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二十二章
    丁小伟这回傻眼了,闹不明白这唱得是哪一出。

    他泄愤般地狠狠踹着门,大骂道:“妈的开门!反锁是什么意思!开门啊!”

    惜外面的人根本没想搭理他,他只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

    丁小伟气得朝着那实木门狠狠砸了两下,门没怎么样,自己手倒疼得要命。

    他没想到跟着过来居然碰到这种事,周谨行是想怎么样?为什么要把他和玲玲关起来?

    丁小伟又踢又捶地折腾了半天门板,也没人理他,他只好垂头丧气地放弃。

    玲玲似乎是被她爸爸的疯狂举动给吓着了,瞪大了眼睛看着他。

    丁小伟摸摸她脑袋,“没事儿,爸爸跟那个叔叔玩儿呢。走,爸爸带你去洗个澡,换干爽的衣服。”

    丁小伟抱起玲玲进了浴室。他一开灯吓一跳,那浴室有他半个家大,金碧辉煌的,他就从来没见过一个浴室弄得这么奢华的。

    玲玲一下子兴奋起来。

    丁小伟想着不享受白不享受,往浴缸注上水后,干脆自己也脱了衣服,跟玲玲一起泡了进去。

    湿乎乎的衣服穿了两个小时,浑身上下都不得劲儿,这样泡在温暖的水里,别提多解乏多舒服了。

    丁小伟闭着眼睛靠在浴缸上,脑子里乱糟糟的,理不出个头绪来。想着也许一会儿就能见到周谨行了,他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儿。

    要说人也是贱,他明明知道周谨行早就结婚了,他们俩再也不可能了,可是潜意识里还在偷偷期待,周谨行是真的失忆了,不是故意装作不认识他,也许他现在想起自己来了,所以才把他接过来,准备跟他道歉,互诉衷肠什么的。

    丁小伟被自己的幻想弄得都臊得慌。他也实在是没办法,如果人脑像电脑似的,说删除什么就删除什么,世界上哪儿还有那么多的痴男怨女,哪儿还有那么多的喜喜悲悲。

    他就是忘不了周谨行,就是怀念他们在一起的日子,他有什么办法。

    这个澡足足跑了一个小时,玲玲玩儿得都累了,水也渐渐亮了,丁小伟才抱着小姑娘出来。

    他把玲玲用大浴巾包了起来,塞到被子里,然后给自己找了套干爽的休闲服换上。

    洗完澡才发现桌子上还有准备好的饭菜,拿锡纸包着,一摸还是热的。

    丁小伟一边吃一边想,这他妈服务够周到的,看来是打算把他关到晚饭之后啊。

    被关在一个豪华套间里,却没事儿可干,丁小伟烦躁地想拆家具。

    玲玲早就困得睡着了。丁小伟眼看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转眼都十点多了,依然没有任何人出现,他不禁越等越心烦,索性也上床睡觉了。

    睡了不知道多久,丁小伟起床上了个厕所,回来掀开被子躺下后,突然就觉得身边怎么这么热。

    丁小伟猛地坐了起来,小心翼翼地摸了摸玲玲的脖子。

    好烫!玲玲发烧了!

    丁小伟觉得心都揪了起来。

    他的小闺女生了一场病,就失去了说话的能力。这件事让他一辈子都无法释怀,从那以后但凡玲玲有一点小病小灾,他都紧张害怕得要命。

    他赶紧跳下了床,用力地捶起了门,“开门!开门!妈的来个人,我女儿发烧了!”

    他狠狠踹着那道结实的木门,破口大骂道:“操你妈给我来个人!我女儿发烧了!”

    叫了半天外面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丁小伟气得说话声儿都变了。

    他急得团团转,一拍脑袋,才想起来自己有手机。

    他赶紧掏出手机,一时间却不知道该打给谁,他连自己在哪儿都不知道。

    如今似乎只有拨110了。

    丁小伟一时犹豫了。

    如果就这么冒冒然报警,不知道会不会给周谨行带来什么麻烦。

    脑子里一冒出这个想法,丁小伟立刻想抽自己。

    终究是自己闺女重要,自己还替那个白眼狼儿考虑什么。

    他一狠心,拨了他这辈子第一次拨出去的110。

    那边很快通了,接电话的是个女的。

    丁小伟有些紧张,支支吾吾地愣是没把事情说清楚。

    他又不想说自己被绑架了,又说不清自己在哪儿,弄得对方也很是迷惑。

    警察小姐让她别挂电话,试图定位他的手机。

    折腾了半天丁小伟才挂上电话,专心等着警察来。

    他报了警之后,就从浴室找了毛巾浸上水,敷在玲玲的额头上给她降温。

    他是真的害怕,他宁愿自己不能说话,听不见声音,也不希望这些发生在他女儿身上。

    他左等右等,半个小时过去了,依然没有他幻想中警笛的声音,反而是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

    丁小伟竖起了耳朵,有些期待地看着门板。

    门外响起了今天带他来的一个保镖的声音,“丁先生。”

    丁小伟跳起来,“妈的你们打算把我关到什么时候!我女儿发烧了,快放我们出去,我要马上去医院。”

    那人沉声道:“丁先生,我们没有没收你的手机,是对你的尊重,报警这么幼稚的行为,请你不要再干了。”

    丁小伟脑子一热,用力踹了一脚门,“去你妈的,我女儿发烧了!开门!”

