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五十八章
    饭桌上净是丁小伟和詹及雨在喋喋不休地说话,俩人的对话就像发生在孩子要去远方上学的父子之间一样,充满了告诫和鼓励。

    丁小伟心里有几分感慨,十来年后玲玲也要离家上学的话,自己该是什么心情啊,玲玲还是个女孩子呢。

    俩人聊得带劲儿,基本上就忽略了周谨行。周谨行泰然地坐在一边儿,时而低头发短信。

    一顿饭快吃完了,家门铃响了。

    丁小伟刚要起身,周谨行拍了拍他,“我去吧,你们好好聊。”

    他也没在意,就继续坐着。

    他坐得方向背门,小詹则是正对着的,聊着聊着就发现小詹脸色突然变了,眼里冒着小火苗,盯着自己背后。

    丁小伟一看,喝,这不是周谨行那跟他不对盘的倒霉弟弟吗。

    许久不见的周宗贤依然是一副趾高气扬的烦人德行,让人看着就不痛快。丁小伟瞪了他一眼,又看向周谨行,用眼神问他怎么回事。

    周谨行摊了摊手,“他代表家里的长辈,来看看熠熠生活的地方。”

    丁小伟忍住了那句到了嘴边儿的“放屁”,有些如临大敌地站了起来,把小詹挡在他身后。

    小詹也跟着站了起来,神色不善,对周谨行更是怨气直冲脑门儿。

    周宗贤歪着脑袋看了看小詹,皱眉道:“你怎么晒得跟煤球似的,难看死了。”

    小詹刚想发作,被丁小伟一个抬手制止了。他冲周谨行道:“你自己的弟弟你自己招待把,小詹走,丁叔带你出去玩儿去。”

    这下周谨行装不下去了,挡在他们面前,“你们要去哪儿?”

    丁小伟狠狠瞪了他一眼,他觉得周宗贤一定是他故意弄过来的,也就不搭理他,问小詹道:“你想去哪儿玩儿?唱歌?打台球?游泳?”

    小詹不再看周宗贤,“都行,咱们走吧。”

    周谨行态度软了一些,抓着丁小伟的胳膊,“丁哥,玲玲回来看不到你该哭了,你知道上次的事情把她吓坏了,现在还没缓过来,你别这时候出门。”

    丁小伟也有些犹豫了,小丫头现在确实挺脆弱的,可是周谨行把周宗贤弄来了,明显就是来膈应小詹的,别说小詹难受,他看着也心烦。

    丁小伟就压低声音在周谨行耳边道:“你把他弄来小詹多尴尬,你干得好事儿!”

    周谨行正要说什么,周宗贤已经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径直站在小詹面前,放肆地打量着他。

    小詹握紧了拳头,大眼睛瞪得溜圆,好像随时预备着扑上去咬他。

    周宗贤表情有些不自在,嘟囔道:“我喜欢白一点儿的。”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给小詹听得,还是说给自己听得。

    詹及雨忍着火气,绕过他走到丁小伟身边儿,“丁叔,要不咱们去找玲玲吧。”

    “也行,我给我妈打个电话……”

    周宗贤一下子急了,一把拽住詹及雨,“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小詹就胳膊以一种过了电的速度把周宗贤甩开了,“你有病啊。”

    “你这是对债主说话的态度?啊?”

    小詹抿着嘴,似乎被掐到了七寸。

    丁小伟皱眉道:“你还欠他钱?靠,欠多少?”

    小詹赶紧道:“丁叔你别管了,我不欠他钱。”

    “那欠什么?”

