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二十七章
    丁小伟坐着吃饭的时候,江露给玲玲洗脸洗手,眼神尽是温柔。

    丁小伟本来想提醒她这些让孩子自己做,可是后来想想算了,俩人亲近的机会,也实在少得可怜。

    “你打算呆几天啊”丁小伟随口问道。

    江露愣了愣,笑道:“赶我呢?”

    “没那个意思,问问。”

    “明天晚上走。”

    丁小伟挑了挑眉,“难得来一趟,不多呆几天?从上海过来也不近啊。”

    江露低下头,“家里也有事儿……”

    丁小伟“哦”了一声,“以后没事儿多回来看看孩子,孩子都不认识你了。”

    江露眼圈一红,“……嗯……”

    “还有,你要闲着没事儿,把哑语学一学吧。”

    江露放下碗,背过脸去,抹了抹眼睛。

    丁小伟皱眉道:“说一下,你哭什么呀。”

    “没什么,你说得对,我这两天也在学呢。”

    两个人当着孩子的面儿,也没什么话可讲。

    两年恋爱,三年夫妻,如今落到了这么个不尴不尬地境地,丁小伟除了叹息,还是叹息。

    江露星期天晚上要走,玲玲哭着拽着她的袖子不让走,江露就抱着她哭,丁小伟这大老爷们儿都受不了这样的场面,一个人坐沙发上抽烟,恨不得把耳朵关上。

    一个人活到三十多岁,不说死别吧,生离肯定是经历了不少了,再难受,也能挺过去。

    但是玲玲不一样,每一次分别,她都打从心底地伤心。

    他想到周谨行,再想到江露,就心疼他的女儿心疼地厉害。

    他又萌生了给玲玲找个妈的想法,一个能跟他正经过日子,不会说走就走,不会伤孩子心的妈。

    最后江露还是走了,顶着一张哭花了妆的脸。

    丁小伟哄着玲玲的时候,收到了一条短信。

    他一看,是江露发的。

    “小伟,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玲玲。谢谢你没让我难堪。”

    丁小伟默默把短信给删了。

    他以前好多次幻想过,有一天江露跑回来求他跟她复合。然后他就解恨地把离婚证摔她脸上,让她滚蛋。

    可是现在,尽管他还是从心底里有些瞧不起这个女人,并且怨她,可是如果她真的要求复合,他应该会同意。

    要他接受一个抛下他和三岁的孩子跟别的男人睡了两年的女人再回到他身边,他心里除了膈应还是膈应,别说他只要一想他的朋友怎么看他,他的自尊心就受不了,他的家人恐怕都接受不了。

    可惜他不能只为自己考虑,或者说,他就不能为自己考虑,他闺女的幸福永远在第一位。

    她再不济,世界上也只有她是玲玲的亲妈。

    江露那天晚上想跟他那个的时候,他着实有些害怕。现在她走了,并且没提出任何想要和好的意思,丁小伟甚至觉得松了口气。

    星期一下了班儿,丁小伟接上玲玲,买了点儿好吃的,往詹及雨家去了。

    他还记着孩子那天委屈的脸,觉得这么晾着也不是个事儿。

    按了门铃,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不一会儿,门就开了。

    詹及雨噘着嘴看着他。

    丁小伟看了看里边儿,故意道:“有朋友啊,那我先回去吧。”

    詹及雨一把拽住他,“你别走……”

    丁小伟嘿嘿笑了,“怎么,不生气了。”

    詹及雨还是挺不自在的,给他让出门口,“进来吧。”

    丁小伟领着玲玲进去了。

    进去才发现屋子还坐着个长得特别白净清秀的男孩儿,穿着跟詹及雨一样的校服。

    丁小伟跟他打了个招呼,“嗨。”

    男孩儿露出个有些腼腆地笑容,“你好,你是丁叔吧。”

    “嘿,小詹跟你说过啊。”

    “嗯……”男孩儿清透地眼睛在他身上来回打转,最后神色有些黯然地低下头去。

    丁小伟觉得俩人的气氛怎么就不太对劲儿呢,难道是早恋?

