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五十九章 番外
    周谨行给自己的儿子取名叫周畅言,畅所欲言的那个畅言。

    丁小伟是个非常粗线条地老爷们儿,虽然跟这父子俩早中午天天见,只是一直听他叫孩子言言,到孩子都依依呀呀能叫爸爸了,他都从来没想过问问孩子的大名叫什么。

    有一天他不知道哪根神经搭对弦儿了,就问了问言言的名字。

    周谨行告诉他之后,他就觉得这名字挺有意思,就问他啥寓意啊。

    周谨行正在把言言的小肉胳膊塞进衣服里,听到他的问题就笑着说,“我的中文名字是我回到周家之后我爷爷给我取的,他要求我谨言慎行。”

    丁小伟狠狠打了个寒战。心想这个人到底是有多记仇,表面上总是一副温和绅士的贵公子气度,其实却是个心狠手辣睚眦必报的性格。

    也不知道周老爷子知道这么个明摆着跟他叫板儿的名字,会不会气得又住院。

    丁小伟咧着嘴看了他一眼,不做评价地扭过了头去。

    周谨行奇道:“怎么了,不好听吗。”

    丁小伟使劲点着头,“好听,气死人反正不偿命,周老二啊周老二,你都坏出朵花儿来了。”

    周谨行抿嘴一笑,“我对你好不就行了。”

    丁小伟一副受不了受不了的表情,赶紧跑了。

    周谨行平时表现的太国产太本土化了,就连口音都几乎听不出来了,所以丁小伟老是忘了他是打小在拿亲嘴儿当打招呼的老毛子的地方长大的。玩儿什么浪漫多情,一套一套都不带重样儿得,说起那甜蜜情话,更是……更是太他妈的渗人了。

    周谨行再怎么浪漫,用到丁小伟身上都是浪费。在他看来浪漫都是哄女人用的,俩粗老爷们儿表达感情的方式就脱裤子办事儿得了。你说大晚上吃饭不开灯,点个蜡烛,他一顿饭碰碎了俩酒杯,一对儿一万二,虽然不是他花钱,也心疼地他好几天没缓过劲儿了,这是何苦来哉呀。

    他弯腰扫地的时候,周谨行就凑过来,“丁哥,放下吧,跟你商量件事情。”

    “什么?”

    “快要过年了,我一年难得这几天不忙,你也难得这几天不用上班,玲玲熠熠更是难得这几天不需要上学,我们去度假吧。”

    “啊?度假,我也想啊,可是我得回老家过年啊。”

    “一年不回去有什么关系。”

    “有啊,哪年不回去都不能今年不回去。”

    “为什么?”

    “为什么?”丁小伟严肃地看着他,“今年我要回去炫富。”

    周谨行露出一个难以定义地表情,斜着眼睛看着他。

    丁小伟从鼻子里哼出一声,“你这种好命二世祖懂什么,我长这么大,可是好不容易才有机会给我父母张回脸。”

    “可是,我真的很想跟你去度假,放松放松。”周谨行拽了拽他的胳膊。

    丁小伟看着他失望地表情,有些不忍心,“可是我今年过节必须得回家啊。你也知道,我妈她……”

    周谨行垂下眼睛。

    丁小伟心里不太好受,但是想到她妈就他这么一个儿子,还跟男人好上了,怎么也是她老人家比较倒霉,再说他今年回去还有重要计划呢,他要给他爸妈在老家买个好点儿的楼房,带电梯,地热供暖,有几扇大窗户,夏天打开有过堂风,冬天也能晒到太阳,让他们好好享享福。

    丁小伟就捧着周谨行的脸照他脑门儿上亲了个带响的,“你别这么委屈嘛,咱俩天天见面,不差过年那两天的。”

    周谨行眨巴着深邃的眼睛,含情默默地看着他。

    丁小伟每次被他这么看着都浑身起鸡皮疙瘩,那眼睛太美太招人了,好像能把人吸进去似的。

    丁小伟忍不住拿手捂住他的眼睛,“你别成天色诱我,就这么定了,过年我带玲玲回家,你嘛,回家陪你爸过年去吧,你爸就剩下你了,也挺可怜的。”

    周谨行只能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好吧,那你初几回来?”

