只听孙一航命令道:“育才中学缺老师吗?你抽空去问问。”

        孙恒眸中闪过疑惑:“缺老师跟咱们有关系吗?”

        他突然想到什么,识趣地不再多问,应了一声是。

        别墅内,尹晚儿看见孙一航带着孙恒走了,眼中露出得意的笑,两个大神终于走了。

        她看着尹向哲吃过饭,洗刷后躲进自己房间,锁上门后进入了空间。

        空间里,老祖在炼药,撇眼见尹晚儿来了,说:“你来的正好,我的药马上要出炉了,你也吃一颗。”

        尹晚儿嗅着空气中散发出来的药香,脸上的疲惫之色褪去,眸中闪着惊喜:“师父,这是什么药,是专门给我炼制的吗?”

        脸皮厚的人思想观念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老祖双眼盯着炉子,手中拿着扇子一下一下得扇着,漫不经心说:“美得你。”转脸瞅着她,又问:“外面的事情处理完了?”

        “哪有那么容易。”尹晚儿说,“尹家人肯定还有后手,公司的事情还没着落,尹东平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那你赶紧去处理。”老祖边说边将练好的丹药装入瓶中。

        “梧桐怎么样了?”尹晚儿不放心。

        “她没事。已经回她的世界去了。”老祖将一枚丹药给尹晚儿,“你既然进来了,就把丹药服下,一会儿为师帮你做法。”

        尹晚儿看一眼老祖手里泛着金色光韵的丹药,犹豫一秒钟,拿起直接放嘴里。丹药入口即化,放入口中便消失殆尽了。

        尹晚儿顿时觉得神清气爽,身体变轻了许多,欣喜地望着老祖说:“师父,这是什么药,我还可以吃一颗吗?”

        “送你一颗没问题。但是不是给你吃的。”老祖手里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瓷白的玉瓶,将几粒丹药装进入,放尹晚儿手中,“希望这些药能帮助你们。”

        事情已经忙得差不多了,是时候回去了,不然会有麻烦。

        尹晚儿欣喜地收起药,小心翼地放入口衣服口袋里,最后不放心地拍了拍。

        没等尹晚儿收回喜悦的心情,老祖有把一枚玉简打进尹晚儿的眉心,叮咛道:“这是一套心法,一定每天都要练习,莫要偷懒。”

        尹晚儿正想要练些功夫自保呢,没想到老祖早看透了她的心思。她不知道,就算她不说,老祖也会教她一些保命的东西。

        等尹晚儿准备出去时,老祖又将一枚玉坠挂在她脖子上,郑重嘱咐道:“这是为师送你的见面礼,出去后再看。”

        尹晚儿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总觉得老祖隐瞒一些什么东西,欲言又止地看老祖:“师父,您……”

        怎么了?

        不等尹晚儿问出口,老祖将尹晚儿推出空间。啊的一声后,尹晚儿已经出现在自己的卧室了。

        隔壁卧室的尹向哲听见尹晚儿的喊叫声,问怎么了?

        “没事,做了一个噩梦。”尹晚儿说出口后,觉得这个借口特别蹩脚,大白天做噩梦,也只有她说得出口。

        尹向哲不放心,拍着门要进来,尹晚儿借口换衣服麻烦,让他回自己屋写作业去。

        她打发尹向哲后,试图进入空间,可怎么也进不去。尹晚儿急得额头上布满细汗:“师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耳边传来老祖的声音:“晚晚,为师要回去了,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了。那些丹药一定要保存好,还有一些为师都帮你收起来,你自己去发现吧。”

        ————————————————

        孙一航刚刚踏进自己的别墅,一道亮光闪现,接着他身后的孙恒喊一声:“什么人?”随后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师父?”孙一航不确定地喊道。

        等亮光退去,孙一航看清楚眼前的人,童颜白发,一身红衣,严肃的双眸看着孙一航,问:“你是否见过一个一身白衣、道士装扮的女人,这女人大约三十来岁?”

        孙一航想了想说:“没有,这人对师父很重要?”

