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四十章
    丁小伟听着容华躲在卧室里打了一天的电话,跟老家的亲戚借钱。

    玲玲又被周谨行接走了。

    其实私心里他挺希望玲玲现在不要在家的。这个家现在乌烟瘴气的,大人都没有时间给她足够的关怀,如果她在周谨行哪儿能高兴,丁小伟也能安心一点儿。

    容华打完了电话,就红着眼圈出来了,手握着衣角坐到了他对面。

    丁小伟也坐直了身体,他知道容华肯定有话要说,他也能猜到她要说什么。

    “小伟……”容华凄切地看他了一眼。

    丁小伟把烟掐灭了,“怎么样,能凑出多少来?”

    容华吸了吸鼻子,“大概,二十万吧。”

    还差一半儿啊……

    丁小伟没有抬头,闷声道:“我给你出十万吧,其他的,你再想想办法?”

    容华鼻头一酸,“小伟……”

    十万对于丁小伟这种拿死工资的人,得不吃不喝存将近三年。二婚的丈夫,为了不是自己的孩子,二话不说愿意拿出这么多钱来,甚至都没说是借,这已经让容华感动不已。

    可是这不够。

    如果不是被逼到这个份儿上,容华真的没脸要求丁小伟为了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儿子往外扔血汗钱。可是那毕竟是他儿子,她就是砸锅卖铁,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的前途就这么毁了。

    容华颤声道:“小伟,我知道我不该得寸进尺,可是我实在没办法……你,你再多借我十万吧,我,我以后一定还你!”

    丁小伟的心也跟着颤了起来,他抬头看了一眼这个同床共枕了大半年的妻子,突然心疼起她通红的眼睛和脆弱的神情。

    这么一个善良又安分的女人,他多希望自己能帮她解决一切的烦恼,让她安安心心地拿着小工资,每天动脑筋最多的事情就是晚上要吃什么。

    可惜他丁小伟没那个能耐。让他一下扔出二十万去,他这三十多年也就等于白活了,他真的做不到。

    他垂下眼帘,听着自己空洞地声音响起,“容华……我也想帮你,真的……可是……我拿不出更多了,你,你再想想办法吧。”

    容华脸色苍白,也低下了头去。

    两人一时陷入了可怕地沉默。

    丁小伟不敢看她,就那么僵硬地看着地板。

    最后是容华开口了,她轻声道:“小伟,不管怎么样,我得谢谢你。”

    丁小伟心里一紧,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话题容华再没有提起,她依然是想着办法凑钱,但绝对不会忘了给她的丈夫和儿子做饭。

    丁小伟近来烟瘾越来越大,以前只是偶尔心烦的时候抽,两三天不碰都不想,现在却一天能下去小半包。

    丁小伟觉得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憋屈,却找不到解决的办法。

    就连公司的同事都发现了他的不对劲儿。他送肖总出去的时候,肖总还关心地问了他几句。

    丁小伟自己的家务事,也不好意思跟别人说,只好敷衍了几句。

    正说着话呢,肖总的手机响了。

    丁小伟听到他热络地叫“周总”,就知道那头是谁了。

    然后就听着肖总在那儿“哦,哦,没问题,没问题。”

    挂了电话,肖总冲丁小伟道:“小丁师傅,你把我送到地方后,你去趟周总哪儿,他的司机感冒了,现在要出去办点儿事,正好你没事儿,你去帮帮忙吧。”

    丁小伟一肚子牢骚,却没好开口。

    周家那么大的家业能一个司机都找不出来?找不出来不会自己开车吗,周谨行这是故意折腾他呢。

    把肖总送到之后,丁小伟就往周谨行住的地方去了。

    开车老远就看到周谨行的院子里欢快地奔腾着一只黑色的大狗,狗旁边儿有个小男孩儿,穿着一身小水军服,身子还没狗长,玩儿得很欢快。

    丁小伟停下车后,周谨行在屋里听到车声,就走了出来,手里还拎着不小的旅行包。

    他说了句什么,然后顺手把小男孩儿抱了起来,朝丁小伟走去。

    丁小伟注意到孩子立刻不笑了,板着张小脸儿。

    他走近了一看,喝,好大一条狗。他对狗不熟悉,不知道什么品种的,就是看着觉得很威风。

    周谨行手臂托着的小男孩儿,跟玲玲差不多大的样子。

    小孩儿皮肤像牛奶,眼睛像葡萄,嘴唇像樱桃,原谅丁小伟没啥文采,总之这小男孩儿长得太漂亮了。

    只是这小孩儿面无表情,跟刚才玩儿得欢快的小孩好象不是一个人,仿佛天生长了一副不高兴的脸,看着不太讨人喜欢。

    丁小伟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你儿子?”

