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玄幻小说 - 史上第一密探在线阅读 - 第132章:生与死!与魔共舞!

第132章:生与死!与魔共舞!

        裂风城内!

        “三十五个出入口,是否已经全部封闭?”

        “启禀殿下,已经全部封闭!”

        “所有的通风口,是否已经全部关闭?”

        “启禀殿下,已经全部关闭!”

        “再检查一遍。”

        “是!”

        南周帝国黑冰台根据地形图每一处仔细检查,尽管已经检查了十几遍,但还是无比详细地检查每一个细节。

        确定每一个出入口都封死了,怒帝陵墓里面的人绝对不可能出来了,彻底被封死在里面。

        再检查每一个通风口。

        确保每一个通风口都封闭。

        当然了,这个怒帝陵墓毕竟太大了,就算通风口全部封闭,想要让里面的十万人窒息而死也不容易,需要很长时间。

        但是如果在怒帝陵墓内部,引爆引燃某些东西呢?

        就会将所有的空气,全部消耗得干干净净。

        如果再释放毒气的话,就能将里面的十万人杀得更快。

        “屠杀,开始!”大皇子周离淡淡道。

        顿时!

        “砰砰砰砰砰……”

        从怒帝陵墓穹顶上方,忽然裂开了几个巨大的洞口。

        无数的鱼油桶倾泻而下。

        几百,上千桶鱼油,超过十几万斤。

        紧接着!

        无数黑色的粉末倾泻而下,如同暴雨一般。

        无数的木炭倾泻而下。

        这些黑色粉末,全部都是煤,在这个世界被称之为石炭。

        “嗖嗖嗖嗖嗖……”

        这些鱼油桶,木炭,石炭滚滚而下。

        尽管看不见里面的情形,但是却能够听到下面传来一阵阵惊呼。

        “大人,大事不好,大事不好。”

        “我们中计了,我们中了南周帝国的毒计。”

        “所有的出入口都被封死了!”

        紧接着是密密麻麻的脚步声。

        然后,南周帝国的武士将十几支火把投了下去。

        下面大赢帝国武士高呼道:“快,快射灭火把。”

        “嗖嗖嗖嗖……”无数弓箭射出。

        但是没有用的,接下来从陵墓穹顶的裂口中,无数烧得通红的木炭倾泻而下。

        火把,烧红的木炭落下。

        整个陵墓仿佛陷入了彻底的寂静。

        片刻之后!

        “轰轰轰轰轰……”

        无数的鱼油被点燃了。

        “轰轰轰轰……”

        爆出了惊人的火焰,几乎瞬间照亮了整个地下陵墓,也几乎要亮瞎所有人的眼睛。

        整个陵墓之内,所有的鱼油被点燃。

        紧接着,无数的木炭,无数的石炭被点燃。

        整个地下陵墓内,都被熊熊烈火吞噬了。

        “关闭所有洞口。”

        随着一声令下,用来倾泻鱼油,木炭的洞口,也彻底被封堵死了。

        这确实是一场屠杀,最残忍的屠杀,不费一兵一卒。

        而且最多一个时辰,就能杀得干干净净。

        这可怕的大火,会把陵墓之内所有的氧气全部耗尽,会让里面的人窒息而死,不管躲在哪里都没有用的。

        躲得过火焰,却躲不过窒息,也躲不过毒气。

        什么毒气?

        木炭和煤炭在不完全燃烧的情形下,会产生大量的一氧化碳,能够无声无息将人杀死。

        此时这地下陵墓内,人越多就死得越快。

        ……………………

        井氏营地,井中月的帐篷之内。

        沙漏里面的流沙已经流完了。

        “开始了,开始了……”花满楼(燕蹁跹)发出了陶醉一般的声音。

        “屠杀开始了,最残忍的屠杀开始了。”

        “每一个瞬间,都有无数人死去。”

        他的声音甚至是颤抖的。

        此时井中月冷道:“不要在我孩子面前说这样的话,要说出去说。”

        顿时燕蹁跹露出了谄媚讨好的笑容道:“好,好,哥这就出去了,你别生气,别生气。”

        然后,他朝着云中鹤道:“云中鹤大人,我们出来聊,顺便等着火箭升空?”

