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九章
    玲玲睡了午觉起来,就缠着她爸爸去给她买小书包。

    丁小伟冲了个澡,就领着俩人出门了。

    小姑娘心情特别好,一路上蹦蹦跳跳的,丁小伟眼睛就不敢离开她,怕她直接蹦车行道上去。

    他们家附近就有个挺大的商场,三个人散着步就过去了。

    一进商场小玲玲就兴奋地乱跑,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摸摸那个,最后指着一个粉红色的小书包眼巴巴地看着她爸爸。

    丁小伟笑道:“玲玲要美羊羊呀。”

    小玲玲点着头。

    “行,给我闺女买了。”

    丁小伟掏钱的时候,周谨行已经帮着玲玲把小书包背上了,小丫头美得直跳,周谨行就把她抱了起来,笑道:“玲玲真漂亮。”

    丁小伟看着自己闺女眉开眼笑的样子,心里有些发酸。

    以前他老婆在的时候,一家三口吃完饭,没事儿就来这儿转转,可自从他老婆走了之后,他们再也没来过。他也不知道玲玲能不能记得以前的事儿了,但是他明显看得出,自从家里多了个周谨行,玲玲比以前开朗了太多。

    就像周谨行说得,他们越来越像一家三口了。

    丁小伟突然就觉得对自己的闺女有些亏欠,难得大方了一把,又给闺女买了套衣服。

    给玲玲买完东西,丁小伟看了看周谨行身上穿得自己的地摊货,怎么能看怎么不顺眼。

    他扯扯周谨行的衣袖,“走去给你买两套衣服吧。”

    周谨行愣了愣,笑道:“不用,你买吧,你还要上班。”

    丁小伟大大咧咧道:“我无所谓,成天就那么两套,我们公司人都习惯了。走吧,你穿我衣服白瞎你这小身条了。”

    说完就硬拽着周谨行去了男装区。

    周谨行一进去,女店员是争先恐后的围了上来,把一件件衣服拿到他身前比划,然后结论是“先生您穿什么都好看,都试试吧。”

    周谨行被推进去试衣服的时候,丁小伟就开始偷偷地看价钱,一看就一阵气血翻涌。

    这么块布料怎么就他妈这么贵呀,丁小伟心里都开始骂娘了。

    周谨行很快就穿了一套出来。

    其实也不过是个杂牌子的普普通通的休闲服,可是穿在他身上,就跟随时准备上电视似的,丁小伟都给看愣了。

    丁小伟揉着小玲玲的脑袋“闺女,你看你周叔叔帅不帅?”

    小玲玲猛点头。

    丁小伟偷偷捂着往下滴血的心脏,“行了买了。”

    周谨行无奈道:“不用了,衣服够穿就行了。”

    丁小伟咬牙道:“别啰嗦了,几件衣服丁哥还是买得起的,这套你穿着吧,来美女把这套给打包了。”

    这出来一趟,短短两个多小时,丁小伟一算,花进去了大半个月的工资,真是肉疼的厉害。

    可是想想这钱怎么都得花,不说周谨行在他家表现多好,也不说俩人现在这朦胧的关系,就冲人家给他那闪耀地大戒指,他也太抠了。

    说起戒指,丁小伟才想起来,还没拿去鉴定了。

    前段时间要么忙着工作,要么忙着冲刘秘书献殷勤,早给忘脑后去了。而且主要上次找那个鉴定的地方有点儿远,他出车都没有顺路的时候。不过他决定下周上班儿了一定得找个机会去看看,能卖多少是多少。虽说他暂时也不缺钱吧,但是考虑到万一周谨行要长期住下来的可能,就不能不留点儿钱备着。

    回家的路上,天都有点儿黑了。

    周谨行问道:“今晚想吃什么?顺便去超市买点儿菜吧。”

    丁小伟问玲玲,“闺女,晚上想吃什么?”

    玲玲比划了一下,兴奋地看着他。

    “想吃火锅呀,行。正好天气有点儿凉了,换季容易感冒,咱们吃火锅暖暖身子。”

    三个人去超市,买了两大袋子的食物和日用品,回家的路上丁小伟和周谨行一手各提着两个袋子,另一只手都牵着玲玲的小手。

    玲玲美滋滋地背着新买的小书包,拉着丁小伟和周谨行的手一路荡秋千。

    丁小伟就和周谨行配合着她晃着胳膊,把小女孩一会儿拉高一会儿悠低,小姑娘乐得嘴都合不上。

    丁小伟看了周谨行一眼,发现对方也在看他,两人相视而笑,丁小伟觉得心头涌上一股暖流。

    他忍不住又想起他老婆在的时候。小丫头小时候也喜欢这么玩儿,可是她妈妈个子娇小,还没劲儿,跟他配合不来。哪像周谨行,跟他高度差不多,又有力气,和他合作的这么好。

    他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老拿周谨行跟他前妻比,而且每次比下来,结论就是周谨行除了不是女的,什么都比他前妻好。

