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十一章
    周谨行微微一怔,随即反手托住他的后脑勺,重重地回吻,俩人顿时靠着墙亲得不可开交。

    俩人最近天天晚上不老实,对怎么撩拨对方都有些轻车熟路,不一会儿他们周围的空气都跟着升温了。

    战场渐渐从墙边儿移到了床上,周谨行压在丁小伟身上,轻轻咬着他的脖子,有些亟不可待地扯着他的衣服。

    丁小伟喘息着,“你属什么的……别咬了,被人看着不好……”

    周谨行狠狠捏了下他的腰,丁小伟怪叫了一声,“你干什么你。”

    周谨行低声道:“如果有人问,你就实话实说。”

    丁小伟咧嘴笑了笑,“说什么?说我金屋藏娇?你这心眼儿小的……啊……”

    周谨行低头含住他胸前的小肉球,故意用牙咬着往外拉扯,粗糙的舌尖来回搔刮着表面,情色地舔弄着,丁小伟身子一抖,脖子都红了。

    周谨行的手伸进了他睡裤里,一边抚摸着他结实的大腿根,一边把他的裤子往下褪。

    丁小伟微微仰着脖子,感受着周谨行在他身上点火。他动手抚摸着周谨行的腰,手中的触感虽然不及女性柔软,但是那皮肤光滑紧绷,肌理矫健有弹性,随着周谨行的动作,丁小伟甚至能感觉到那滚烫蓬勃的皮肤下蕴含着无限的力量。

    周谨行的亲吻落在他的胸前,腹腔,一路往下,柔软的唇轻轻贴了贴丁小伟半软的性器。

    丁小伟身体颤抖了起来,似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

    他支起脖子看周谨行,发现对方居然也在抬眼看他,周谨行就在两人的对视中,露出一个魅惑的笑容,然后张嘴把丁小伟的性器含住。

    “我操……”丁小伟惊得腰都弓了起来。

    他长这么大连他老婆都没给他做过这个,这种让人战栗不已的快感,居然是一个男人给他的。

    丁小伟只觉得自己的命根子进到了一个温热潮湿的地方,滑腻的舌头时不时地划过马眼,他的身体就跟过电一样,一阵阵地发麻。下体已经肿胀发烫,欲望的洪流汹涌地向小腹汇集而去,他脑中渐渐一片空白。

    他的手指穿梭在周谨行浓密的发间,下意识地压着他的脑袋,试图获取更多的快感,直到他意识到自己即将决堤。

    事后丁小伟多少有点儿羞愧于自己当时太不争气,因为没受过这么强烈的刺激,没一会儿就泄了出来。

    看着周谨行似笑非笑的神情,他就懊恼地想撞墙。

    他眼睁睁地看着周谨行吐出嘴里浊白的体液,然后尽数抹到了他股间。

    丁小伟脸烫得要烧起来一般,扭着身子就想避开,“别,这个……”。

    周谨行按着他一条大腿,微微眯着眼睛,“丁哥……”

    丁小伟梗着脖子看着他,一想到他想做什么,头皮都发麻。

    周谨行等了天边,只看到丁小伟脸越涨越红,都快发紫了,也没个表示。

    他肩膀慢慢垂了下来,拿伤心失望的眼神看着丁小伟。

    丁小伟只觉得这小眼神看进他心里了,让他心肝儿都跟着颤,他想到青年一脸倔强地表情说“你瞧不起我”,想到他刚才给自己做得口活,这拒绝的话就怎么都说不出口了。

    丁小伟使劲闭了下眼睛,再睁开,就一副就义的神情,“你他妈来吧。”

    周谨行低笑了两声,压倒他在身上,重重地亲着他。

    手则绕到他腿间,将他两腿分了开来。

    丁小伟仰着脖子跟周谨行唇齿纠缠,透明地津液顺着他的嘴角缓缓往下流,一个吻带来的热度已经让人羞臊不已。

    俩人正亲得火热,丁小伟只觉得后门一阵异物入侵的诡异感觉,他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周谨行艰难地拿指腹揉弄着他的穴口,缓缓插了进去,“丁哥,放松点。”

    丁小伟欲哭无泪,“去你妈说得轻松,这,这他妈怎么放松。”

    周谨行贴着他的嘴唇,有一下没一下地亲吻着,“放松,让我进去……”

