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小说 - 弃天行道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四章 绳阵

第一百五十四章 绳阵

        “呵呵,”蒙尹冷笑一声,“我算是听明白了,衍公是想将我弃兄弟留下?”

        “正是!”相衍笑眯眯看着蒙尹。

        “许久不见,衍公如今大权独揽,这待客之道亦与当日大相径庭,还真是令晚辈开眼了!”蒙尹叹息一声,“只不过,你欲要我弃兄弟留下,总得问问我弃兄弟,看他愿不愿意吧?”

        “有甚好问?”相衍小眼一眯,头一仰,“依轩辕律法,你身为我轩辕属国君主,未经宣召便私带兵甲来至王城,已是死罪。老朽乃是看在与你多年故交的份上,法外开恩,方才不与你计较。”

        他又斜了一眼弃:“老朽不过想要留下你一名仆从,我想蒙震王总不至于不答应吧?”

        “哈哈,私带兵甲?”蒙尹回身看看几名亲随,“你所指的是他们几个?他们何曾着甲?至于佩刀,那却是我们蒙震族人随身之物,终身佩戴,须臾不离。”

        “你为谋一族私利,贿赂朝臣,这却不假吧?”相衍将手中那“翠流金”一晃。

        “你——相衍,”蒙尹愤怒已极,霍然站起,“我一番好意,视你为故交,放低身段登门造访。朋友之间礼物往来,并无不妥,你却强加罪名,如此辱我。你究竟意欲何为?莫非以为我会惧你?”

        “那便再加一条,威胁我天朝重臣!”相衍圆脸上闪过一团戾气,“我要将他留下,并非针对你蒙尹,而是为这天下苍生着想。你若要阻我,便是与天下人为难!”

        “哈哈,好大的罪名,蒙尹承担不起!”蒙尹将弃一拉,“我只知道,今日谁要是阻我,便是与我蒙尹为难!”

        “哈哈,蒙尹,你果然还是十数年前的犟脾气,竟没有一丝长进!”相衍竟转身往内室行去,“老朽知你要来,早备好一份大礼相赠,省得有人说我来而不往,不通人事!”

        见他起身离去,蒙尹与弃皆有些奇怪。

        “走!”蒙尹似乎突然想起什么,拉着弃往外一纵。

        “噗嗤——”两人犹在半空,却被一堵透明围墙,挡了下来。

        “不好,有阵法!”蒙尹往后一退,数名亲随迅疾围在了他们身旁。

        “将你那小兄弟留下,老朽不与你为难!”相衍的声音传来。

        “呸!”蒙尹啐了一口,“怪不得满城百姓皆在说,你相衍乃是一个暴戾贪婪、玩弄权柄的佞臣。这轩辕国一日日沉沦至今日地步,小人当道、魍魉横行,再无当日光明正大之模样,皆是拜你所赐。”

        “哈哈,蒙尹,你不必激我。老朽行事,自有老朽的道理,哪由得着那些凡夫俗子们评头品足?”相衍并不着急,“你若还未想通,便在我府上细细思量几日。你若想通了,随时召唤老朽便是。”

        “你真以为这阵能将我困住?”蒙尹目光如炬,四下打量。

        “你尽可试试。”相衍竟打了一个哈欠,“哎呀,昨夜又是失眠,得了你这‘翠流金’,老朽竟突然有些倦怠,欲要好好睡上一觉。还真是多谢,多谢啦!”

        耳听得他的脚步声竟渐渐远去了。

        “此阵不知何人设下,这老儿竟对此阵如此自信?待我再来试试。”轩辕族人长于阵法,蒙尹方才那一冲,已依稀试探出这阵中蕴含力量有绵绵不绝之势,恐怕并不容易破去。于是取过桌上茶壶,“咕咚咕咚”饮下半壶,“噗嗤”一声,往空中喷出一道茶雾。

        那雾竟好似是有生命,婉若游龙,只在空中四处飘浮舞动寻找出口。随着那雾踪迹,这下众人看得清楚,自己乃是被倒扣在一个数丈大小透明巨碗之中。

        那茶水中蕴含蒙尹的元神力量,与碗壁接触之时,便会与法阵中的力量相互博弈,生出道道浅蓝色光芒。过不多时,光芒越来越弱,那碗壁竟将茶水尽数吸收了进去,并无一滴掉至地上。

        “这阵法十分古怪!”蒙尹似乎有些吃惊,“竟能吸收对手的力量来强化自身。”

        听他如此说,弃亦吃了一惊:“那岂不是说,我们往外冲击的力量越大,它也会变得愈发强韧,愈难冲破?这却有些类似我们狩猎之时下的绳套陷阱,猎物挣扎得越厉害,绳结便套得越牢固。”

        弃不过想起自己狩猎时经历,无心说出此语,那阵却突然轻轻抖了一抖。

        “这阵缘何会抖了一抖?莫非方才那一下试探寻见了它的破绽,只是我们尚未察觉?”蒙尹吐气开声,一拳缓缓击出。

        方才见他喷出茶水,以气息之力隔空控制极细密柔软之物,手法高明,游刃有余。如今又击出一拳,手法看似粗拙,却有无穷如天地、不竭如江海的磅礴之气滚滚而来,弃不觉暗暗佩服,心生向往。

