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五十一章
    这车检证明是几个月前开的,上面显示着车辆所属是单位,不是个人,而那单位的名字正是周谨行的公司。

    丁小伟手指头直抖,脑子里乱哄哄的,盯着这么张纸片儿,看了半天。

    他其实不是没想过,这个容嘉爸爸来得也实在太是时候了,正好救容华母子于水火之中,换做哪个女人,能不感动,更何况这还是自己儿子的亲爹。

    不惜一切的亲爹和留着心眼的后爹,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的,肯定要选前者。所以丁小伟对容华,是一点不好的想法都没有。自己没本事,帮不了她,他反倒感激老天爷给了她们后路,他打心眼儿里希望他们一家人能和和美美一辈子。

    可是当他知道这事儿也是周谨行搀和的之后,就全变了味道。

    他看着远处朝车走来的容嘉爸爸,快速地把东西塞回了原处,装着若无其事地下了车。

    俩人齐齐往旁边一座大楼走去。

    办理手续的时候,丁小伟装着漫不经心地问,“你现在忙什么生意呢。”

    “哦,跟我表哥倒腾窗帘儿呢,现在在家具城有个店面。”

    “挺不错啊,挺挣钱的吧。”

    “还凑合吧,大钱是挣不了,有个店面起码穿衣吃饭啥的有保障。”说完他重重叹了口气,“哎,要不是差容嘉……”

    丁小伟知道他想说什么,因为个不懂事的孩子白白扔进去几十万,换谁心里都平复不下来。

    丁小伟又问道:“你们淘金那块儿,还真有金子啊。一开始那么多年掏不着,你们还能坚持下来,挺不容易啊。”

    对方道:“淘金不是电视上演的那样,找个洞就挖,或者往河里放个筛子就能筛出金子来。我们开始去的时候,那地儿是经过专家测探的,确实是有金脉的,只是方圆几里地,这个金脉在哪儿都有可能,别说当时的技术了,就是现在,准头也缩小不了多少。再说就算找准了,要是埋得太深,没钱也挖不下去。所以一折腾好几年,都是正常的。人吧,都有个心理,总觉得再挖挖,就能挖到了,即使好几年挖不到,都挖了那么多年,谁舍得扔下啊。”

    “那你们那段时间都靠什么活着啊。”

    “那片儿山除了金矿,还有铁矿和煤矿,不过都是别人的,我们几个经常趁着半夜去偷偷挖了卖点儿钱……”那人说到这里,仿佛陷入了回忆里。

    丁小伟本来只是想套他话,结果话一起头,他有点儿好奇,不小心就把话题带远了,他就赶紧往回扯,“不过还好你们后来挖着了。”

    容嘉爸爸笑着点了点头,笑容有几分尴尬,把脸也瞥了过去,没看丁小伟。

    丁小伟继续问道:“你说这事也巧,容嘉出事了,你正好也回来了,也有钱了,有时候不得不信命啊。”

    容嘉爸爸没回话,似乎也不想多谈了,就干笑着符合了两句。

    正好户口也办好了,俩人也没闲话家常的交情,容嘉爸爸客气地把丁小伟送回了家,这事儿就算结了。

    丁小伟心里却埋下了一个大疙瘩。他的心情其实挺复杂的,一方面他觉得他该生气,可是他发现自己连生气的力气都提不起来了。

    主要是类似的经历太多,周谨行背着他不晓得干了多少缺德事儿,真要细究起来,绝对能把他一个大活人气背过去。跟周谨行生气,就好像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似的。

    可是丁小伟又不能因为这些自我开解而释怀。

    他是个藏不住事儿的人,心里想什么,脸上都写着。赶巧的是那天周谨行没来,要不丁小伟真要把他按墙上好好问问,他他妈还有多少事儿瞒着他。

    给俩孩子喂饱之后,丁小伟慢慢开始收拾东西,他最近房子找得差不多了,还在两个房子之间犹豫,过两天就要定下来。他不能总让玲玲和熠熠寄一个房间,孩子是要长大的,尤其他觉得让孩子跟狗睡不太健康,他非得把熠熠这个毛病给改过来不可。

    正收拾东西呢,电话响了。

    电话上是个陌生号码,座机的,丁小伟也没想,就接了。

    一接通,那边儿就传来一阵女人的哀怨地哭声,这给丁小伟吓得手一哆嗦。

    “喂……喂?”

    “小伟……”

    丁小伟仔细辨认了一下,才从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声音里判断出来,那是江露。

    “江露?你,你怎么了这是?”

    “小伟,救救我……小伟……”那边儿哭得声音都变形了。

    丁小伟心里咯噔直跳。他急道:“你怎么了江露,出什么事儿,你在哪儿呢?你受伤了?还是怎么的?你,你要真出事儿了赶紧报警啊!”

