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十五章
    丁小伟其实也没修过水管,只是“有什么事儿记得找你丁叔”这种大话已经说出去了,詹及雨只要有求他了,硬着头皮也得去。

    他一进屋,就见小孩儿拿着个扳手在那费劲地拧水管子,身上全湿透了,气得他直跳脚。

    丁小伟“哎呀”了一声,“你是不是属猪的啊,修水管你不把水闸先关了。”

    詹及雨一见他进来,就跟看着救星了似的,哭丧着脸说,“我找不着水闸。”

    丁小伟直翻白眼儿。

    丁小伟带着小孩儿找了半天,才发现水闸在厕所的冲水闸下边儿。丁小伟把水闸关了,撸了袖子就开始给他捣腾水管。

    小孩儿雪白的衬衫都贴在了前胸后背,累得他直抹汗。

    丁小伟道:“你还不赶紧去换身衣服,该感冒了。”

    孩子听话地进去换衣服去了,过了一会儿,手里拿着花生米牛肉干鸭脖子和冰啤酒出来了,笑嘻嘻地蹲在丁小伟旁边儿,“丁哥,等你修完了咱们喝酒啊。”

    丁小伟笑骂道:“跟你喝酒?我不得落个教唆未成年人的罪。”

    詹及雨不乐意道:“你别把我当小孩儿,我最烦你这样倚老卖老了。”

    “你还烦我?我还没烦你呢。”

    詹及雨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在他旁边儿,解开零食的口袋,拿了块儿鸭脖子往丁小伟嘴里递,“丁叔你尝尝,我家楼下买的,可好吃了。”

    丁小伟张嘴吃了下去,“哟,挺辣的,够味儿,好吃好吃。”

    “好吃吧,这个比我老家做得差远了,不过也算不错了,以后你去我老家玩儿,保证把你养胖十斤再放回来。”

    丁小伟笑道:“行,一定去。”

    詹及雨高兴地又打开牛肉干的袋子,照样喂了丁小伟一口,看他吃得挺香的样子,孩子笑得眼睛都眯起来了。

    丁小伟突然道:“小詹啊,我看你这一天天的,什么好吃的好玩儿的都买,你那点儿工资够你花呀。”

    詹及雨满不在乎道:“还成吧,我房子又不用花钱,出去就骑车子,除了吃和上上网,也没啥花销。我这叫今朝有酒今朝醉,谁知道明天还活不活着啊,谁知道明年是不是世界末日啊。”

    丁小伟不赞同道:“你果然是小孩儿,你就不想想以后,不给自己存点儿钱。”

    “我存钱干什么,我爸妈都不用我养,我又不娶媳妇儿。”

    “你怎么就知道你不娶媳妇儿了。”

    詹及雨“啧”了一声,“我早就跟你说了,我不喜欢女的,我都不喜欢,还娶什么媳妇儿,不是糟蹋人家姑娘吗。”

    “你倒是想得开,你不怕把你爸妈气死。”

    “没事儿,我俩哥呢,他们早有孙子了。以后的事儿我没想,反正我还小,要结婚至少还有个十年八年吧,我也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走走看看吧。”说到这里,詹及雨年轻的脸上也露出了迷茫和担忧。

    丁小伟知道他并不像自己说得那么洒脱,也只能在心里叹气。

    詹及雨又给丁小伟塞了块儿鸭肝,眼神定定地看着丁小伟英朗的侧脸线条,轻声道:“丁叔,要不你给我介绍个男朋友吧。”

    丁小伟“啊”了一声,扭头看着他。

    詹及雨撇过脸,“你在这儿呆这么久,应该认识一些吧,给我介绍个吧,我一天天的可没意思了……我要是有了男朋友,我就好好存钱。其实我不馋,我挣了钱都给我那伴儿都行。”

    丁小伟放下手里的工具,笑着摸摸他脑袋,“哟,真爷们儿。”

    詹及雨有些沮丧地打开他的手,“你别总摸我脑袋,别把我当小孩儿。”

    丁小伟笑道:“好好好,来,说说你喜欢什么样儿的。”

    丁小伟在这城市呆了这么多年了,什么形形色色的人都接触过,虽然跟那个圈子的人没什么深交,但是通过工作啊或者朋友聚会的时候,认识还是认识几个的。他也看得出来詹及雨是挺寂寞的,要是有个人跟他凑合过日子,也挺好的。