    “初六吧,往年都是初六回来,初七休息一天,就开始上班了。”

    周谨行抱住他的腰,用撒娇的口气说,“初六一定要回来呀。”

    丁小伟心里也觉得甜滋滋的,“一定一定。”

    丁小伟起好车票,带着玲玲就回老家过年去了。

    玲玲这半年多来接受的治疗,有了一点效果,老师都说她的发声比以前进步了很多,虽然依然无法说完整的话,但是一家人都对她有一天能再开口叫爸爸抱着期望。

    坐了七八给小时的火车,丁晓伟终于在晚饭之前到达了老家的车站。

    平时他回家,顶多他爸妈来接他,结果这回,好家伙,他表弟表妹还有一些平时很不怎么联系的几个亲戚都跑来了,笑呵呵地给他提行李并且不断滴询寒问暖。

    这人要有了钱,不仅自己不一样,别人对你的态度都不一样,丁小伟不仅感叹了一下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丁小伟在一堆人的拥簇下回到了家,他爹妈抱着漂亮的小玲玲,看着自己突然出息了的儿子,笑得合不拢嘴。

    丁小伟跟着家人一起置办年货,走亲访友,度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除夕。

    他回来这几天时间,他妈除了给他做这个好吃的那个好吃的以及跟他拉家常之外,对于周谨行只字不提。

    她不提丁小伟更不会提了,他只希望她妈能平心静气地接受他不会再娶媳妇儿这个事实,至于他跟谁过,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大年初三的时候,他正在家里陪他爸下象棋呢,他妈风尘仆仆地从外边儿回来了,一进屋就过去捅了捅丁小伟。

    丁小伟抬头,“怎么了妈?”

    她妈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我在咱县的大街上捡着俩人。”

    “啊?谁呀?”

    她妈回来喊了一声,“进来吧。”

    门被推开了,丁小伟目瞪口呆地看着周谨行领着熠熠进来了,俩人一身寒气,长长地睫毛都上霜了。

    丁小伟讶道:“你,你们怎么来了?”

    还没等周谨行说话,她妈就抢先开口,“我去找你二姨,在街上就看着他们俩了,先看着小周,那大高个子往哪儿一站,跟雕像似的,然后旁边儿跟着个孩子冻得直哆嗦。”

    周谨行苦笑道:“丁哥,我本来想到这儿再联系你,但是我们随身行李在火车上被偷了。”

    丁小伟跳下床,一把抱起熠熠,捂着孩子冻得通红的小脸,就埋怨周谨行,“你说你来了不会提前打招呼啊,傻愣愣地跑这儿来,东西还被偷了,你看给熠熠冻得。”

    玲玲在里屋睡觉呢,这时候听到动静也出来了,先是惊喜地抱着周谨行蹭了一阵,然后扭身跑桌上从壶里倒出一杯阿华田,捧到熠熠旁边儿让他喝。

    熠熠眨巴着眼睛,依然是从进屋到现在没有一句话,不说冷不说累,也不抱怨,接过玲玲给他的杯子就喝。

    周谨行一脸尴尬,“我第一次坐火车,没想到这么乱……”周谨行这时候才发现丁小伟那个少言寡语存在感微弱的父亲正好奇地打量着他。

    周谨行赶紧矮身道:“伯父您好,我是丁哥的朋友。”

    他爸愣愣地点点头,然后说,“中国话说得挺好啊。”

    丁老太太拍了下他肩膀,“混血,你懂不懂!”