    那人不为所动,“明天一早我会去买药,现在离天亮也不远了,你还是先睡一觉吧。”

    丁小伟吼道:“你女儿生病了你睡得着!马上给我开门,我他妈跟你们没完!”

    保镖沉默了一下,“这附近并没有二十四小时的药店,要是赶去市里,来回也差不多就天亮了,发烧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何必这么紧张。”

    “咣”的一声,丁小伟狠狠踢着门,脸气得都扭曲了,“你他妈去死!再不开门,我就把这房间给砸了,开门!”

    “房内的任何东西你都请便,不过我劝你别白费力气,窗户外面是防盗网。”那保镖说完这句话,似乎也有些不耐烦了,转身就走了。

    丁小伟觉得自己快疯了。

    他抄起椅子狠狠抡向那一排展柜,把玻璃柜门给砸了个稀烂。

    窗户外面果然是如那保镖所说,是手指粗的防盗网,丁小伟举着椅子砸了半天,木腿都劈开了,也没什么效果。要弄开这些玩意儿,除非用电锯。

    丁小伟气得把房间内能砸的东西都给砸了干净,却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他看着玲玲烧得红扑扑地小脸,心里难受得想哭。

    他只能不停地给她换毛巾,把被子给她捂得严严实实的,希望她的温度能降下来一些,然后在极度的焦躁与恐惧中等着天亮。

    他后悔自己就这么冒然地跟着人家来到这荒郊野岭的别墅区,而且还被关了起来。如果不是他一心想着也许能见见周谨行,他就不会眼看着玲玲发烧却束手无策。

    说来说去都是他的错,他犯贱。如果玲玲有个什么事,他绝对不会原谅周谨行。

    接下来的每一分一秒,对于丁小伟来说都是巨大的折磨。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丁小伟支愣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走廊外终于响起了脚步声。

    丁小伟立刻站了起来,手里拿了个铁质的水果盘,慢慢靠近门边。

    “丁先生。”

    丁小伟恶声道:“药呢,赶紧开门。”

    那保镖沉声道:“请你先往后退,退到窗子边,敲一下玻璃。”

    “还有个屁玻璃,老子都砸了。”

    外面沉默了一下,“那么退到浴室,把浴室门关上,让我听到关门的声音。”

    丁小伟咬着牙往后走去,过去把浴室的门狠狠带上。

    与此同时,房间的门终于打开了,三个保镖鱼贯而入。

    丁小伟瞠目欲裂,手里的水果盘用力向他们扔了过去。

    那三人一愣,随即马上闪避。只是三个人都还挤在门口,空间有限,虽然没砸到脑袋,但是还是砸到了一个人身上,那人闷哼了一声,脸色铁青地看着丁小伟。

    为首的保镖皱眉道:“丁先生,现在要紧的难道不是我手里的药吗?你如果不能心平气和下来,我就走了。”

    丁小伟大步走向他,一把夺过他手里的塑料带。

    他赶紧倒了杯温水,让玲玲把退烧药吃了下去。

    只是光吃药,还是不能最快的解决问题,丁小伟迫切地想要去医院。

    他瞪着那几个保镖,“我要马上去医院。”

    那人看了看表,“再过一个来小时,周先生就过来了,到时候丁先生有什么要求,可以直接跟周先生说,我们做不了主。”

    丁小伟一口牙都要咬碎了,“让我跟那个王八犊子通电话!”。

    “周先生这个时间应该已经在路上了,请你稍安勿躁,等吧。”

    丁小伟觉得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眼前这几个保镖,就跟石头一样硬,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有等周谨行那个畜生回来。

    丁小伟相信周谨行至少对玲玲是有感情的,到时候一定会及时送玲玲去医院。

    房间的门重新被关了起来,丁小伟呆愣愣地看着他的女儿,心里百感交集。

    时针又整整转了两圈,走廊才再次响起杂乱的脚步声。

    他被要求着再次退到浴室,把浴室门关上。

    等他甩上门后,双手紧握成拳,就等着那个人一露面,就照他的鼻子狠狠来那么一下子。

    只是门打开的瞬间,丁小伟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