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他小说 - 男主每天都得哄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第三章

        第三章

        暮欢颜抬眼望去,是原主幼时唯一的玩伴姜家千金姜雯,以前关系可好,到了婚嫁年龄,各种嘲讽暮欢颜。

        在她嫁给王爷棠郁后更加变本加厉。

        “谢夫人,如此有空到丞相府门前散步?”谢府距离丞相府甚远,而且丞相府安置偏远与街市相隔一段距离。

        姜雯无端端出现于此,不就是想取笑她。

        “我,我这是经过,刚刚与夫君回娘家,想着许久没见你,就过来瞧瞧,没想到遇上你独自一人回门。”姜雯打笑着。

        暮欢颜附和点头,对着轿子里面喊:“夫君,快点出来,跟我幼时的好友打个招呼。”

        人要面子佛要金衣!

        轿子门帘被掀开,棠郁缓慢地从里面走出来,在阳光下,模样显俊美温柔,除去他瞪着暮欢颜的眼神。

        棠郁走到暮欢颜身边低头私语,“本王欠你的。”

        “呵呵,王爷真会说笑,快跟谢夫人打个招呼,毕竟对方是我曾经的好友。”暮欢颜轻推棠郁过于靠近的脸,讪皮讪脸说道。

        姜雯手中的手帕快被扯烂了,怒视面前两人恩爱。

        本来她与暮欢颜一起长大,可谓是最亲的好友。那次宴会她也有去,坐在暮欢颜身边。见到棠郁时,两人眼中都闪着爱慕。

        其实她们不是第一次见棠郁了,六岁的宴会上,暮欢颜非常喜欢吃枇杷,桌面的都被她几乎吃光。或许是被棠郁瞧见了,那时的他还很温柔,亲自将枇杷放到暮欢颜面前。

        只不过后来被旁边的徐如烟抢走了,姜雯心中很高兴。

        但从那时起,姜雯经常留意暮欢颜,发现对方身上的优点她身上也有,两人样貌也相差无几,反而更为健康的姜雯更胜一筹。

        可两人父亲都向皇上赐婚,唯独暮欢颜成功,她就被拒绝,嫁给没有爱意的谢永。

        “王爷好。”姜雯迅速行礼,脸上的笑容真实几分。

        棠郁扫了对方一眼,“嗯。”

        “王爷,我叫...”

        “啊,对了,父母亲在里边等很久了,我们先进去吧。”暮欢颜打断姜雯的介绍,抱歉地笑了笑,“谢夫人,真是不好意思,今日王爷为了我请了早朝,所以珍惜时间,我们先走了。”

        暮欢颜使劲拉着棠郁进了府门。

        姜雯恼怒地使劲踹地,五官满是愤怒,吓得躲在门边偷看的豆蔻迅速缩回脑袋,追上自家夫人。

        “别拉了,你的手还没好。”棠郁挣脱掉暮欢颜的手,悠闲自在地跟在身后。欣赏着丞相府的环境,他真的没进来过。

        迎娶暮欢颜时在大门等着,三朝回门也没和对方一同回来。

        到处绿油油的,满是植物,与暮欢颜的小院子一模一样,都是挂满植物,根本不理会美感。

        暮欢颜可不肯,再次挽起棠郁的手。

        对方再次甩开。

        “王爷,我的手很疼,你方才不是说帮我揉揉吗?”暮欢颜直接伸出手,故意露出淤青肿的手腕,眼神暗示棠郁。

        棠郁无可奈何,牵起对方的手,僵硬地揉着。

        “暮欢颜,本王忍你。”

        暮欢颜笑嘻嘻地说:“谢谢王爷。”

