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任同学离开之后一句话也没有多说,而是坐上了直达地下室的电梯便自顾自的离去了。

    但是依旧还留在房间里的李知恩却有一些惊讶,毕竟这么大笔买卖,虽然她不是圈子里面的人,但是对于她这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干爹,李知恩还是关注比较多的。

    而且她干妈韩彩英经常有事没事儿的就给自己说“赫曼多厉害多厉害”的话,所以李知恩对自己这个干爹也多多少少有一些了解。

    赫曼最牛逼的地方不是因为他管理的企业有多么大,员工有多么多,而是因为奈飞国际能源集团是所有能源行业里面营收能力最强,负债最低的一个企业。

    别看奈飞国际能源没有涉及进入到石油行业,但是奈飞国际能源旗下的运输公司却是非洲最大的石油承运商。

    这些消息李知恩都是从自己干妈那里听到的,坐在椅子上不停的刷着手机的李知恩大眼睛却忽闪忽闪的朝着外面看去。

    忽然星星“咚”的一声就跳在了李知恩的面前:“姐姐,你智利的那个戏名字叫什么呀?”

    “啊,嗯,太阳的后裔~”

    星星一听到这个剧本原本还有一些可爱的小脸蛋顿时就不开心了:“我都给小妈说了好几次了,要把这个剧本留给我,怎么给你了~”

    小结巴看到星星那副模样直接就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不过小结巴却没有说话反而自顾自的坐在那里随手拿起来了一本教学书看了起来。

    “月亮姐姐,你怎么不说话?”

    “我....不想跟...跟你说话,你明明就是....想把iu气走,一会儿就搞你自己的小99.”

    原本还有一些尴尬的李知恩在听到了小结巴这句回答反而一脸呆滞的扭头看了一眼被星星叫做月亮的姐姐,不过还真别说这个月亮姐姐属于那种耐看型,如果仔细一看长得还是很吸引人眼球的。

    “我冤枉啊,我哪里敢在姐姐你跟前搞小99啊~”

    “哼,你...你就是想支开iu,之后好搞定我,让我以后为你说话,不可能....我...我就给你明说,我早就在公司的..档...档案看了你所有的资料了,你别想能让我上你的当。”小结巴说完这番话便不再搭理星星反而朝着客厅的另一面坐了过去。

    李知恩看了看月亮又看了看星星反而不知道说点什么,其实赫曼家里跟李知恩关系最好的还是姗姗了,虽然姗姗以前也说过她这个弟弟,但是李知恩真不好说点什么,说是干爹,但是赫曼家的情况,李知恩还是知道的。

    想到这里的李知恩站了起来朝着赫曼的房间走了过去。

    赫曼看到李知恩过来了,赶忙放下手里的手机抬头问道:“怎么了?小胖妞?”

    “就是就是,干妈也不在,我在这里呆太久也不好,所以我想跟您告个别~”李知恩十分有礼貌的站在赫曼跟前,当说到最后的时候,李知恩还十分懂事的给赫曼鞠了一个躬。

    赫曼一看手机上的时间,都已经晚上10点钟了,不过也确实。

    毕竟现在的iu可以说是韩国的当红辣子鸡了,毕竟出道即巅峰,在资本的助推下,她不火也很难,赫曼转头对着屋子里面的小结巴喊了一句:“月亮!你出来一下,去送送李知恩,别一会儿让别人说闲话。”

    “好...好的~”

    ------------------------------------------------------

    小任同学回国第二天就收到了奈飞集团的一份邮件,邮件的名称小任同学刚刚看了一个开头就激动的一蹦三尺高。

    【关于海力士并购许可通知已获得多数代表同意】

    小任同学点开邮件看了一眼文件结尾处的那个公章顿时就激灵了一下自言自语道:“这老板真的是比以前更手眼通天了,竟然可以干预青瓦台半数的议员投票了!”