    詹及雨有些尴尬地解释道:“他给我补习的。”然后怕丁小伟不信似的,又加了一句,“老师给分的,两个两个一起学习,我们班都这样。”

    丁小伟笑了笑,没说什么。

    吃饭的时候三人都有些尴尬,詹及雨和丁小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他那个同学就在旁边儿逗玲玲。

    詹及雨在知道玲玲妈妈已经走了之后,想到自己那天的反应,就挺不好意思的。

    丁小伟抓紧机会挤兑了他几句,两个人又开起了玩笑,气氛缓和了不少。

    趁着他同学上厕所的空挡,丁小伟赶紧低声说,“小詹啊,你现在最要紧的是学习,可不能想些别的分心啊。”

    詹及雨涨红了脸,“你瞎说什么呢,他就是我同学。”

    丁小伟点点头,“我也没说不是啊,可是你看那孩子,长得挺好看的,人又文静,我不是怕你有想法吗。”

    詹及雨一摔筷子,有些气愤道:“你什么意思,我,我是那样见一个喜欢一个的人吗!他,他……”詹及雨压低声音,“他是对我有那个意思,可是我,我不是那个你吗,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说完气得脸颊都鼓了起来。

    丁小伟一看要炸毛,赶紧顺着毛摸,“好好好,我开玩笑的,瞎说的啊,我就是希望你好好学习,丁叔知道你肯定能管好自己的。”

    詹及雨气呼呼地瞪着他。

    这时候那男孩儿出来了,两个人才都装着没事儿一样,埋头吃饭。

    那天过后,他和詹及雨似乎是回到了从前那样,还是偶尔吃吃饭,出去溜溜弯儿,只不过有时候那个男孩儿会跟着。

    丁小伟倒是挺乐意的,经常跟年轻人在一起,他觉得自己也挺年轻的,而且他家玲玲人见人爱,有漂亮哥哥哄着,小姑娘也开心。

    眼看就是年关了,这次他早早就准备好了,决定这次一定要回老家。

    临走前,他接到了他妈的电话。

    老太太声音里透着兴奋,说让他跟别人一起回来。

    丁小伟仔细一问,才知道这别人,是指一个离了婚的女人和她的儿子。

    丁小伟一听就知道什么意思了。

    “小伟啊,你说巧不巧,这转了好几层的关系,我偶然知道了这个人。跟你一个城市工作的,还是咱们老家的,年纪比你大两岁,也是一个人带着孩子。你们见见吧。”

    丁小伟一听,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有合适的结婚对象,这是个好事儿。丁小伟甚至觉得要是两个人看对眼儿了,这趟回老家就把婚结了算了。他对爱情的那点儿念想早就给磨光了,如今只想给孩子找个好妈妈,他这辈子就知足了。

    双休日的时候,丁小伟就给那女人打了电话,两个人约出来见见。

    这次见面就他们俩人,没带孩子。

    那女人今年三十五,叫容华,在一个大超市当收银的,声音听着挺顺耳的。

    俩人在一个茶馆儿见得面。

    丁小伟打眼一看她,就觉得还行。

    中等身材,五官周正,穿戴有些老气,不过看着人挺老实的样子。

    容华看到他有些不好意思,腼腆地一笑。

    丁小伟对她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俩人开始没什么话说,都挺尴尬的,后来讲到了孩子,话题就多了起来。