        听闻今日是妹妹回门日,暮长时早在前厅来回走动,时不时看向前面的转弯处。

        “兄长,你来回走动,弄得我都眼花了。”暮映红本来在厢房看小话本看得津津有味的,突然兄长闯进,直接将她带出前厅。

        说今日是欢颜妹妹回门日,她便不跟他恼火了。

        “妹妹你说,欢颜怎还没回来?”暮长时着急道。

        暮映红翻动小话本,想找回刚刚看得正精彩的部分。

        “或许有事耽搁了,何况爹上朝还没回来,恐怕妹妹需要等上王爷才回来。”

        “你觉得棠郁会一同前往?上次还不是小妹一人回来,还染上风寒呢。”说到这,暮长时就生气。

        小妹从小身体虚弱,一人回来受了点凉,顶着风寒还得回王府,说成亲后不得独自在娘家过夜。

        随后几日都病得昏迷了。

        “不知道,别问我,我不清楚。”暮映红撇开所有关系,拿起小话本继续看。

        暮长时瞪了大妹一眼,继续着急地张望。

        忽然一道藕粉罗衣的身影出现,她身边还跟着一个男子,两人看似有说有笑。

        “欢颜!”暮长时大喊。

        声音大得让暮映红吓掉手中的书籍。

        暮欢颜从棠郁身上移开了视线,瞧着不远处的哥哥,觉得既陌生又熟悉,恐怕熟悉感是原主留下的。

        欢笑喜悦地举起另一只胳膊摇手,“大哥,二姐。”

        棠郁只是露出一抹笑容后,继续盯着暮欢颜的手腕,轻揉着,没有原先的僵硬。

        暮映红与暮长时并排站着,两人都留意到棠郁牵着妹妹的手,关系亲密得很。

        “大哥,都说谁都喜欢我们的小妹。”暮映红用手肘戳了暮长时腰间,炫耀说道。

        “哼,那是当然。”

        ——

        饭桌前,暮意和秋扇两人装得若无其事地瞄了好几眼棠郁。

        本来大儿子说王爷和欢颜一同回来,他们夫妻打死都不相信,可事实就摆在眼前。

        暮意想着上朝时遇到王爷,无论如何都得拉着对方前来,至少晚上棠郁带欢颜回王府,也好打消城里的谣言。没想到早朝没见着人,对方却来到府里了。

        “王爷,尝尝菜肴合不合胃口。”暮意说道。

        暮欢颜快速制止棠郁说话,微笑地对暮意说:“爹,没外人的情况下,可以直接喊名字,无需这么严肃嘛。”

        棠郁听完想拒绝,可瞄到暮欢颜故意露出的手腕,强忍住。但在桌底下踢了暮欢颜的小腿,力度非常轻。

        “哈哈,好好,棠郁快尝尝。”本来暮意心中还是不舒服的,毕竟女儿嫁给对方,三朝回门就让欢颜一人回来,今天对方为了女儿请了早朝,心里的疙瘩也没了。

        用公筷夹了一块鱼肉递到棠郁碗里。

        “谢谢...”棠郁假笑道。

        暮欢颜狠狠踩了棠郁的脚背。

        “哦!暮欢颜你!”棠郁直接愤怒地从椅子上弹起来,指着暮欢颜的脸。

        暮欢颜用肿的手轻轻挽起掉落的秀发,得意地对棠郁笑道:“怎么了?”

        “你...你怎么不提醒我呢。”说完坐回椅子上深呼吸,以减少心中的愤怒。棠郁方才多狠自己为何打伤对方的手,为何将两个泥人甩在地上。

        “提醒你什么呢?”

        “带礼物前来啊!”棠郁歪过身体,装作低下身看桌底下,压低声音说:“暮欢颜别太过分。”

        “嗯,知道了。”暮欢颜吃笑地夹了几个冬菇给棠郁,“王爷你喜欢吃的。”

        棠郁瞄了一眼碗里的冬菇,用筷子夹起一个放进嘴里。“嗯。”

        暮欢颜真了解他。

        “爹娘,王爷如此忙肯定忘记带礼物,所以我就买了一些,不知你们喜不喜欢。”

        话刚完,豆蔻艰辛地将礼物拿进屋,觉得放在地上又不礼貌,四处一看,发现站在不远的秦楼。

        “有空吗?”

