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修真小说 - 九国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章 这个年过的

第二百六十章 这个年过的

        柳初莫名其妙的就成了外商局的临时一把手,接下来怕是有很多重担要落在他身上。

        柳初走出九极殿,发现天色竟然都这么暗了,十月怕是该等急了吧?

        说好的是自己等十月的,但现在看来,恐怕是要十月等自己了。

        柳初一路小跑着来到皇宫门口,然后就看到一道倩影蹲在地上,似乎正在拿着木棍逗弄蚂蚁。

        柳初无语,多大人了,还跟小蚂蚁过不去呢?

        柳初蹑手蹑脚的走到十月身旁,十月似乎太专注了,也可能是柳初把脚步声压的太死了,总之柳初在十月身旁站了快一炷香的时间,十月都没发现柳初。

        “你的蚂蚁先生回来了哦。”柳初无语,他相信自己如果不出声,这丫头怕是能等到天荒地老都不知道回头看一下。

        “呀?你出来了?”十月这才丢了木棍站起身来。

        “都站你身旁看你老半天了。”柳初无语的摇了摇头。

        “额,我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十月说道,刚才就是因为这件事,她才入了迷。

        “什么事?”十月问道。

        “你看啊,这蚂蚁,似乎能发出一种特殊的能力,我把木棍往那一放,它还没碰到呢,就知道掉头了。”十月说着演示了一下。

        “你傻呀你!这蚂蚁又不瞎!就像你一样,看到前面有一堵墙,你还非要拿脑袋撞上去才回头吗?”柳初弹了下十月的脑门。

        “蚂蚁有眼睛啊?它不是靠触角认路的吗?”十月摸着脑门,一脸委屈。

        “你这话要是被蚂蚁听懂了,它估计得怼你,扯着嗓门跟你喊:你才没有眼睛,你全家都没有眼睛!”柳初无语的道。

        噗嗤一声,十月被柳初给逗乐了。

        “对了,你见到郑叔叔了吗?”十月问道。

        “郑叔叔?哪个郑叔叔?”柳初不解的问道。

        “郑.义啊。”十月说道。

        “郑.义?他在皇宫里吗?”柳初愣了一下。

        “对啊。”十月点了点头,随后将郑.义救了江皇后的事说给了柳初听。

        柳初摸了摸鼻子,郑.义不是应该跟他母亲龙可儿在孤儿村吗?怎么会来长安?而且还正好把江皇后给救了?

        “算了,我明天再进宫问陛下吧,现在太晚了,我都肚子饿了。”柳初想了想,也不差这一天了,明天再来一探究竟好了。

        十月点了点头,随后挽着柳初的胳膊,一起往家里走去。

        晚上,十月给柳初做了一顿丰富的晚餐,柳初本来想随便吃点的,可是十月非要亲自动手,结果弄到了很晚才吃上晚饭。

        等他们吃完饭收拾好后,已经快接近凌晨了!

        “月儿,有没有想过……”柳初和十月坐在门槛下台阶上,肩靠着肩看着星星和月亮,柳初忽然紧了紧怀中的十月。

        “没想过!”十月不等柳初说完,果断说道。

        “……”柳初无语。

        “我告诉你,想都别想!”十月冷哼一声,柳初那些花花肠子,她还不清楚吗?

        “我是想问你,有没有想过以后做什么?”柳初问道。

        十月愣了一下,没想到柳初问的是这个。

        “没想过,我觉得现在这样就挺好的。镖局生意忙不过来的时候,我就帮帮忙,没事的时候我就研究研究菜谱,赏赏花,逗逗鸟,喂喂鱼。”

        “偶尔还能进宫和江皇后唠嗑,我现在挺满足的。”十月说道。

        “你这是提前进入老年生活了啊。”柳初嘲笑道。

        “你才老年生活呢!知足常乐懂不?”十月娇哼一声。

        “我有些想归隐了。”柳初忽然说道。

        “归隐?”十月瞬间瞪大了眼睛,柳初才多大,谈归隐?

        “嗯。其实,我忽然发现我的目标已经完成了。我爹失去的,我都又重新拿在手里了,不是吗?”柳初点了下头,随后说道。

        “你要是想归隐,我支持你。”十月沉默了一会,随后说道。

        “我也说了,是想,可还是不能啊,国家还需要我。”柳初叹了口气。

        不知不觉的,他就走到了这一步,现在已经不是可以任性的时候了。

        柳初可能自己都忘了,他也只是个十九岁的孩子而已,可肩膀上似乎已经落下了很多重担。

        “陛下打算筹建外商局,你要不过来帮忙,没事的时候打扫打扫卫生也好。”柳初说道。

        “外商局?那是干嘛的?”十月不解,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名词。

        “是和中原之外的国家通商的综合管理机构,陛下说,是独立于中央之外的。”柳初说道。

        “和国外通商?”十月愣了一下。

        “是啊,陛下说,要打开国门,不能被动的打开,得主动。”

