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二十五章
    丁小伟这辈子没想过自己也会有被人软禁的一天。

    虽然有吃有喝的待遇不错,但是换做谁也不想被关在笼子里,哪怕那笼子是金做的。

    医生前后来了几趟,第二次开始玲玲就退烧了。虽然孩子看上去很没精神,但幸好没什么大碍,只要休息个几天就能恢复。

    过了两天,玲玲有点儿精神了,已经对这里的一切都失去了好奇心,就开始问她爸爸什么时候回家。

    丁小伟也想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家,眼下却只能敷衍着说“快了快了”。

    他都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往下过了。万一那个周小畜生一直这么关着他们,他还上不上班儿,玲玲还上不上学,他们是不是得直接报失踪人口了。

    窗户外的防盗网特别结实,没有工具的情况下几乎不可能弄得开,而且丁小伟也不敢有太大的动作,怕吓着孩子。

    他一个有手有脚到底大男人,除了等,居然没有任何办法,这让他又沮丧又愤怒。

    就这么整整被关了三天,难得的十一假期,已经过去了快一半儿。

    玲玲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天天呆在这个屋子里,丁小伟也越来越糊弄不下去,孩子小性子上来,又哭又闹的,任凭丁小伟怎么哄都没有用,就是要回家。

    这给丁小伟弄得心烦不已,可又不舍得发火。他整个人急得团团转,恨不得拿头撞墙了。

    事情终于在第四天的下午出现了转机。

    除了给他们送饭的时间外,没有任何人会接近这个房间,可是这次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了,丁小伟却听到走廊外传来脚步声。

    丁小伟的神经崩了起来,他直觉是周家小畜生又来了。

    可是门打开的瞬间,他一看来人,只觉得当胸被人狠狠砸了一拳,气都喘不上来了。

    他万万没想到,周谨行会出现。

    两个人对视的一瞬间,无数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情绪在空气中流淌,仿佛时间都冻结了。

    丁小伟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居然是还好玲玲正在睡觉,要是她知道她天天想念的周叔叔不认她了,该有多伤心啊。

    周谨行的眼睛从他的脸上移到床上躺着的玲玲,眉头微微皱了皱,似乎想说什么,却没有开口。

    丁小伟已经从床上跳了起来,几步向他冲了过去。

    这可不是他天生暴力爱打人,实在是这些天一个两个姓周的,把他男人的好斗基因全都给引爆了,他现在看到周谨行,只想做他这么久以来一直想做的事,就是把他按地上狠狠揍一顿。

    周谨行身后的保镖早有反应,就要冲到周谨行面前。

    周谨行却神色平静,微微抬起了手。

    保镖愣了一下,没动。

    丁小伟人高腿长的,一下就冲到了周谨行面前,神色狰狞,抡起胳膊,狠狠一拳打在周谨行脸上。

    他本来是用了十成十的力气,可是拳头都到周谨行眼前了,他却不闪不避,丁小伟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给惊到了,下意识就留了几分。

    硬实的拳头碰到他的脸的时候,丁小伟觉得手都烫伤了。

    周谨行就这么不闪不避地挨了他一拳,直直向后倒去。

    身后的保镖赶紧扶住了他。

    周谨行稳住身形,蹭了蹭嘴角的血,开口道:“走吧。”说着率先转身出了门。

    丁小伟愣在当场。

    他意识到这是能离开了,连忙手忙脚乱地给玲玲穿上小衣服,抱着孩子一刻不想多留地跟着走了出去。

    门口停着两辆车,丁小伟一眼就看到周谨行坐在前面的车里,给了他一个面无表情的侧脸。

    保镖打开第二辆车的车门,丁小伟略一犹豫,也就钻了进去。

    上了车玲玲也醒了,一看到他们不在那个屋子里了,高兴地搂着她爸爸的脖子直晃荡。

    丁小伟却一点哄她的心思都没有,眼睛透过挡风玻璃,看着他们前面的车,以及后车玻璃露出的那么一个后脑勺。

    从刚才到现在,这都算什么呢,他想。

    倒不如永远别再见,也好过这面对面不知道如何应对的尴尬。

    刚才自己表现得多他妈孬种啊,要么就玩儿一把深沉,跟他比着装淡定,要么那一拳,就该狠下心去,一次打个够本儿。

    临时手软是什么意思?舍不得?去他妈的吧。

    丁小伟都要被自己的婆婆妈妈给挫败了。

    车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样,送他和玲玲回家,反而是一前一后地开进了别墅区。

    周谨行率先从车上下来,玲玲眼尖,一下子就看到她了。

    小姑娘眼睛瞪得溜圆,使劲晃着她爸爸的脖子,喉咙里发出咿咿呀呀地声音。

    车门一打开,她就先跳了下去,连跑带跳地朝周谨行冲了过去。

    丁小伟也赶紧下了车,一把把她抱了起来。

    小姑娘不乐意了,使劲捶着他肩膀,要去找她的周叔叔。

    丁小伟警告似地拍了下她的屁股,压低嗓子道,“别动!”

