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四十八章
    两人这时候真可谓干柴烈火,一点就着。周谨行的嘴唇就没离开过他的皮肤,亲到哪儿哪儿就跟烧起来那么烫。

    丁小伟听见耳边有人含糊地问:“丁哥,套子……”

    丁小伟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你特意跑我家招我来了,还不把东西备齐了,这时候你他妈找谁要啊。”

    周谨行咬着他的脖子嘟囔着,“我都说了我只是来做饭的……”

    给这么两句煞风景的话一搅合,丁小伟再精虫上脑,也清醒了不少,他推了周谨行一把,“起开起开。”

    周谨行抓着他的手臂拧到他背后,低笑道:“你现在说这个?晚了吧?”

    俩人扭动中就听着地上叮当一声脆响,丁小伟下意识低头一看,地板上躺着一枚银亮银亮地钥匙,从里到外透着新。

    丁小伟顿时感觉被人耍了。

    刚才听着周谨行说走了之后还留着钥匙,觉得自己肯定会回来云云,他心里多少是有点儿莫名地情愫的,要不也不能稀里糊涂地就动摇了。

    可是这混蛋玩意儿又他妈涮他玩儿呢,这钥匙明明就是新配的!

    周谨行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然后飞起一脚把钥匙踢开了,来个毁尸灭迹。

    丁小伟抡起拳头照着他肩膀狠狠打了一下,低喊道:“滚犊子!”

    自己怎么就这么傻逼,这么好骗,他说什么自己都信。以后说什么都要长记性,周谨行说的话,得先在脑子里过三遍场子,就是觉得没什么可疑的,也不能随便往心里去。

    周谨行微微压低下巴,眨巴着眼睛特别动情地说,“丁哥,别生气……”虽然嘴上是装着孙子,行动却特别大爷,双手双脚齐上阵,把丁小伟固定在自己身体之间,一动不让动。

    丁小伟以前就觉得周谨行可能小时候练过啥,不然就他这劲儿,一般男的真制不住,但他就是弄不过周谨行。

    他心里那个憋屈。

    周谨行继续专注着他之前干的事儿,在丁小伟身上心上点火,嘴里说着,“丁哥,这时候不可能停,你……忍着点儿吧……”

    话刚落,丁小伟被他翻了个个儿,倾身压在了餐桌上。

    丁小哥依然在周谨行手里,半软不硬地那么呆着。周谨行不间断地给他来手活儿,然后趁机他下身给扒了个精光。

    丁小伟觉得屁股一阵凉飕飕地,可前方却是热火朝天地状态。丁小伟给周谨行的手活儿伺候舒服了,这时候也真控制不住,一边儿骂骂咧咧地,一边儿又忍不住呻吟了两声。

    这两声就跟两针鸡血似的打在了周谨行心尖儿上,他随手拿起桌上的一瓶豆浆,用牙咬开了盖子,顺着丁小伟的屁股就倒下了小半瓶。

    那豆浆处在一个饮用最佳温度,可惜现在没用在正经地方,浇到皮肤上,稍微有点儿烫。丁小伟大叫了一声,然后马上捂住了嘴。

    他叫倒不是因为觉得烫,而是因为身体和心里都有些承受不了这种刺激。

    俩孩子正在一门之隔的卧室里睡觉,他却趴在自己吃了好几年饭的餐桌上等着男人操,这份心理上的冲击力,着实让他无措。

    他不仅心生恐惧,万一这时候孩子醒了怎么办,他能直接从楼上跳下去。

    一想到这个,丁小伟那种想干又不想干,真想干可是也真不想干的矫情纠结大叔心,顿时端正了不少。

    不管怎么样,在这儿做绝对不行。

    丁小伟飞起一脚踢在周谨行小腿上,可惜因为姿势的原因,使不上力气,但也成功让周谨行停了下来。

    他低叫道:“放开我,你要真敢在这儿干,我,我跟你没完……”

    露着屁股等着人操的主儿,这话说得真是没有半点威吓力。

    周谨行这时候他手上正沾满了豆浆,在丁小伟后门儿可劲儿捣鼓呢,听到这话就笑了,舔着丁小伟的耳朵说,“丁哥,你可不能跟我完,我们要一辈子都没完。”

