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小说 - 哈利波特之学霸无敌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八章 卢娜死了(诚挚感谢盟主白杨大)

第六百六十八章 卢娜死了(诚挚感谢盟主白杨大)

        艾伦疑惑地抬头,脸上本来有些迫不及待的表情突然变了,他后退了一步,脸上的肌肉抽搐着,喉头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他感觉到浑身冰冷,那种寒冷的感觉不断下沉,特别是他的心,冰冷刺痛,让他的身体都痉挛了起来。

        他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睛全力运转大脑封闭术,接着再次睁开,眼前的景象依旧没有变化,不是中了什么幻象,眼前就是真实发生的。

        他宁愿自己中了诅咒也不愿意看到眼前的景象,痛彻心扉,他扬起头,想要呐喊,嘴唇颤抖了几下,却无声无息。悲痛如潮水,冲刷着他的每一寸肌肤、每一寸灵魂……

        卢娜?洛夫古德出现在了黑夜中,她身上洁白的睡袍裙摆随着她仿佛没有重量一样的身姿而轻轻飘动着;浅金色的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身后,伴随着她的走动而起起伏伏。洁白的面庞仿佛被笼上了一层蓝银纱,而造成这种效果的正是她头顶上的正散发着璀璨光芒的冠冕。在这一片漆黑中,卢娜成了最闪耀的光源。

        只是,炽烈的蓝色星光在地下却没有投下哪怕一丝淡淡的影子,疯姑娘——已经不再是活生生的人了……

        意识到之前在漫长的时间转换中的努力都已白费,他的行动还是太晚了,艾伦脑子里充斥着自己如果直接去碰戒指,而不是去找一个麻瓜先试是不是就能快一些之类的想法,悔恨而窒息的感觉吞噬了他。

        艾伦忍不住干咳了一声,然后身体又贪婪地吸了一口气,这让巫师的身体摇摇欲坠,他仿佛费尽了力气,抬起一只手,掐掐自己的胳膊,随即发出了一声完全不像他平时声音的怪叫。

        现在出现在艾伦眼前的卢娜既不是幽灵也不是有血有肉的活人,她更像是很久以前从日记里逃出来的那个里德尔,即像几乎变成实体的记忆,她不像活人的身体那么实在,却比幽灵真实得多,她朝艾伦走来,脸上带着艾伦熟悉的恍惚笑容,浅银色的凸眸子睁得大大的。

        她的目光从艾伦手中法杖下端的水晶球上扫过,看到里面满满的灵魂能量,下巴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她本来有些端起来的肩膀松懈了下来。

        “艾伦。”卢娜语气轻松地呼唤着艾伦的名字,但沉浸在悲痛中的艾伦听到她的呼唤声,看到她那一副轻松蛮不在乎的样子,神色更加难过了。他的嘴唇微微颤抖,想要回应卢娜的呼唤,却发现自己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所有的话都哽塞在喉中。

        卢娜银灰色的眼眸闪了闪,歌吟般的咒语在空中飘渺地响起:“父亲的骨,无意捐出,可使你的孩子再生。”

        艾伦的神情一滞,他似乎连呼吸忘了,不确定又带着一丝期待看着卢娜继续说道:“仆人的肉,自愿捐出,可使你的主人重生。”

        艾伦挺直了脊背,卢娜的声音确定了他的猜想,听在他的耳朵里如同天籁,“仇敌的魂,被迫捐出,可使你的敌人复活。”

        “卢娜,你是指这些麻瓜的灵魂?你的意思是你现在这种状态可以像神秘人那样复活?”艾伦感觉有些疑惑,卢娜是不是在之前就可能预料到了发生现在这种局面,“伏地魔复活的时候使用的是作为被他自己标记为仇人的哈利的血。”

        “别担心,复活石让我了有了比幽灵更真实的状态,加上这些灵魂的效果比血液要好,可以让我的实质化一些达到使用这个魔法仪式的条件,而我使用他们的灵魂,也自然成了他们的仇人了。”卢娜解释道,她浅银色的双眸眨了眨,又道,“三分之一的灵魂量和一只小手指骨就够了,另外把我家那个我的半身胸像砸碎,把里面的东西也加进去。”

        “可惜海莲娜不能…”艾伦知道父亲的骨需要无意捐出可以通过对自己施展遗忘咒解决达到要求,但已经选择成为幽灵的女儿复活石是没办法对她起作用的。

        卢娜平静的点头确定:“她如果不选择成为幽灵的话在这漫长的时间里早就被死神吸取能量了——剩下三分之二的灵魂也不要浪费了,我们可以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让她拥有类似皮皮鬼的那些能力,起码做到让她也能碰触到东西。”

