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成芮脑子里是懵的。

    他牵了她的手!

    他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姑娘家的手,是可以这样乱牵的吗?

    还是说,他根本没把她当个小姑娘?

    她的脸,情不自禁在发烧,隐约烧成了一朵云霞。偶然一点风吹在面颊上,她感受到了阵阵凉意。

    可见她的脸烧得有多厉害了。

    沈成芮抬眸去看司开阊。

    司开阊已经松开了手,垂眸看了眼她,眼角莫名多了几分温柔,甚至似笑了下:“去选一个。随便什么都可以。”

    沈成芮:“……”

    她已经多想了。

    同时,她又在心里骂司开阊:这可不怪我多心啊,你又是牵我的手,又是要送礼物。我一个正常女孩子家,怀疑你对我有意思,也是很常见的好吗?

    她的心微微发颤。

    想想而已,稍微有一分理智,也知道不可能。

    然而少女的心思,就是明知不可能,也要往那方面偏。

    沈成芮就像踩在了云端里,说话有点不着调了:“真、真让我挑啊?那我要个大的钻戒,也可以吗?”

    “嗯,可以。”

    这都可以?

    你不会真的对我有意思吧?

    沈成芮去看司开阊。

    他是个非常英俊的年轻人,有着深邃的眼、笔挺的鼻,五官精致俊美,气质又高贵,一看就不是沈成芮能勾搭上的层次。

    她不得不承认,此刻她有点自卑了。

    那点荡漾出来的怀疑,都被她自己小心翼翼收了回去。

    “那我不要钻戒,你把买钻戒的钱给我吧。”沈成芮道。

    司开阊:“……”

    “开玩笑的,首饰我也不要,等会儿我想买件裙子,你送给我行吗?”她又道。

    学校快要到圣诞节了。

    每年的圣诞节,都有非常隆重的活动,甚至还有舞会。

    沈成芮的确缺一条像样的裙子。

    老板既然想要做冤大头,那就趁机讨要一条,也免得她破费,自己花钱去买。

    司开阊点头:“可以。”

    他今天特别好说话。

    沈成芮随着他去了一处裁缝铺子。

    这家裁缝铺子很有名,而且做旗袍。不少国内来的太太们,都爱光顾这家。除了旗袍,裙子也做得特别好。

    只是需要约,而且价格贵。

    司开阊进来之后,打了个电话,片刻就有老板出来迎接他。

    他和沈成芮被请到了贵宾区。

    来了三位中年女士,给沈成芮量尺寸。

    这架势,让沈成芮吓一跳,她低声对司开阊道:“我就做一条裙子,不需要这么多人吧?难道你打算给我做十几条?”

    裁缝铺子里的人笑了。

    司开阊:“他们做事精致。你既然只要一条,就做一条吧。”

    沈成芮舒了口气。

    量好了尺寸,她自己选了样式、布料以及花色,甚至走线的方式等。

    司开阊交了钱。

    他交钱的时候,给的是支票,沈成芮在旁边看了眼,发现这条裙子价值三万英镑,顿时心猛然一紧,疼得她差点哭了。

    好贵啊。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选个首饰,回头偷偷卖了,把钱存起来呢。

    这家裁缝铺子,是卖衣服还是打劫啊?

    沈成芮好想吐槽,又觉得自己这样显得很小家子气的。她到底是年轻女人,有点虚荣心,不愿意承认自己很穷、很没见过世面,于是她强自镇定,假装没瞧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