    丁小伟脸憋得通红,感觉到了久违的身体被异物入侵地违和感。

    周谨行这时候就显得急躁了,觉得差不多了,就换了大家伙,在丁小伟压低了声音地骂声中进入了他想了大半年的地方。

    丁小伟觉得周谨行是真给憋坏了。不只是身体上,心理上也一样。人家这豪门贵公子,这几个月净在他面前装孙子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随时接受着他的粗暴对待,还得维持优雅宽容。丁小伟换到周谨行的角度想,真是憋屈死了。

    现在可好了,逮着机会终于能让自己兽性地一面彻底爆发了,这回不可劲儿折腾他才怪呢。

    丁小伟额上的青筋都暴了出来,手紧紧地抓着桌沿,身体随着背后地撞击不断冲撞着桌子。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深怕这声音把孩子吵醒,可是这带着危险禁忌地性事,却也别有一番滋味。

    是有些痛,可是更多地是痛快。周谨行太熟悉他的身体,两人原本在这事儿上契合度就很高,只要周谨行想撩拨他,丁小伟有一百个定力也控制不住。

    有时候他都被自己真实地性需求给吓到,被男人这么弄,还能有快感,他是真的变成同性恋了吧。

    幸好周谨行也有所顾忌,过了一会儿俩人就把战场转移到了卧室。

    丁小伟这才彻底放开自己,该叫叫,该动动,左右都是做了,一定要做爽了不可。

    俩人这回真是大战三百回合,足足干了三个多小时。

    还好孩子在睡懒觉,不然起来不但没饭吃,连做饭的人都找不着。

    俩人折腾完后,都累得瘫在了床上,手指头都不想动。

    窗外地阳光洒进了卧室,把丁小伟的肩膀头照得暖洋洋地。

    他看了眼腰上横着地胳膊,心里自嘲地想,他一个大好青年,大清早起来不敢点儿有意义的事,就跟男人厮混,真是太有追求了。

    丁小伟眯着眼睛,处于半梦半醒之间。

    周谨行收紧了手臂,轻轻在他耳边喘息着,“丁哥,我们像以前吧。”

    丁小伟慢慢睁开眼睛,没说话。

    “像以前一样,一起生活吧。我不会再让你失望。”

    丁小伟撑着身体从床上爬了起来,从床头柜里掏出根儿烟点上,在烟雾缭绕之中看着白墙发呆。

    周谨行也坐了起来,在他背后亲着他的脖子和肩膀,心里充斥着久违了的安心和归属感。

    这跟男人尽管粗俗,市侩,难等大雅之堂,有很多毛病,可是他真的喜欢。

    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一个人,在他没钱没势身份不明地情况下,真心对他好。这个男人在他心上留下的印记,一辈子都消除不掉。

    跟他在一起他觉得安心,觉得高兴,那种想一直这样下去的心情,应该就是所谓的幸福。

    他不需要未成年人那种黏黏呼呼山盟海誓的表达情感的方式,但他需要丁小伟给他回应,让他知道丁小伟还在乎他,像当初一样。

    丁小伟一根烟没了一半儿,突然挺直了身体,仿佛在吞云吐雾中看透了什么一样,扭过头来,看了眼周谨行那张挑不出毛病的脸,道:“我想通了。”

    周谨行心里跟打鼓一样跳了起来,“你想通什么了。”

    丁小伟把烟掐了扔在烟灰缸里,“这个,跟你干这个确实挺带劲儿的,我也明白你,你也明白我,男人嘛,都有需求。以后你想做,我奉陪,互相解决一下。”

    周谨行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丁小伟续道:“你那时候住我这儿,冒着被我当变态赶出去的风险勾搭我,不也就是为了找我解决解决吗。你要真把这个往情啊爱啊说,有点儿糟践那些好东西了。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就盼着这个呢,现在你如愿了,你也甭装了,以后我自动配合,行吧。”

    周谨行此时真体会到了什么叫嘴刀子,什么叫三句话见血。他做梦都想不到,一个人能用几句话把他打得七零八落,疼痛难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