    他觉得这样挺不对头的,可是每次比完又克制不住地一阵欣慰。

    以前让他想象自己和一个男的在一起,绝对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可是现在他却觉得,拘泥于性别而错过跟自己如此合拍如此完美的伴侣,绝对是得不偿失。

    丁小伟突然就觉得一直绷着的心弦放松了许多。

    去他妈的爱谁谁吧,同性恋就同性恋吧,关上门过日子的事儿,痛快难受只有自己知道,还是自己过得舒坦最重要,管别人说什么呢。

    他觉得他可以和周谨行好好处处,说不定有一天他就真稀罕上他了,而且只要过了自己心里这一关,那个事儿也怪舒服的,他都找不出理由把周谨行推开了。

    一家三口晃荡回了家,周谨行忙着准备火锅,丁小伟就在旁边给他打下手。小玲玲一会儿换一套衣服,跑到厨房美给他们看,等他们夸完了,美滋滋地跑回去再换另一套。

    周谨行干活麻利,不一会儿锅里的汤料就滚了起来,一时间满屋子飘香,他们吃饭的桌子上花瓣一样摆满了一桌子的盘子,里面装着各色待煮的食材。

    三个人围着冒着热气的电磁炉,热热闹闹地吃了起来。

    如今天气渐凉,日落之后,路上行人不多,窗外景色有几分萧条。

    这时候呆在家里,围着暖暖的桌子和家人吃上一顿热腾腾的火锅,无疑是莫大的享受。

    丁小伟看着周谨行正在用刚学的简单的手语和玲玲说话,还不时给她夹着菜,心中变得一片柔软。

    他折腾来折腾去的想找个女人,也不过就是想过这样的日子。

    他才发现其实他已经拥有了。

    把玲玲哄睡了之后,两人收拾了下自己,也到了就寝的时间。

    只是丁小伟看着卧室当中一张床,原来已经习以为常的同床共枕,现在因为心境不同,却开始觉得尴尬无措了。

    周谨行却是一派自若,拿着吹风机要给丁小伟吹头发。

    丁小伟看了眼墙上的钟,推脱道:“不用,甩一甩就干了,你不知道,这吹风机有辐射,我一般不爱用,要不你先睡吧,我等头发干了再说。”

    周谨行道:“已经这么晚了,你明天还要上班早起,偶尔一次也没关系,来,我给你吹干了。”

    丁小伟一边摇头一边要往外走,“我喝口水啊,你先睡。”

    周谨行不说了,绕道他眼前挡在门口。

    丁小伟道:“怎么了。”

    周谨行把吹风机随手放到了桌子上,似笑非笑道:“你这是躲着我呢。”

    丁小伟微讪,“我躲你什么……”

    周谨行把吹风机又举了起来,“那吹干头发,早点睡觉。”语气中竟是带了几分不容反驳的气势,丁小伟不知怎么地,就被他拽回了屋里。

    周谨行修长的手指在他短短的头发中来回穿梭,指腹不经意地掠过耳后和脖颈,所到之处让丁小伟觉得一阵滚烫。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突然就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对着周谨行的靠近总有几分战战兢兢。

    浑然之间,吹风机的声音已经停了,周谨行带着热度的吻轻轻啄在了他的脖子上。

    丁小伟身子一战,佯装镇定地骂道:“操,你不是让我早点睡觉。”

    周谨行的低笑声在他耳畔响起,“我没不让你睡啊。”

    周谨行抱着他肩膀,两个人一同躺倒在床上,周谨行用手环住了丁小伟的腰,滚烫的胸膛紧紧贴着他的背心,温热的呼吸喷薄在他颈间。

    丁小伟拍了下他的手,“俩老爷们儿这么睡觉,你不难受我还难受呢,别这么腻歪行不行。”

    他虽然看上去镇定,其实心跳得极快,也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跟人亲近了,一时紧张得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

    周谨行温言道:“丁哥,我喜欢这样。”

    丁小伟气焰立时弱了下来。

    他其实最受不了别人来软的。周谨行的态度往往温和却不容人拒绝,他空有一身气力,打在周谨行身上也肯定是软绵绵地跟弹回来,弄得他什么脾气都发不出来,只能照着他说得往下走。

    丁小伟叹了口气,还是别扭地往前挪了挪身子,周谨行手臂却都陡然收紧,“你别乱动,好好睡觉。”

    丁小伟气得直翻白眼,现在是谁不让他好好睡觉了。

    周谨行倒也真是能人,就是这样也能悠然自得地入睡,抱着丁小伟,一会儿呼吸就沉了下去。

    丁小伟心里有些不爽,觉得人家睡得这么香,自己在这儿心猿意马,也忒傻逼了。他是决计不会承认,刚才他是隐隐期待发生些什么的。

    不能怪他急色,主要是空窗太久,尝了回从周谨行哪儿得来的甜头,不免就有些想法。

    丁小伟听着身后均匀的呼吸声,悄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根儿。

    不过一个短短的双休日,丁小伟再回国公司,却觉得恍如隔世。

    这短短两天发生了太多事,他自己个人问题上的翻天覆地的巨变,让他有时想想,都觉得在做梦。尤其是在公司看到面上犹有几分尴尬的刘秘书,他就不仅感叹这个社会一定是不对劲儿了,居然把他一个根正苗红的大好青年,生生挤兑成了同性恋。