    他下面早已经硬的不像话,动作也就跟着急躁了起来,在丁小伟生理心理都没能适应的时候,已经强行挤进去了第二根手指。

    丁小伟怪叫了一声,“操……够了够了……”他实在是受不了这种诡异的感觉,推着周谨行的肩膀试图从他身下解脱。

    周谨行的额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他这时候哪能让丁小伟逃跑,把身体的重量都压到了丁小伟身上,膝盖顶着他的大腿不让他合拢。

    “丁哥……不要拒绝我……”

    周谨行的脸离丁小伟极近,他纤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眼睛有些湿润,嘴唇因为亲吻而呈现殷红的色泽,皮肤细致到几乎找不到毛孔,这样万里挑一的容貌给了丁小伟近距离的冲击力。

    丁小伟拿出了上刑场的勇气,他用手遮住了眼睛,咬牙道:“你他妈要来就快点儿。”

    周谨行得到了鼓励,动作愈发大胆,他抓着丁小伟的一条腿扛到了自己的肩膀上,跪在他两腿间扩充着那紧致的肉穴。

    丁小伟此时真可谓脸红脖子粗,额上甚至暴起了青筋。

    下身脆弱的洞口渐渐变得柔软,周谨行抽出了手指,扶着自己的性器,沾了些丁小伟的体液以作润滑,就略显急躁地对准那微微张合的肉洞插了进去。

    “啊……靠……”丁小伟瞬时瞪圆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头顶的天花板。

    他想起自己那次在浴室看到的周谨行那玩意儿的尺寸,真无法想象现在那大家伙正在往自己的屁股里挤。

    他强忍着想一脚把周谨行踹下去的冲动,咬牙忍着那让人羞耻的疼痛。

    周谨行把他的另一条腿压倒一边,使他下体门户大开,用手托着他结实的臀,挺动着腰肢往那甬道深处顶进。

    “周谨行……”丁小伟咬牙切齿道:“就冲你今天干这儿事吧……你得给我刷个三五年得盘子。”

    周谨行揉弄轻拍着他的臀肉,“没问题……丁哥,放松点,别夹这么紧。”

    丁小伟疼得呲牙咧嘴的:“去你妈的,还挺难伺候,嫌不宽敞你他妈倒是出去呀。”

    周谨行失笑道:“怎么可能出去……你放松点,我会让你舒服的。”

    “舒服个屁……我今天就当哄孩子了,我告诉你,我就惯你这么一回,下不……啊啊……”

    周谨行一个挺身,粗大狰狞的性器终于连根没入,疼得丁小伟脸都快歪了。

    周谨行也出了一身的汗,“……会有一点疼,忍一忍……丁哥,你里面真紧。”

    “你他妈还带解说的,缺不缺德……”

    丁小伟脑子晕晕乎乎的,恨不得现在晕过去得了。那玩意儿都捅进来了,罪也遭了,事到如今再说后悔,也是晚了。丁小伟只怪自己定力不够,没禁得住美色诱惑,结果把自己给整成这样儿。

    一个大老爷门儿劈着大腿让另一个男的操,这叫什么事儿呀。

    丁小伟觉得自己的一张老脸都丢茅坑里去了。

    他这边儿悔不当初的时候,周谨行已经架着他修长的大腿,进进出出地动了起来。

    丁小伟开始只觉得后边儿插进来一把烧红了的铁锯,来来回回的,疼得他眼皮直跳,嗓子就跟被扼住了一般,发不出完整的呻吟。

    周谨行用力地抽插了几下,只觉得那紧得让人牙疼的地方终于放弃了防备,慢慢松懈了下来。那高热的甬道变得易于进出,被那肉壁狠狠挤压的快感让周谨行一阵恍惚失神。

    丁小伟的身体被他顶得不断往前耸,结实地胸膛上渗出了晶亮的细汗,使他的身体看上去格外的健美性感。

    周谨行忍不住低下头,舔着他鼓囊囊的肌肉上湿咸的汗,腰肢抽动的速度逐渐加快,肉体撞击的声音听的人耳根发颤。

    周谨行变换着角度顶着丁小伟的肠道,感受着他身体的反应。

    在那种无法启齿的痛苦和强烈的违和感被身体适应以后,丁小伟只觉得后穴处逐渐涌现了种难以言喻的快感。

    周谨行深深浅浅的戳探,终于触动了他体内敏感的地带,丁小伟只觉得尾椎处传来令人战栗的快感,身体立时酥麻一片,他的四肢仿佛都不听使唤了,整个人软了一半。

    丁小伟又惊又怕,咬着嘴唇不敢发出声音,可是堵在喉头争先恐后要往外倾泻的呻吟还是断断续续地从嘴里逸了出来。

    周谨行感觉到了丁小伟身体的变化,紧紧攥着他的腰,往那让丁小伟不对劲儿的地方使劲抽插。

    丁小伟身体抖得如风中落叶,强烈的快感汹涌而至,他只觉得身体不堪忍受,整个人如在云端,又一脚踩空,逼得他几近疯狂。

    周谨行把他两条腿都抬了起来,用力压到胸口,他半跪起身,从上至下凶狠地抽插着,丁小伟从这个角度甚至能看到自己的后穴如何将周谨行的性器一次次连根吞没。

    他控制不住的大叫出声,“周谨行……啊啊……周谨行……”

