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仙帝归来云青岩 > 02223章 至高评价!
    此时却有人说,跟池瑶比起来,玲珑仙宫也不过如此。

    这个评价,已经高到了,无法再高的程度!

    “真有那么夸张吗?连玲珑仙宫的仙子,都不能跟她媲美?”

    有幸目睹到池瑶容貌的,终究只有十多万人,而这十多万人……

    仅仅占据了,整个广场的几十分之一的人数!

    没能目睹池瑶真容的人,自然无法相信池瑶会美到这种程度!

    不过这也正常!

    这就好像凡人无法想象……也无法相信,这个世界有人可以执掌星辰,可以弹指灭日月!

    玲珑仙宫霸占了,天女榜前百美女的半数以上,在绝大多数人眼中……

    玲珑仙宫自然就代表了天杀榜,自然就代表了‘美女’这个词汇!

    “夸张?我不觉得,而且我相信见过她的人,都不会觉得有半点夸张的地方。”

    “我有幸见过玲珑仙宫一个仙子,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形容‘美’的词汇都可以套在这个仙子身上!”

    “不过见到新娘子后,我突然觉得,如果只是用形容‘美’的词汇来形容她,那是对她的一种亵渎!”

    “这么说吧,你们相信一个人的容貌,可以惊艳一个时代吗?你们相信一个人的容貌,可以超越古往吗?如果你见到她,你就会觉得,她就是——”

    没有目睹池瑶芳容的人,提出质疑之后,见过池瑶芳容的人,第一时间就反驳了起来。

    事实上不说普通宾客了!

    就是高台上面,那十八个最为尊贵的客人,此时都在谈论池瑶。

    “幕掌门,你是我们之中,站得最高的人,不知道你见过的玲珑仙宫地位最高的仙子是哪个?比起池瑶如何?”

    有一个老者说道,他叫黄渊,是内三界一个超级大势力的高层。

    他所在的势力,可丝毫不比玄炎宗弱多少。

    只不过他在他的势力的地位,不如幕德仁在玄炎宗的地位罢了。

    “玲珑仙子的九弟子!”幕德仁开口说道。

    如果是平常时候提到玲珑心的的九弟子,他必然会露出沉浸之色……

    那是他见过的,最漂亮,最有气质的女仙子!

    不过今天见过池瑶之后,玲珑仙子的九弟子……在他看来也不过尔尔!

    “相貌、气质,皆次池瑶一等!”幕德仁开口说道。

    “什么——”

    问话的老者黄渊,以及高台上面的另外十六个背景深厚的贵客,皆露出震惊之色。

    玲珑仙子是玲珑仙宫的宫主,是中央大世界的巨擘级人物!

    玲珑仙子是否修成初代,他们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是,玲珑仙子绝对可以跟初代平起平坐。

    玲珑仙子的九弟子,可是大人物,哪怕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只能仰望的大人物!

    幕德仁现在也算是当众发表言论,正常情况下……对于他们只能仰望的大人物,他们只会赞美,也只敢赞美!

    在他们看来,哪怕幕德仁说,池瑶可以跟玲珑仙子的九弟子相提并论……

    都已经是对池瑶,有着很高很高的评价,同时……也有些折辱了玲珑仙子的九弟子!

    幕德仁现在说,玲珑仙子的九弟子,相貌、气质都要次池瑶一等……

    虽然大大抬高了池瑶,却也变相地踩了玲珑仙子的九弟子一脚。

    “看来池瑶,真的可以冠上当世第一美女的桂冠了!”

    包括黄渊在内,高台上的其他贵客,都用赞叹的口吻说道。

    “幕掌门,你的好福气,我们还真是羡慕不来!不仅有一个优秀的弟子,还多了一个惊艳时代的儿媳妇!”

    “是啊,我那些不成器的徒儿,要是有一个,能娶到池瑶十分之一的媳妇,我这个当师傅的……做梦都能笑醒了!”

    其他贵客,都拍了幕德仁一个马屁。

    在混沌界,很多人都将弟子的媳妇,称之为儿媳妇。

    “弟子北河疮,给师尊奉茶!”

    北河疮跟池瑶,已经走到了幕德仁面前。

    北河疮双膝跪地,双手奉茶道。

    池瑶则动也不动,浑身都被迷雾遮蔽,谁都看不清她此时的神情。

    “瑶儿,还不快跪下给师傅奉茶。”北河疮低声催池瑶道。

    池瑶还是动也不动,还是回都没回北河疮一个字。

    北河疮不由尴尬地看向幕德仁,“师尊,瑶儿一生从未有过道侣,今天就要成婚……她只怕还没缓过神来,有些痴呆了。”

    “要不她的茶,也让徒儿一并奉上?”

    刚才目睹到池瑶的真容以后,北河疮对池瑶便有了无限的耐心。

    哪怕池瑶当众不给他师尊面子,他都主动为池瑶解释、开脱。

    “都不是外人,为师又岂会介怀。”幕德仁淡笑一声,两只手伸出,同时接过了北河疮左、右手上的茶。

    “走,瑶儿,我带你去认识一下在场的贵客。”

    北河疮带着池瑶,走到了幕德仁左手边第一个贵客面前。

    “这是黄渊前辈,来自内三界的黑渊府的主宰势力!”

    “以我跟黄渊前辈的交情,我们将来只要降临黑渊府,黄渊前辈必定会盛情款待我们!”北河疮开口介绍道。

    见池瑶还是没理他,北河疮不由干咳一声,举起手中的茶杯,对向黄渊。

    “黄渊前辈,我跟瑶儿就先以这杯茶,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等婚礼开始后,我们再不醉不归!”

    北河疮知道池瑶不会敬黄渊茶,所以一开口就以自己手中的一杯茶代表了两个人。

    “哈哈哈,老夫贪杯,就不以茶代酒,直接用酒跟你干了!”黄渊爽朗大笑,接着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北河疮又走到了下一桌客人面前。

    “这是谭李嗣,是名震内三界的万魔岛岛主的弟子!”

    “谭兄无论修为,还是才智,不仅不在我之下,甚至还要凌驾于我一筹!”

    北河疮先是给池瑶介绍谭李嗣,接着又举起手中的茶杯对向谭李嗣。

    “谭兄,我们两个就以这杯茶敬你一杯了,婚礼开始后,我们再喝个痛快!”“北河兄,先别急着喝!”谭李嗣却摆了摆手,目光泛着精光看向被迷雾遮蔽的池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