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三十六章
    新老板上任之后,才让这群小公司的土鳖见识了什么叫管理,什么叫营销,什么叫物流。

    以前这个年营业额磕磕碰碰近千万的公司,除去运营成本,拿到老板手里的钱其实也没剩多少,整个公司就跟个夫妻店儿似的,生意是不错,但毕竟有小打小闹的感觉。

    这个新来的肖总在管理上颇有大将之风,做事雷厉风行,一个星期内就把公司的条条框框给树立了起来,胡编乱造了企业文化和精神,砸了三十多万就为了设计一个网站。

    肖总一番大刀阔斧地改革,那劲头是势必要把这小公司做大做强,在开会的时候拍案立誓,一年之后业绩要翻五倍,还承诺在公司三年以上员工确保每年工资增长率不低于百分之十。

    这下子弄得整个人公司的人都鸡血上头,干劲儿爆满,一个个像被洗脑了一样,摩拳擦掌地要在新领导面前表功。

    就连丁小伟也受到了那种积极拼搏的气氛地鼓舞,一扫被周谨行弄得抑郁地心情,觉得男人就该像他们肖总一样,把有限的时间和无限的热情都放在事业上,每天都活得充实而有意义。

    这个肖总的本事也确实让人佩服,对市场形势的了解又准又快,义乌那边儿新流行了做什么珠子,他准是马上知道。拉客户的本事也是让人咂舌,订单跟雪花似的哗哗哗往他们公司砸。到了肖总上任满一个月的时候,还给公司每个人派了两千快钱的红包,这下公司的员工彻底疯了,恨不得把肖总表框挂墙上供着。

    这个肖总有些恃才傲物,不过人挺不错的,对丁小伟也很好。他们公司俩司机,肖总却去哪儿都让丁小伟开车。才一个月下来,丁小伟就跟着他住了俩回高档酒店了,他对这个新老板那个爱啊,看到他笑得嘴都合不上。

    这天肖总又带着丁小伟出去了,说是去见一个投资人。

    以前他们公司的货运都是外包给物流公司的,但是肖总野心大,物流这块儿想自己做,只是资金不够,这回见得这个,如果能谈成了,能进账好几千万。

    这么重要的客户,弄得丁小伟也开始紧张了。

    他把肖总送到一个酒店后,自己就在车里等着,百无聊赖地听着广播。

    等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了,丁小伟肚子饿得直叫,就想开车出去弄点儿吃的。

    适时电话响了起来,是肖总打来的。

    “哎,肖总。”

    “丁师傅,还在外边儿呢?”

    “那肯定的,我在外边儿随时待命呢。”

    肖总“嘿嘿”笑了两声,“这都吃饭时间了,我跟周总打算在酒店里把晚饭解决了,你也上来一起吃吧。”

    丁小伟心里直乐,表面上连忙推托道:“那怎么好意思,我自己弄点儿东西垫垫肚子就行了,您和周总要谈正事儿的。”

    “没事儿,你上来吧。正事儿该谈得都谈完了,一会儿吃完饭我还要跟周总去洗浴去,你一起来吧,你这一天也辛苦了。”

    丁小伟又意思地推托了两句,就美滋滋地进了酒店。

    要不说公司的另一个司机那么嫉妒他呢,实在是这个肖总对底下的人太慷慨了。平时出去谈事儿,有什么消遣总忘不了他一份儿,这些高档消费场所丁小伟平时想都不敢想的,这才短短一个月,跟着肖总享受好几回了。

    丁小伟脸上洋溢着占了大便宜地幸福笑容,只是这笑容在看到“周总”之后,彻底消失了。

    世界上姓周当总的那么多,为什么他非得跟这个周总狭路相逢呢。

    周谨行也露出一个颇为意外地表情,但马上平静了下来,还笑着跟他打招呼。

    丁小伟最佩服周谨行的其中一点就是他喜怒不形于色,脸上的表情是跟着理智换的。

    经过那天的不愉快,丁小伟见到他实在连假客气都使不上劲儿,周谨行却可以笑得跟俩人第一次见面似的。

    肖总一副浑然不觉的样子,招呼着丁小伟,“丁师傅,这边儿。”

    丁小伟忍住了拔腿就跑的冲动,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肖总冲周谨行道:“这是小丁师傅。”

    周谨行笑着伸出了手,“你好。”

    丁小伟看着眼前那只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觉得握不下去。

    丁小伟的怔愣让肖总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他悄悄叫了一声,“丁师傅?”

    丁小伟这才回过神来,匆匆跟周谨行握了一下,然后赶紧收回了手。

    这场面就稍有些尴尬了,肖总连忙打圆场道:“这小丁师傅一定是很少见到像周总这么英俊潇洒的人。”

    周谨行含笑看着丁小伟,“丁师傅,坐啊。”

    丁小伟只好坐了下来,他心跳快得跟打鼓似的,弄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儿。

    真有这么巧,出来谈生意都能碰到周谨行?

    可是看上去肖总确实跟他不熟识的样子。

    如果早知道这“周总”就是周谨行,就是让他上来吃金砖,他都不干。他上次弄得周谨行应该挺没面子的,他估计周谨行但凡要点儿脸,他话都说到那个份儿上了,不会再来找他了。

    可是这碰上了算怎么回事儿呢。

    明明说了不要脸的话的人是周谨行,为什么紧张的反而是自己?

    一顿饭吃得索然无味。

    周谨行在席间几乎没怎么跟他说话,就一直和肖总聊着天,就好像丁小伟真的就是个生意伙伴的司机过来蹭顿饭一样,引不起他半点关注。

    吃完饭之后,肖总带周谨行去酒店的浴场,让丁小伟也跟着。

    丁小伟这回不干了,开始找些拙劣的借口推辞。

    出来谈事儿是很忌讳他这样在别的老板面前不给自家老板面子的,肖总果然脸色就不太好,丁小伟当司机这么多年,也明白这道理,但他真不想跟周谨行一起赤身裸体地去泡澡,指不定会出什么岔子呢。

    可他也真不想得罪对他这么照顾的肖总,最后没办法,只好跟着去了。

    给自己做了一会儿的心里辅导,丁小伟紧张的心情稍微放松下来了。

    他想紧张的人不该是他,周谨行这个同性恋看到一屋子裸男,出糗的比例比他大多了,他担心什么。

    果然进去之后,周谨行看也没看丁小伟,把衣服脱了之后,很快围上了浴巾。

    丁小伟也围了条浴巾,尽量站得离周谨行远远儿的。

    光着大白屁股的肖总有些不好意思了,“你们一个个的都这么矜持呢,我是不是也得围一条啊。”

    丁小伟笑道:“肖总你怎么舒服怎么来,别管我们。”

    丁小伟冲完澡后,见肖总已经跑去泡温泉了,丁小伟嫌那池子脏,不想进去,直接进了桑拿房,这个时间来洗澡的人不多,桑拿房就他一个人。

    他正坐着狂掉汗呢,门又开了,他抬头一看,周谨行过来了。

    得了,该来的总是躲不过去,丁小伟反而坦然了,挑着眉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