    周谨行脸涨得通红,腰肢耸动的速度愈发地快,快感一波更比一波强烈,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也开始颤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丁小伟觉得腰都快要被撞散架了,他只觉得周谨行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勃发的性器整根埋在他体内,被不留余地填满的感觉让他只想大叫。

    随即,周谨行身体一抖,一股热流尽数洒在了他的肠道内,丁小伟有种脆弱的肠壁被烫伤的错觉。

    丁小伟微微一怔,随即破口大骂道:“你他妈怎么敢在里边儿射……还不出去!”

    周谨行却是一点儿都没出去的意思,直到最后一滴体液,也都留在了丁小伟体内,随即身子一软,躺倒在了他身上。

    丁小伟气得直揪他头发。

    周谨行懒洋洋地看了丁小伟一眼,“丁哥,疼……”

    丁小伟气得想咬他,“疼死你算了。”说完又狠狠揪了几下,硬是扯掉了几根头发,才算解恨。

    周谨行就跟吃饱喝足的婴儿一般,拿舌头舔着周谨行的乳头玩儿。

    丁小伟没打算跟他享受这“温馨时刻”,狠狠把他从自己身上推了下去。

    周谨行疲软的性器从丁小伟体内滑了出来,丁小伟只觉得后穴一股热流涌出,身下顿时湿了一大片。

    他羞得恨不得钻床底下去。

    周谨行搂着他的腰不让他起身,“丁哥,别乱动,你现在下不了床的。”

    丁小伟骂道:“滚鸡巴蛋。”

    周谨行无奈地撑起了身子,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丁哥,你刚才不也挺舒服的,怎么翻脸不认帐啊。”

    丁小伟老脸一红,“我什么,我什么不认账了。”

    周谨行暧昧地摸着他的腰,“那就躺着休息一会儿,过会儿我帮你洗澡,好不好?”那语调居然是像哄情人一般。

    丁小伟推开他的手,红着脸就要下地,“我不用你,我自己洗。”

    他脚刚沾着地,只觉得双腿软得跟豆腐一样,不着力地像地上跪了下去。

    周谨行即使搂住了他的腰,跟着下床,打横把人抱了起来,“我帮你。”

    丁小伟臊得不行了,“你他妈放我下来。”

    周谨行低头亲了下他的眼睛,跟着把人抱进了浴室。

    丁小伟家的浴室比较简陋,巴掌大的地方,就一个莲蓬头。

    周谨行把他放下后让他撑着墙,自己在背上搂着他的腰,打开水龙头,让温热的水冲到两人身上。

    丁小伟还是觉得腿软,双手撑着墙勉强站着,就腾不出手来阻止周谨行在他身上乱摸。

    虽然刚才他确实有快感,可是完事儿之后,又觉得自己操蛋的自尊心有点儿受损,现在周谨行不管做什么,他都觉得膈应。

    可是他身上真是没力气,只能让周谨行给他清洗。

    周谨行摸着摸着,丁小伟就觉出不对劲儿了,怎么洗来洗去又洗他下边儿去了。

    “你摸哪儿呢啊?”

    周谨行一把握住丁小伟那一团软肉,舔着他的耳朵笑道:“丁哥,再来一次行吗。”

    “行,行个屁!老子明天还要上班儿,你还让不让我下地了!”

    周谨行就跟聋了似的,一手已经扶着自己的性器开始在他的屁股上来回磨蹭,找着准头。

    丁小伟有心想躲,可惜命根子被人家握在了手里,他怎么样都躲不出周谨行那肉枪的射程范围。

    他只觉得一条大腿被抬了起来,空虚的后穴又一次被不留余地的填满。

    丁小伟爬在墙上,被周谨行从背后狠狠地干着。

    温热的水浇得他睁不开眼睛,他张着嘴大口喘息,身体的热度节节攀升,浴室的水汽把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扭曲朦胧,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交媾的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