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四十一章
    丁小伟把周谨行五岁的小叔和五个月的狗领回家后,玲玲非常地高兴。

    丁小伟这才知道小叔不是哑巴,虽然对玲玲也没多热情,但是至少会跟她说话。玲玲告诉他小叔叫熠熠,狗叫小白。

    容华带容嘉出去了,晚饭就没回来,丁小伟亲自下厨给几个生活不能自理地小东西做了顿饭。

    玲玲倒是已经习惯她爸爸的破烂厨艺了,小叔好像接受不了,皱着眉头拿勺子挑着碗里的饭菜,吃了几口就不吃了。

    丁小伟说:“吃这么点儿一会儿该饿了。”

    熠熠小叔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就摇了摇头,跳下椅子跑到小白吃饭的地方,蹲在地上看狗吃饭。

    丁小伟觉得这孩子够奇怪的,好像眼里就只有那只狗似的。幸好他真如周谨行所说,非常好带,一点多余的事儿都没有。

    丁小伟起身从柜子里拿了根儿火腿,递到他面前,“至少吃个火腿肠吧,你晚上睡觉前就得饿,到时候该睡不着觉了。”

    熠熠小叔看都没看丁小伟一眼,伸手接了过来,直接塞到了狗嘴里。

    丁小伟有点儿上火,可毕竟是别人的孩子,不好发脾气。他摸了摸黑乎乎地狗头,“你这狗真五个月?怎么长这么大的个头?什么品种啊?”

    “……拉布拉多。”

    这还是小叔头一回跟丁小伟说话,他激动了一下,觉得自己该多引导孩子说说话,免得自闭了。

    “哦,这狗毛色真亮,看着凶,其实挺听话的,应该挺贵的吧。”

    小叔的小嫩手在小白的身上来回抚摸着,眼睛有些发亮,“他的爸爸,是猎犬大赛的冠军。”那语气里充满了骄傲,就好像再说自己爸爸一样。

    “哦,厉害厉害。”然后丁小伟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心想不吃就不吃吧,明天让他吃容华做得东西,应该就吃得下了。

    晚上安排他睡觉的时候,本来让他跟玲玲一起睡,结果他非要让狗也上床。

    丁小伟觉得狗不干净,就不让,孩子就不干了,抱着狗坐在地上,弄得丁小伟哭笑不得,最后只能随他去了。

    把两个小孩儿哄睡了,丁小伟自己收拾了一下,也打算睡觉了。

    到了十一点多,容华才回家,一脸疲惫,精神都有些恍惚。

    丁小伟给他倒了杯水,关心地问:“怎么了?是不是着凉了?”

    容华摇了摇头,看着丁小伟的眼神有种哀怨和凄切。

    丁小伟被她看得心慌,“怎么了?”

    容华就那么看着他,眼睛突然就模糊了,一下子哭了出来,“小伟,对不起……你别怪我……”

    丁小伟怔愣地看着容华,“什么?什么意思?”

    容华哽咽着说,“我对不起你……你……咱们,咱们离婚吧。”

    丁小伟眼前一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艰涩道:“容华……我对你,应该没话说了吧,嘉嘉的事,我已经尽力了,你为了这个……就要离婚?”

    容华使劲摇了摇头,蓬乱地头发和通红地眼圈显出几分狼狈,“不是,小伟,不是你的问题,我,我也实在没办法,都是为了嘉嘉。”

    丁小伟深吸了一口气,“你,你说清楚,把这事说清楚。”

    容华凄声道:“我实在是走投无路了,我去了找了嘉嘉的爸爸……”

    丁小伟闭了闭眼睛,已经明白怎么回事了。

    “他爸爸早年真是个混蛋,听信几个狐朋狗友的话,撇下好好的工作,跑到新疆去淘金子……把家里的钱都败光了,还一直不回家,我一气之下就跟他离了婚。我从别人嘴里听说他过得不怎么样,没想到这次回来,怎么就突然发财了……他来找我好几次,想跟我复合,我,我真的没想再和他好,小伟,我是一心一意想跟你过的。”容华泪眼朦胧地看着丁小伟,“可是,嘉嘉出了这么个事儿,一下要那么多钱,这钱不该你来出,他是嘉嘉的爸爸,他该出。我……我实在没办法了,我就去找他了,他同意出这个钱,可是他让我跟他和好……小伟,我也是没有办法,你能理解我吗?他毕竟是嘉嘉的爸爸……嘉嘉跟他,还是有感情的。”

    能理解,怎么会不能理解呢。

    丁小伟心里一阵酸楚。他确实能理解容华,如果是他,肯定也做出一样的选择。一辈子也过不成一条心的二婚丈夫,和衣锦还乡的结发夫君,在有困难的时候肯下血本儿的孩子的亲爹,任谁都会选后边儿那个。

    这个时候成全人家是让一家三口美满团聚,他有什么理由不闪边儿凉快去。

    丁小伟苦笑了一下,低声道:“你放心,我能理解。这样对你对嘉嘉都好。”

    容华满脸地愧疚,“小伟,是我对不起你,如果不是嘉嘉这个事儿,他就是再有钱,我也不会再跟他好……你是个特别好的人,我说得都是真心话。”

    丁小伟酸涩道:“我明白,我相信你……”

    容华哽咽道:“结婚的礼金,我会退给你……老家那边儿我会去解释。”

    丁小伟疲倦地点点头,“行……你看着办吧……你,你们什么时候……走?”

