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它小说 > 这就是牌佬的世界吗?亚达贼! > 第二十七章 史莱姆击破
    “羁绊链接,用着无尽的光之纽带将黑暗击碎吧,【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

    融合所带来的漩涡消散,出现在游戏场上的,是并肩站在一起、明明是两只怪兽却非要被算作一只的【黑魔导】和【黑魔导少女】。不过,他们现在的名字是【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

    【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8☆/暗】

    【魔法师族/融合/效果】

    【2800/2300】

    “哦,是游戏和隼人击败贝卡斯的卡片!”观众席上看见【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登场的城之内有些兴奋地说道,“在第一个回合就召唤出了那么高级的怪兽啊,真不愧是游戏。”

    “但是就算攻击力再高又有什么用呢。如果无法击破【再生史莱姆】的话,就算是神也没法给那个马利克造成伤害吧?”孔雀舞泼冷水道。

    之前海马和隼人都用过神,虽然【拉的翼神龙】退场得相当没有尊严,但是登场时的压迫感可是被孔雀舞牢牢记住了。而三幻神中唯一没有出现过的那什么【奥西里斯】,似乎就在马利克的手中。没有神的游戏,能击败马利克吗?

    “放心好了,我想游戏已经想出了破解【再生史莱姆】防御的方式了,或者说,除了复活能力之外没有丝毫抗性的【再生史莱姆】,其实不过是个杂鱼而已。”隼人倒是对游戏很有信心,“看吧,游戏他就要出手了。”

    决斗场上,游戏将手中的一张卡片打出:“虽然无论是战斗还是效果的破坏都能之吸收并复活,但如果是这张卡呢?支付1500点基本分,我发动手牌中的【深渊的宣告者】!”

    【游戏:4000→2500LP】

    随着基本分的下降,游戏的身体不由得感到一阵虚弱。在马利克上个回合发动【黑蛇病】之时,这场决斗就已经悄然演变成了黑暗游戏,主动支付基本分还好,最多只是身体虚弱,如果因为效果或战斗而损伤基本分,带来的痛苦可是相当沉重的。

    马利克脸色不太好看:“居然支付足足1500点的基本分来发动卡片?”

    “【深渊的宣告者】的效果,是由我来宣言一个种族和属性才能发动。”游戏解释着卡片的效果,“我所宣言的种族·属性的怪兽在对方场上存在的场合,对方必须将那一只怪兽送入墓地。”

    “我所宣言的,自然是【再生史莱姆】的水属性·水族!”

    在游戏的后场上,一团不详的黑雾升起,雾气之中一具阴笑着的骷髅浮现,抬起了手指指向马利克场上的【再生史莱姆】。并非是物理的攻击或是魔法伤害,【再生史莱姆】的生命在一瞬间被剥夺,连抵抗的机会也没有、就被送入了马利克的墓地之中。

    因为这并非破坏,【再生史莱姆】的效果根本无法发动,而且【深渊的宣告者】本身也有着封印送入墓地怪兽及同名卡效果的能力。

    “然后,一回合一次,在魔法·陷阱卡效果发动的场合,我发动【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的效果。”游戏从卡组里抽出了一张卡片,“我从卡组中抽出一张卡片,如果是魔法·陷阱卡的话,我可以直接在场上盖放。”

    说着,游戏看了眼手中抽到的卡片,将其放入了魔法陷阱卡区域,然后挥手下令道:“就由这只怪兽来对你下达判决吧,马利克。【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对马利克直接攻击!”

    “二重魔导!”

    随着游戏一声令下,【黑魔导】与【黑魔导少女】一同抬起了手中的魔杖,在双色的魔杖尖端,一枚缠绕着蓝色雷光的紫色魔力球汇聚而成,并被师徒二人一同推向了场地上没有任何怪兽存在的马利克!