        “好。”云中鹤走了出去。

        “夫君……”井中月上前握着云中鹤的手。

        云中鹤轻轻挣脱了,然后走了出来。

        井中月送他到门口,然后呆立良久,好一会儿她有捂住肚子,躺回到床上,静静地望着窗外发呆。

        ………………

        来到了外面的地上,燕蹁跹躺在外面的草地上,望着天空的上弦月,因为他的后背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好,所以躺下去的时候忍不住痛了一哆嗦。

        “云中鹤,你说井厄城主最爱的女人是谁?”燕蹁跹问道。

        云中鹤道:“安如弦。”

        燕蹁跹道:“我也觉得是她,他一直说的是我的月亮,而安如弦就是他的月亮。”

        云中鹤道:“你为何要这样?”

        燕蹁跹道:“两次为你受伤?第一次为你挡箭,第二次为你挡剑?”

        云中鹤道:“对。”

        燕蹁跹沉默了片刻道:“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云中鹤道:“总不是为了更加取得我的信任吧?因为你对我来说,没有价值,就算我再信任你,也绝对不可能把什么机密告诉你。”

        燕蹁跹道:“我不需要你把机密告诉我,你告诉月亮就可以了。你听说过一种说法吗?有一种想要索取什么,而且要索取的东西很多很多,所以他就先付出一些东西,这样将来索取的时候,就更加心安理得一些。”

        顿时云中鹤忍不住笑了一声。

        燕蹁跹道:“有那么好笑吗?”

        云中鹤道:“我只是想到了一个词。”

        “什么?”

        云中鹤道:“你没有听过的,意外律。”

        这个世界的人确实没有听过这个词,这是来自《巫师》(猎魔人)系列小说里面。

        当猎魔人拯救了一个人的性命之后,这个人就要付出报酬,而这个报酬是他已经拥有,但是他自己却不知道的东西,而通常这种东西就是他还没有出世的孩子。

        云中鹤道:“你不是这样的人,你要坑我,利用我,害我,不需要心安理得。”

        燕蹁跹道:“对,我不需要!我之所以这样做,不是为你,而是为了……月亮。”

        云中鹤道:“我懂了!”

        随着井中月对云中鹤的爱意逐渐加深,她内心越来越挣扎。所以那个天平,渐渐朝着云中鹤那边滑去,她已经开始抗拒燕蹁跹的意志了。

        所以她变得越来越消极了,对裂风城计划也越来越不在意了,只想着逃脱这一切去做马匪。

        而这个时候,燕蹁跹必须重新唤取井中月对他的亲人之情,让井中月心中的天平朝着燕蹁跹一方滑去。

        所以,燕蹁跹两次拯救云中鹤,后面那一次甚至付出了半条生命的代价。

        井中月把他视为唯一的亲人,当然会心痛不忍。

        而且燕蹁跹救的是云中鹤的生命,这会让井中月觉得,云中鹤对燕蹁跹是亏欠的,所以就算欺骗了云中鹤,也仿佛已经弥补过了。

        所以燕蹁跹说为未来付钱,只不过他不是为自己付钱,而是为了井中月付钱。

        “云中鹤,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我之前和你说过的话,几乎从来都没有骗过你。”燕蹁跹道。

        之前燕蹁跹和他说过什么?

        说了很多很多。

        比如,他本来已经要死了,却被拯救了。而那个拯救他的人,就是当年还很小的井中月。

        又比如他说自己一日为乞丐,终身都是乞丐。

        又比如说,他这辈子都只想守护一个人。

        又比如说,他只有躺在地上才能睡得着,一旦躺倒床上是睡不着的。

        这些话都是真的。

        “云中鹤,你说这个世界有恶魔吗?”燕蹁跹问道。

        云中鹤道:“有,肯定有!但是这个恶魔背后一定还有另外一张面孔,是某一个人的天使。”

        燕蹁跹道:“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云中鹤道:“绝大部分都是平庸的,他们的爱恨都是平庸的。他们会同时喜欢很多人,也会讨厌很多人,所以他们的情感是平凡的庸碌的。但有一种人,他们像是一个疯子,他们是不正常的,会把所有的美好情感倾注在一个人身上。然后把所有的恶,所有的黑暗倾泻到整个世界,那样他就成为了恶魔。”

        燕蹁跹道:“一辈子只疼爱一个人,只对一个人好,难道是不正常的吗?”

