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二十六章
    丁小伟一出门,一阵冷风兜头照脸地刮了过来,他觉得面上凉飕飕的。

    玲玲转过脸看着他,小脸上儿全是眼泪,这时候没顾着自己,却是费劲地用小手擦着他的脸。

    丁小伟亲了她一口,“没事儿,爸爸没事儿,风太大了。”

    玲玲搂住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肩膀上。

    丁小伟轻轻拍着她的背,“玲玲啊,你长大了,要懂事。以后你就知道了,这世上不如你意的事情,太多太多了,你得学会适应。”

    玲玲摇了摇脑袋,更加用力地搂紧他的脖子。

    丁小伟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他不知道这里离市区有多远,他只希望能快点儿回家。

    怀里温暖柔软的小姑娘,是他全部的安慰。

    只要有这个女儿在,他就有无限的力量,他就永远都不会被打倒。

    车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他们才回到家。

    丁小伟把兜里所有的钱都给了司机,一向节俭的他破天荒给了小费。

    没关系,他这不是有钱了吗,别管是拿什么换的吧,钱才是最亲最实在的。

    其实这样挺完美的。打从一开始,他把周谨行领回家,期待的绝对不是什么风花雪月,他期待的,就是有一天周谨行能给他点儿实惠的报答。

    撇开中间那段儿让他糟心的经历,他是求仁得仁,皆大欢喜,他应该高兴才对。

    对,应该高兴。

    丁小伟的手机还在周宗贤的保镖手里,没办法,他只好去买了个新手机,然后去移动厅把自己的号弄了回来。

    手机里空空如也,一个联系人都没有。

    这样反倒清闲,免得里面上百条跟周谨行的腻歪短信,一时删都删不完。

    可是大家都在放假,他和玲玲关在屋子里,也不是个事儿。

    他没有詹及雨的电话,于是干脆带着玲玲直接去了小詹家。

    小詹一开门还吓了一跳,“哎,你们不是回老家了吗。”

    丁小伟笑笑,“是啊,这不回来了吗。”

    “才呆了这么几天?”

    “嗯。”丁小伟不想多说,举了举手里的袋子,“我买了好多东西,咱们吃火锅吧。”

    小詹笑得可开心了,“好啊好啊,赶紧进来,你不在,我都无聊死了。”他一把把玲玲抱了起来,“哎哟我的乖玲玲,今天真漂亮,穿新衣服啦。”

    三个人笑呵呵地进了屋。

    吃完饭丁小伟帮着收拾的时候,小詹就说,“丁哥,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哦,什么事儿啊。”

    “我家里人还是想让我复读,说我不能一辈子当城管啊。现在正好有个机会,我要是同意,能直接插班,就不用等明年了,可我拿不定主意。你不知道,我爸妈看说不动我,动员了我哥我姐我七大姑八大姨轮番儿给我打电话,我都烦死了。我现在也挺犹豫的,你给我出出主意呗。”

    “这是好事儿啊,我觉得你应该复读。”

    詹及雨噘着嘴,“你也觉得我该复读啊……可是我一想到高三那日子,我就打怵,再让我来一遍,真是要命。”

    “左右不就一年吗,熬出头就好了啊。你爸妈说得对,你不能一辈子当城管,考上大学才能找个好工作,将来才能有出息。”

    小詹撇了撇嘴,“什么是有出息啊,我觉得钱吧,够花就行。关键是得有个真正喜欢的人跟自个儿在一起,那日子过得才叫美满。”说完还冲丁小伟暧昧地眨巴眨巴眼睛。

    丁小伟笑道:“你这可够洒脱的了,不怪你,我十七八岁的时候,身边好多人都这么想,好傻好天真哈。”

    詹及雨不服气地说,“我再过十年,也这么想。”

    “行,不跟你犟。不过说真的,丁叔劝你回去读书。将来你真处对象了,能给对方提供一个好的生活环境,是不是生活更美好?”