    “哼哼,想快速解决我吗?那可不行啊无名的法老,如果没能让你充分体会痛苦就结束决斗的话,我可是会寝食难安的。”马利克狞笑着,将后场的一张盖卡掀开:“我发动陷阱卡【吸收盾】,使【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的攻击无效,并且我的基本分回复他攻击力部分的数值。”

    魔力弹确实地击中了马利克,可是在击中了他之后,【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攻击中所蕴涵的魔力却快速地被马利克所吸收,他的基本分不仅没有丝毫的降低,反倒是往上窜了一截。

    【马利克:4000→6800LP】

    看着【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的攻击失效,游戏却露出了然的笑容:“果然,虽然场上准备了棘手的【再生史莱姆】作为第一层的墙壁,但是马利克你果然在后场预备了其他的手段啊。”

    “但是,我的攻击可还没有结束呢,马利克!”

    说着,游戏将他刚刚因为【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的效果抽到并盖下的卡片打开:“被【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的效果所盖下的卡片如果是速攻魔法卡或者陷阱卡的情况下,可以在覆盖的回合发动。我发动速攻魔法卡【融合解除】!”

    随着游戏将【融合解除】的卡片发动,期待着场上的虚拟投影又会出现什么绚烂特性的众人就看见,原本并肩站在一起的【黑魔导】与【黑魔导少女】彼此对视一眼,挪开了一步。

    【黑魔导】【ATK2500】

    【黑魔导少女】【ATK2000】

    “因为【融合解除】的效果,【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从场上离开,同时,在我墓地之中的他的融合素材——【黑魔导】以及【黑魔导少女】被重新特殊召唤到我的场上。”

    看着游戏从容的表情,马利克不爽地撇撇嘴:“因为你从墓地中特殊召唤了怪兽,【生还的宝牌】效果发动,我可以抽三张卡。”

    与【再生史莱姆】相同的,马利克所使用的【生还的宝牌】也是动画版的效果,不仅每次怪兽从墓地中特殊召唤可以抽三张卡,而且并没有限制是自己还是对方。

    不过,就算抽出了三张卡片,马利克暂时也无法将手中的卡片打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明明只是站开了一点、居然厚颜无耻地具备了再次攻击能力的【黑魔导】与【黑魔导少女】。

    “攻击继续!”游戏嘴角勾起,毫不留情地下令道,“首先,是【黑魔导少女】的攻击!”

    随着游戏命令的下达,【黑魔导少女】举起了短杖念起咒语,一颗蓝色的魔力球显现、并迅速向马利克袭去。

    马利克的目光下意识地看向了自己后场的另外两张盖卡。其中一张,是可以根据对手对自己造成的伤害提升攻击力·守备力的【金属反射史莱姆】,而另一张卡片是可以复活墓地怪兽的【活死人的呼声】。

    如果他愿意使用【活死人的呼声】将墓地里的【再生史莱姆】复活的话,游戏场上的两只怪兽,最多能给他造成的伤害也只是2000点而已,那样一来自己的基本分就还有4800的剩余。

    还有【金属反射史莱姆】,发动后会变成守备力3000点的高防御怪兽,能够将游戏场上两只怪兽的攻击完全挡下。

    但是马利克想了想,放弃了。比起基本分,他觉得这两张卡片留在之后发挥最大作用更划算一些。之前【深渊的宣告者】的效果可还没有消失,这个回合如果被复活的【再生史莱姆】再度被破坏,马利克一时半会儿可没有准备额外的复活手段。

    【金属反射史莱姆】虽然守备力很高,但是没有任何抗性的它作为陷阱怪兽,连被【活死人的呼声】复活也做不到,如果被武藤游戏用【千把刀】之类的卡片破坏可就亏大了。

    抉择之际,【黑魔导少女】的攻击已经降临在他身上。

    “咳呃!”

    【马利克:6800→4800LP】

    “然后是【黑魔导】!”

    “呃啊!”

    【马利克:4800→2300LP】

    之前吸收【超魔导师-黑魔导师徒】的攻击时马利克有多舒爽,现在被两发黑魔术直接命中就有多么的痛苦。片刻的交手过后,马利克原本六千出头的基本分被削减得比支付了1500分的游戏还低。

    “覆盖一张卡,我的回合结束。”看了眼手牌、将其中一张保留下来后,游戏结束了他的回合。

    【游戏:2500LP,手卡1】

    【黑魔导】【ATK2500】

    【黑魔导少女】【ATK2000】

    【盖卡】

    因为接连的两次直接攻击的痛苦而低垂着脑袋,马利克的呼吸声显得有些沉重。轮到了他的回合,等到马利克抬起头来后,游戏才惊讶的发现,马利克明明之前还在惨叫着,脸上却没有露出哪怕一丝一毫的痛苦,反倒显得相当愉悦和享受?