    刘秘书似乎对于自己那天酒后失言,也挺后悔的,见到丁小伟就主动打招呼。

    丁小伟不是心胸狭窄的人,见到她也就讪讪的打了个招呼,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转头就去调戏公司新来的女大学生了。

    刘秘书看着丁小伟毫不在意的样子,心中又有几分怪异的不忿之情,却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看着侧身站立的丁小伟,那身高腿长的硬挺线条,忍不住就多瞄了两眼,心里有些怅然若失。

    在公司呆在快中午的时候,老板突然不知道发什么神经,要把一个杂物间改成茶水间,看丁小伟闲着没事儿,就让他和几个人去收拾。

    那几个人收拾里边儿的东西的时候,丁小伟就拿着个扳手修水龙头。

    这水龙头不晓得多久没用了,锈得厉害,他捣鼓了半天,打开水闸的一瞬间,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块儿被他拧松了,掺着红铁锈的水喷了他一身一脸。

    这副狼狈相把他几个同事都给逗坏了,一边儿给他递纸巾一边儿哈哈大笑。

    他们老板过来看到他那样子,也忍不住笑,让他赶紧回家洗澡换衣服。

    丁小伟自认倒霉,沮丧地开着老板的车往家赶。

    回到家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略有些激动地声音,还有人来回踱步。

    丁小伟心里一惊,随即听出其中一个低沉的声音是周谨行,这才放下心来,用钥匙旋开门。

    门里的两人听到开门声都愣住了,齐齐看向门口。

    丁小伟打开门一瞧,那个站立着的中年人有些面熟,仔细一想,好像是之前见过的来拉保险的。

    丁小伟皱眉嘀咕道:“怎么还没死心啊,你们公司缺我们这样的小户吗。”

    周谨行面色不太好,似乎刚才情绪有所波动,看到丁小伟回来,才勉励克制住,不着痕迹地把桌上的文件遮住,笑道:“你今天怎么这时候回来?”

    丁小伟指指身上,“修水龙头,给喷了一身锈水,恶心死我了。”说着就想随手带上门,突然又想起那个拉保险的,就故意打开门,“我说先生啊,做买卖要你情我愿,我们觉得不需要,你上多少次门儿我们都不花这个钱,你差不多行了吧。”任何人对于家里凭空出现个陌生人,都会多少有些不悦。

    那中年人似是礼貌极佳,急忙收拾起桌上的东西,恢复平静的神色道:“打扰了。”他回头看了周谨行一眼,急忙走了。

    丁小伟关上门后,心里仍有些怀疑,总觉得这人相貌堂堂,衣着不俗,看着真不像是推销保险的,而且刚才那略微激动地声音又是怎么回事。他不禁有些狐疑地看了周谨行一眼,他刚要开口问,周谨行抢先道:“吃饭了吗,饿不饿?”

    丁小伟道:“在公司吃过了,刚刚那人怎么回事?你们吵起来了?他真是买保险的?”

    周谨行轻描淡写道:“嗯,他来不是一次两次了,只是你都在上班。他说话容易激动,我们没吵,我刚才已经叫他以后别来了。”

    丁小伟“啧”了一声,“你也太好说话了吧,按说你别给他开门就是了,以后他再来,就当不在家,不给开不就行了,你跟他客气什么。”

    周谨行含笑点头,摸了摸他还没干的头发,“快去洗澡,免得着凉了。”

    丁小伟应了一声,拿了换洗的衣服就进去了。

    出来的时候,周谨行已经躺在床上了。

    丁小伟一边擦头发一边说,“哎你什么时候有睡午觉的习惯了。”

    周谨行含糊地应了一声,“嗯,反正没事干。”

    丁小伟坐在床上,“刚才那人看着真不像买保险的,倒像个董事长什么的,挺有派头的。”

    周谨行似不愿意多谈,没说话。

    “哎,他都跟你说什么了,是不是挺能忽悠人的,我两次见他都西装革履的,一打照面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没想到居然是来……”他还没说话,已经住了嘴。

    周谨行的手伸进了他的衣服里,摸着他后脊,并慢慢缠住了他的腰。

    丁小伟回头看了他一眼,却发现周谨行已经坐了起来,面孔离他不过咫尺,他一回头,就被含住了嘴唇。

    丁小伟来不及反应,已经被周谨行压倒在了床上,肆意地亲吻着。

    丁小伟真没想到大白天的他能兽性大发,那昨晚干什么去了。

    他把周谨行推开,“干嘛呢这是,我还得回去上班儿呢。”

    周谨行笑了起来,“难得你在上班的时间回家,也难得玲玲不在家,趁机亲热一下不好么。”

    丁小伟脸一红,“这大白天的……”

    他话音未落,周谨行已经重新堵住了他的嘴,手竟然去扒他的裤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