    江露哭道:“不,别报警,小伟,你来,来我这儿,你帮帮我,我求求你了,帮帮我。”

    丁小伟心里一阵难受。别管江露怎么对得他和他们老丁家,这毕竟曾经是自己老婆,都哭成这样了,求着自己帮忙,他怎么可能不帮。

    “你在哪儿呢,你现在怎么样,受伤了吗?你到底怎么了。”

    “你,你来,来我家,我把地址发给你,小伟,你来,救救我,别报警,千万别报警,也别叫救护车,我,我没事,你来,别带别人,我求你了。”

    “好好好,你别急,那个,我过去怎么也得两个来小时吧,你真没事儿?”

    “你来就行,你自己来。”江露气都喘不上来似的。

    丁小伟听她的声音,应该是哭成这样的,江露也不是脑子不好使,真要是要命的事儿,肯定就叫救护车了,所以应该没什么大碍。

    丁小伟先安慰了她一句,然后说自己马上过去。

    丁小伟挂上电话,揣着钱和银行卡就出了门。江露住在另一个城市,不过俩城市挨着,现在大半夜也不堵车了,要是打车过去,两个小时就能到。

    这种紧急时候丁小伟也顾不上花钱了,叫了辆出租车就心急火燎地往江露给的地址赶去。

    他这一路上江露至少打了七八个电话,一律是哭着问你怎么还不到,那声音听上去又无助又可怜,给丁小伟急得恨不得飞过去了。

    好不容易赶到了地方。

    江露一给他开门,丁小伟就傻眼了。

    要不是知道没找错门,他真的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人是他的前妻。

    眼前的女人脸被打得肿成了两倍大,头发被剪得乱七八糟的,好像还沾着胶水,脖子和胸前被指甲抓出了好几道血印子,胳膊上歪歪扭扭地用油性笔写了什么“婊子”“骚货”之类的字样。再看客厅,能砸得基本都给砸了,屋里狼藉一片。

    江露扑到了他怀里,哭得撕心裂肺的。

    丁小伟叹了开口,一边拍着她的背,一边拥着她进了门。

    其实不用江露说,只要长眼睛并且知道背景的人一看,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当初那个暴发户勾搭江露的时候,江露和丁小伟都不知道他是有老婆的人。江露跟丁小伟离了婚,才发现那暴发户根本不像他说得“早就离婚了”。

    这可给江露坑惨了。

    江露本身是个要强的女人,自尊心也高。当年在大学的时候,也是校花级的美女,年轻的时候头脑一热,嫁了丁小伟,结果混得惨惨淡淡,自然心有不甘。

    可是她当时顶着骂名跟了那个男的,即使心里再苦,哪敢回头,就这么不甘不愿地做了二奶。她也跟无数二奶一样,期望着这个男人有一天能把她扶正。

    结果好几年过去了,那男的就一直拖着她。而且外边儿年轻漂亮的小姑娘那么多,那暴发户新欢好几个,哪里顾得上江露。江露眼看着自己往死胡同走,怎么能不急,这一急,就干了傻事,直接找正房谈判去了。

    正房本来是对她老公那些破事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但人家也不是吃素的,二奶都找上门来了,能当没看见吗。

    现在好了,把江露好一顿收拾。

    江露这么要面子的人,被整成了这幅猪头的模样,连家门都不敢出,也不敢找任何人,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好找了丁小伟。

    在她心里,她始终相信丁小伟不会不管她。

    丁小伟听完之后,心情很复杂。一方面,他看着江露这样,挺同情,也挺心疼的,可是另一方面,他真觉得她活该。

    当初这个女人做的事儿,伤了多少人的心。

    他妈都给气出病来了,江露自己的爸也内疚得快给丁小伟跪下了。丁小伟当时有多恨她,就别提了。

    可如今她混到这幅光景,他曾经幻想过很多次的事情,真的成真了,他发现自己也没有特别高兴。也许是因为这个女人,他早就不在乎了。

    她过得好与不好,都跟他没关系。但是她过得不好,需要帮忙,丁小伟还是会帮。说一千道一万,江露再可恨,她也是玲玲的妈。

    丁小伟只能好声好气地安慰她。

    给她做了饭,出去给她买药,把她头发上粘得那些胶水都给剪掉了,然后安慰着她睡了觉。

    做完这一切之后,丁小伟真是累得够呛,不只是忙活一晚上没睡身体累,心也更累。那份沧桑和感慨,没经历过的人,永远也没法懂。

    江露睡下的时候,天都快亮了。

    丁小伟给周谨行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朋友有事去帮忙了,暂时回不去,让他去照顾下俩孩子。

    周谨行赶紧问什么朋友,什么事,需不需要帮忙。

    丁小伟肯定不能告诉他,随便编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匆匆挂了电话。

    然后他整个人就累得倒在沙发上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