        “眼下,其实已经有不少商人和海外非地私通往来,陛下觉得不如光明正大的管理起来。”柳初说道。

        “这事,我也知道,你送给我的那盒胭脂,其实就是海外非地流入的,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十月说道。

        “有点眼力劲啊。”柳初刮了下十月的鼻子。

        “外商局,这可是个重担,那本小姐就勉为其难的帮你一把吧!啥时候开工?”十月问道。

        “不知道,我现在没有任何头绪。”柳初苦笑,一脸无奈。

        最难的,往往不是从一到一百,而是那从零突破到一!因为从来没有人做过,所以也没地方参考!

        “没事,加油,好好干,也许睡一觉起来就有灵感了。”十月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有了一些困意,站起身打了个哈欠,拍了拍柳初的肩膀。

        看着走进屋子的十月,柳初揉了揉鼻子,他也想跟着一起进去睡……

        第二天一早,柳初再次进宫,然后在魏帝的安排下,和郑.义见了面。

        两人见面,彼此都很激动,魏帝给他们安排了个偏殿,两人聊了很久很久,午饭都没顾得上吃,一直聊到了下午。

        十月也是知道了郑.义为何会来此,只是柳初有些疑惑,自己母亲龙可儿去南边干嘛?那边有什么亲戚?

        接下来的日子,柳初把郑.义也给用上了,以柳初、郑.义、十月三人挑头,外商局的建设正风风火火的展开。

        宫里的一些大臣们嗅到了一丝利益的味道,一些人开始往十全镖局走动,变着法的给柳初送去不少东西,为的就是将自己的一些人马安排到外商局里面去。不过,柳初都是直接强势拒绝,凡是来送礼的,都被拒之门外,连大门口都没踏进去过!

        其实,其中的一些礼物,的确让柳初动心了,他还真想收下。

        但是没办法啊,这可是天子脚下,被陛下看到了,得多尴尬啊?

        不过,这一天,魏无限带着一封魏帝的密信到了十全镖局。

        柳初疑惑的接过密信,陛下这是又要下达什么特殊指令了吗?

        密信上的内容,是夸奖柳初这段时间的表现的,外商局的初步架构已经出来了,魏帝看了很满意。

        柳初也觉得心中美滋滋的,接下来干活也觉得更有动力了。

        而让柳初动力爆棚的,是最后面的一段话。

        “凡是送礼者,记下名字,礼物全都收下,一概勿退!凡是提要求者,口头答应,事后朕给你对付过去。”

        柳初看到这段话,那叫一个激动啊!这不是奉旨收礼吗?这下还有什么不敢收的?

        而且魏帝也说了,对方过来送礼提要求,尽管答应就是,魏帝会给他兜着的。

        柳初心中那个感动啊,这是要一夜暴富的节奏啊!

        隔天,柳初就光明正大的在门口摆了个桌子,然后把魏索按在了那,让他专门负责收礼登记,自己则是一如既往的和十月还有郑.义去外商局忙碌。

        外商局被设在了刑部的隔壁,也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用意。

        这是万一外商局有人贪污,刑部串个门就能来抓人的意思?图个方便呗?

        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大年夜,不过今年柳初是没任何心思过年,一心扑在了外商局的建设上。

        外商局的建设已经到了一个关键节点,人员基本上已经配齐,所需的物资也都到位,就差规章制度的拟定了。

        怎么和海外非地的人通商?哪些人有资格和海外非地的人通商?

        通商收取的关税应该定在什么价格?是统一价格还是按照不同物品不同收价?

        哪些商品可以互通往来,哪些商品禁止贩卖和流入?

        这一系列的问题,都是要考虑的。

        “大年夜了,吃点东西吧。”十月端了碗热乎乎的饺子上来。

        柳初直起腰来,这才发现地上已经铺满了废纸,让他拟定这些条条框框,他真的不是很擅长。

        好在,柳初求助了杜俊达和何布,这两个人的脑袋里货多、肚子里墨水足,有他们帮忙,柳初的压力小了不少,可也只是小了不少。

        “这段日子,辛苦你了。”柳初接过饺子,放在了桌案上,然后上前抱住十月。

        “今年这个年过的,没有年味。”十月小小的抱怨了下。

        “跟我来。”柳初拉着十月的小手,朝大街上跑去。

        随后对着空旷的大街吹了声口哨。

        不一会儿,一个个发着光的人从四面八方跑了出来,然后在空地上围成了一圈,那是一个爱心的形状!

        十月瞪大了双眼,一个发光的爱心!

        “送你的新年礼物,新年快乐。”柳初咧了咧嘴。

        再忙,也得给心爱的人准备新年礼物不是?

        十月深吸一口气,这个年,过的很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