    小姑娘立刻不敢动了。

    她的爸爸虽然平时都挺惯着她,但是只要他脸一沉,还是很让人害怕的。

    玲玲着急地看看已经进了屋的周谨行,又扭头委屈地看着丁小伟,眼圈儿红了。

    丁小伟拍着她的背,“听话,一会儿不许乱动,知道吗。”

    玲玲瞪着眼睛看着他。

    丁小伟抱着她进了屋子。

    周谨行已经脱掉了西装外套,手肘撑在膝盖上,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剪裁合体地衬衫把他胸腹和手臂的线条都衬托地极为完美。

    这是个只是看着,就让人自惭形秽的男人。也是个让人无论如何,都猜不透他心思的男人。

    丁小伟有一肚子的话,想要骂他,想要质问他,却碍于自己的女儿在场,只能忍着。

    丁小伟坐到了他对面,把玲玲也放到了沙发上,手臂拦腰横在她面前,不让她去找她的周叔叔。

    周谨行喉结鼓动着,好半天,才开了口,“丁哥。”

    只这两个字,丁小伟就觉得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开水,他所有的毛孔都炸开了,用尽全身的立刻才克制住跳上去掐死他的冲动。

    他咬牙切齿道:“你叫我什么?我认识你吗?”

    周谨行淡淡笑了笑,“丁哥,我很抱歉,装着不认识你,也是为了不给你添麻烦。”

    “你他妈放屁,我麻烦少了吗?”

    周谨行摇摇头,“所以我很抱歉,我的家里着火,却不小心烧到了你身上。”

    丁小伟从来没想过周谨行会这么干脆地跟他表达歉意。再次见面,两人之间曾是亲密无间的情人这件事,完全无迹可寻。就好像周谨行只是不小心踩了他的脚,然后说声对不起一样。

    丁小伟心里堵得慌。

    周谨行深邃地眼睛静静地看着他,“丁哥,我知道道歉于事无补。我保证我的弟弟不会再骚扰你。这个……”周谨行把茶几上的一张纸推到了他面前,“算是一点补偿。”

    丁小伟拿眼角瞄了一眼,是张空白支票。

    这算什么?拿钱打发他,真叫一个干脆利落,纯爷们儿作风!

    丁小伟啪地一掌拍在茶几上,用尽全身立刻克制着自己。

    “周谨行……你,你真能耐!”

    周谨行深深看了他一眼,“只是一点心意,我想你用得着。”

    丁小伟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已经失去成像功能了,怎么越看眼前的人,越模糊扭曲,明明是曾经那么熟悉的人,现在几乎就不认识了。

    他微微弓下身,企图减缓一些心脏处传来的疼痛。

    他其实该佩服周谨行,这可真不愧是干大事的人,男人就该像他那样,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翻脸无情,周谨行就他妈是所有成功男士的榜样。

    丁小伟瞪着血红地眼睛,说话都直哆嗦,“周谨行,你,你到底……”他想问,你到底有没有心。

    可是这句话终究没问出口,他日思夜想的人,根本没拿他当个事儿,这已经够丢人显眼了,他要阻止自己继续傻逼下去,给人捡现成笑话看。

    周谨行慢慢笑了一下,“丁哥,以前的事,你就忘了吧。我想,你也不算有太大的损失。”

    丁小伟心里骤然一痛,他看着周谨行波澜不惊地面孔,竟然忍不住哈哈笑了出来。

    “对,周老板说得对,我能有什么损失。”

    他他妈能有什么损失,给人白操了半年算什么,又不会怀孕,又不是没爽过。何况这么大一张支票摆他面前呢,周谨行吃他的用他的,这不都还清了吗,他纠结个屁呀,这是天上白掉下来的大好事儿。

    再扭扭捏捏下去,他丁小伟就不是个男人。

    他狠狠掐了一把大腿,咧着嘴笑道:“那我得多谢周老板了,你说这玩意儿,我填多少合适啊。”

    周谨行定定地看着他,“……随便。”

    “行了,有您这句话,我一辈子不用奋斗了。”丁小伟笑得脸都僵硬了。他拍了拍玲玲的脑袋,“闺女,把你的小书包借爸爸用用。”

    玲玲听话地背过身子,把书包冲着他。

    这粉红色的小书包,还是他和周谨行带着玲玲一起去买的,书包上的美羊羊,已经有些磨损了,嫩粉的颜色也没以前那么鲜艳了。

    多好看的东西都得褪色不是。

    当看到那个小书包时,周谨行的神色明显一怔。

    丁小伟把那张支票折起来,放到了玲玲的小书包里,然后拍了拍手,高声笑道:“玲玲啊,爸爸成大款了,以后天天给你吃好吃的,给你买好多美羊羊。”

    然后起身把孩子抱了起来,冲周谨行道:“没事了我就走了,祝周老板幸福美满,早生贵子,咱俩后会无期。”

    周谨行忙道,“等等,我叫人送你。”

    “不用,嘿,我供吃供喝供陪睡的养了你大半年,你这一张支票随便我填,值了。咱们钱货两清了,你就别整这些矫情的了,走了。”

    说着强迫自己转身,抱着玲玲大步往门口走去。

    玲玲趴在她爸爸的肩膀上,费力的从他怀里转过身子,瞪着大眼睛看着周谨行,眼泪在眼眶里打着转,因为发不出声音,只能张着嘴无声的叫着叔叔。

    周谨行慢慢站了起来。看着他曾经疼爱过的小姑娘,下意识地就张开嘴,像以往无数次逗她那样,用嘴型对玲玲说“叮~铃~”

    玲玲立刻哭了起来,小脸都皱到了一块儿,喉咙里发出咿呀的声音,在她爸爸怀里拼命地扭动着身子,伸出小手费力的像她的周叔叔抓去。

    丁小伟似乎是感觉到怀里小女孩的躁动,顿了一下,却没有回头,更加加快速度走了。

    周谨行怔愣地看着玲玲哭泣的小脸和那人仓惶的背影一同消失在门口,一时只觉得天旋地转。

    他摸了摸自己心脏的地方。

    原来他也会有舍不得的东西,他自嘲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