        “不正常的。”云中鹤道:“正常的人都是庸俗的,一辈子会喜欢很多人。他们之所以专一,是因为责任感,当然也是因为和一个人感情太深,不舍得伤害。”

        接着,云中鹤道:“对了,你们几年之前就想到今天这一幕了吗?就布下了这个天罗地网吗?”

        燕蹁跹道:“不完全是!利用月亮的裂风城主之位,吸引大赢帝国。利用怒帝陵墓,害死大赢帝国军队,赢得这一场大战。这确实是明确的目标,所有的一切都要为这个目标服务。但是中间的过程,就要随机应变了。而且我们也没有想到,吸引来的这个密探竟然会是你,你完成的如此出色,比我们想象中最好的局面还要好,我们之所以有如此辉煌的战果,完全要感谢你的付出,你的聪明绝顶。”

        尽管他的话不是在讽刺,但是听上去却那么讽刺。

        云中鹤道:“井中月已经是裂风城主了,为何你们不利用这一点,直接派遣大军进驻裂风城,卡在无主之地最关键的核心位置?这样你们也赢了一半了。”

        燕蹁跹道:“那样太平庸了,我最讨厌这样平庸的计策。如果没有发现这个怒帝陵墓,那也就罢了。发现了怒帝陵墓这个天选之地,不杀死几十万人,都对不起千年之前,无数大咸帝国子民的血汗。我的计谋,怎么可能只完成这么一个小小的目标,我要的是一箭三雕。”

        云中鹤道:“第一雕,掌握裂风城。因为按照你的离奇计谋,这裂风城依旧掌握在你们手中啊,只不过是先假装交给大赢帝国。”

        “第二雕,坑死大赢帝国十万大军。”

        “第三雕,接我之手,借大赢帝国之手,灭掉澹台家族的主力军,灭掉无主之地的诸侯联军。”

        “啪啪啪……”燕蹁跹开始鼓掌,道:“你终于愿意站在更高的角度看待问题了,我南周帝国要占领无主之地,面对的敌人可不仅仅是大赢帝国,还有无主之地这些野心勃勃的诸侯。但如果我们直接派兵攻打,那就得不偿失,反而会被大赢帝国所趁,所以借你之手,把他们清洗得干干净净,这样一来,我们占领无主之地就轻松许多了。”

        好狠毒的借刀杀人之计啊。

        燕蹁跹道:“澹台灭明这个人,你们大赢帝国不喜欢,我们南周帝国也不喜欢。野心太大了,也很厉害,手中掌握的军队太多了。他完全是我们彻底占领无主之地的最大障碍,结果没有想到你竟然如此出色,一举将他们消灭得干干净净,实在是太让我们惊喜了。现在澹台灭明多听话,乖得如同狗一般。他一听话了,整个无主之地的诸侯都听话了。只要灭了大赢帝国军队之后,我们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占领整个无主之地,这真的要谢谢你,你立下了最大的功劳。”

        他忍不住赞叹道:“云中鹤,你完全无法知道,我和大皇子殿下,是如何欣赏你的。从征服宁清开始,你的表现实在是太惊艳了,完全是让人不敢置信的惊艳。”

        “云中鹤你可知道吗?白银惨案的幕后主使者是澹台灭明,策划者是莫秋,但真正让它发生的是谁吗?”燕蹁跹问道。

        云中鹤道:“是你?”

