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六十章 新番外
    丁小伟的物流公司今年发展得不错,刚跟一个全国知名的图书企业签了北方五个省的配送协议,预计今年的利润能过百万。

    他自己本身并没有什么运营的才能,但他以前跑过货运,对这个行业非常熟悉,能跟司机做好沟通,而跟他一起合伙干的朋友刚好是管理方面的人才,再加上周谨行给了他不少帮助,所以这两年生意做得有声有色的。

    最近公司新招了一个会计,是个白净温婉的姑娘,说话细声细语的,话不多但是爱笑,非常讨人喜欢,她一来,很多员工交报销单子都爱找她。丁小伟觉得自己在一个男性占据大多数的公司里招了这么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女职员,真是非常明智了。

    于是视频电话的时候,他很得意地跟周谨行说起了自己在人事方面逐渐展露的潜能。

    周谨行最近回香港了,他爷爷过八十八大寿,子子孙孙全都从世界各地赶回去为老爷子庆生,毫无意外地又占据了一次报纸大版面。

    听丁小伟说完,周谨行笑道:“很好啊,能够调动男职员的积极性,让办公室更有活力。”

    “是啊,来面试的时候我一眼就看中她了,她各方面能力都不错,长得还最好看……”丁小伟突然眯起眼睛,凑近屏幕,“你眼睛是不是肿了?红彤彤的。”

    “昨晚在海上有宴会,喝了点酒,没睡好。”周谨行托着下巴看着丁小伟,“好无聊,想回家,想你。”

    丁小伟“嘿嘿”一笑,“那你啥时候回来?玲玲天天问我呢。”

    “下周一,只有玲玲想我吗?你呢?”

    “哎呀,你才走了两天,矫不矫情。”丁小伟想到什么,“你说你去海上参加宴会?”

    “是啊。”

    “你还敢去海上参加宴会啊。”丁小伟故作严肃道。

    周谨行有些不解:“怎么了?”

    “万一你再掉海里被别人捡走了怎么办啊。”丁小伟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周谨行噗嗤一笑:“你这是咒我呢还是担心我呢。”

    丁小伟半玩笑半认真地说:“你是真没有点阴影啊,你那个弟弟不在是吧。”

    “在啊。”

    “在?”丁小伟拔高了音调。

    “放心吧。”周谨行安抚道,“你要是这么担心,干嘛这次不跟我一起回来。”

    “拉倒吧,本来是你家太上皇过寿,我去了给他气出个好歹。”

    周谨行低笑两声,俩人聊着家常,不知不觉一两个小时就过去了,直到丁小伟困得睡着了,梦里还是周谨行浅笑温柔的嗓音。

    周末的时候,丁小伟正陪玲玲做作业呢,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

    “喂?”

    “丁哥。”电话里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疲倦和虚弱。

    丁小伟回忆了一下:“小徐吗?”

    “是我。”

    来电话的正是公司新入职的财务姑娘小徐。丁小伟不让员工叫他丁总或者老板,他听着别扭,他这人随性惯了,跟员工也能打成一片,所以一般比他小的都叫他哥。

    “怎么了小徐?”

    “不好意思啊丁哥,我想请几天假,我今天在浴室摔了一脚,骨裂了,医生让我休养几天。”

    “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摔哪儿了?”

    “腿,腰也伤着了。”小徐说着说着,声音有几分哽咽。

    “你在医院呢?你是不是一个人啊。”他记得小徐是外地人,标准的北漂。

    “嗯。”小徐小声说,“我妈说明天过来照顾我。”

    “那你今天一个人住院啊?”

    “这种轻伤医生不让住院的。”小徐小心翼翼地说,“我就……请几天假,可以吗?”

