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四十六章
    第二天大清早,丁小伟带着玲玲悄悄溜了。

    他总觉得要是让周谨行见着他了,这一天他就哪儿都不用去了。

    坐上车了他给周谨行发了个短信,说文件之类的东西过两天再说,先让他好好想想。

    他脑子挺乱的,一下子有太多事冲了进来,他完全理不出个头绪来。

    这两件事无论哪个,他好像都没有拒绝的理由,可是他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就是觉得答应了没好事儿。

    看着爬在他腿上还呼呼睡着的小姑娘,丁小伟心里莫名地有一些悲伤。

    其实只要能让自己的闺女活得好一些,有个光明的未来,他什么都能妥协。从这个孩子出生开始,他这辈子活着的重点就不是享受自己的人生,而是让自己的孩子能享受人生,如果基于这个去考虑问题的话,他似乎没有什么是不能同意的。

    丁小伟轻轻摸着玲玲柔软的头发,叹了口气,孩子就是父母一辈子的债啊。

    周谨行很快就回了短信,只有短短几个字,“丁哥,你为什么怕我。”

    如果不是心情不太轻松,丁小伟真是差点儿笑出来。

    怕他?是啊,自己为什么怕他呢。

    喜欢一个人,真不是想戒掉就能戒掉的。尽管自己现在对周谨行的感情,是各种感情纠葛着,说不清到底是爱是恨,但是他真不能视周谨行如粪土,周谨行的一举一动,还是牵动着他的神经。

    他这个人定力差劲,思想境界又太低,万一一时想不开做出点儿让自己后悔的事,他找谁说理去。所以跟周谨行保持点距离,是他目前唯一的自卫方法了。

    第二天上班儿的时候,丁小伟本来很待见的肖总现在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了。但是也不好表现出来,一整天下来就尽量躲着,谁知道要是给肖总看着他了,是不是得派他去给周总当三陪。

    晚上下了班去接闺女,一到幼儿园,人早没影儿了。

    一问,又是周谨行给接走了。

    丁小伟有气没点儿发,郁闷坏了。

    周谨行真是太不把自己当外人了,这是他丁家的闺女啊,还是他周家的。他总有种自己的女儿被周谨行绑架了的感觉,他却不能报告警察叔叔。

    自从容华和容嘉离开之后,丁小伟的生活又恢复了到了只有他们父女俩的状态。玲玲一不在家,屋子里空荡荡的,他觉得很不习惯。

    要是周谨行以后还这么隔三差五把玲玲带走了,并且不客气到连招呼都不用打了,或者玲玲以后要去治病去了,那这个家是不是经常就他一个人了?

    丁小伟甚至开始考虑要不要养条狗啊猫啊之类的陪陪他。

    一想到狗,他又想到了周家那个人小辈分大爹不疼娘没有的小叔。

    其实那孩子挺好的,比玲玲还事儿少,好带,再加上那么丰厚地酬金,他想不出自己有什么理由拒绝。

    就算为此周谨行会经常在他眼前晃悠,可是世界上有多少人能让赚钱变成一件令自己愉悦的事?尤其是赚大钱,更要苦其心志饿其体肤了。说白了,为了那两百万而忍着周谨行时不时地骚扰,也是他光明钱途上不得不经历地磨难,这么一想,他突然就有种豁然开朗地感觉。

    丁小伟自己一个人往嘴里塞面条的时候,那种单身男人的寂寞悲凉又不小心涌上心头了。

    他控制不住自己给周谨行拨了个电话,电话那头一接通,他劈头就喊:“你把玲玲带走,能不能跟我打个招呼,问我句我同不同意?我跟你是什么关系啊你成天把我闺女接你家去。”

    周谨行不在意地笑道:“可是玲玲喜欢跟我在一起。”

    “玲玲还喜欢美羊羊呢,你给她变一个出来?”

    周谨行低笑了两声,“丁哥,玲玲跟着我,你不放心吗?”