        燕蹁跹道:“没错,正是鄙人。我们需要制造裂风城危机,而且是致命危机,不能挽救的危机。这样才有投靠大赢帝国的充分理由,这样才能成为无主之地的公敌,才能吸引澹台灭明集结诸侯联军来攻打裂风城,这样才能一举将他们清洗得干干净净。”

        “但是云中鹤啊,我们是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靠着一己之力,把整个危机都彻底解决了,真是让人太惊艳了。”

        云中鹤明白了,对于澹台灭明来说,混乱是阶梯。

        但对于南周帝国,对于燕蹁跹这样聪明绝顶的人来说,混乱又何尝不是阶梯?

        燕蹁跹继续道:“你可知道吗?面对这些危机,我们已经准备了好多法子,准备帮助你的。结果没有想到,你压根不需要我们帮忙,完全依靠一己之力,解决了这些危机,简直太厉害了。”

        云中鹤道:“所以,利用怒帝陵墓前面那一半水银湖制造大地坍塌,坑杀澹台家族十万联军,是早已经注定的?”

        燕蹁跹道:“对,但我们没有想到,你竟然发明出了月亮火这种天下奇物,直接将那些支撑的石柱炸断了。虽然我们也有办法弄断那些支撑石柱,制造大坍塌,坑杀诸侯联军,结果虽然都一样。但远远没有你的月亮火爆炸来得那么震撼,实在太惊艳了。而且这是你送给月亮的礼物,她还不将配方告诉我,她说这是你送他独一无二的礼物,不能告诉任何人。”

        云中鹤道:“我坑杀了八万大军,让澹台家族的十万联军全军覆灭,我还得意洋洋,却不知道是为你做了嫁衣,你当时看我,肯定像是一个傻逼吧?”

        “一点点,就一点点。”燕蹁跹道:“时间应该差不多了啊?为何火箭还没有飞上天空呢?”

        ……………………

        裂风城内!

        一个时辰已经过去了,按说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地下陵墓的十万大军,应该彻底死绝了。

        “去看看。”

        “是!”

        怒帝陵墓穹顶上封堵的洞口开启了。

        几名南周帝国黑冰台的密探腰中缠着绳子,一点一点放了下来。

        此时整个地下陵墓内,氧气早就用完了,充斥着燃烧之后的一氧化碳,二氧化碳,还有二氧化硫,总之都是毒气。

        而且此时是黑夜,里面完全伸手不见五指。

        “扔火把!”

        随着一声令下,几十根火把丢了下来。

        因为里面没有氧气,所以很快就熄灭了。

        但是接着一瞬间的火光,还是看得清清楚楚,遍地的尸体。

        扭曲的尸体,痛苦不堪的尸体,鲜血淋漓的尸体。

        不计其数,横七竖八。

        很快所有火把全部熄灭了,而且这个吊下去的南周帝国黑冰台密探,很快就要窒息了。尽管带着防毒面具,但还是一阵阵昏眩沉睡,因为一氧化碳还是钻入他的鼻孔和嘴巴。

        “拉上来,拉上来!”

        几个人一起用力,将这几名南周黑冰台密探拉上去。

        回到地面之后,这几个人都已经昏迷过去了。几名大夫上前,将他们救醒。

        “如何,下面情景如何?”

        “全部死绝了,密密麻麻都是尸体,不计其数,死状极惨。”

        几个南周黑冰台的密探异口同声道。

        “果然是最残忍的屠杀啊,不到半个时辰,就杀光了十万,太残忍了,太残忍了……”那个老太监抿嘴笑道:“我要赶紧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殿下了。”

        然后,这个老太监碎步狂奔,如同脚不粘地一般,来到了大皇子周离的房间外面。

        周离依旧自己在和自己下棋。

        “殿下,成功了,陵墓里面到处都是尸体,不计其数。”老太监道。

        大皇子周离淡淡道:“知道了,给燕蹁跹大人发信号吧,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屠杀十万,可远远不够。他谋划了这么多年,一箭三雕还不够,至少要灭掉大赢帝国三十万大军,要彻底灭掉大赢帝国的国运。”

        老太监躬身道:“是,老奴这就给燕蹁跹大人发信号箭。这里老奴多一句嘴,燕蹁跹大人真乃神人也!”