        既然有了卢娜和海莲娜都有了解决办法和代替方案,事情倒是简单多了——艾伦习惯性的想伸出手去想去牵住卢娜,却空空地从卢娜的身体穿了过去。

        “下次见面,我会拥抱你。”艾伦说完移动已伸出的手臂,拎起了在地上畏畏缩缩不敢发出声音和响动的麻瓜瞬间消失了,他将阿里克思扔到了最初发现他的地方,在对方惊恐的表情中施展了遗忘咒。

        稍后,阿里克斯?克拉克内尔完全“醒来”,看到自己身处此地,看了看天色,一脸茫然,完全困惑不解,最后由手臂传向半边身子的疼痛让他尖叫一声,“我刚才被雷劈了!”他顺着街道跑向了当地医院。

        而在这个倒霉麻瓜在医院发现自己口袋中莫名其妙多了一些中世纪金币的时候,奥特里?圣卡奇波村的夜风吹得正劲,拍打着艾伦的头发和法袍,艾伦看着古德洛夫家那所古怪透顶的房子矗立在月光下,像一个巨大的黑色圆柱,幽灵般的月亮高悬在它的身后——在解决掉那个倒霉的肥胖麻瓜后,艾伦就瞬移到了卢娜家门前。

        院门吱吱嘎嘎地被艾伦推开了,他顺着曲曲折折的小径往前走,一些探头到小径上的果实,被心无旁骛的艾伦毫不留情地直接一脚踩扁了。艾伦握住了鹰形门环,在厚重的黑门上敲了三下,他的手磕到了门上嵌着的铁制圆钉上,但他丝毫不在意。

        不到10秒钟门打开了,谢诺菲留斯?洛夫古德先生站此时穿得是一件他在主持节目时会穿的那件亮银色巫师袍,长长的棉花糖似的头发绑在脑后,头上戴着一顶浅黄色的巫师帽,打扮得十分齐整。在今晚会有大新闻的情况下,他整装待发,等待着魔法部的消息做好了随时返回电视台加班的准备。

        “什么?什么事?你是谁?这么晚你要干什么?”洛夫古德惊疑不定的目光打量着这位半夜来访的不速之客。

        “是我,艾伦,洛夫古德先生。”艾伦把兜帽拉下来,露出了脸,回答道。

        洛夫古德揉揉自己的眼睛,让目光从艾伦苍白的脸颊、银白的发丝上掠过确定了它们不是因为月光的照射,疑惑地打量了一下艾伦看了一阵方才辨认出来。

        “噢梅林的胡子,看来神秘人被你打败了,不过你的样子……神秘人的魔法造成的?找治疗师看过了吗?”他用一种尖锐的声音说道,嘴巴张成了一个圆圆的可笑的o型,他眼珠快速转了一圈打量了一下艾伦的个头,疑惑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不过你好像长高了一些?”

        “抱歉,洛夫古德先生,我没什么大碍。”艾伦对接下来要对可以算自己岳父做的事情有些为难,不过无意捐出这点在仪式上的要求又让他不能进行详细说明。

        谢诺菲留斯放心的点点头,这让他软绵绵的头发一翘一翘地,接着他才意识到了不对劲问道:“你这么晚来这里是……”

        “冒昧打扰,我来帮卢娜取一些东西。”艾伦躬身施礼,谢诺菲留斯没有看到躬身的艾伦眼中满满的歉意。

        “奥,进来吧。”谢诺菲留斯侧开了身体,让出了门口的位置,任由艾伦走进房间。

        艾伦直接踏上了房间中央的那个铸铁的螺旋形楼梯,直达楼上,谢诺菲留斯跟在了艾伦的身后,一头雾水。艾伦直奔那只被古德洛夫家成为弯角鼾兽角实际为B级危险交易品角毒毒角兽角旁的乱糟糟的弧形柜子处,拉文克劳的半身石像正立在那里。

        “这个拉文克劳雕像是卢娜说禁林里捡回来的。说起来,我当初念书的时候也喜欢在禁林里完,我觉得和霍格沃兹中的……啊!”谢诺菲留斯突然尖叫起来,在他的面前的这个雕像突然四分五裂,里面一个渡鸦型的吊坠被艾伦捡在了手上。

        雕像头饰上插着的橘红色的小萝卜直接飞到了谢诺菲留斯的帽子上,“好吧,卢娜从来没说过这里面还藏着东西。”谢诺菲留斯的目光投向了艾伦手中的吊坠,“这是……血誓?你和卢娜的?你什么时候和我女儿都订下血誓了?!”

        被谢诺菲留斯三个问题弄得更加尴尬的艾伦抿抿唇没有回答,这让他怎么说,总不能告诉对方自己和他女儿已经有了一个年纪比自己还大的女儿了,他已经当上外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