    詹及雨想了想,“人老实点儿,但别太迂,不能是乱七八糟的,嗯……最好喜欢运动的,篮球啊足球啊什么的,我们有个共同话题,哦,别太胖。”

    丁小伟挑挑眉,“就这样?不要帅点儿的啊之类的。”

    詹及雨不好意思地笑笑,“那不用,帅什么的都是虚的,时间久了,天仙都能看厌了。”

    丁小伟哈哈笑了两声,“还好你没要,帅得我也不认识,我唯一知道长得比我帅的同性恋,还就我家那一个。”

    詹及雨皱了皱眉头,认真道:“丁叔,我不觉得他比你帅。”

    丁小伟笑道:“哦?真的?”

    “真的,你比他帅多了,他小白脸,一看就不可靠,你这样的比较男人,你人还这么好。”

    丁小伟得意地笑了起来,忍不住嘴贱就逗他,“哎呦,对我评价这么高,我都不好意思了,你不是看上我了吧。”

    孩子脸刷得就红了,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

    丁小伟心咯噔一下,心想不会真看上了吧。

    小孩儿似乎是观察到了他瞬间僵硬的神色,眼里迅速闪过一丝落寞,连忙道:“你别老不正经,谁看上你了。”

    丁小伟暗自松了口气,调笑道:“那我可不能给你介绍了,连我这么帅的你都看不上,我上哪儿给你找比我更好的去。”

    俩人大声笑闹起来,不大的房间里充斥着欢快的笑声和啤酒瓶撞击的声音。

    到了晚上,詹及雨非要留他吃饭。

    丁小伟本来想回家的,可是喝了两瓶酒,有点儿晕乎,再加上詹及雨缠着他不让他走,他没办法,只好给周谨行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晚上不回去吃了。

    周谨行那边儿沉默了。

    丁小伟有点儿心虚,小声道:“媳妇儿,你别误会,我帮他修好了水管,他非要感谢感谢我,盛情难却嘛。再说他明天就上班儿了,以后我保证不天天往他这儿跑了。”

    周谨行轻叹了口气,“算了,那你早点儿回来吧。”

    丁小伟连连答应。

    詹及雨亲自下厨,做了几个他们家乡的饭菜,一水的辣,吃得丁小伟大呼过瘾。

    俩人吃饭的时候,旁边儿的电视正放娱乐新闻,说的是某大富豪突然住院了。

    詹及雨就兴奋地给他说八卦,“丁叔你知道这个吧,这老头几百个亿的身家,不知道睡过多少个女明星,他就算现在死了,这辈子也值了。”

    丁小伟随便儿瞟了一眼,不太感兴趣,“你们这些小孩儿,不好好学习,天天看这些,你知道吗,我女儿才五岁,什么练习本书皮儿都要买那种带男明星照片儿的,一个个长得跟鸭子似的,有什么好看。”

    詹及雨不屑道:“你这就是嫉妒。我跟你说啊,这老头这回要是不行了,他们家的遗产争夺战可得老精彩了,你看看电视上这个,这是他其中一个孙子,长挺帅吧,他们家人都长挺好看的。这个是他最宠的孙子,听说是他的接班人。”

    丁小伟随意的瞄了一眼,总觉得电视上那个眉宇中透着一股子阴沉的男人,和周谨行不知道哪里长得有点儿像,不过他也没往心里去,还老有人说他长得像哪个哪个明星呢。他拿筷子敲了敲盘子,“吃你的饭吧,研究这些个没用的干什么。”

    詹及雨嘟囔道:“我平时没事儿就只能看电视啊,要不干吗,所以才让你给我介绍男朋友嘛。”

    丁小伟笑道:“行,丁叔记下了,以后一定给你留意着。”

    晚上丁小伟回到家,已经快十一点了,他跟詹及雨扯皮扯得忘了时间,一进屋灯都灭着,不仅有点儿心虚。

    他轻手轻脚地关上门,放鞋,然后一边儿脱衣服一边儿往卧室走去。

    刚进了卧室,灯“啪”得一声打开了,丁小伟一下子适应不了光线,忙扭过头去。

    周谨行从床上坐了起来,明显是在等他,口气不太好,“知道回来了。”

    丁小伟嬉皮笑脸地凑过去,“老婆,不好意思我回来晚了,那小孩儿嘴跟机关枪似的,聊起来没完没了的。”

    周谨行用一种审视地目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丁小伟被他看得难受,凑到他身边,“你生气了啊?”