    但是小任同学这句话刚刚说完马上就拿起来了手机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安排今晚所有股东会议通报消息,再帮我订一张明天前往北京的机票。”

    挂断了电话的小任同学就那么直愣愣的看着屏幕里的那封邮件发着呆。

    因为小任同学到现在还都在消化昨天晚上赫曼离开的时候给他说的那句话“没事儿多和果果来往来往,让果果拜他的山头。”

    如果是关系比较好的老朋友说这句话,老任同学可能觉得这就是一个玩笑,但是说这句话的是赫曼,那就由不得老任多想一想了。

    “君子之交淡如水”这句话说的就是他和赫曼的关系。

    但是赫曼却穿着一身家居服跟他说了这句话,而且说到了他的大儿子果果,那么其中的意思显而易见。

    赫曼这几年有可能会退居二线,而他的大儿子果果很有可能会全盘接手集团,他的其余几个孩子可能会掌握其余的几个奈飞集团的业务板块。

    也不由得小任同学这么想~

    最近奈飞集团的各项业务板块业务变动频频,而且高层的老面孔走的走退休的退休,现在担任高位的一个个的都是新面孔。

    甚至有一些对方的高管小任同学压根都没有听说过,忽然就异军突起,担任高位,而且工作能力极其亮眼。让人找不出来一点毛病。

    想到这里的小任同学也不由得有一些羡慕奈飞国际能源集团内部的教育体系,而且最让人羡慕的是奈飞教育系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一点也不低,不但可以为奈飞能源集团源源不断不断的提供着各个系统所需要的人才,还在疯狂的给奈飞国际能源集团输送着各种各样的高精尖技术已经贵金属壁垒,这一切东西都让小任同学有一些眼馋。

    “唉,人比人气死人呀,人家这就好像家里有着印钞机一样,干啥都不缺钱,我是干啥都缺钱。”

    -----------------------------------------------------------------

    星星和月亮的故事还在继续,但是赫曼却在第二天一大早就坐上直达塞拉利昂的飞机了。

    其实对于星星的选择,赫曼其实表示尊重,但是对于韩国的娱乐市场环境,赫曼那是一百万个也不看好,虽然说这几年韩流的旋风横扫了全球,但是这股旋风来的快,没的也快。

    坐在私人飞机上的赫曼一脸忧郁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边吃着手里的玉米饼一边看着窗外的风景:“最近塞拉利昂那边的局势怎么样?”

    玫兰妮·奥兰多听到了老板的问题,先是解开了安全带马上站在赫曼对面从自己包里拿出来了一份文件看了一眼后认真的说道:“塞拉利昂从去年开始,他的钻石出产比重就已经在我们集团逐渐沦为二线钻石出产地了,如果不是他们那里的钻石品质确实比较好,我们可能已经把塞拉利昂变成我们的生产基地了。”

    “嗯,最近塞拉利昂的轻工业发展有方向了吗?”

    “贝特朗·法耶兹先生前不久跟中国签了不少基建工程,我们也很快的就跟近了轮胎和冶金等一系列轻工业的配套工业。”

    赫曼听到了玫兰妮·奥兰多的回答后放心的点了点头然后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也算是给贝特朗一个交代吧,毕竟这些年过来,也确实麻烦了他不少。”

    “贝特朗·法耶兹那边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赫曼看着玫兰妮·奥兰多一脸求知欲的表情也满不在乎的摆了摆手:“最近塞拉利昂的局势过于稳定了,人啊,一吃饱喝足就爱找事情。”

    “贝特朗也碰见这种问题了,我其实也不愿意去他那边去,但是现在吧,我不去不行,我们集团投资了那么多东西都进去了,这大好局面到时候被一群乱七八糟的人给我搞黄了,我咋办?”

    “哦,对了,我想起来你老公好像是个基金经理是吧?是不是买了塞拉利昂的概念股了?”