    詹及雨低着头想了想,“……我听你的,我去复读。”说完抬起头冲丁小伟一笑,“丁叔,你跟我好吧,你要跟我好,我就有动力好好读书,找好工作,以后赚了钱都给你。”

    丁小伟“切”了一声,“等你真能挣钱再说,空头支票我才不要。”

    詹及雨眼睛亮了亮,“那要是真有那一天,你会跟我好吗。”

    丁小伟拍拍他脑袋,“你先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

    詹及雨有些兴奋道:“丁叔,我去复读也还在这个城市,不回老家,我们还能经常见面。”

    “那太好了。”

    “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然后我还报这儿的大学,我肯定不离开你。”

    丁小伟微笑看着他。

    没有谁会真正不离开谁,不过这种话听起来,总是让人心喜的。

    詹及雨很快就又回到了学校。

    除了平时来找丁小伟的孩子从一身他穿着别扭的城管服换成了很合身很青春洋溢的校服,日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他依然朝九晚五,安安稳稳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那张支票,他还没动。他眼下也不缺钱,那玩意儿应该是没有保质期的吧。

    可是要一直这么放着,他又有点儿不安心,毕竟真金白银没拿到手,什么都是空的。

    有一晚上他翻出来了,摊在面前看了好久。

    然后拿起笔,开始犹豫该填个多少。

    要照周谨行那身家,他填个几百万完全不算个事儿,可惜他没那个胆子。

    他丁小伟天生也不是个干大事儿的人,让他一下子敲人家几百万,想想都手软。

    综合了一下周谨行在他家住的半年,他为他花出去的钱,应该一万来块钱是有的。

    丁小伟犹豫来犹豫去,最后一咬牙,一狠心,填了个十万。

    人家花了他一万,他敲出来十万,想想是值了。

    填好之后,丁小伟盯着支票上周谨行的签名看了很久。

    尽管这名字很可恨,可是这字写得真是好看。

    周谨行,周谨行,周谨行……

    丁小伟拿手指摸着已经干涸了的笔迹,最后缓缓拿手遮住了眼睛。

    这天丁小伟回家的时候,碰上了个让他颇为意外的人。

    具体说,并不是碰上,而是对方就站在他家楼下。

    丁小伟走近的时候,那个个子娇小,打扮时尚的女人,缓缓摘下了墨镜,默默地看着他,轻声道:“小伟。”

    丁小伟一时如鲠在喉,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江露。”

    他的前妻。

    玲玲晃了晃他的手,抬脸看着他。似乎对眼前的女人又熟悉又陌生。

    江露走了两年后,虽然偶尔会给玲玲打电话,也会汇钱,但是见面,却还是第一次。

    丁小伟心里有些难受,慢慢蹲下身,对玲玲说,“玲玲,这是妈妈,还记得吗?”

    江露眼圈儿立刻红了,控制不住地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玲玲。

    玲玲似乎有些抗拒,却不敢动,不知所措地看着他的爸爸。

    丁小伟叹了口气,“玲玲,是妈妈啊。”

    玲玲打着手语,“你是妈妈吗?”

    江露求助地看向丁小伟。

    丁小伟说,“她问你是不是妈妈。”

    江露连忙点着头,“是,我是妈妈,玲玲,是妈妈。”说完忍不住抱着玲玲哭了起来,玲玲小嘴一撇,眼泪也掉了下来。

    丁小伟心里五味杂陈。

    晚上是江露做的饭。丁小伟好久没吃过她做得东西了,觉得她手艺进步了很多,就夸了她两句。

    江露露出一个略显寂寞的笑容,“平时没什么事儿,就在家研究研究好吃的。”

    丁小伟笑道:“那是,你现在是阔太太,清闲时间有的是。”

    说完之后,看江露脸色一变,丁小伟也有些后悔。

    也不是他故意想说这么酸的话,实在是面对着跟有钱男人跑了的前妻,正常人都淡定不下来。

    吃完饭丁小伟三个人坐在沙发上,江露和玲玲说话,还得靠他翻译。

    晚上玲玲睡了之后,两个人才有单独说话的时间。

    丁小伟这才问出他憋了一晚上的问题,“怎么突然就来了,电话也不打一个。”

    “有事儿路过,顺道就来了。”

    丁小伟心里不太舒服,“看女儿还得顺道?”

    江露微微低下头,“其实早就想来了,只是……”

    丁小伟也能想象他只是什么,也就不想再问了,换了话题道:“你给我妈寄钱了?”

    “嗯。”

    “你以后别寄了,我妈不要,都汇给我了。”

    江露苦笑了一下,“给谁也都一样。”

    “那个谁,对你挺好的?你一下寄了那么多钱。”

    江露微微一怔,眼神有些闪躲,“还,还挺好的。”

    丁小伟对于她是真好还是假好也没兴趣。两个人走到今天这步,其实已经无话可说了。

    随便聊了两句,丁小伟把卧室让给她,自己抱着被子跑客厅睡了。

    迷迷糊糊睡到半夜,觉得有什么东西在碰他脸,他觉得痒,就顺手抓了抓,一抓就碰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丁小伟一下子醒了,黑暗中只看到一对明亮的眼睛,近在咫尺。

    丁小伟腾地坐了起来,其实有一半是吓的。

    “江露?你干什么?”