    周谨行笑道:“我儿子还坐不起来呢,这是我小叔。”

    “小叔?”丁小伟瞪大了眼睛。

    周谨行把孩子放到地上,“是我小叔。我爷爷最小的儿子。”他拍了拍小孩儿的脑袋,“打个招呼。”

    丁小伟想起来周太安最后一个老婆才二十来岁,那有个五岁的小孩儿不奇怪。

    小男孩儿脚一沾地,立刻就跑到那只大狗旁边,小手揪着它的毛,紧紧挨着它,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丁小伟,似乎很抗拒的样子。

    周谨行摸着他的脑袋,“他有点儿怕生,而且离不开这只狗,我今天有点儿事,你帮我带这只狗去宠物店洗个澡吧,把他交给其他人我不放心。”

    丁小伟白了他一眼,“你就为这个把我弄过来?你们周家没人了?随便找个佣人保镖什么的不就行了。”

    周谨行抿嘴笑道:“我只是想见见你。”

    丁小伟没搭理他,“告诉我地址吧。”

    周谨行低声道:“丁哥,你最近过得是不是不太好?玲玲跟我说了,你们碰到了麻烦,如果你需要我帮忙的话……”

    “不用。”丁小伟立刻打断他,“谢谢你的好意了,但是我自己家的事,我们自己会解决的,倒是玲玲在你这儿打扰好几天了,得谢谢你。”

    周谨行苦笑一声,“丁哥,你跟我这么客气干什么。”

    “我跟你能不客气呢,你这一逮着机会还指不定把我怎么地呢。”丁小伟想到上次的事儿,讽刺地一笑,“对,以后哪怕我在大马路上昏倒了,你也别管我,跟你在一起也没比躺大街上安全多少。”

    周谨行也不生气,笑了笑,把手里的旅行包拎到他面前,“另外,丁哥,他和这条狗要在你家住一段时间,大概一个来星期吧。”

    丁小伟眯起眼睛,“你说什么?”

    周谨行脸上一点波澜都没有,“我要出躺国,这段时间你帮我们看看孩子和狗吧。”

    丁小伟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气得都直结巴,“不是,你他妈……我凭,我他妈凭什么帮你看孩子看狗啊。”

    周谨行笑道:“只是帮个小忙嘛,它们吃的又不多。”

    “这是吃多少的问题吗?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你们周家没人了为什么让我看你孙子,不是,呸,你们周家的孙子,不是,不是孙子,你小叔!”

    周谨行看了已经跟狗滚成一团的小孩,把丁小伟拉到一边儿,低声道:“丁哥,我没有把你当外人,你放心玲玲跟着我,我也放心他跟着你。”

    “这不是放心不放心的问题!”丁小伟气得直咧嘴,“我不想掺和你们家的事儿!”

    周谨行皱眉道:“丁哥,连这么点忙你都不能帮吗,他很好带的,不哭不闹,按时给他吃饭,给狗洗澡就行。”

    丁小伟觉得周谨行的大脑思维跟他就不在一个空间。

    “我就问,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我带他?他没保姆吗?他没妈吗?”

    周谨行叹了口气,“他真的没妈。”

    丁小伟一时语塞。

    “丁哥,具体的事情我以后再跟你解释,但是除了你我真想不出合适的人了,我不在,把他交给周家的任何人,我都不放心。丁哥,你也有孩子,你就当帮帮孩子吧。他跟玲玲玩儿得挺好的,你只是多看一个孩子一个星期而已,别的不说,我帮你看玲玲看了大半年呢。”

    “去你妈的。”丁小伟真怀疑周谨行这脸皮什么做的,那么不愉快的过去他也敢拿出来邀功,还理直气壮的。

    周谨行微微蹙着眉,恳切道:“丁哥,帮个忙吧。”

    丁小伟自己家的事儿都糊成一锅粥了,他这稀里糊涂地又领回来了一个不知道会不会说话的孩子和一直流哈喇子的狗。

    他总觉得周谨行在忽悠他。可是周谨行三两句不离这孩子没妈,而且暗示他周家人会把孩子吃了似的,自己要是不接手,那就是把孩子往火坑里推。

    忽悠来忽悠去,他就同意了。

    他明知道不该再跟周家人有过多牵扯,却还是没躲掉。

    一路上他直叹气。

    他从倒车镜看了一眼小孩,问道:“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男孩儿黑葡萄似的眼珠打量了他一眼,就扭过头去了。

    丁小伟都怀疑这孩子是不是也是哑巴。

    很久很久以后,丁小伟回忆这段日子,就忍不住开始掰指头算,当时周谨行到底设了多少个套儿等着他这傻逼往里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