    丁小伟听着顿时不忍心起来,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在这里没有家人朋友,受了伤要一个人扛着,实在太可怜了,他道:“你在哪个医院呢?我去接你。”

    “不、不用了,不用丁哥,我自己打车就行了。”

    “你怎么打车啊,赶紧给我地址,别的你别管了。”

    拿到地址,丁小伟嘱咐保姆收拾一间客房,然后自己开车去医院接人。

    小徐见到丁小伟,又感动又不好意思。

    丁小伟见她小腿肿得跟白萝卜似的,肯定是路都走不了了,便把她抱上了车,往自己开去,他安抚小徐道:“你不用不好意思,我是你老板,保障你的人身安全也是应该的,你妈明天不就来了嘛,明天让她来接你就行了,今天你总不能没人照顾吧。”

    小徐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丁小伟,红着眼圈点了点头。

    到了家,玲玲不解地看着小徐,丁小伟吩咐道:“玲玲,这是爸爸的下属,她生病了,要在家里住一天,你去跟阿姨说晚饭炖个骨头汤给她补……”

    玲玲突然皱起了眉,用力哼了一声,扭身跑了。

    丁小伟愣了愣:“哎这孩子怎么了……”

    他以为是周谨行把熠熠和言言都带去香港了,她有点不高兴,也没多想,将小徐抱到了楼上的客房里:“你就在这儿好好休息一下,你要上药或者什么的,我给你叫保姆来。”

    “谢谢丁哥。”小徐温婉地一笑,“刚刚那是你女儿吧,真可爱。”

    “嗯是,她有点怕生,其实平时很乖的,你别介意。”

    “怎么会呢。”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丁小伟离婚了自己带一个女孩儿,而且女孩儿说话还有障碍,挺不容易的。

    “那你先休息,晚饭我让保姆送上来,公司的事儿你不用担心,把伤养好了最重要。”

    小徐笑道:“丁哥,你人真是太好了。”

    “别客气。”

    丁小伟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安顿好小徐,又下楼该干嘛干嘛去了。

    第二天是周一,想着周谨行今天回来,小徐的妈妈也是今天要来接人,所以他干脆就没去公司,把小徐弄到楼下来,让她在院子里晒晒太阳、聊聊天,别闷着。

    玲玲一早上起来就说自己肚子疼,死活不肯去学校,丁小伟只好给她请了一天假,他本来想让玲玲陪陪小徐,但她却对小徐怀有一丝敌意,一直躲着。

    丁小伟不解道:“玲玲,你怎么回事啊,你说你肚子疼,我让你去休息你不去,让你跟阿姨玩儿,你也不肯。”玲玲撇着嘴,有些粗暴地在纸上乱画。

    丁小伟笑道:“小徐,你别介意啊,她可能是不舒服。”

    “没关系,小孩子的情绪是很不稳定的,尤其是陌生人进入她的安全区域时,她第一个反应是抵御。”

    “哇,你这么了解啊。”

    小徐笑道:“我其实是学教育专业的,家里觉得不好找工作,又让我去考了会计。”

    “怪不得啊。”

    “其实我要是腿没受伤,肯定能跟玲玲玩儿到一块去,我很会哄小孩子的。”小徐温柔地笑着。

    “哎哟,那我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咨询你了。”

    “随时都可以。”

    俩人就带孩子的话题聊了起来,相谈甚欢,说着说着,小徐就试探地问起玲玲的妈妈。

    丁小伟不愿意多谈,就避重就轻地说:“很早就离了。”

    “女孩子还是需要一个女性角色去引导的。”

    “哈哈,我带着这么大的孩子也不好找,随缘吧。”

    小徐抿唇一笑:“怎么会呢,丁哥你人这么好,玲玲也很可爱……”

    玲玲啪地一声掰断了蜡笔。

    正在这时,大门传来动静,丁小伟一听就知道是周谨行回来了。

    玲玲更是从地上跳起来,往门口跑去。

    果然,门一开,周谨行一身风尘仆仆地进了门。

    丁小伟迎了上去,笑道:“回来得挺早啊,俩孩子呢?”

