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簪头凤 > 第六百八十二章 守灵
    李景睡了一个多时辰,没到五更天,便悄然起身。

    此时,天还未亮。

    柔和朦胧的烛火透过层层纱帐,落在陆明玉熟睡的脸庞上。冷艳英气的脸庞,此时显得分外柔和,甚至有了几分平日没有的脆弱。

    李景心中溢满了柔情。他没敢俯身去吻她的脸,唯恐吵醒了她。蹑手蹑脚地下了榻,轻手轻脚地穿衣穿鞋。

    细微的声响,到底还是惊醒了陆明玉。

    陆明玉常年习武,耳力格外灵敏,从熟睡中醒来,睁开眼时还有些迷糊:“天还没亮,你去哪儿?”

    李景低声道:“我去灵堂跪灵,你继续睡吧!估摸着我白日没时间回来,等到今夜,我再悄悄回东宫。”

    陆明玉嗯了一声。

    李景走后,陆明玉又睡了两个时辰。

    睡足了,精神格外好。

    绮云伺候陆明玉简单梳洗一番,又伺候主子换药,一边低声道:“今日一大早,皇后娘娘打发人来传信,三位小殿下都去内灵堂跪灵了。”

    陆明玉躺在床榻上不能动弹,自然不能去跪灵,只换了孝服。李珝李瑄李琀三个,今日一大早就去椒房殿跪灵了。

    陆明玉轻声道:“慧安公主和静安公主进宫了吗?”

    绮云点点头:“两位公主和驸马都进宫跪灵了。孟妃娘娘的尸首没资格摆在灵堂里,另外设了一个小灵堂。听闻静安公主都快哭昏过去了。”

    对静安公主来说,是真正的天塌地陷。

    短短数日间,她没了亲爹没了兄长没了舅舅,现在连亲娘也走了。

    陆明玉对孟妃没半分好感,也不觉得孟妃的死有什么值得可怜同情,淡淡道:“大皇子做过的事,和静安没什么关联。只要她和高驸马安分过日子,谁也不会去寻她的麻烦。”

    顿了顿,低声问道:“四皇子和四皇子妃去灵堂了吗?”

    后宫中各寝宫都有人盯着,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东宫耳目。

    绮云答道:“太子殿下令人送信给四皇子, 四皇子伤还没好, 让人扶着自己进了灵堂。四皇子妃去了内灵堂跪灵。还有, 宫外有品级的诰命夫人,今日一大早也都进宫来跪灵了。椒房殿里跪了一片。”

    人多事更多。

    陆明玉不能前去,这一应琐事都压在了乔皇后身上。

    陆明玉忍不住轻叹一声:“也不知我什么时候出才能下榻。”

    绮云精神一紧, 立刻道:“太医特意叮嘱过,娘娘这两个月之内都别下榻。等过了两个月, 看看伤养得如何再说。”

    “外间诸事, 有皇后娘娘和太子殿下担着。三位小殿下也都长大懂事了。娘娘什么都别管, 一心养身体才是。”

    陆明玉轻笑一声:“好,我都听你的。”

    绮云抿唇一笑:“奴婢斗胆多嘴, 娘娘别放在心上。”

    李景一回来,陆明玉身上的重担都卸下了,心情也格外好, 轻声笑道:“别人不敢管我, 也不敢多嘴。你说什么, 我总是肯听的。”

    宫中在办丧事, 主仆两个说笑几句,也就住了口。

    ……

    李景白日跪灵, 到了晚上三更,就悄然回东宫。不到五更天就回灵堂。算起来,每天只合眼不到两个时辰。

    臣子们齐齐装聋作哑, 只当不知道。

    太子殿下身上还有伤,跪灵又最是消耗体力。可不能将太子殿下累垮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永嘉帝尸骨还未下葬, 臣子们已自动自发地视太子殿下为新帝,处处为太子殿下着想了。

    百官都要跪灵, 天下大丧,所有国朝政事都暂且被搁下。各地呈上来的奏折, 堆积在一起,无人过问。

    过了头七之后,乔阁老颤巍巍地对太子殿下进言:“停灵要七七四十九日。国朝政事总不能一直置之不理。无关紧要的,暂且不管。有些要紧的,总该处置一二。”

    换在民间,头七一过就能下葬了。天子的丧礼,要七七四十九天。这么长的时间不理政事, 确实不妥。

    大魏疆土辽阔,百余个大大小小的郡县,每天都有一堆奏折。

    李景略一思忖,低声道:“我得留在灵堂里。就请阁老和几位尚书排做两班, 轮流去看奏折。不要紧的,看着处置。十分重要的,再来禀报。”

    乔阁老也有此意,很快应了下来。

    隔日,兵部杨尚书就带了一份奏折进了灵堂,低声向太子殿下请示:“濮阳侯上了奏折,要进宫为皇上跪灵。”

    濮阳侯倒是安分。没有宫中宣召,一直待在军营里。如今上奏折,也在情理之中。

    满朝文武都来跪灵。他身为武将,又是永嘉帝嫡亲的表弟,总该来灵堂里磕头守灵。

    李景没有立刻应允。

    他悄然起身去了安静的偏殿,令人请岳父陆临过来商议此事:“……岳父,现在召濮阳侯进宫,是否合适?”

    陆临目光一闪,淡淡道:“濮阳侯要尽臣子的本分,殿下当然不能拦着。殿下放心,现在京城局势已定,濮阳侯翻不出风浪来。”

    以濮阳侯为人,之前都没敢动弹,现在就不敢动了。

    此次上奏折,也是为了全自己的颜面。做臣子的,总不能不来跪灵。

    李景轻呼一口气:“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还是问过岳父,心里更踏实些。”

    这等掏心置腹的话,听的陆临心头一暖。

    他冲李景略一挑眉,低声道:“殿下放心吧!大局已定,没人能撼动殿下的地位。”

    翁婿两个心照不宣地对视一眼。

    李景还没登基,不能用御印。令人拟旨,用了东宫印,宣召濮阳侯进宫跪灵。

    一日后,穿着一身孝衣的濮阳侯进了宫。

    进宫前,他的战马和兵器都被留在了宫门外。只带了四个亲兵进宫。这四个亲兵,同样手无寸铁,连文华殿的门都没进。

    濮阳侯只身进了灵堂。

    文武百官都在跪灵,每人都穿着白色孝衣,一眼看去,惨白一片。

    濮阳侯红着眼进来了,在永嘉帝的棺木前跪下,咚咚咚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便扶棺恸哭:“皇上,臣来迟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