    “明天,他来帮我们搬家,这个,文件你签了吧。お|萫”容华从包里拿出了离婚协议。

    丁小伟看着那张似曾相识的文件,有种恍如隔世地错觉。几年前他也是坐在沙发上,文件摆在他茶几上,他带着怨愤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当年的场景重现,他平静多了,只是恍惚间有些不明白,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又绕回了原地,还是什么都没剩下。他感觉自己的心一下子老了许多。

    他也没怎么犹豫,直接就签了字。

    容华看着他,眼泪哗哗地往下掉。

    丁小伟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别哭了……那什么,我朋友的小孩儿过来玩儿了,孩子嫌我做饭难吃,明早你给他们做顿好吃的再走吧,你和嘉嘉都跟玲玲道个别。”

    容华已经泣不成声,一边哭一边点头。

    丁小伟被她哭得有些心烦,拿着包烟跑阳台上抽去了。

    那晚上他想了很多。想玲玲会不会很难过,毕竟容华和容嘉对她挺好的。想他妈要是知道他这结了婚才半年又离了,该有多生气多伤心多发愁。想他这一辈子怎么就这么失败,一个人都留不住。想他觉得自己明明没做错什么,不嫖不赌一心顾家,偏偏跟他好的人要一个个离他而去。想老天爷怎么老是跟他过不去,就见不得他过安稳日子。

    可是想到最后,又觉得有一丝解脱的感觉。

    跟一个还没培养出感情的女人过一辈子,如果往深了想,就会觉得挺悲凉的。更何况出了容嘉这个事,往后的日子肯定平静不了,丁小伟突然觉得能从这段婚姻里抽身,对他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丁小伟的心就这么纠结着翻腾着,抽了一晚上的烟。

    容华晚上是在楼下容嘉哪儿睡的,但显然也没睡好,一大早顶着黑眼圈,上来给他们做饭。

    丁小伟在旁边给她摘菜。

    到今天这个地步,俩人也没什么话可说了,说什么都矫情。

    做的差不多的时候,丁小伟把两个孩子叫了起来。

    一共五个人,围在一起吃了一顿沉默的早餐。

    吃完饭后丁小伟帮着容华收拾东西。

    想到当初他也曾经帮容华打包准备搬家,只不过是搬到他家来,如今做着一样的事,却是她要搬出去了。

    容嘉的爸爸也很早就来了,见了丁小伟面无表情的,收拾完东西就把母子俩带走了。

    丁小伟有些奇怪玲玲没怎么难过,他就问玲玲,“容华阿姨和容嘉哥哥走了,你不伤心吗?”

    玲玲比划着,“周叔叔说,如果没有容华阿姨,他就会来当新妈妈。现在容华阿姨走了,周叔叔什么时候来当新妈妈?”

    丁小伟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心里直骂周谨行都他妈教他女儿什么了。

    女人的东西多,容华一走,屋子好像一下子空旷了不少。

    丁小伟觉得自己得找点儿事情做。

    他拍了下熠熠小叔,“走,我带你的狗洗澡去。”

    这狗洗澡还有指定的地方,昨天丁小伟一看不顺路,天又晚了,就没去,今天正好去了算了。

    小叔高兴起来,自己跑去换上衣服了。

    丁小伟爬窗台上往楼下看,希望能看到有出租车经过,要不带着两个小孩儿走出小区,还得半天。

    赶巧,正好有辆出租车刚送完人,司机帮一个女孩儿从后背箱拿出行李来,丁小伟赶紧从楼下叫道:“师傅!”

    司机左右转了转头。

    “师傅,上边儿。”

    司机抬起头。

    “师傅,走不走?”

    “走啊。”

    “我带条狗行吗?”

    “狗?多大的狗啊?脏不脏?”

    “不脏,不大,才五个月,小狗崽儿。”

    “那行,你带吧,我等你下来。”

    “好嘞。”

    丁小伟把那只“不大的小狗崽儿”拴上项圈儿,拍了拍它的脑袋,领着俩孩子和它下了楼。

    司机师傅一看到那狗立刻就不干了,“哎呦老板,你这叫狗崽儿?属河马的吧?”

    丁小伟不乐意了,“怎么说话呢,这狗是纯种拉布拉多,它爸还得过猎犬大赛的头奖呢,血统别提多高贵了,一只几十万呢。”丁小伟开始瞎掰。

    那师傅明显不信,都给气乐了,お稥冂苐“对,这狗拉真不能拉多,拉多了得把我塞后背箱去。”

    无论丁小伟怎么磨破了嘴皮子,司机师傅就是不肯带他们,一脚油门就跑了。

    丁小伟看了一眼张着嘴伸着大红舌头,一脸天真无辜的看着他的狗崽子,又开始上火了。

    没办法,丁小伟只好带着他们往小区外走,站在小区门口拦了半天的车,就是没有一辆出租车停下。

    他愤愤地想,这些人太没有爱心了。

    正发愁怎么去呢,老远一辆墨蓝色的跑车,本来是跑在中线上的,不知道怎么地突然换道,往小区这边儿靠,惹得它后边儿的车愤怒地直按喇叭。

    丁小伟眼睁睁地看着他车咣当往他面前一停,他呆住了。

    车窗慢慢降了下来,丁小伟猫腰一看,喝,熟人。

    有别于前几次俩人的见面,这次周宗贤没有穿着一身装逼的西装,而是穿着白色的运动服,显得年龄一下子小了不少。

    周宗贤歪着嘴一笑,“哟,巧呀,碰到你就够巧了,居然还能碰到我的小叔叔。”

    周宗贤也不管小区门口能不能停车,嚣张地把车一停,直接下了车,绕到丁小伟旁边儿,把他小叔抱了起来,捏着他的脸笑道,“小熠熠,原来周谨行把你藏这儿来了。”

    小叔板着小脸儿,有些抗拒地扭了几下身子,最后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