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二十八章
    丁小伟找时间跟玲玲好好聊了聊,问她喜不喜欢容华阿姨。

    玲玲玻璃珠子一样地眼睛静静地看着她的爸爸,好半天才比划道:“她是新妈妈吗?”

    丁小伟有些尴尬,也不知道现在学校都教些什么,孩子怎么什么都懂了。

    他无奈地点了点头,“是吧。”

    “爸爸喜欢容华阿姨吗?”

    丁小伟愣了愣,又点了点头。

    “她没有妈妈漂亮,也没有周叔叔漂亮,也没有小雨哥哥漂亮,妈妈身上还是香的呢。不过爸爸喜欢的话,玲玲也喜欢。”

    丁小伟有些感动,摸着她的头说,“爸爸希望有人能好好照顾玲玲。如果容华阿姨对玲玲不好,或者小哥哥欺负你,一定要告诉爸爸。”

    玲玲乖巧地点了点头。

    丁小伟和容华带着两个孩子回了老家。

    两个人都买了不少东西,大部分都丁小伟提着。坐上火车后,容华看着他直笑。

    丁小伟问她笑什么。

    容华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有个男人是不一样,我们娘俩平时回家,都不敢带这么多东西。”

    丁小伟也笑了笑,这话很能满足他男人的自尊。

    相处时间久了,他就对容华愈发满意。这是个很细心的女人,对玲玲也很照顾,而且勤加持家,是妻子的合适人选。

    容华的儿子随了母姓,叫容嘉。这小子也并没有丁小伟想象中那么难搞,多聊了几句后,他发现孩子就是脾气有点儿倔,青春期浮躁叛逆,其实心眼儿倒是不坏,有什么好吃的也都先给玲玲,对他也挺客气的。

    四个人回到家后,受到了丁家一众亲友的热烈欢迎。

    丁小伟搂着久违的爹妈,眉开眼笑地。

    这次回来不仅是过年,更有丁小伟和容华梅开二度这件喜事儿。

    年前几天两家老人亲戚见了个面,都还挺投缘,一来二去就把事儿给敲定下来了。丁小伟和容华决定先去把证领了,选在大年初一摆几桌酒,双喜临门。

    丁小伟临走前把周谨行给他那张支票兑现了,腰包里瞬时多了十万块钱,他心里觉得踏实不少。

    丁小伟和他爸妈商量了一下,给了容家五万块钱的彩礼。

    本来这二婚是不用有这么多说头的,但是丁小伟和他爸妈都觉得以后日子长着呢,还是不要亏待人家。

    容家对这个女婿愈发满意,一个劲儿地夸他人长得好,还有本事,把丁小伟弄得都不好意思了。

    丁小伟和容华趁着民政处的人还没放假,去把结婚证给领了。

    丁小伟拿着那个红色的小本儿,心里感慨不已。他忍不住偷偷看了看容华,看她平凡的眉眼,看她温和的气质。

    他心里除了别扭,还有些陌生。

    这就是要跟他过一辈子的人了吗?丁小伟一瞬间感到了迷茫。

    三十儿晚上,俩家一起过得年。亲朋好友都到了,满满一大屋子的人,好不热闹。

    丁小伟敬了几杯酒之后,趁着上厕所的空挡,给老板同事和几个朋友都发了贺年的短信。

    翻着联系人的时候,偶然看到了詹及雨的名字。想到自从那天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过联络,他决定给孩子打个电话。

    可惜电话响了好久,那边儿都没接,丁小伟有些失望。

    他想孩子也许还在闹别扭吧。他是真的很喜欢詹及雨这个小朋友,可是如果他因为自己结婚了就不打算再跟他联系了,他也没有办法。

    丁小伟挂了电话,在厕所站了半天不想出去。

    出去又得喝酒,他有点儿喝怕了。

    突然,他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屏幕,是个陌生号码。

    丁小伟想也没想地按了通话键,“喂?”

    对比他这边儿劝酒吆喝鸡鸣狗叫鞭炮炸得漫天响的吵杂声,电话那头异常地安静,安静到了丁小伟怀疑这电话那头是不是在中国,在这个时候的中国,有哪里会这么安静。

    见那头没说话,丁小伟奇道:“喂?哪位?”

    “……丁哥。”

    丁小伟只觉得头皮都炸了起来。

    他万万没有想到,还会接到周谨行的电话。

    他第一反应是想把电话挂了,可是又觉得那么做好像自己怕了他一样。于是捏了捏大腿,强迫自己醒了几分酒,开口道:“哟,周老板。”

    周谨行苦笑了一声,“丁哥,新年快乐。”

    “你也新年快乐。”丁小伟觉得有点儿冷,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周老板这时候不陪老婆,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周谨行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一个人过年有点冷清,想……想听听你的声音。”

    丁小伟忍不住想笑,却笑不出来,但他确实觉得解恨。

    他心想,一个人过年也是你活该,把自家人都得罪光了,现在跑他这儿找什么人间温情,他又不是暖宝宝。

    “我声音没什么好听的,没事儿就挂了吧,我那边儿好几桌子人等着我呢。”

    周谨行沉默了一下,问道:“丁哥,你过得好吗?”