    玫兰妮·奥兰多听到了赫曼的这句话,玫兰妮·奥兰多老脸难得一红站在赫曼对面一脸拘束的站在那里半天也不言语。

    塞拉利昂钻石工厂是一支在美国纽交所上市的概念股,其实赫曼一开始也不想帮助贝特朗搞这么个股票,但是贝特朗在负责塞拉利昂军事安全方面这么些年一直手里头也没有个余钱。

    贝特朗突然有一天也是觉得他们一直这样子也不太好,所以就主动找赫曼谈了一番。

    赫曼就给塞拉利昂专门整了这么一支概念股票,股票上市之初因为赫曼的背书直接连续一周涨停,从那以后赫曼倒是也再没有关心过他。

    但是【塞拉利昂钻石概念股】这支股票因为背靠奈飞国际能源倒是没有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反而每年都跑赢了通货膨胀,也就是因为这个这支概念股也开始受到一众基金经理热捧。

    所以贝特朗这几年的日子也一直过的不错,但是前不久【塞拉利昂钻石概念股】的小幅度震荡着实让一众基金经理好几天睡不着觉了。

    “奈飞在呢!给你老公说稳住,一个这玩意儿有啥紧张的?”赫曼瞥了一眼站在对面的玫兰妮·奥兰多一脸不耐烦的说了一句也就不搭理他了。

    ------------------------------------

    塞拉利昂的国防将军贝特朗·法耶兹,今天乘坐着一辆吉普汽车突然出现在了塞拉利昂小金镇民航国际机场的贵宾室了,在这一则新闻刚刚公布出去,整个塞拉利昂的高层瞬间就像一只高压锅爆炸了一样,打听消息的打听消息,看新闻的看新闻。

    但是坐在贵宾室的贝特朗·法耶兹却不管那些,反而一脸轻松的坐在那里看着手里的报纸。

    周围若有若无还能闪过几个让贝特朗·法耶兹熟悉的面孔,虽然他叫不上来这些人的名字,但是贝特朗·法耶兹知道这些都是自己曾经老大的保镖,虽然那个叫林赛的没有看到,但是他的弟弟塞维却今天到场了。

    “塞维,你今天怎么想起来了过来了,我记得你不是在小鹿岛度假吗?”

    “我这不是怕你这里压不住事情嘛,我哥退休了,但是我这不是还能蹦能跳的?再说了我兄弟今天来这里万一再这个节骨眼出点啥事怎么办!真不是哥们儿对你有意见,但是你们的安防系统真的有一些千疮百孔啊。”

    贝特朗·法耶兹听到了塞维这么一说确实有点尴尬,毕竟近几年将近20亿的军费都花出去了,国防军不但一点起色也没有,安保系统还都乱七八糟的。

    “一言难尽啊,就跟赫曼说的那样,人一旦吃饱饭就爱瞎琢磨,这不?又有人看中我屁股底下的板凳了!”

    塞维这次反而没有再说话了,而是朝着机场的外围走了出去。

    贝特朗·法耶兹见状也不生气,反而布朗尼三兄弟神神秘秘的这是整个非洲都知道的事情,而且塞拉利昂这几年之所以能得到安稳的发展一多半都是因为布朗尼的信息中心在这里。

    而且国防军的教官一多半都是布朗尼信息中心出来的人。

    贝特朗·法耶兹接着看起来了自己手里的报纸,每当看到有兴趣的内容,贝特朗·法耶兹都会坐在那里“哈哈哈哈”的笑起来。

    就在贝特朗·法耶兹看不到的背面,有俩个人穿着一身十分普通的人站在那里从俩个方向观察着贝特朗·法耶兹。

    “贝特朗将军今天可能是要有贵客了,有没有可能是奈飞财团的那位大老板要来了?我刚刚看到他旁边做的那个人好像是布朗尼雇佣兵的人。”

    “不会吧,自从前不久革命军起义之后,赫曼都已经十几年没有亲自来过了,就因为最近局势动荡他要亲自来么?”

    手里正拿着一把笤出疙瘩的环卫工人这时候也突然出现在了俩人跟前,还没等俩个人先说话,这个环卫工人直接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来了一把手枪扔在了俩个人的脚下【执行A计划】。

    “A计划?看样子真的是奈飞财团的老板要来了,咱们俩一起还是一前一后?”

    “一块吧,毕竟赫曼这么些年就没有听说有人刺杀成功过,而且我觉得我们俩个人的机会会大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