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游戏之狩魔猎人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五章 永生之癌

第五百七十五章 永生之癌

        徐逸尘一路上开始对这场名为‘永生之癌’的瘟疫重视起来了,尤其是在那难听的钟声响起之后。

        那些不死者们如同被从冬眠中唤醒一样,明明有了理智,却完全接受了自己身为不死者的事实。

        但是尽管这些不死者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和理智,但是他们活着的时候,是凡人之躯,死后,依然也是凡人之躯。

        当狩魔猎人可以隐藏自己的身形后,对于这些不死者来说,他的存在就如同看不见的死神。

        徐逸尘一路走来,留下了一路的尸体。

        但是从这些不死者之间的对话中,他发现这些不死者就如同天生的食人怪物一样,尽管依然能和邻居打招呼,但是语气中却吐露着诡异的疯癫,话与话之间离不开吃人这个主题。

        它们不是混沌中诞生的邪魔,在不死者的躯体中,依然是凡人的灵魂,徐逸尘不相信会有什么混沌生物如此了解人类生活时的鸡毛蒜皮。

        什么样的瘟疫,既可以腐化人类的肉体,又可以在一夜之间,扭曲人类的灵魂?

        这样的手段,相比起来,安布雷拉公司就像是街头卖老鼠药的小贩。

        就像杨越凡所说的,他们真的只不过是学到了一些皮毛而已。

        徐逸尘不知道这钟声引出的异变会持续多久,为了不浪费时间,他斩去四肢,活捉了一个落单的不死者。

        有理智,就有弱点,有弱点,徐逸尘就能在他的嘴里撬出有用的情报。

        但是这一次,徐逸尘失败了。

        不死者们之间的特殊感应,让周围几条街的不死者在一瞬间就感知到了徐逸尘所在的位置,源源不断的赶来,将他和俘虏所在的木屋围住。

        和上一次只知道拍击墙壁和大门的蠢货不同,这些有了智慧的不死者,找来了各种工具破开了门窗。

        只可惜,就算是徐逸尘伸手给这些不死者咬,他们也无法真正伤害到他的身体。

        狩魔猎人用自己的长剑在房间中纵横挪腾,尸体不断的堆积,连被撬开的大门都被堵死,但是那些不死者依然不肯放弃。

        对活人鲜肉的渴望,让这些不死者不断的将死者的尸体拖走,继续冲锋,去做徒劳的努力。

        “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么?”徐逸尘一边处理着门口和窗子钻进来的不死者,一边审问着自己的俘虏:“你住在那,家里有什么人?”

        “肉!”失去了四肢的男性不死者被狩魔猎人用绳子困在了一把椅子上,依然不肯罢休,用自己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一条血红的舌头不断的舔舐着嘴唇,不断溢出的唾液一直淌在了地板上:“给我肉!”

        “回答我的问题,你就能得到肉。”徐逸尘扫了一眼开始晃动的墙壁,有几个机灵的不死者不知道从哪找来了铁锤,在外面开始凿墙。

        “我要肉!”男人嘶吼着说道,狰狞的表情把原本属于人类的脸庞扭曲到了极限,一双浑浊的眼睛几乎要被瞪出眼眶,嘴角出现了丝丝血痕,舌头不断的向前探去,想要更接近狩魔猎人一些。

        “回答我的问题!”徐逸尘面不改色的用【优雅撕裂者】从手臂上一剑削掉了一片血肉:“然后这就是你的!”

        “迈克!给我,快给我!我叫迈克!”徐逸尘满意的看着不死者接受了自己的交易,将手上的肉片靠近了对方一些,同时小心翼翼的防止自己的血液滴落在对方的身体上。

        他可不想收获一堆被烧焦的垃圾。

        “我住在,我住在铁矿石街,四十五号!”不死者的话语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但是紧接着就被眼前的人肉重新吸引了注意力:“我有个妻子,还有两个孩子!”

        “他们人呢?”徐逸尘一剑刺穿了一个从尸堆下面爬进来的不死者,在对方开口说话之前就接过了对方:“你以前也喜欢吃人肉么?”

        “他们?他们?他们......”不死者麦克不断地重复着一个词,然后猛地喊道:“肉,新鲜的肉!”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吃肉的?”徐逸尘将自己的血肉拿远了一些:“回答我,不然我就把肉给别人吃了。”

        “肉!迈克,迈克记不住了,迈克只想吃肉!”不死者的眼角流出了一滴眼泪,像复读机一样重复着:“迈克记不住了,迈克只想吃肉。”

        强烈的自我厌恶,会让犯罪者使用第三人称称呼自己,从而减轻自己的自责感,这是徐逸尘在课堂上学过的简单心理学分析。

        狩魔猎人叹了口气,失去了继续审问的兴趣,将自己的血肉扔给了名叫迈克的不死者。

        对方像狗一样,用自己唯一能活动的脖子去追逐肉片的轨迹,徐逸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总觉得对方的脖子要比之前更长了一点。

        “肉!”迈克如愿以偿的接到了狩魔猎人的血肉,然后在一瞬间就从口腔燃烧了起来,银色的火焰瞬间的扩散到了整个残躯上。

        “肉,迈克记不住了,迈克只想吃肉。”不死者迈克在火焰中露出了一个感激的笑容,半融化状态的玻璃体,沿着眼眶向外流淌。

        就像在流泪,在哭泣。

        徐逸尘将迈克燃烧的遗体扔进了门口的尸堆中,银色的火焰在触碰到其他尸体后,迅速的攀附了上去。

        小小的木屋很快就成了火海,当墙外的不死者们推到墙壁的一瞬间,银色的火焰像凤凰伸展的羽翼般,扩散到了木屋之外。

        徐逸尘踏着火焰满地扭动的不死者,走出了木屋:“没经过消防训练,就不要随便在火灾现场开门。”

        他现在要找到钢行者营地的位置,最好跟自己的那个同胞见个面,谈一谈这场瘟疫。

        也许,对方那里有着更多的线索,关于如何解决这场瘟疫的线索。

        徐逸尘再次隐藏了自己气息,跟随着几只不死者的身后,尽管风息堡每条大街都有路标,但是钢行者步兵营属于军事建筑,不会被直接标记出来。

        这时,一声微弱的叫声传进了狩魔猎人的耳朵,幸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