    “好,怎么不好。明天是老子大喜的日子,我现在别提多高兴了。”

    电话那边又陷入了沉默,周谨行好半天才发出声音,“你要,结婚了?”

    “是,我老婆跟你老婆那是没法儿比,不过也是个正正经经地好女人,你今天电话打得巧,就顺道跟我说句新婚快乐吧。”

    说完话,他就等着,等着周谨行对他说“新婚快乐”,然后自己就能彻底死了心。

    只是他还没等到,电话已经被周谨行挂断了。

    听着电话那头“嘟嘟”的盲音,丁小伟觉得痛快,真他妈痛快。

    他不想深究周谨行打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是良心发现,还是缅怀旧情。总之让周谨行知道自己过得很好,再对比周谨行过得似乎不太好,他就安心了。

    大年初一,两家热热闹闹地办了几桌酒席,请了些亲朋邻里,就算把婚给结了。

    丁小伟这天又喝了不少酒,整天都处于晕晕乎乎地状态。

    到了晚上,他借着酒劲跟容华做了。

    那感觉也说不上是好是坏,他至少是庆幸自己还是能跟女人做的。只是手下皮肤的触感不够紧实有弹性,声音味道感觉统统不对劲儿,他觉得兴味索然。

    容华倒是挺满意地样子,抱着他说了不少夫妻间的话,然后累得睡过去了。

    丁小伟套上衣服,坐在黑暗的客厅里,抽了一宿的烟。

    对于都已经经历过一次新婚生活的两个人来说,第二次实在没有太多激情和新鲜感了。两个人就像寻常夫妻一样,给家里做做饭,陪父母唠唠嗑。

    新年的假期过得飞快,再过两天,就得回去了。

    丁小伟享受着难得的平静时光时,意外接到了詹及雨的电话。

    丁小伟挺高兴的,“小詹啊,这么久不给丁叔打电话,过年好啊。”

    詹及雨的声音却不如平时那么欢快开朗,反而低沉的吓人,有气无力的,“丁叔……”

    丁小伟吓了一跳,“小詹,你怎么了,感冒了吗?”

    詹及雨没回答,而是直接道:“丁叔,你帮我个忙行吗?”

    “怎么的,你有什么麻烦吗?”

    “你,你能借我五千块钱吗?”

    丁小伟有些紧张,“你到底怎么了,钱我能给你,但你得跟我说说,出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大事儿,等你回来我再跟你说……”

    “不行。”丁小伟沉声道:“你现在就跟我说。”

    詹及雨被逼得没法了,只好道:“我,我跟人打架了……没什么大事儿,但是我不敢让家里知道,我钱也不够,我和我同学,都在医院呢……丁叔,你借我点儿钱吧。”

    丁小伟一下子火气就上来了,“你个小孩崽子不好好学习,跟人打什么架!这大过年的,你父母要知道了得闹心死了!”

    詹及雨声音带着哽咽,“丁叔,你别说我了,你要是不愿意帮我就算了。”

    丁小伟那个来气,“放屁,我能不帮你吗!你在哪个医院呢?我现在先给你汇钱,然后我回去找你去。”

    “丁叔,你不用回来了,你好不容易回趟家……而且,你,你不是刚结婚……你别管我了,你给我钱就行了。”

    “你别废话了,我肯定得回去,你都这样了我在家还呆得住吗。”

    孩子感动地叫了一声,“丁叔……”

    丁小伟扭头就把事情和他爸妈还有容华说了。

    他让容华去帮他汇了钱,自己到处托人帮着买车票。

    这时候车票最是难买的时候,他费了好劲儿多花了不少钱才弄了张站票。

    丁小伟把玲玲托付给容华,自己带了点儿吃的就走了。

    整整在火车上站了一夜,丁小伟困得上下眼皮都直打架了,下了车却连家也没回,直奔了医院。

    到了医院,他一看到詹及雨就气得眼睛都红了。

    孩子给打得鼻青脸肿的,软趴趴地躺在床上,看上去一点儿生气都没有。

    丁小伟又心疼又来气。

    詹及雨一看到他,眼圈儿就红了,委屈地叫了一声,“丁叔。”

    丁小伟走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你这小傻逼,就你这小身板儿还跟人打架。伤着哪儿了没有?骨头怎么样?内脏怎么样?”

    詹及雨摇摇头,“我说了没大事儿,没伤着骨头和内脏……就是一时下不了床。”

    丁小伟骂了一句,“该!还敢不敢惹祸了!”

    詹及雨委屈道:“我没惹祸,是那个畜生欺负我同学!”

    丁小伟见他确实没什么内伤,就是打得见不了人,心里也稍稍松了口气。他拽了长椅子坐到他旁边儿,“怎么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