    丁爸“哦”了一声,“快坐吧,大老远过来的。把衣服脱了,你们坐那边儿沙发,靠着暖气。”

    丁小伟把熠熠放到暖气旁边,冲周谨行说,“把外衣脱了吧,屋里热,一会儿衣服该湿了。”

    周谨行脱下外套,笑呵呵地坐下了。

    丁母看着周谨行,叹息着摇了摇头,起身给他倒了杯茶。

    周谨行受宠若惊的样子,眼里露出浅浅地笑意,“谢谢伯母。”

    丁母给他看得不好意思了,连忙起身,“你们聊,我做饭去。”

    玲玲爬到周谨行膝上让他抱着,美滋滋地跟熠熠分享一杯热饮料。

    丁爸跟周谨行聊了起来,聊聊丁小伟的工作啊,周围的环境啊什么的,气氛非常地融洽。

    丁小伟开始还担心他妈,后来发现老太太非常识大体,在他爸面前没有一点奇怪的表现,就把周谨行当成丁小伟的朋友,热情地招待他跟丁家一起过年。

    冬天天黑得早,他们吃完饭外边儿都灯火通明了。

    丁小伟的老家是个不大不小的县城,虽然比不得大城市,但是该有的也都有,生活挺便利的,吃完饭他张罗着去给周谨行找宾馆。

    他妈这时候说,“找什么宾馆,浪费那钱,都是自家人,就住家里了。”说完了老太太发觉自己有些失言,但是看了看怔愣地丁小伟和含笑地周谨行,心中一叹。

    她这么长时间也早想开了,儿子这么多年婚姻不顺,她这个当妈的看着真是揪心,她以前想过,哪怕丁小伟娶个条件不好的媳妇儿,只要好好跟他过,别让他老了之后孤身一人就行。现在儿子就有了一个这么情投意合,对玲玲好,得还俊,还有能耐,还会来事儿的伴侣,就算不是女的,只要俩人过得高兴,她还在意什么呀。

    她都这么大岁数了,那天说没就没了,她能管儿子一辈子吗,说到顶还是得儿子自己过得幸福。这么一想,她就觉得周谨行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再说她是真的没法讨厌这么一个让人挑不出毛病的小伙子。

    她别过脸,“你就住小伟那房间吧,屋里好几床被子,床也大,够你们对付几天的。”

    丁爸爸是向来自己媳妇说啥是啥的,他自己从来不瞎操心,自然是没半点意见。

    丁小伟看了周谨行一眼,又看了看他妈,眼里充满了感激。

    晚上周谨行就在他家住下了。

    睡觉的时候俩人一前一后地进了屋,丁小伟打开柜子,“你想盖哪个?这边儿是冬天的,一床就够厚。”

    周谨行从背后抱住他,把脸埋在他脖子里,嘟囔着:“我们盖一床就够了。”

    丁小伟咧嘴一笑,“我是怕我妈明天看出来,不太好。”

    “伯母心里早就明白了,她把我留下来,难道不是承认我们的关系了吗,你还怕什么。”

    丁小伟感叹道:“说得也是,我真没想到我妈那样守旧顽固的性格,也能做出这么开明的事儿。”

    周谨行亲吻着他的脖子,手也伸进他的衬衣里,摩挲着他光滑地胸肌,“我也没想到……我真的很感激伯母。”

    丁小伟扭过身,把他扑倒在床上,亲着他柔软的嘴唇,哑声道:“谨行,我觉得现在的日子太他妈幸福了,跟假的一样。”

    周谨行笑了起来,他一个翻身把丁小伟反压在身下,“我来让你知道,一切都是真的。”

    俩人唇齿相贴,耳鬓厮磨,很快身上的衣服都褪了个干净。不过分开了短短几日,对于彼此的渴望却膨胀了数倍。

    周谨行亲吻着他的胸膛,在那光裸地皮肤上留下一串串青紫地吻痕。

    丁小伟分开大腿缠住了他的腰,搂着他的脖子催促道:“进来,快点……”

    周谨行哪里挡得住这样的邀约,用手指插进他肉穴扩充了几下,就挺着硬热的性器进入了丁小伟体内。

    由于没有润滑,起初的进入还是有一些困难,丁小伟皱着眉头,消解着一波袭来的干涩疼痛。

    周谨行放缓了动作,温柔地抽动了起来,耐心地将那肉壁一点点打开。

    丁小伟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舒服地叹息,“来吧,没事儿。”

