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回到2002当医生 > 963 这次的确是我偏心
    963 这次的确是我偏心

    “周从文发现了一个食管扁平苔藓的患者?”黄老坐在地上,靠着墙壁似乎已经睡着,但邓明和周从文说的每一句话他都听的清清楚楚。

    “老板。”邓明看着自家老板,心里焦虑担心,欲言又止。

    “这病不多见,用药吧。要是能回去,我亲自去看看患者,看看治疗效果。这么多年,类似的病例只见过13个,这是第14个。”

    “……”邓明想说什么,但还是没说。。

    “你要说什么?”黄老问道。

    “老板,我说了您别拎着笤帚打我。我的脸皮不像周从文那么厚,您要是追着我打,我怕是……”邓明半开玩笑半当真的说道。

    “不会的,那小子其实挺神奇的,庞各庄的口罩这回有大用,在那之前你能想到?”黄老依偎着墙壁,声音里带着无限的疲倦与沧桑。

    但疲惫与沧桑中还藏着点小欣喜与释然。

    邓明知道自家老板肯定在咬着后槽牙坚持。

    汤庄的医院经过一周的时间,眼看着已经改造完毕,老板在这段时间也没闲着,各种讨论、研究,多年丰富的临床经验毫无保留的奉献出来。

    与会人员的级别很高,还涉及的是呼吸内科的诊断与治疗,邓明都插不上嘴。

    本来老板不用上,可没谁能拗得过这个老小孩。

    毕竟已经八十了,老板的身体能不能扛得住,邓明也不知道。他一直在敲边鼓的劝说自家老板,可老板就像是没听见一样。

    “老板,要不咱歇歇?这几天开会、病例研讨,太累了。”

    “当医生哪有不看患者的,你以为是江湖上的神医。”黄老道。

    “您看过了。”邓明纠正,“临床上治疗都是小医生的活,您这种级别的医生没必要去一线。说句不好听的,您现在去一线,一线的人手忙脚乱还得照顾您。”

    “嫌我添乱?邓明啊,你怎么和周从文學坏了呢,话里话外说我老。”黄老鄙夷道,“这还真是學好不容易,學坏一出溜。”

    有么?邓明想到周从文。

    他一边和老板“闲聊”,一边打电话安排周从文的患者。

    “那小子挺厉害的,其实要是早遇到他几年就好了。”黄老叹了口气,“他的说法是对的,只要做好防护,这病没什么大不了。虽然现在物资不够,可最重要的口罩周从文竟然莫名其妙就给备齐了。”

    “老板,您说的是假设早遇到他几年的话是不是可以让他顶上去?”

    “当然,你以为我不知道我老了?这几天折腾的我一身骨头都要碎了。可惜这是呼吸内科的病,我虽然不用管,但不去看看总归不放心。”

    “老板,有其他人。”

    “我不放心,总是要去看看的。”黄老悠悠说道,“俗话说得好,养兵千日用兵一时,现在到了用兵的时候,我躲在后面像什么样子。”

    “您年纪不允许。”

    “说的好像你的手术做的比我好似的。”黄老微微一笑,“周从文还得过两年才有资格说这话。”

    “可……”

    “没什么可但是的,说多了都是车轱辘话,别跟我家老太婆说前面的事儿,你就说我吃的好喝的好,每天闲溜达就行。”

    谷/span“老板,您觉得师娘相信?打听消息的门路多的是,我跟您在前面干活,师娘都不跟我说话。”邓明垂着眼帘,说的话也不知是真是假。

    黄老抬起头,瞥了一眼邓明,不置可否。

    等邓明安排好周从文的患者,又叮嘱一定要好生照顾之类的,习惯性把人情做足,这才收起电话,双手拢在身前,仿佛抱着保温杯。

    “周从文那孩子不错,按说这次他是最适合的,可惜我不舍得。”黄老道,“咱爷俩交心说,这次的确是我偏心了。”

    “老板,别,能跟您上前线,周从文不知道有多羡慕。”邓明连忙说道。

    “我知道危险,这玩意怎么看怎么怪,你没经历过旧社会,也没当过赤脚医生,不知道当年多苦、多难、多凶。”黄老道,“我知道这些,所以不能让周从文上。”

    “他还年轻,再摔打几年。”

    “跟裴院长说了么?”黄老忽然换了一个话题。

    “说了,要是咱爷俩回不去,他给周从文留个带组教授的名额,带编制,想来几个来几个。”

    邓明说这话的时候心头没来由的一疼,鼻子有点酸。

    眼前的事儿远远不像自己和老板说的那么轻松,南方很多医生直接辞职,说死不上一线,这也都是事实。

    “嗯,那就放心了。”黄老道,“人走茶凉,剩下的要看周从文自己能做到什么程度。”

    “那小子厉害的很,不用担心他。”邓明咧嘴一笑,“而且他的脾气从不吃亏,您没看见在惠灵顿的时候,周从文去换衣服,听到宫本质疑您的手术,他二话不说上去就打。”

    “外国人吃这套,德高教化之类的只有咱们才信。动手没错,但要分场合,比如……哈哈哈,不说这个。”黄老刚要灌输价值观,下意识的顿住。

    “时间差不多了,还有几分钟,咱们去新医院看看。这几年国家发展的不错,要是换从前,哪有这么容易建成负压医院。”

    “老板,我还是建议您眯一觉,睡八个小时总行吧。”

    “上年纪了,心里还有事,怎么可能睡得着。”

    黄老缓缓站起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尘埃,习惯性把衣服整理了一下,目视窗外。

    邓明的手机响起。

    他拿起来看了一眼,苦笑。

    “谁呀。”黄老背手弓腰,看着窗外车水马龙,人间烟火,淡淡问道。

    “是柳哥。”

    说着,邓明见老板不说话,接通电话。

    “邓明,听说国内有事,你和老板在哪?”电话对面的人火急火燎的问道。

    “新医院已经建好,我和老板准备上前线。”邓明淡然说道,“你在克利夫兰那面还好么,最近和国外有些交流,都没看见你。”

    “邓明,你个混蛋玩意!”电话对面的人直接破口大骂,“老板都特么多大岁数了,上他妈的前线!你是吃屎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