    “这根本就不是放不放心的事儿,玲玲是我女儿,我能照顾好她,我不需要你代劳。”

    周谨行沉默了一下,然后轻描淡写地“哦”了一声,“是我考虑不周,以后我会跟你打招呼的。”

    丁小伟觉得一口血狂涌上来,又生生给咽了下去。

    他气闷地挂上电话,闭着眼睛给自己好一通开导。

    过了几天,快下班儿的时候,肖总来找他了,神情特别自然地冲他说,“周总一会儿来接你,你提前半个小时走吧。”

    丁小伟一阵尴尬。就算俩人都心知肚明了,人家面对他时还能面不改色,不愧是当老板的料,脸皮的厚度跟他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丁小伟答应了一声,懒得理他,心里却猜想着周谨行来接他,多半是为了玲玲那个事儿。

    果然,快下班的时候周谨行给他打了电话,说有些文件需要他看看,并且他已经接上玲玲了,就在他们公司楼下。

    这手脚可够快的,丁小伟忿忿地想。

    那天虽然打了电话警告周谨行别总抢他闺女,人家对他那通声色俱厉地控诉却压根儿没往心里去,该怎么样还怎样。结果丁小伟已经有四天没看着自己的姑娘了,他又不愿意去找周谨行,只能这么耗着。

    现在人都找上门儿来了,他再不去,什么时候能把那野丫头弄回家呀。

    丁小伟收拾收拾东西就下楼了。一上车,他闺女笑盈盈地扑了过来,小脸蛋白里透红,神采奕奕,还明显胖了一些。

    丁小伟心里有些酸。周谨行果然会养孩子,比他养得好多了。

    周谨行温柔地摸着玲玲的头,“玲玲长高了,今天穿裤子的时候我发现她裤腿短了。”

    这语气,好像他才是玲玲正牌爹似的,丁小伟听着就不舒服,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没搭理他。

    周谨行从玲玲的背后伸出一只手,在他的手上握了一下,轻声道:“一会儿我们带她去买衣服吧。”

    丁小伟心脏猛地一跳,把手抽了回来,当没听见,问道:“你来接我去哪儿?”

    “去我住的地方,玲玲的治疗需要监护人同意。”周谨行递给丁小伟一打厚厚地文件,“这是草稿,中英文两式的,你可以先看看,如果觉得合适,一会在正式文件上签字。”

    丁小伟犹豫了一下,接了过来。

    上面大多是及其拗口的法律条款,以及一些虽然每个字都认识但是连在一起就看不懂的医疗风险,副作用之类的,足足有十多页纸。丁小伟看了两页就看不下去了,这玩意儿写得太吓人了,就跟要把孩子送去做人体实验似的。

    “不是,这都什么呀,玲玲还能回来吗。”

    “你不用太紧张,如果你仔细看药品说明的话,每个药的副作用都罗列了一二十条,但是大部分并不会显现。这些文件是必须走的程序,就像你在医院做手术,也要承担手术风险,总不能因为有风险,就不治病了。”

    丁小伟叹了口气,看着这些东西,真是头大。道理他都懂,但是自己的姑娘,他哪放得下心。

    周谨行轻声安慰道:“丁哥,这只是一份文件,正常来讲,上面写得事情都不会发生,你只要签几个字,其他的交给医生吧。”

    丁小伟摇摇头,看了一眼懵懂地小姑娘,又无意识地点了点头。

    “对了。”周谨行又递过来另一打文件,“这份是关于熠熠的,你也看看吧。”

    丁小伟愣了一下,也接了过来。

    内容跟周谨行口述的差不多。丁小伟只作为孩子的临时监护人,每年有两百万的酬金,负责照顾孩子的生活,有义务代理孩子打理名下财产,但无权使用和支配。关于这一条足足罗列了四页纸,详细写明了究竟在什么情况下属于代理,什么情况下属于使用和支配。丁小伟还是没撑过三页,就头晕眼花。

    他把熠熠那份放到一边,“这个,让我想想再说,我先看看玲玲的。”