    “嚷着要吃冰淇淋,我让司机和保姆带他们去了,我想先回家……”周谨行看到了丁小伟身后的小徐,顿住了。

    丁小伟解释道:“哦,是我公司的员工,摔着了,没人照顾,今天晚上她妈妈到北京,就把她接走了。”

    小徐也好奇地看着这个混血超模一样的男人。

    丁小伟给周谨行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收敛点,他不想让公司的人知道他家庭情况这么“复杂”,也不是害怕别人不理解,只是觉得没必要增加这个麻烦罢了。他跟小徐说:“小徐,这是我朋友,经常来我家……蹭饭。”

    “你好。”

    周谨行微微眯了眯眼睛,抱起了玲玲,淡淡一笑:“哦,你好。”

    “小徐以前是学教育专业的,特别懂小孩儿,我跟她聊了不少这方面的问题。”丁小伟热络地说,“你晚饭想吃什么?”

    “我想吃点清淡的,这几天都是各种宴会。”

    “没问题。”

    小徐主动说道:“我们刚刚在聊,玲玲需要母亲的角色对她的成长进行引导。”

    周谨行点点头:“那你觉得他适合找个什么样的女人?”

    丁小伟眨了眨眼睛,感觉气氛有一点点不太对劲儿。

    小徐腼腆一笑:“应该是,温柔顾家,又喜欢小孩子的吧。”

    “哦,有道理。”周谨行笑眯眯地说,“徐小姐看起来就像这样的女性啊。”

    小徐脸一红:“我……没有啦……”

    丁小伟愈发觉得不对劲儿了,忙插嘴道:“别瞎说,她这种小姑娘怎么可能给人当后妈啊。”

    小徐拨了拨头发,浅笑道:“嗯……我是真的蛮喜欢小孩子……”

    “那你就生一个呗。”丁小伟笑着说。

    小徐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啊,不过,最好还是别太早,我想起来,人事跟我说过,不能招近期打算要孩子的,你现在还在试用期嘛……哎呀,你干嘛跟我说呢,你不跟我说我就当做不知道了嘛。”丁小伟为难地说,“你是……真的打算要吗?”

    小徐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只能嗫嚅道:“不,不,没打算,我还没男朋友……”

    丁小伟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周谨行露出安心的笑容:“你们聊吧,我去帮忙做饭。”

    “你刚回来就别忙活了。”

    “没关系。”

    玲玲也开心起来,蹦跳着跟着周谨行跑了。

    丁小伟抓了抓脑袋,总觉得刚刚的气氛有点不寻常,大概是自己想多了吧。

    周谨行露出安心的笑容:“你们聊吧,我去帮忙做饭。”

    “你刚回来就别忙活了。”

    “没关系。”

    玲玲也开心起来,总觉得刚刚的气氛有点不寻常,大概自己想多了吧。他跟着起身:“我也去厨房看看。”

    到了厨房,周谨行已经利落的套上了围裙,从保姆手里接过活,让她带玲玲去玩儿了。

    见丁小伟进来,周谨行抿唇一笑:“我又成‘朋友’了。”

    “同事嘛,不想让他们闲言闲语的。”丁小伟走了过去,高兴地说,“我一看到你站在这里,心里就踏实了。”

    周谨行转过身,修长的指尖轻轻划过他的俊朗的面颊:“你很踏实?你未经我同意,把一个女人接回家里……”

    丁小伟叫道:“我就知道你多想了!”

    周谨行噗嗤一笑:“逗逗你,我没多想,我看你们聊了几句,我也踏实了。”

    “啊?为什么?”

    “没什么……”周谨行凑过脸来,“亲我。”

    丁小伟握着他的脖子,结结实实地亲了他一口,然后抱住了他的腰,低声说:“其实我也挺想你的,我主要是怕你不安全,你家人都神神叨叨的。”

    周谨行的嘴唇在他唇畔上游弋,清浅又温柔的吻着:“所以我这不是马上就回来了吗?我以前习惯了那样的环境,但现在我觉得跟你和孩子们在一起,在这个家,才是真实的、让人留恋的世界。”

    丁小伟笑了:“那就……欢迎你回家。”

    “有没有什么欢迎仪式?”

    “……我给你扯个横幅?”

    “行,我看你身上这块布就挺适合。”说着就毫不犹豫地扯起丁小伟的衣服。

    厨房啊,是个温暖又火热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