    小詹脸立刻就红了,“我,我先回去了,玲玲回来跟她说哥哥下次再来看她。”

    丁小伟还想说什么,被周谨行拉回来,“别人的事你就别管了行吗。”

    小詹头也不回地走了,周宗贤前后脚地距离,也跟了上去,临出门顿了一下,回身冲周谨行说,“二哥,这地方合格了,但以后少叫这种闲杂人等过来。”

    周谨行点了点头,“你年纪不小了,收敛点。”

    周宗贤撇了撇嘴,扭头走了。

    俩人走了后,丁小伟不是很乐意地看着周谨行,“你们周家人都这么阴阳怪气的?这小子怎么就这么膈应人呢,说话看人都没个正型,他不知道自己这样招人烦啊。”

    周谨行淡道:“不小心惯坏了。”然后又加了一句,“不是我惯得。”

    丁小伟还伸着脖子往外看,担忧道:“他不能欺负小詹吧。”

    “不会的。小詹也是成年人了,他自己的事情该自己解决,你跟他非亲非故,你难道要跟着他屁股后面护着?”

    丁小伟知道周谨行说得有道理,说到底俩人也只是朋友,他不可能时时刻刻看着,可是心里还是不太痛快,“以后熠熠绝对不能变成这样。”

    周谨行眨巴着眼睛,“就是为了不让他变成这样,才让你来养的。”

    丁小伟在沙发上坐下,“说起来一两天没见着那小子了,还有点儿想呢。”熠熠真是个挺乖的孩子,抗议永远是沉默的,不会哭闹,虽然他这样的倔起来更加难搞,但是至少一点都不烦人,简直是丁小伟理想中的儿子。

    周谨行靠在他身上,调笑道:“想儿子了?你去带一会儿我儿子吧。”

    “可拉倒吧,你那祖宗我伺候不起。”周谨行那儿子是真正的灾难,大半夜的定点儿哭两回,每次一小时,请了仨保姆轮班儿照顾,丁小伟一听他声音就脑仁儿疼,对他的恐惧已经到了只要看到他嘴一咧,丁小伟就想撒腿跑的程度。

    周谨行低低笑了起来,摸着他的脑袋问:“还疼不疼?”

    “没事儿了,没啥感觉了。”

    周谨行欺身压了上来,带着些期待,“那能做了吗。”

    丁小伟失笑,“不好吧,万一我妈一会儿回来了。”

    周谨行已经动手去解他裤腰带了,“不会那么早的,我忍了好几天了。”

    “行行行,去卧室,别在这儿啊。”

    周谨行低头含住了他的嘴,嘟囔着,“就这儿了……”

    被他这么一亲,丁小伟立刻就来了感觉。

    这几天神经太紧张了,先是被绑架,后来又跟老妈摊牌,哪件事儿都是险象环生的。现在一放松下来,跟周谨行热热乎乎地做一回无疑是最大的享受了。

    俩人很快进入了状态,在沙发上热辣地又亲又摸,温度直升。

    丁小伟在兴头上还是保持了一点理智,依然不敢再客厅做,最后还是磨磨蹭蹭地一路亲回了卧室。

    一关上门周谨行就跟开了阀门儿要泄洪一样,动作疯狂也剧烈了很多,几下就把丁小伟扒了个精光,在他身上热烈地点着火。

    卧室还没来得及开空调,本来就够热的,加上俩人正干着体力活,不一会儿就满身大汗,肌肤贴合摩擦的声音带了些暧昧地水声。

    在这个热得让人头晕脑胀地下午,性爱的烈火仿佛直接把人的神经烧断了,俩人的脑子里除了疯狂的交融,已经不剩下别的什么。

    在高潮逼近的瞬间,丁小伟的脑子里闪过一丝幸福地念头,那就是他的小日子过得越来越有盼头了。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完结了 ==

    犹豫中间历经了论文和毕业等一系列烦人的事情,这文的更新速度曾经一度非常可耻,老千在这里郑重地像一直追文的各位道歉,并且感谢你们还没有抛弃我,一直等到现在。

    这文犹豫拖得太久,失去了激情,自己写得也很不满意,感觉没把孩子带好,特别的愧疚和遗憾。下一个文一定好好写,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你们的支持是我写文的动力。

    那么明天开新坑,谢谢大家。

    鞠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