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诡道众昌 > 第四十六章 身处地狱,堕落成诡
    屋里,映着通亮的灯光,

    却难免被灯下人,物,再遮出阴影。

    饶常抬着头,望着监控,嘴里还嘀咕着些莫名的东西,

    束柔目露思索着,似乎思索着些事情。

    似乎听不到旁边饶常的话语声,

    陈沦坐着,翻开着那份资料,目光落在资料纸页上的记录上,附着的相关照片上。

    平静着,伸手,再翻过了一夜。

    “……结束与其母亲的通话过后。吴安还有与其原公司负责人的通话。

    内容大致为,因工作上事务,让其返回公司(态度应较恶劣),判断其当时应在回住处途中。

    三日前,吴安被辞退当日,清晨七点五十二分时,吴安曾有同共享单车公司客服部门通话,询问为何打不开共享单车,回复为区域性故障。

    调取当日吴安去公司路途中相关录像,具体视频监控附电子版资料中,可详细查看,此处附相关画面图片。”

    记录的文字下,附着张照片。

    是从某个路边监控上截下来的画面中。

    画面中,吴安正一边拿着手机放在耳边,一边急匆匆朝着某个方向跑去。

    “当日上午,吴安原所属公司宣布因公司业绩等原因裁员,吴安在被辞退的人中。

    当日上午九点左右,吴安离开了原公司,在大致十点钟,返回到了住所中。

    至当日下午两点之前,未有吴安相关记录,期间共享单车公司客服部门曾打电话给吴安,吴安未接听。

    下午两点,吴安在相关招聘软件中,开始投递简历。并于一小时后有外出,前往人才市场,一直到人才市场休息。

    次日,吴安清晨出门,面试无果。下午寻找到份半日零工,工作当当夜八点整,离开工作地点,返回到了家中。有查询到吴安在附近超市的购买记录,内容为:一瓶矿泉水,方便面五袋。

    晚上八点半,吴安向其母亲的银行账户上,转去了1500块钱,吴安账户余额剩余785.54元。(调取吴安账户转账记录。吴安每隔三十日都有向其母亲转账基本相同金额。这笔钱大部分其母亲未曾动用,依旧在账户上。)

    晚上九点半,吴安接收到房东信息,提醒他在房租到期前,给予下季房租。

    晚上十点后,吴安手机未再有信息记录。”

    目光平静着,落在这资料上。

    陈沦伸手,再翻过页这份资料。

    “再次日,即昨日。

    吴安外出,面试无果。

    昨夜,晚上十点十二分,吴安母亲,吴翠盼曾打电话给吴安。

    具体通话记录如下(通讯公司调取):

    ……

    吴安:妈,怎么了?

    母:……没事儿,还没睡啊?

    吴安:才十点呢,我过会儿再睡觉。

    母:早点休息吧,身体重要……

    吴安:我知道的,妈。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母:……

    母:我今天看到手机里有短信,你又给我转钱了啊?

    吴安:我这不是发工资了吗,转些给妈你。妈你拿着去用就行。

    母:……我就在屋里,哪花得了什么钱,你在外面,吃喝都要花钱,都说了,让你不用给我转,你自己身上多留着点钱,妈也放心些。

    吴安:我身上还有钱呢,够花了。妈你要是花不了,就帮我存着吧,要是留在我手里,我就都给花了。

    母:行,妈给你存着……给你存着……

    母:晚上吃饭了没有啊?晚上吃得点什么啊?

    吴安:都这个点了,肯定吃了啊。不是发工资了吗,炖了点猪蹄汤喝。

    母:挺好的……挺好的。

    吴安:妈,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要跟我说啊?

    母:没啥,就是妈这些天有些想你了,就打电话过来,给你说说话。

    吴安:等过年的时候,我就回来了,妈。

    母:……

    母:娃,你能不能现在就回来一趟啊,让妈看看你……

    吴安:妈,你怎么了,是不是屋里怎么了,妈?

    母:……前些天,有医院的医生来村子里给看病,别人都去了,妈也就跟着去了。

    吴安:嗯……

    母:然后……医生就说……就说……妈可能得了……癌症,让我再去医院好好检查检查……开始我没想去,后来想着想着又还是去了医院一趟……医院说,是乳腺癌……

    母:本来妈……妈不想跟你说得……本来妈都不想跟你说……就是前些天啊。医院里的医生又给妈打电话过来了……她说,我这个癌症,要是治的话,还能活好些时候,还能好几年……让我去医院治……

    母:妈就是……妈就是……想多看看你……想看着你结婚,看着你带孩子……妈,妈……妈睡糊涂了。

    妈对不起,是妈睡糊涂了,你别听妈说胡话……别听妈说胡话……妈就是想你了,你能不能这两天就回来了……妈睡糊涂了……妈困了,我睡了,我睡了。(吴安母亲挂掉了电话)。

    结束了这道通话过后,一段时间内,吴安的手机未有任何操作记录。

    结束通话过后,十二分钟,吴安将自己账户里剩下的785元全部转到了他母亲账户上。

    之后,手机未再有任何操作记录,附近住户当晚再没有任何相关目击信息,住在吴安楼上的住户未听到当晚吴安住所有任何声音传出。

    直到诡事件爆发当日,上午九点半左右,诡事件爆发,吴安已堕落成诡,当时仍在该小区内的所有人相继全部被感染。

    当日上午十点整,因先前首都市内其他曾爆发过的诡事件,而增加了对此类区域巡逻监控的两名警察,发现了异常情况,进行了上报。诡异局接收到相关信息,到达现场,进行了管控。

    根据对诡的已知了解判断,昨日夜里,吴安可能就已开始受到诡的影响,逐渐堕落,走到今早,此彻底堕落成诡,诡事件爆发。”

    目光落在这资料上,资料上的记录自然映在陈沦眼底,

    “诡物和传播途径:诡物为一句内容为‘我做错了什么’的话。只要该话由堕落成诡者,感染者说出,被人清晰听到,就会造成感染。

    感染者畸变特征:头部异位下移下沉,四肢呈包裹性蜷缩,再渐皮肉长合,直到化为肉瘤状。”

    目光落在这资料上,

    陈沦再停顿了下,伸手将这份资料重新合了起来,抬起了头,目光落在身前。

    “畸变特征和堕落成诡,吴安的负面情绪有直接关系。”

    “他在堕落成诡的时候,可能有愤怒,但更多的应该是逃避。所以感染者的身体才会蜷缩着这样,把头不断下埋,埋进肚子里。”

    旁边的束柔也抬起了头,似乎对着陈沦出声说道,

    “而诡物的那句话,好像也佐证了这点。”

    束柔目露思索,脸上渐再有些兴奋。

    陈沦似乎没听到束柔的话,只是目光平静着落在身前。

    再停顿了下,陈沦从座椅上站起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