    丁小伟了解到她生孩子早,孩子都上初中了,是个男孩儿,现在正是叛逆的时候,不太听话,她很头疼,觉得要是有个男的管教着,也许能好点儿。

    两个人那天聊了不少,都觉得对方挺靠谱,约定下次带孩子出来见见。

    丁小伟往家走的时候,心里有种说不清的惆怅。

    如果不出意外,他跟这个女的可能就定了吧。

    他们不可能花心思谈个恋爱再浪漫一下,有个合适的对象,赶紧结婚才是正事儿。

    只要一想到他要跟一个全然没什么感觉的女人变成夫妻,他就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人生也就是这样了,世界上有几个人能轰轰烈烈爱一场,然后再白头偕老的。有个人做伴儿,他就该知足了。

    没过几天,他们两个人带着孩子又见上了一面。

    玲玲还懵懵懂懂的,但是容华对她很亲切,丁小伟看她也挺乐呵的。

    她本来就是个乖巧的小姑娘,给她颗糖她就能对人笑上半天。

    倒是丁小伟对容华的儿子印象不太好。这小子果然是青春期叛逆的典型,好像看谁都不顺眼似的,对丁小伟也是爱答不理的。

    不过丁小伟也没有太在意,两个家庭要组合到一起,需要磨合的地方多了去了。

    他和容华决定一起回老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可以在老家摆几桌酒,把婚礼办了。

    临走之前,丁小伟决定去找詹及雨。

    想到他要跟小詹说他结婚的事儿,他就觉得难受。也不知道孩子会有什么反应,可是他也不可能瞒着,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吃完晚饭后,丁小伟犹豫来犹豫去,把玲玲放家里,自己往詹及雨家去了。

    小詹住的地方房子老,楼道晚上不怎么照得到月光,再加上灯泡坏了,丁小伟只好摸着黑上楼。

    正往上走着,突然就听到有人喘气的声音。

    丁小伟一听这声儿就知道不对劲儿了。

    他想先下楼等等,避开这段儿,可惜他脑袋已经忍不住抬起来往上看了,楼梯上啃得正欢的两个人被惊到了,也正往下看。

    三双眼睛立刻在黑暗中交汇了。

    丁小伟尴尬极了,赶紧噔噔噔往楼下跑。

    詹及雨叫了一声,“丁叔!”也跟着跑了下来。

    丁小伟不明白他还追下来干嘛,这多尴尬啊。

    詹及雨绕到他身前,路灯下照得他的脸色相当难看,他有些着急地看着丁小伟,“丁叔,我……”。

    丁小伟试图缓和一下气氛,“嘿,你别落下学习啊。”

    詹及雨哭丧着脸,“丁叔,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我也不知道,我只是,只是想试试。”

    丁小伟叹了口气,“我理解,你这个年纪,没有不对这些事儿好奇的,你也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詹及雨吸了吸鼻子,“丁叔,你是不是再也不会考虑我了。”

    丁小伟揉揉他脑袋,“你别把心思放我身上了,你跟你那同学多好啊,年纪也合适。就是注意别耽误了正事儿,等考上了大学,你们有的是时间谈呢。”

    詹及雨难过地看着他,“我是因为你,才想考大学呢。”

    丁小伟道:“考大学是为了自己,不为别人。”丁小伟狠了狠心,道:“小詹,丁叔这次来,跟你说两个事儿。”

    “……你说。”

    “过年放假,我要回趟老家……然后,丁叔要结婚了。”

    詹及雨一下瞪大了眼睛,嘴唇颤抖着想说话,最后却没说出来,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丁小伟就怕碰到这样的情况,却说不出安慰的话,只能摸着他的脑袋直叹气。

    孩子伸手抱住了他的腰,抱得死紧,却自始至终没有说出任何类似“你不要结婚”的话。

    连他自己也知道,他对丁小伟的喜欢,跟丁小伟对家庭,对女儿的责任感相比,孰轻孰重,高下立见。

    就算他说“不要结婚”,也不可能起到任何效果,反而让他的丁叔为难。

    他知道这一天早晚要来临,没想到比他想得还快,他觉得自己对丁小伟的热情连一半都没耗尽呢,却被迫失了恋,他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丁小伟拍着怀里的人有些单薄的背,心里很不好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