        虽然他们见面次数不超过五个手指,孙一航却能明白师父的心思,这个人就是师父一心想找的人。

        君苍抬手,手中立刻出现一轴画卷,递给孙一航道:“这是她的画像,你如果见到她,一定要及时联系为师。”

        孙一航接过画卷,小心翼翼的打开,画卷上的人赫然出现在眼前,容颜绝色出尘,仙风道骨的样子,手里拂尘轻甩,眉目慈爱地看着他。

        好一位绝代佳人啊。

        如果尹晚儿在的话,一定会看出,画中人就是自己的师父。

        “他是为师心心念念的人,为师穷尽一生都要找到她。”君苍嗓音中带着坚毅,眸中的执念任谁都看得清楚。

        “是,师父。”孙一航将画收好。

        君苍恋恋不舍地望着画中人,再次出声吩咐道:“为师算到她会在你们这个时空出现,你一定要留心。”

        孙一航拍着胸脯说,保证会完成任务,请师傅放心。

        苍珺点点头,检查了孙一航学的功夫。嘱咐孙一航好好练武,同时也不能荒废学业。

        孙一航弯腰给苍珺行礼:“谢师父关心,徒儿一定不会忘记的。”

        他弯腰行礼的时候,脖子里的护身符露了出来,苍珺不经意瞥了一眼,眸中划过一丝危险:“你遇到了危险?”

        那护身符加了阵法,遇到危险时会自动开启。阵法是有次数限制的,共能用十次,上面的阵法明显少了一次。思虑间,他想到了一个可能,难道孙一航遇到了她。

        他细想后又觉得不能,她容颜绝美,如果孙一航看见了,不会不认识她。

        孙一航没有隐瞒,将尹家别墅闹邪祟的事情说了一遍。

        苍珺听候觉得这别墅里也许有自己需要的秘密,又嘱咐孙一航一番后,消失在原地。

        孙一航喊了一声:“师父?”

        只听见苍珺说:“为师有些急事要办,有事情会联系你的。”

        孙一航摇头:“还是和以前一样神出鬼没。”

        他见君苍走了,唇角漾起一抹微笑,打开卷轴仔细端详了一会儿,竟发现尹晚儿跟画中人有些相似。

        孙一航不敢确信,直呼见鬼了,使劲眨了眨眼睛,双目直视画中人,看来看去还是觉得她们俩有相似的地方。

        “我一定是看花眼了。”收起画像,将它放在扳指空间中。

        这扳指法器是师父送他的十八岁生辰礼物,里面是一方小世界,大约有一个小县城那么大,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山川、河流、田野、树林、农田、屋舍无一不有。

        孙一航当初拿到宝贝的时候,开心得在床上蹦了一中午,全家人都以为他疯了。

        孙恒以为他成年了,高兴才发疯呢,殊不知他家少爷得了一件至宝。

        孙一航得了宝贝后,家里的生活悄然发生了改变,水被换成了空间山泉水,水果是天然无污染的,连蔬菜有时候也被换了,如果不是害怕被人发现,他想统统都换掉。

        这两年孙恒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家里的东西经过少爷的手后,就变味了呢。

        孙爷爷和孙奶奶,还有孙爸爸孙妈妈却也提出过质疑,孙一航说他们心情好,吃什么都好吃。他感觉什么都没变,被儿子这么一说,孙爸爸和孙妈妈觉得也是,儿子孝顺听话了许多,他们天天都乐呵呵的,脸上的皱纹都变少了。

        孙恒却不这么想,总觉得少爷有秘密,却也不多问,有吃的有喝的,又能跟着在少爷身边,他已经知足了,比在孤儿院被人欺辱强。

        孙一航望着躺在地上的孙恒,蹲下拍了拍他的脸颊:“醒醒,醒醒,孙恒,你醒醒?”

        孙恒惺忪的眼睛悠悠睁开,迷迷糊糊地问:“少爷,我怎么睡着了?”

        他努力想了一会儿后,才想起进屋后,他昏迷了,连忙警惕地看着周围,没发现有异样情况,视线放在孙一航平静的脸上:“少爷,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师父来过了。”孙一航说。多余的没解释,师父每次出现,孙恒都会无缘无故的晕倒。

        “噢。”孙恒心下了然,原来是仙人来过。

        君苍眨眼功夫来到尹家别墅里,身体悬在半空中看着尹晚儿对着作业发呆,等看清楚尹晚儿的面容时,他眸中闪着泪花,绝望悲伤,喃喃自语道:“晚晚,真的是你,她竟然让你们活在另一个时空中,也不愿意让我知道你们还活着,她真是恨透了我。”

        幸亏当初他做了些手脚,不然这辈子都见不到她们了。

        “谁?”小玉儿仰起头看向半空中,看见来人后,直接趴在尹晚儿的头发上,继续装死,小声嘀咕道,“我死了,他没看见我。”

        尹晚儿好奇,伸手将头上的小玉儿拿下来,捧在手:“怎么了?你刚才看见谁了?”

        平时喋喋不休的小东西,此刻真像僵死的虫子一动不动。

        尹晚儿抬头警惕地环顾四周,没发现任何异样,垂眸又看了看小玉儿,小玉儿平时机警得很,一定发现了什么。

        “谁?”尹晚儿历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