        大皇子周离道:“我早就说过了,云中鹤虽然是天才,但是和燕蹁跹比起来,还是差得很远,否则也不会被玩弄于鼓掌之中了。燕蹁跹是我见过最厉害毒士。对了,那个替身准备好了吗?”

        老太监道:“已经准备就绪了,不是完全相像的。”

        周离道:“有八成相似就已经很了不起了,像井中月那种亲姐妹太罕见了,而就算如此,她们二人也不是完全一样的。隔着老远,谁能看清楚?”

        老太监道:“是,殿下和燕蹁跹大人神机妙算,定能一举歼灭大赢帝国几十万大军,彻底断送大赢国运,这一战之后,我南周帝国便是天江以南唯一的霸主了。”

        大皇子周离道:“去吧,去吧!”

        老太监又脚不粘地离开了。

        大皇子周离道:“影子,通知澹台城敖心大帅那边,他的大军该出发了。”

        隐藏在黑暗中的那个影子道:“是,殿下。需要跟敖心大帅说,何等速度行军吗?何时赶到裂风城吗?”

        大皇子周离道:“不需要的,他是战场上的天才,完全能够把时间掌握到最精准的。到时候,他来快了不行,那样鱼儿就会跑了。但是来得慢了也不行,那样鱼儿说不定已经把鱼线挣断了。”

        “我们这一次要包一个大大的饺子,把大赢帝国几十万大军,全部葬送,全部葬送!”

        大皇子周离来到地图面前,猛地一阵虚握。

        仿佛要将太子之位,甚至将整个南周帝国的霸主国运彻底握在手中。

        然后大皇子周丽遥望天上上弦月,淡淡道:“燕蹁跹,别人都以为我们仅仅只是要夺取一个裂风城,仅仅只是要灭掉大赢帝国十万大军,他们实在是太小看我们了啊,我们要的是一箭四雕,我们要的是一战定乾坤!”

        而此时!

        “嗖……”

        裂风城西边的山上,一支火箭射上了天空。

        这是给燕蹁跹的信号,告诉他怒帝陵墓下面的十万大赢军队已经屠杀得干干净净了,计划无比顺利。

        因为只射了一支火箭,代表不费一兵一卒,百分之百完成目标。

        几秒钟之后,几千米之外的山顶上,也向天空射出了一支火箭。

        几秒钟之后,又几千米之外的西边山顶上,向天空射出了第三支火箭。

        就这样,如同烽火台传递一般。

        每隔几千米的山顶上,陆续射出一支火箭上天空。

        在黑夜之中,尤其显眼。

        这样哪怕几百里的距离,仅仅几分钟就把消息传到了。

        ……………………………………

        井氏进队营地。

        燕蹁跹一边和云中鹤闲聊,一边盯着天空。

        此时,他看到东边的天空上,一支火箭射上了天空,如同反向流星。

        燕蹁跹长长松了一口气。

        计划成功了,大赢帝国在怒帝陵墓的十万大军全部被杀光了。

        不,准确说计划完成了一半。

        剩下的另外一半更加辉煌,更加震撼。

        他燕蹁跹从来都不出平庸的计谋,要的就是最惊艳,最震撼,最辉煌。

        一战定乾坤。

        把大赢帝国的剩下的几十万大军全部葬送,然后大军一举杀入大赢帝国西南行省。

        所有人都以为,两国大战会持续几个月,甚至几年,会演变成为连绵大战。

        但是……在他燕蹁跹的奇谋下,不会有这样持久战。

        他是天才,要的就是瞬间灭杀,瞬间灭掉大赢国运,立下不世之功。

        云中鹤你虽然是一个天才,但是和我比起来,真的是如同小孩一般可笑稚嫩。

        “恭喜你,云中鹤,大赢帝国的十万大军死绝了,你的义父风行灭死了,对你无比信赖,无比仁义的大赢帝国四皇子赢佉,也死了。”燕蹁跹淡淡道:“你完成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功业,坑死了自己的主君,坑死了自己的十万大军,恭喜,恭喜!”

        云中鹤面孔一阵抽搐,望着天上的上弦月发呆。

        足足好一会儿,云中鹤道:“燕蹁跹,你是什么时候解开那张藏宝图,发现怒帝陵墓的?”

