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终极小村医 > 第1725章 留下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

    “哑巴哥哥,小心。”

    晴子看到竹剑朝着哑巴挥去。

    虽然父亲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当年了,但也是曾经的剑道九段。

    普通人等闲来个三五人,都不可能是父亲的对手。

    竹剑带着破空声,速度很快,角度也刁钻。

    哑巴忽然抬起手,做出一个斜撩劈剑的动作,啪!

    竹剑荡了开去,立花幸村后退了几步,感觉到竹剑被震得差点飞出,他目中露出惊怒道:“退击技,这不是咱们家族传承的剑道吗,是你教她的?”

    “父亲,没,没有啊。”晴子也惊讶,刚才她终于看清,哑巴出手的动作,分明是她们立花家族祖传的剑法动作。

    “还说没有。”

    立花幸村愤怒的是晴子到现在还不愿意承认。

    他冷冷的盯着对面头发胡子拉茬的男人,自己的女儿还是高中生,居然从外面找回来这样一个流浪汉般的男人,而且还把家族剑法都传给他。

    不过这家伙的力气还真是大啊,居然徒手能击退自己。

    虽然他刚才并没有用力,但用上竹剑,也足以让普通人手臂疼个三五天的。

    立花幸村冷哼一声,眼神开始变得认真起来,空气都好像凝重了几分,陡然他大喝一声,一剑刺出,比刚才快了几倍。

    刺向哑巴的肋下,这一剑,他有把握让哑巴重创,立刻失去行动力。

    哑巴在剑刺来瞬间,迷茫的眼神似乎闪过一丝精光。

    好像很多藏在记忆中的东西冒出来。

    他身子一侧,同时手用力劈下,正好劈中了剑的中段,咔!

    竹剑居然断开了。

    立花幸村也被一股大力带得往前冲去,扑倒在地上。

    “父亲,你没事吧。”

    晴子原本担心哑巴,可没想到父亲被哑巴打败了,连跑过去,扶着立花幸村。

    立花幸村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断剑,又抬头看着哑巴,眼中流露出一丝悲凉之色,自己居然被一个年轻人空手击败了。

    真是可悲。

    他推开晴子,满脸颓丧的往房间里走去。

    “父亲。”

    晴子一脸担心,但是立花幸村却走进房间,直接把门拉上。

    “对不起,小志,你们先回去吧,今天的剑道课暂时就到这里,下次会再补上的。”晴子对着院子里那些露出惊讶表情的孩童说道。

    刚才看到师父出手,他们还很高兴,但是在他们眼里非常厉害的师父却被人一招就击败了,而且还是空手。

    “好的,晴子姐姐。”

    那些孩童放下护具和竹剑,换上自己的衣服相继走出道场。

    他们都是这个平民区的孩子,立花道场现在败落,也只能教教这些小孩子了。

    晴子转过身,连忙跑到哑巴身边,拉起他的手道:“你没有事吧,居然空手去打竹剑……”

    晴子忽然愣住,她看着哑巴的手,修长白皙,比她还有好看,她的手因为修炼剑道,上面有很多老茧,但是哑巴的手却像精美的玉器一样,好看得令她都嫉妒。

    更令她吃惊的是,这样一双白皙的手,刚才劈断了专门用桐油泡过的坚韧的竹剑,上面却找不到一点受伤的痕迹。

    “哑巴哥哥,你到底是什么人?”

    就算晴子还没有成年,也觉得这不正常,哑巴哥哥肯定不是普通人。

    虽然哑巴哥哥击败了自己父亲。

    让父亲似乎有些难受了。

    但看样子,哑巴哥哥可以继续留在道场了。

    晴子心里还是有些高兴,她拉着哑巴的手,问道:“哥哥,你怎么会我们家的剑术?”

    她刚才看到哑巴出手,跟她家族的剑术很像,因为她自小修习,当然看的出来,甚至,她觉得哑巴哥哥出手比她厉害多了,完全掌握住了剑术的精髓。

    哑巴茫然的看着她。

    “算了。”晴子知道哑巴哥哥现在就好像牙牙学语的小孩,处于蒙昧的状态,自己以后再慢慢教他吧。

    “哥哥,我现在去烧饭了,你等我。”

    因为晴子母亲在她小时候就过世,立花道场,除了晴子就只有她父亲立花幸村。

    所以晴子每天出了学习,练剑,还要照顾家里的起居。

    晚饭,她准备了一大桌子菜。

    然后,终于把满身酒气的立花幸村从屋子里拉出来。

    “父亲,你又喝酒了?”晴子说道:“不是让你少喝一点吗?”

    立花幸村看着已经坐在桌边,狼吞虎咽的哑巴,大怒道:“你眼里还有没有父亲,干脆把我赶出去好了。”

    在日国,如果长辈没有入桌吃饭,就坐下来吃是非常不礼貌的。

    晴子连忙道:“父亲,你不要跟哑巴哥哥生气了,他的脑袋受伤了,什么都记不得,很可怜的……”

    晴子连忙把自己遇上哑巴流浪汉的情况都说了一遍:“父亲,您不是从小就教导我剑道仁心吗?没有一颗仁慈的心,只把剑道当做杀人之术是达不到剑道的至高境界的。”

    立花幸村看着在那里狼吞虎咽的哑巴,面露狐疑。

    他现在也发现哑巴的举止有些不像正常人:“他真的失忆了?”

    “真的,父亲,我怎么会骗您呢。”晴子一脸认真的说道。

    “可是,他怎么会我们家族的剑法?”立花幸村道。

    “这个,我不知道呢,”晴子摇摇头:“难道他以前学习过剑道,所以失忆了还保留着剑道记忆?”

    “不可能,我们家族剑道是祖传的,他的剑道水平很高,就算我都教不出这种弟子,谁能教导他。”立花幸村道。

    “说不定他和我们立花家族的先辈有什么关系?”晴子猜测道。

    立花幸村摇摇头:“应该不可能,算了,既然他会我们家族的剑法,就暂时留他在这,说不定可能发现他的身份来历。”

    “谢谢父亲。”晴子连忙激动的鞠躬。

    哑巴哥哥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留下了。

    “你先别管这些,下个月就是全国剑道大赛了,你有信心突围,进入总决赛吗?”立花幸村冷冷道。

    “父亲,我会努力的。”晴子肃然道。

    “吃完饭,立刻开始训练。”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