    周谨行的眼里让人看不出情绪,丁小伟紧张地直咽吐沫。

    在整个人被狠狠压倒在床上的时候,丁小伟知道这确实是生气了。

    眼看着周谨行上手就去扒他裤子,丁小伟有些急了,死死拽着他的手不让他动。

    他一点都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干这个,这算怎么回事儿啊。

    周谨行见扯了半天丁小伟都不松手,就抬起头看着他,眼睛里冒着一团幽暗的火。

    丁小伟还试图开玩笑来缓和气氛:“咱们谈谈行不行,你上来就扒人裤子,太流氓了啊。”

    周谨行眉头紧锁,沉声道:“我不喜欢你把时间浪费在他身上。”

    “我也没想啊。我这不是得对他受伤负上责任嘛,现在好了,他脚好了,我不用天天跑了,你就别不高兴了。”

    “哦?我看你跟他称兄道弟的,不去你不想吗。”

    丁小伟嬉皮笑脸的,“哪儿能啊,一天不见就想得慌的,我丁小伟有你一个就够了。”

    周谨行脸上的神色缓和了一些,但还是不依不饶地拽着他的裤子,“你松手。”

    丁小伟笑骂道:“你他妈还想强奸啊,一个小孩儿你就醋成这样,挺大的个子心眼儿这么小。”说着却慢慢松开了手,心里还有几分窃喜。

    周谨行抿着嘴瞪了他一眼,把他的外裤内裤都一起拽了下来,把人翻了个身,找准角度就顶了进去。

    丁小伟这边儿还没准备好,哎呦叫了一声,“王八蛋,你慢点儿我能跑了呀。”

    周谨行不再搭理他,抱着他的腰律动起来。

    最近两人都忙,也有个好几天没亲热了。一阵难受劲儿过去后,丁小伟熟门熟路地找到了快感,配合着周谨行陷入疯狂的雨云之中。

    第二天早上起来,丁小伟盯着镜子里自己的脖子看了半天,才辨认出来周谨行那小畜生是啃了个心型出来。

    丁小伟从浴室拿了条湿毛巾出来,走到床边,一把掀开周谨行的被子,把湿毛巾直接甩到了他赤裸的胸膛上。

    周谨行一下子跳了起来,“你干什么……”

    丁小伟跳上床骑到他身上,“孙子,你看看你给我脖子啃的,还好今天不用上班儿,不然你叫我以后怎么做人,啊?怎么做人?”

    周谨行看着自己的杰作,忍不住畅快地笑了出来,笑完了就看着他的脖子上自己留下的痕迹发呆。

    丁小伟气得拍了下他的脑袋,然后懒懒地躺倒在床上,“你这让人闹心的玩意儿……醋劲儿可真不小,昨晚上他妈折腾我好几回……”

    周谨行用鼻子“哼”了一声,“给你点儿教训,看你以后敢不敢在别的男人家呆到那么晚。”

    丁小伟嗤笑道:“小样儿……”他从床头掏出烟,点上吸了一口,看着窗外明媚的天气,突发奇想道:“咱们今天出去玩玩儿吧,就咱俩,约会。”

    周谨行笑道:“行啊,可是玲玲怎么办?”

    “让小詹给看一天呗。”

    周谨行的脸立刻拉了下来。

    “好好好,找别人,我打个电话给朋友,你起来收拾收拾,咱们一会儿就把玲玲送过去。”

    周谨行看上去心情终于好了起来。

    两人把玲玲叫了起来,忙活了两个小时,才穿戴完毕,丁小伟领着玲玲和周谨行出了门。

    把小姑娘送到他朋友家后,丁小伟如释重负般地长吁一口气,“偶尔我也得享受享受不拖家带口的生活呀。”

    周谨行的掌心轻轻贴着他的后腰,“享受一下我们两个人的时间。”

    丁小伟看着他美滋滋地笑了一下,“对,这一整天就咱们俩,说吧,想去哪儿。”

    周谨行双手插兜站在原地,看了半天地面,似乎很为难的样子,“我也想不出来。”

    丁小伟搓搓手掌,“你不知道我来安排嘛,这样,咱们先去打会儿台球,然后去吃午饭,有家自助火锅做得可好了还不贵,吃完午饭丁哥带你去享受享受,做做足底按摩,晚上咱们去喝酒唱歌,怎么样?”