        燕蹁跹道:“三年前。”

        云中鹤道:“好奇怪啊,怒帝陵墓里面怎么没有金银珠宝吧?是被你们拿走了吗?”

        “没有。”燕蹁跹道:“为了不引起你们怀疑,我们几乎没有动里面的东西。”

        云中鹤道:“那为何没有金银珠宝啊?为何没有宝藏啊?”

        燕蹁跹道:“那个黄金宝座还不够吗?可是上万斤黄金。”

        “不够啊,明显不够的感觉。”云中鹤道:“这样不符合怒帝陵墓的逼格啊,哈哈哈哈……”

        他最后笑声尖锐得很,像是疯癫了一般。

        燕蹁跹道:“我终于知道了,真正的悲哀是无声的,是荒谬发笑的。我只能说,云中鹤阁下,节哀吧!”

        云中鹤厉声道:“不,不,不,他们没有死。我义父没有死,赢佉殿下没有死,我没有害死他们,绝对没有。”

        燕蹁跹淡淡道:“终于要崩溃,要疯了吗?云中鹤大人,先不要疯,你还有月亮,你还有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云中鹤踉跄躺在地上,颤抖道:“不要和我说井中月,不要说……”

        说罢,他的两行泪水滑落。

        燕蹁跹道:“云中鹤,我的这个计谋已经成功了。不但占领了裂风城,而且还灭杀了你们十万大军,而且还清洗了整个无主之地的诸侯,让澹台灭明等诸侯对我们俯首称臣,并且献上了澹台城。无主之地两个核心城市,都已经在我们手中了。这个胜利足够辉煌了吧,作为一个谋士,我已经做到了巅峰了吧。”

        云中鹤嘶声道:“你是魔鬼,你是我见过最疯狂的魔鬼。”

        燕蹁跹道:“按说我应该庆祝胜利,我应该得意,但是我内心却充满了悲哀,我甚至在妒忌你,因为……你得到了我永远也得不到的东西。”

        燕蹁跹永远也得不到的东西?是什么?

        井中月的爱?男女之间的爱?

        燕蹁跹道:“在她的心目中,我永远只是亲人,只是哥哥。当然我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因为我害怕,我惶恐,我……自卑。我只是一个臭水沟的臭虫,我只是一只蟑螂,我只是一条野狗,我配不上她,我不能亵渎了她。”

        说到这里,燕蹁跹的目光有些痛苦癫狂,他缓缓闭上了眼睛。

        “所以我妒忌你,云中鹤。”燕蹁跹望着云中鹤道:“被人妒忌的云中鹤大人,接下来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云中鹤没有理会。

        燕蹁跹道:“我觉得这个胜利还不够大,还不够疯狂。我要一举将大赢帝国几十万大军全部葬送,我要直接毁掉大赢帝国的国运,彻底断绝他们的霸主之梦,我要立下不世之功。但是这缺不得你,你一定要帮忙啊!”

        接着,燕蹁跹将薄薄的匕首对准了云中鹤的心脏部位,缓缓道:“如果你不答应,我立刻杀了你,绝对不会有半点含糊的,我保证。”

        “云中鹤,我开始倒数了,你不同意帮忙,我就杀你了哦。”

        “五,四,三,二,一……”

        云中鹤闭上双眼,心中道:“义父,赢佉殿下,我要与恶魔共舞了。我要真正站在地狱的边缘了,我要真正在地狱剃刀上游走了。一旦输了,固然一切全毁。而一旦赢了,我们就将敌人几十万大军彻底歼灭,将周离和燕蹁跹全部送入地狱!”

        “我准备好了,我云中鹤准备好了,我的绝地反击开始了!义父,赢祛殿下,你们准备好了吗?接下来我们要屠戮几十万了!”

        ………………………………

        注:第一更在车上更新的,我赶路回乡下老家过年了,并且为父亲办七十大寿。拜求支持,拜求月票,谢谢大家。

        推荐薪意的新书《没金手指照样无敌》,这个作者很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