    黑暗中他闻到女人身上撩人的香味,紧接着柔软的身体贴了上来,他耳边传来轻柔的声音,“小伟……”

    丁小伟一时愣在当场。

    其实是个男人,都肯定意淫过跟有夫之妇偷情,只是当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的关系从合法夫妻堕落到了偷情,这个得有多博大的胸襟,或者说是多粗的神经,才能坦然接受。

    反正丁小伟是接受不了,就好像本来拿着自己的东西招摇过市,却被人乱棍打成偷鸡摸狗,他凭什么呀!

    丁小伟想也没想地推开了怀里的软玉温香,一下子跳下了沙发,冲到墙边打开了灯。

    两双眼睛都因适应不了突然而来的亮光而紧紧闭上。

    只不过一双很快就睁开了,一双不敢。

    丁小伟闭着眼睛靠着墙,沉声道:“江露,我不是跟你装正经,我也很久没跟人睡了,我也挺想的。你看我现在不敢看你,我是怕我控制不住。可是你听着,我就是出去花钱叫鸡,我也不能跟你睡。你不用觉得难受,我这话不是埋汰你,我只是接受不了……接受不了本来咱俩是正正当当的,如今却变成了我是别人婚姻的第三者。江露,我真心爱过你,即使你不要我了,我还是得承认我爱过你。可你不能不要我了,回来还想跟我干,你把我当什么了,我有那么贱吗。”

    他其实想说是不是那老头满足不了你了,你回来找我。可是这么恶毒的话,即使是现在他气得不轻的情况下,也还是没忍心说出口。

    他还没说完,已经听到了江露克制不住地哭声,“小伟,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想你,我真的想你。”

    丁小伟心里一酸,“你想不想我,事情都这样了,你就别给彼此添堵了。你好好过你的日子,我好好过我的,这两年多不都是这样的,以后也是这样的。”

    他闭着眼睛,听到了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过了一会儿,他感觉到江露站到了他面前,摸了摸他的眼睛,“你睁开吧。”

    丁小伟这才睁开眼睛。

    江露哭得双眼通红,衬在她雪白的皮肤上,看上去很是惹人怜爱。她拢了拢头发,“小伟,你陪我说说话吧,已经很久没人陪我说话了。”

    丁小伟跟着江露进了卧室。他这辈子还真是第一次,跟一个对他有那个意思的女的盖棉被纯聊天,真是纯聊天。

    江露断断续续地给他讲着自己的生活。

    丁小伟才知道,她过得也不过,她那么要强的女人,会在前夫面前承认自己过得不好,那该是多么需要倾诉了。

    原来那个男人到现在也没跟她正式结婚,他真是想不明白跟自己离了婚去给别人当二奶到底是怎么想的。

    也不知道聊了多久,两个人不知不觉都睡着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丁小伟没有压力地一直睡到天大亮,最后是被一阵门铃声吵醒的。

    他睁开眼睛一看,江露已经不在床上了,他套上睡衣起身去开门。

    刚打开卧室的门,就看到江露正系着围裙,已经把门打开了。

    开门的一瞬,詹及雨愣住了。

    他万万想不到他丁叔家里会突然多了个女人,要不是屋子里的一切都很熟悉,他还以为走错门儿了。

    丁小伟老尴尬了,看着孩子震惊的眼神,知道他肯定误会了。

    他赶紧走了过去,“江露,这,这我朋友,小詹,你进来吧。”

    詹及雨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又看了看江露,眼里流露出受伤的神色。

    他把手里的东西放地上一扔,扭头就跑了。

    丁小伟也没多想,赶紧追了出去,在楼梯口把孩子拽住。

    丁小伟都给气乐了,“小祖宗哟,你唱哪出啊?跑什么跑?”

    詹及雨红着眼圈儿看着他,“你都带女人回来了,我跟着掺和什么呀。”

    丁小伟赶紧捂住他的嘴,把他拉到墙根处,压低声音道:“你他妈给我小声点儿,听了多叫人误会啊。那是玲玲妈妈,回来看孩子的。”

    詹及雨打开他的手,“那你们要再续前缘了是不是。”

    丁小伟皱眉道:“你瞎说什么,再说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詹及雨嘴一撇,眼泪儿都要掉下来了。

    丁小伟刚想宽慰他两句,已经被狠狠推了一把。

    孩子头也不回地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