        蒙尹如山似海般的力量落入阵中,竟如泥牛入海,全无声息。

        “不好!”蒙尹抽身疾退,那阵却已经开始发动,竟是将他方才发出之力成倍吐还在他身上。蒙尹被击,向后倒飞而出。弃连忙以手掌托住他的后心,以双腿往地下卸力。那力太过霸道,竟远超弃的预料,令他胸口憋闷,腿下青石“啪啪”裂开。

        “弃兄弟,休要管我!”感觉身后有人正在勉力托住自己,蒙尹深知此举之危险,不觉发声大喝。

        便在弃“噌噌”后退眼见要摔倒之时,那数名亲随尽皆伸出手来,纷纷抵住他的后心。那数人皆是既济以上高手,弃身上压力骤减,众人却“噼里啪啦”摔作了一堆,身下地板尽数裂开,那股大力“隆隆”往地底深处涌去。

        “这阵莫非故意向我们示弱,引诱我们向他进攻?”蒙尹翻身而起,目中光芒闪烁,“若是他会借攻击之力进行反击,却甚是麻烦。”

        蒙尹再不敢轻举妄动,只在阵中来回走动,思索破解之法。

        弃心中却有疑问,趁机向他发问:“蒙大哥,那相衍缘何知道我们来此?”

        “这事却只怕要怪为兄,”蒙尹拍拍他的肩膀,有些歉意,“在那集市之中,为了替我那受欺负的孩儿出气,我们弄出的动静可能大了一些。这城中满是相衍眼线,为兄又引入注目,他很容易便能猜出是我。”

        “但听他口气,却似乎并不知晓我会跟随在你身旁,这阵却是早就布下,这又是何故?”弃还是有些犹疑,“莫非这阵一早便是用来针对哥哥的?”

        “这……”蒙尹思忖片刻,“为兄此前并未得罪他,与他亦无利害冲突,他却为何要针对为兄?”

        蒙尹踱得数步:“这相衍虽聪明过人,自身却并无修为,亦不懂阵法。设下此阵之人,修为却只怕不在为兄之下。进入这房间之时,为兄已经探察过,并未发现有此等高人的气息,如今他亦并未现身,应当是并不在此处。由此看来,此阵乃是困人之阵,目的并非杀戮。若阵中之人不随意冲撞,并不会被这阵法所伤。相衍执政这些年,在轩辕国中树敌必定不少,他请人设下此阵,也许只是为了自保。”

        “蒙大哥,你说那布阵之人并不在此地,那此阵之力量却自何而来?”弃曾数次陷入阵中,又受于问问等人熏染,但对阵法之事有所了解。

        “问得好,为兄也一直在寻找这阵的阵眼。只这阵眼,既可能是一样活物,亦可能只是一样物件,被布阵之人灌注了元神力量,极不容易发现。”蒙尹一边四处察看,一边摇头,“还有,那阵眼极有可能藏在阵外某处,我等被困阵中,根本无法触碰得到。”

        众人又在阵中摸索一阵,全无办法。

        “莫非便要这般被困在此处?”又过得半个时辰,蒙尹心中挂念青鸾母子,不觉有些焦躁。

        便在此时,一道白影一闪,射向房顶悬挂的一只花篮。众人定睛看时,竟是一只银色巨猿。

        “是他!”蒙尹心中一动,抬眼四顾,周围却并未发现人影。

        那猿身形巨大,却极其灵巧。转瞬间已攀至房梁之上,伸手要去解那悬挂花篮的绳索。

        空中突然传来一声女子娇叱:“哪里来的畜生,敢坏本姑娘的好事?”

        众人顺着声音抬头,空中并无人影。那绳索却好似陡然活了过来,竟如长蛇般立起,绳头上花篮簌簌作响,意欲将巨猿逼退。仔细看时,那绳索表皮粗黑,裂隙之中隐隐透出血红颜色,竟好似是一根古藤。花篮之中十数道银芒激射而出,篮中竟藏有机关。

        “这女子声音听起来十分年轻,竟已能做到遁影飞声?”蒙尹轻声言语了一句,似乎十分吃惊。

        “遁影飞声?”虽不知道这究竟是什么技能,看蒙尹神色,弃亦知道能做到这遁影飞声之人极不简单。

        那巨猿轻松闪过银毫,口中“呵呵”有声,似乎是在嘲弄那绳。只见它双手疾如闪电,只三两下便将那绳制服,将悬挂花篮的绳结解开,将那花篮“啪”掷在地上。绳结一解,法阵即刻瓦解,原来这阵的阵眼竟藏在那绳索之中。

        见法阵解开,巨猿亦不再与那绳纠缠,长啸一声消失在院外。

        “快!”蒙尹将弃一拉,往外疾射而出。

        “阵法被人破去,那布阵之人只怕正往此处疾速赶来,我等还是尽快离开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