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五十七章
    丁小伟感觉脑子晕乎乎的,心里就一个念头,他妈知道了。

    看着他妈抹眼泪儿的样子,丁小伟心都揪在一起了,他觉得特别对不起他妈,不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在他妈眼里是不是成变态了。

    丁小伟身子前弓,捂着额头,不知道怎么面对眼前的场景。

    丁老太呜咽了一会儿,“你给我个准话,你以后打算怎么办吧。”

    丁小伟叹着气,下了好大决心才磕磕巴巴地说,“妈,其实他除了不是女的,其他都挺好的……”

    “混账话!你过年能把他带回家,跟人说这是你新娶的媳妇儿?”

    “不带回去不就行了,反正我娶不着媳妇儿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我也不打算娶了。”

    丁妈狠狠拍了下他的胳膊,“还犟嘴!”

    丁小伟不说话了,忍不住看了一眼卧室,想着周谨行现在是不是睡得正香,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正焦头烂额,但是还是想争取他妈的谅解。

    丁妈揉着眼睛,深深叹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儿子,疲惫道:“你三十多岁了,我不好说你,也管不动你了。其实我对小周印象还行,要是你们不是这么个关系,那是多好的一个孩子。我和你爸这个年纪,受不起刺激了,我这么说吧,你要真跟他过,你们就消停地好好过,别给我整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今天分了明天换了的。你妈也不是老糊涂,也看电视看报纸的,这种人都乱七八糟的,你要也那样,不能给玲玲一个好的环境,我绝对饶不了你。”

    丁小伟激动地抬起头,“妈……”

    “你别高兴,这趟还好就我一个人来的,你爸不知道,就让他一辈子别知道。咱家虽然是个普通家庭,也是要脸的,你俩过是过,可不能让亲戚朋友知道了。”

    丁小伟“哎”了一声,“不能,这个也没什么好张扬的。”

    “我也是看在他对玲玲好,玲玲也真喜欢他的份儿上,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可不是为了你,都是为了我孙女儿,所以你别得意,你安安分分的,让玲玲健健康康地长大,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明白,妈,小周对玲玲真是特别好,现在玲玲能治病,也是因为他有关系。”

    丁妈耷拉着眼皮,看不出什么情绪,仿佛受了很大的打击的样子。他妈跟他性格挺像的,心里藏不住事儿,可想而知白天装得跟没事儿人一样是下了多大的决心费了多大的劲。丁小伟心里又愧疚,又感动。

    “行了,你累一天了,睡吧。你也不用跟小周说,就让他觉得我不知道吧。”

    他妈进屋后,丁小伟也睡不着了。

    他以为他妈真的会翻天覆地的闹一场,没想到能这么平静地收尾,是他妈对他太失望了,还是他妈突然开明了。

    丁小伟也懒得想那么多了,至少这是个好兆头,他不用左右为难了。

    他在沙发上抽了根烟儿,起身进了卧室。

    周谨行开了一盏昏暗地床头灯,正睡着。

    丁小伟轻轻走过去,在他旁边儿坐下了。

    床垫微微下陷,周谨行马上就醒了,眯着眼睛微微一笑,“给你留着灯呢,就知道你会想我。”

    丁小伟咧嘴一笑,“我来看看你尿床没。”

    周谨行暧昧地摸着他的大腿,“你来检查检查?”

    丁小伟真就把手伸了进去,照着软绵绵地周小弟就轻轻捏了一下,“还行,挺干燥的。”

    周谨行也不甘示弱,手顺着他大腿就往腿根儿那摸,丁小伟赶紧抓住,“别闹别闹,我妈在呢。”

    周谨行低声道:“你妈对我印象不错吧。”

    “嗯,还不错,夸你来着。”

    “还说什么没?”

    丁小伟一顿,“没什么了。”

    就这么一个犹豫,就被周谨行抓住了,他的眼睛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特别地亮,“真的?”

    “真的。”

    周谨行挑了挑眉,也不再问,撑开被子道:“来睡觉吧。”

    “我得睡沙发去。”

    周谨行眯着眼睛笑,“你想在沙发上做?”

    “去去去,思想太龌龊了啊我都不爱说你了。”

    周谨行勾着他的脖子亲了一口,“去吧,明天上午小詹要过来看你。”

    “我知道,我给他打电话了,孩子也吓坏了吧。”

    “嗯,担心得都哭了。”

    丁小伟问道:“你没吓唬他吧。”

    周谨行温和地笑着,“我怎么会呢。”

    第二天见着小詹,孩子眼圈儿都还红着,见到他就扑上来抱住了,“丁叔,你可吓死我了。”

    周谨行三步并做两步地上来了,笑着揪着小詹的脖领子把他往后拉,“你别担心,他没事了。”

    孩子差点儿给他拽一跟头,不太乐意地看了他一眼。但是他似乎对周谨行有所顾忌,即不敢造次,也不太爱搭理。

    他关切地看着丁小伟的脑袋,“丁叔,你这个严不严重?”

    “不严重,不疼了都。”

    “你要是觉得晕一定要去医院啊,有脑出血的危险。”

    “啧,乌鸦嘴,你丁叔好着呢。”

    小詹不好意思地摸摸脑袋,“咱俩还没吃饭呢。”

    “今天让他做,丁叔跟你聊聊上大学的事儿,给你点经验,免得被人欺负。”

    小詹撇了撇嘴,“我也会做,我做吧。”

    “你别操心了,来来来。”丁小伟招呼着他往沙发上做。

    小詹小模小样地瞥了周谨行一眼,“玲玲呢?”

    “跟她奶奶出去了。”

    “啊,你妈来了。”

    “嗯,前两天来的。”

    俩人坐在沙发上闲聊了起来,对于小詹追问的那群把他绑走的人是谁,有什么目的,丁小伟都给含糊过去了。一来二去小詹也觉得没意思,也不再问了。

    晚上吃饭就他们仨人。

    小詹一上桌周谨行就推给他一碗鸡汤,鸡汤黄橙橙的,上面飘着翠绿地葱花,不仅看着好看,气味也是相当诱人。

    周谨行笑道:“喝吧。”

    小詹迫不及待地舀了一勺往嘴里送,接着“哇”地叫了一声,“啊,好烫!”他脸都揪成了一团,跟小狗似的伸着舌头哇哇乱叫。

    周谨行“哎呀”一声,“怎么不小心点,刚出锅是很烫的。”

    丁小伟瞪了周谨行一眼,赶紧起身给他倒了杯凉水。

    小詹可能觉不出来,丁小伟可是明白人。周谨行这种细心到极致的人,怎么可能出这种意外。

    周谨行挂着优雅地笑容,慢慢坐了下来,笑呵呵地招呼小詹,“先喝点儿水,下次别吃这么急了,多得是呢。”

    小詹脸刷得红了。

    丁小伟觉得周谨行欺负一个孩子特别不地道,就偷偷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