    丁小伟硬着头皮把玲玲那份从头到尾扫描了一遍,基本上什么也没看出来。

    车子很快开到了,丁小伟下车一看,是个他没来过的地方。

    真可谓狡兔三窟,也不知道周谨行在这个城市到底有多少个住的地方。

    丁小伟看到熠熠在院子里玩儿,旁边站着木头一样的保镖。

    丁小伟把玲玲留在院子里跟熠熠玩儿,自己跟着周谨行进了屋。

    屋里坐了四个大鼻子老外和一个中国男人。老外是三男一女,那女的黑发棕瞳,丰乳肥臀,手里还抱着个婴儿,丁小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她的大胸脯。

    那女的一看他们进来,就笑着走了过来,甩了句洋文,把孩子递给了周谨行。

    周谨行接了过来,转眼一看丁小伟,发现他眼睛太不老实了。他皱了皱眉头,抓着婴儿的小手在丁小伟脸上拍了一下,“丁哥,回魂了。”

    丁小伟尴尬地一笑,冲那美女说了句哈喽,然后赶紧把眼睛挪开了,他指着那小婴儿,“这个……你儿子?”

    周谨行脸色不大好看,“是,没有美女吸引人是吗。”

    丁小伟马上用脸皮把自己武装起来,“那怎么了,她是你老婆?多看两眼碍着你了?”

    周谨行眼里射出幽幽寒光,他露出森白地牙齿一笑,“她不是,你是。”

    丁小伟反应过来他什么意思,脸一下子热了起来,他肯定国际友人听不懂他的粗鄙表达地前提下,咬牙冲周谨行道:“去你妈的。”

    周谨行把孩子推到丁小伟怀里,凉凉道:“我给你看了那么久孩子,你也看看我的吧。”

    丁小伟手忙脚乱地把孩子接了过来。

    他感觉自己好久没抱过这么娇弱的生物了,当年初为人父的心情现在又体会到了一点。

    几个人在沙发上坐下,周谨行两边当着翻译,让丁小伟把顾虑的问题都问了出来。

    足足谈了一个多小时,丁小伟才觉得悬着的心稍稍放下了。

    周谨行拿出正式的文件,让丁小伟签字。丁小伟随便翻了翻,还是中英文两式的,跟在他车上看得差不多。

    可他对周谨行这个人,总有些顾及,于是他不放心地问了一遍,“跟我在车上看得一样?”

    “跟你在车上看到得所有文件一模一样。”

    丁小伟略一犹豫,就大笔一挥,签了字。

    那中国男人是个律师,指导着丁小伟签字,“丁先生,这里也要签。”

    丁小伟照办。

    “还有这里。”

    “这页。”

    “丁先生,这里。”

    “这里。”

    丁小伟都没细数自己签了多少个名字,足足有七八个吧。

    最后律师微笑着把所有的纸都收了起来,装到自己的文件包里,“谢谢丁先生。”

    周谨行也跟着笑起来,“谢谢你,丁哥。”

    丁小伟微微皱眉,“谢什么?”

    “谢谢你做出明智的决定,我相信他们可以帮助玲玲。”

    “哦,这个……其实,我得谢谢你……”丁小伟有些不好意思,“不管怎么样……不管怎么样这个事得谢谢你。”

    周谨行温言道:“不要跟我客气。”

    他把几个老外送走之后,顺道把玲玲和熠熠都领了进来。他拍着自己小叔的脑袋,露出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那么丁哥,一会儿你就把熠熠带回家吧。”

    丁小伟愣了一下,“什么?”

    “既然你已经签字了,而且律师在场,文件已经生效。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熠熠的临时监护人,你今天就可以把他带回家了。”

    丁小伟大张着嘴,半天没合上。

    周谨行有些不解地看着他,“丁哥?”

    “你……我什么时候……你……”丁小伟觉得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儿憋死。

    周谨行笑道:“那份文件跟你在车上看到的所有文件都一模一样,你还有什么疑问吗?”他特意强调了“所有”两个字。

    丁小伟腾地一下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刚想说话,怀里的孩子哇得一声哭了,估计是给吓着了。

    丁小伟也给这响亮地哭声吓了一跳,紧接着他就觉得前襟一热,低头一看,胸前一大片,全湿了。

    周谨行忍着笑,把孩子抱了过来,扭头冲里屋叫保姆,童子尿滴滴答答地撒了一屋子。

    丁小伟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