    周谨行重重地在他唇上印下一吻,用枕头架高他的臀部,将他的大腿分得更开,由慢及快地抽插了起来。

    肠道逐渐接受了异物地入侵,并且有规律地收缩起来,一下一下吞吐着周谨行粗硬的宝贝,快感层层叠叠,一波强过一波,丁小伟拼命抑制着自己,也难耐地发出了短促地呻吟。

    周谨行就着插入的姿势将丁小伟抱了起来,自己则躺倒在床上,让丁小伟坐在了他身上。

    这个动作让性器钻进了肠道更深处,丁小伟惊叫了一声,只觉得下腹部已经被性器胀满了,被凶狠入侵的心理冲击甚至大过了身体的刺激,丁小伟全身都颤抖了起来。

    周谨行揉着他挺翘结实的屁股,一下一下往上拱着性器,让丁小伟的身体跟着他的动作起伏,“自己动一动,丁哥,动一动……”

    丁小伟用手按在他胸膛上,扭动着腰肢试探性地动了起来。

    周谨行发出了满足地喘息,“对,用腰的力气,丁哥……”

    丁小伟扭动腰身,寻求从周谨行哪儿获得更多快感的途径,周谨行也配合着他的动作,将性器插入得更深,把他填得更满。

    丁小伟动了一会儿就没力气了,他没想到这个姿势这么累人,就软软地瘫倒在了周谨行身上,“操,年纪大了,可真够累的。”

    周谨行在他耳边轻笑着,搂着他的腰快速而用力地向上顶了起来。

    丁小伟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大的力气,一串惊叫声脱口而出,他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可喉咙里依然发出了“呜呜”的声音,他撑起身子,瞪着周谨行。

    周谨行露出一个得逞地笑容,狠狠地顶了几下,丁小伟的身体跟熟透的虾一样,变得通红,四肢也软了下来。

    周谨行将自己的性器拔了出来,把丁小伟从他身上放了下去,他躺在丁小伟身边,架起他一条大腿,从侧位把自己的东西重重地捅了进去。

    “啊啊……唔……周……谨行……”丁小伟被快感侵袭的快要崩溃,眼角渐渐渗出了水珠。

    周谨行一边在他体内肆意地进出,一边伸手揉捏着他的胸前的小肉球,用尽一切手段在丁小伟身上点火。

    丁小伟用被子把脸蒙住了,不然他实在控制不住想叫出来。

    周谨行不免觉得可惜,更加用力地抽插了起来,把丁小伟的呻吟声攻击的支离破碎。

    周谨行许久都没有这么兽性大发,今天简直跟吃了一样,第一次就连着干了丁小伟半个多小时才泄出来,然后一个晚上折腾了他四次,丁小伟最后叫得声儿都不对了。他第一次觉得周谨行实在太可怕,简直不是人。

    如果搁平时的话,周谨行这么不只节制的折腾他,丁小伟第二天准得跟他算账不可。只可惜他第二天全身酸痛,起个床都呲牙咧嘴的。

    他一觉醒来,也不知道几点,勉强撑着酸痛的身子下了床,希望自己能看上去正常一些,别让他妈看出不对劲儿来。

    只可惜他走路的姿势实在不太雅观。

    丁小伟悄悄打开一条门缝,想看看他妈在不在,最好他妈出去串门子了。

    结果一开门,他就看到了他妈在厨房里摘菜,旁边的周谨行也学着他妈的样子,坐在一个小马扎上,帮着他妈干活,俩人也不知道在聊什么,有说有笑的。

    丁小伟突然觉得眼眶酸涩,差点儿落下泪来。

    他悄悄掩上了门,决定再在床上赖一会儿。

    这大过年的,有他对象帮他妈做做饭唠唠嗑,他就该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再起来迎接他的美好生活。

    ——番外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