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五章 凝液之威

第二百一十五章 凝液之威

        中州姜家,名号实在太响!

        如果说,三大高门,四大世家,威震广安,那中州姜家则是声传大越。

        尤其是姜家出了个盖世强者姜恨天,凡是修行者,谁人不知姜恨天当年的赫赫威风,连带着姜家也成了大越八大世家之一。

        众人早猜出一众金服人来历不凡,却绝没想到不凡到了这种程度。

        霎时间,所有人心中都腾起一阵浓浓的阴霾。

        高冠老者似乎很满意众人的反应,轻捻长须,接道,“单凭惊动我姜家一条,尔等罪孽便已深重,更遑论尔等竟然胆大妄为,盗我姜家祖坟,实在罪无可恕,罪该万死!”

        “什么,这是姜家的祖坟!”

        “不可能!姜家祖坟凭什么葬在这会阴山中!”

        “许是为了抢夺墓葬,杜撰出来的,牵强附会,乱认祖宗!”

        “………………”

        一时间哗声四起,有惊诧的,有低声讥笑的,乱嘈嘈,炒作一团。

        “闭嘴!”

        高冠老者暴喝一声,音波连空气都荡开了,“尔等焉敢揣着明白装糊涂,尔等不少人进过墓室,当见过壁画,墓中主人,正是三百年前,我姜家惊采绝艳的先祖,大越王廷杀人王姜恨天!”

        轰!

        如此消息,彻底引爆全场,此番震动,远比姜家众人亮明身份,来得更大。

        毕竟。类似姜家这般的世家,大越王廷足有八家。哪有杀生王姜恨天这种点缀在大越武史上的明珠,璀璨夺目。

        高冠老者此话一出,三大高门,四大世家的人,和洞中所见的壁画,稍稍印证。便确定了高冠老者未曾诳言。

        高冠老者冷哼道。“盗我祖墓,坏我灵穴,此仇不共戴天,事已至此,尔等还有何言。”说罢,目视全场,浓浓的威压散发,不知多少人俯首。

        眼见高冠老者的威压便要到达极致,一道不和谐的嗤声传来。“一派胡言,纯属放屁!”

        此声好似破空剑,一剑刺出,浓烈威压立时散尽。

        循声看去。一个鹰鼻深目的中年人,大步从水家所在的阵列中行了出来,正是水家老祖。

        水家老祖何等城府,他早看出来,今次是会无好会,一直憋着未有出手,便是想弄清来人的根脚。

        此刻。既已弄清,他哪里还容得高冠老者,在他面前耍弄雕虫小技。

        他见得明白,眼前之事,绝难善了,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姜家人将众人聚在一起,无非是想一网打尽。

        至于高冠老者此刻兴师问罪,肆意张扬,无非是想从气势压垮众人,击溃众人的心理防线,稍后收拾起来,更加简便。

        “大胆!”

        高冠老者勃然变色,单掌退出,硕大气刀,凌空再现,直射水家老祖而来,转瞬,就到了水家老祖头顶上空,气刀霍然劈下,轰的一声巨响,直劈在水家老祖顶上。

        水家老祖竟不动不摇,硬受了这一刀。

        气刀崩散,水家老祖面色转红,竟是一步未退。

        众人无不看得热血沸腾,压抑许久的情绪,陡然爆发。

        许易同样瞧得目眩神迷,心中震撼到了极点,他清楚看到水家老祖并未激发铠甲,竟是只凭肉身,就接住了这恐怖一击。

        高冠老者面色大变,他这霸刀,威猛异常,便是炼金堂所谓的极品法衣,一刀下去,也得粉碎,对面的鹰鼻家伙,竟靠肉身就能接住,闻所未闻!

        始终安坐在蟠龙金椅上的中年大汉轻轻拍掌,“金身九转!能抗住霸刀一击,想必已到了五转的境界,啧啧,凝液境能有如此境界,实在不易!也接老夫一击试试!”

        话音方落,三个气旋次第在他掌中生出,飞火流星一般,急奔水家老祖而来,并在空中迅速变大,化作三柄巨锤,直朝水家老祖砸来。

        轰!轰!轰!

        连续三击,三柄巨锤好似三枚天雷珠,猛烈地在水家老祖身上炸响。

        水家老祖依旧不动不摇,青白的面孔化作一片血红。

        满场爆出震天价的好,场中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人,不曾见过凝液境的老怪的拼斗,眼前的战斗神秘而又恢宏,看得人血脉喷张,激动不已。

        却说,众人叫好声方落,炸散的三柄气锤,竟又在空中重新凝结,化出一柄长达三丈的超级气锤,重重砸落。

        水家老祖面不改色,冷喝一声,大手抓出,一柄巨大长枪,豁然刺出,正中气锤,轰地一声巨响,气浪澎天!

        “好!”

        中年大汉霍地从座椅站了起来,朗声道,“凝液中境,你是异数,若得机缘,当有希望,迈入感魂之境!”

        “尊驾过奖!”

        水家老祖依旧不卑不亢,一指高冠老者道,“适才这位仁兄,以无妄之罪,加诸我等之身。水某倒要说道几句,此墓生在荒野,偶然显现,我等见利而趋,何错之有。若是有错,天下盗墓者,皆有错,然我不闻盗墓为罪也!当然,有主之墓另当别论,然有主之墓,皆有人镇守,或立在宗坟之内。”

        “像此墓这般,藏于荒野,不察则罢,查探而出,自是人人有份。姜家既重此墓,缘何不派人镇守,既重此墓,何以连名号亦不留!及至此时,为人发掘,以罪加身,岂非咄咄怪事!”

        水家老祖言之成理,兼之前番以金身九转神功,震慑全场,一扫满场颓然。

        此刻,他出言责问,场下一片应和,其余三派三家领头之人,齐齐跨前,鼎力声援,摆明了要和姜家决一死战。

        “大胆!不识抬举!”

        高冠长者左掌扬起,一道气旋凌空炸响,霎时,四面八方的高地上,涌出无数金服壮汉,人人手持劲弩,对准了众人。

        为了此墓,今番,中州姜家是倾巢而出。

        说来也不是姜家家主昏聩,明明有块宝地,非要等人盗完了才站出来着急。

        原来,其中还有一番故事。

        三百年前,姜家费力修建此墓,祭奠姜恨天是假,为家族利益是真。

        不仅姜恨天的尸骨,被姜家家主用阴池温养,试图锻出一具玉尸骨。

        整座墓穴,也被作了姜家子弟的试练场所。(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