        秦楼:“.....”

        豆蔻见对方没理会,只好艰辛地抱着礼物。

        秦楼望了身边小人一眼,伸手将礼物全拿起来,继续安静地站着。

        “谢谢啊。”豆蔻露出灿烂地笑容。

        秋扇瞧见一大堆礼物,心疼说道:“棠郁、欢颜你们不用破费,上门吃顿饭而已。”

        其实之前女儿出嫁前,她塞了一些钱给欢颜,生怕女儿不肯花钱,熬坏身体。

        暮欢颜瞬间明白娘亲的意思,笑着说道:“放心,花的是王爷的钱。”

        这下心疼妹妹的暮长时、暮映红松了一口气,纷纷拿起筷子吃饭。

        棠郁也不在乎,吃着暮欢颜夹给他的菜肴,每次临近吃完,对方都继续夹给他。

        吃完饭,暮欢颜被秋扇拉进厢房母女谈话,暮意只好陪着棠郁在府中走走。

        见棠郁一直留意悬挂在树上、柱子上的罐子,灿笑道:“这是欢颜的作品,她整日在府中又没别兴趣,便整日玩弄花草,有时一兴奋都忘记睡觉呢。”

        暮意脸上充满慈祥的笑容,抬起手拿下其中一盆递到棠郁手里,指着不同颜色的花朵。“本来这花枝被风吹折了,欢颜不忍心便把它接到其他花上,原本抱着失望的心情,没想到居然活过来了。”

        棠郁望着不同颜色的花朵,外围是深红色,里边居然是浅粉色。

        “王府也挂满了植物...”虽然只有她住的院子而已。

        “哈哈哈,那说明她已经熟悉这个地方了,当成自己家了。”暮意大笑道。

        棠郁无言。

        两人走进一个院子里,门口垂着无数条被修剪过的植物胡须,一条条垂下来,想要进去的话,需要从中间拨开。

        无需暮意解释,棠郁都知道这是暮欢颜的院子,别的女子厢房都是胭脂香,她却是花香。

        “这是欢颜的院子,我们还是不要进去,欢颜最讨厌别人碰她的东西。”暮意继续往前走。

        可棠郁突然对暮欢颜的院子很感兴趣,拨开植物胡须,走进去。

        “棠郁别进去!”

        坐在母亲厢房里的暮欢颜根本不知自己院子有人闯了进去,乖巧地低下头聆听母亲苦口婆心劝告。

        “不得半夜不回府!”

        “不得省吃俭用,没银子可以回来拿。”

        “不得生病了不去看大夫。”

        “不得......”

        暮欢颜觉得耳朵全塞住了,全是母亲的不得、不准、不许。

        “娘亲知道你喜欢王爷,但身为女子多为自己考虑,娘亲愿意你自私点,只求你平平安安即可。”一滴泪珠子落在暮欢颜手背上,抬起头,见秋扇满脸泪水,眼中满是不舍。

        暮欢颜抿紧唇瓣,故意瞪大眼珠子,不让眼眶的泪珠落下。上一世她娘亲去得早,父亲在她十岁时出车祸去世了,流转许多亲戚家,可以说没有童年。

        没想到穿书倒重新给她安排了家人。

        “娘亲,王爷对我很好,你不用担心。。”

        秋扇欣慰地点头,望向窗外发现太阳逐渐落山了。“你们赶快回去吧,不然晚了。”

        “嗯。”

        暮欢颜和秋扇走到前厅时,发现棠郁早就在等着,手里端着一杯茶水,表情有些得意。

        暮意对上女儿的视线时躲躲闪闪的。

        上了轿子,棠郁靠近闭目养神的暮欢颜,沾沾自喜地说:“原来你一早就暗恋本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