    周谨行看着丁小伟兴奋地表情,也忍不住微笑起来,“好,就听你的。”

    丁小伟一拍手,“好嘞,咱们走。”

    俩人往最近的公车站走去,一个马路还没过去呢,丁小伟的手机响了。

    丁小伟拿出来一看,是詹及雨的,他刚要接,周谨行抓住他的手腕,斜了一眼屏幕,又看着他。

    丁小伟讨好地笑笑,“今天就咱俩啊就咱俩。”说着把电话按掉揣进了兜里。

    可是刚揣兜里,电话马上又想了。

    丁小伟为难道:“说不定真有事儿,我还是接接看吧。”

    周谨行脸色立刻沉了下去。

    丁小伟硬着头皮还是按下了通话键,“喂,小詹啊。”

    詹及雨气急败坏地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丁叔!我遇上点儿麻烦,你能帮帮我吗?”

    丁小伟也跟着急了,“怎么了怎么了,慢慢儿说。”

    “我把别人车刮了,非让我赔钱,不赔不让我走,就那么小一道,非得要三千。你帮我去趟我家吧,我钥匙在门口垫子地下,钱放在床头柜里,你看看有多少钱,都给我拿来吧。”

    丁小伟骂道:“你这孩子能不能让人省心点儿。”

    詹及雨也挺委屈的,嚷嚷道:“谁知道我最近怎么这么倒霉,脚刚好,出门又蹭了别人的车,我就说我跟你犯冲。”

    “别他妈说屁话,你可真是……刮了一小道儿要三千,他以为他车是鳄鱼皮的啊,人家说什么你信什么,你在哪儿呢,我马上过去。”

    詹及雨给他说了个地方,完了补充道:“你先去我家拿钱吧。”

    “不用,你等丁叔过去。”

    丁小伟挂了电话,一扭头,就见周谨行黑着脸看着他。

    丁小伟讨好地笑道:“媳妇儿,这回真是有事儿,这孩子肯定被人讹了,我不能看着不管啊,是不是。”

    周谨行冷道:“他怎么样跟我有什么关系,你不是今天就我们两个吗。”

    丁小伟有点儿不喜欢他这么不近人情,“那小孩儿怎么说还跟你吃过饭呢,人还特别好,你别这样,理解一下好不好,我下次给你补上。”

    周谨行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双手抱胸道:“你怎么知道还有下次。”

    丁小伟以为他不信,连忙发誓道:“保证,绝对有下次!就下个星期,好不好?”

    他一边儿说一边儿冒冷汗,要不是以前让着他老婆练就出来的耐性,他现在肯定不能这么游刃有余地哄一个男的。他觉得平时周谨行都挺成熟稳重的,怎么这时候跟小孩儿似的,得理不饶人的。

    周谨行冷着脸摇头,“可我就想今天。”

    丁小伟有些急了,“小周你怎么回事,你怎么跟娘们儿似的。”

    周谨行脸色微变,眼里射出锋利的光芒,直勾勾地瞪着丁小伟。

    丁小伟急得满头是汗,“小周,媳妇儿,老婆大人,你别为难我了行吗。以后都听你的不行吗,就这么一回。人家孩子把我当大哥,我能不帮他吗。”

    周谨行微微一抬下巴,“你过来。”

    丁小伟不明所以,踏前了一步。

    周谨行把他拽到居民楼犄角的阴影里,突然热烈地亲了上来。

    丁小伟给整懵了,眨巴着眼睛给他里里外外亲了个遍儿。

    过了好半天,周谨行才喘着气放开他,深邃明亮如猎鹰般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丁小伟,仿佛要把他嵌进眼里,然后他缓缓开口道:“你去吧。”

    丁小伟如获大赦,嘱咐他几点去接玲玲,今天晚上他想吃什么,回家注意安全,然后就急急忙忙地往詹及雨哪儿赶去了。

    当时他怎么都没想到,周谨行会就那么毫无征兆地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