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宁安回家奔丧,见到了很多的亲戚朋友。

    表姐颜棋和表姐夫范甬之,也从英国回来了。

    一见面,颜棋就数落他:“你厉害呀,去趟伦敦花了一百二十万英镑,就为了和斯托尔赌那一口气。我要告诉姑父,让他打死你。”

    司宁安当时去想买项链,讨好宋小姐,他也做好了很贵的心理准备。

    后来才听说,斯托尔的未婚妻也看中了,非要不可。

    司宁安和斯托尔曾经因为女孩子而打过架,两人都是知名的纨绔子,水火不容的。

    “棋姐姐,你别!”司宁安赔笑着,“我不是为了赌气,而是为了追女孩子。”

    “追谁?是不是那个歌星丽贝尔?”颜棋问。

    司宁安结结实实吃了一惊:“你怎么知道?”

    “阿姐告诉我的。”颜棋笑道。

    她口中的阿姐,就是司宁安的亲姐司玉藻。

    司宁安:“……”

    果然,表哥一点秘密也保不了。他才托了他查丽贝尔,一转眼全家都知道了。

    祖父的丧礼,办得很隆重。

    就连叶督军也千里迢迢从美国回来了。

    这次,陪在他身边的,不是他的太太,而是他儿子叶岫。

    叶岫还是那样,没什么大的变化。

    只是瞧见司雀舫和康琴心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一瞬。

    他没怎么和康琴心说话,反而是抱着司雀舫的孩子,逗弄了一番,说:“长得像你。你们司家的人,长得都好看。”

    司雀舫挺得意的:“他长得也就那样,不过非常聪明,像琴心。”

    康琴心在旁边,看了几眼叶岫,心里仍是说不出的伤感。

    她和小舅舅之间,有了一条天堑,他们俩再也跨不过去了。

    叶督军的身体不算特别好,私下里他也很担心,怕自己突然有一天去了,跟司督军一样。

    司行霈还取笑他:“这么大年纪还怕死啊?”

    “你是什么事都解决了,儿子结婚了,也有了继承人。我只有那么个混账儿子,快四十了也没结婚的打算。”叶督军叹气。

    司行霈就说司宁安:“比起我那小孩子,叶岫很争气。我家那位,不仅仅不结婚,还到处拈花惹草,比我年轻时还要混账。”

    顾轻舟在旁边笑。

    叶督军:“比你还要混?怕是没得救了。”

    “懒得救了,随他。”司行霈道,“我老婆厉害,我儿子多。”

    叶督军:“……”

    果然还是很混账。

    司宁安这次回家,没有挨骂。

    他父母的很多朋友,都借助老爷子的葬礼,过来探望了他们,他们很忙碌。

    葬礼结束,朋友们陆续离开,司宁安也打算回香港时,顾轻舟才找到了他。

    她和儿子聊了聊:“听说那个让你一掷千金的女孩子,是个歌星?”

    “没有的事。”

    “老实说,歌星不算什么难听的。如今的世道,跟从前不同了。”顾轻舟道。

    司宁安:“……”

    他姆妈为了让他结婚,已经把标准低到了尘埃里去了。

    “我还听你恺哥哥说,那个歌星,原本是马来皇室的妻妹?”顾轻舟又问。

    司宁安:“……”

    让他表哥去查丽贝尔,简直是他这些年做过最愚蠢的事。不仅仅他家兄弟姊妹都知道了,就连他妈都知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