    “就是这种感觉啊,痛苦和折磨,世界上难道还有比这更让人愉悦的东西吗?”马利克的表情扭曲着,一只手指抠了抠自己的太阳穴。不过,他必须不是吸血鬼而且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没有嗨到不行手指钻太阳穴。

    “看样子,你的表演结束了吧,无名的法老。那样的话,就到了我的审判环节了。我的回合,抽卡!”马利克抽出了一张卡片后,手向游戏的方向一指,“在我的准备阶段时,【黑蛇病】的效果发动,同时给予双方200点的效果伤害!”

    “嘶~!”随着马利克的话音落下,游戏之前被【黑蛇病】的毒蛇咬过一下的手掌上传来一股剧痛,既像是被刺骨的冰给冻了一下,又有些像是被火给烧到了一般。

    而不同于游戏,马利克的手掌虽然也因为痛感下意识地抽到了一下,但脸上的表情简直就像是马杀鸡一般愉悦。

    【马利克:2300→2100LP】

    【游戏:2500→2300LP】

    “我的回合开始,发动我后场的两张盖卡!”马利克的手伸向他决斗盘的魔法陷阱区域,将两张覆盖的卡片掀开,“永续陷阱卡【活死人的呼声】,以及永续陷阱卡【金属反射史莱姆】!”

    “优先处理【金属反射史莱姆】的效果,这张卡在发动后变为效果怪兽,守备表示特殊召唤到我的场上!”

    在马利克的后场上,从打开的【金属反射史莱姆】的卡片之中仿佛是洪水决堤了一般,大量的金属质感的液体涌了出来,在马利克的场上仿佛有生命一般,凝集成了一个高大的牛头人的形象。

    【金属反射史莱姆】【10☆/水】

    【水族/陷阱/效果】

    【0/3000】

    ‘守备力3000的怪兽!?’看台上的海马皱起眉头。这个不多不少的攻击力,怎么刚好就处在【青眼白龙】无法击破的程度。

    最近一段时间,他发现了一件事件,每次决斗怪兽的比赛里,一旦出现了某些高攻击力、高守备力的怪兽,总有人下意识地会拿【青眼白龙】与之比对,尤其是在怪兽的攻击力或守备力刚好是3000点的时候。

    “好厉害,守备力居然是能抗衡传说中的【青眼白龙】的3000点!”余光瞥向圭平抱着的笔记本电脑,海马看见了直播画面中飘过了这样一条弹幕。

    ‘嘁,真是不爽。’

    海马总觉得,这一定是某种恶意。我无敌的布鲁艾斯可不是给你们用来当作战斗力计算单位的。

    比起看台上突然心情糟糕起来、一脸不爽的海马,游戏却感到些许疑惑。

    ‘这张卡,应该在他上个回合里马利克就已经盖下了吧,为什么之前【黑魔导】和【黑魔导少女】攻击的时候他不使用?’

    而内心之中,表游戏给出了他的想法:‘虽然我也想不明白是为什么,但是如果马利克觉得哪怕消耗4500点基本分也要将这张卡保留下来,那这张卡在之后肯定还有什么重要的用途。’

    “是在疑惑着我为什么会将这张卡保留到现在吗,无名的法老哟~”马利克笑着将另外的一张卡片打开,“再稍等一下吧,如果是那只怪兽的话,等待再怎么长的时间也是值得的。”

    说着意义不明的话语,马利克的第二张盖卡打开:“发动永续陷阱卡【活死人的呼声】,我将墓地之中的【再生史莱姆】复活!”

    “同时,因为【生还的宝牌】的效果,我再抽三张卡片!”

    口中宣言了要抽卡,把手指搭上了卡组最上方的卡片,马利克却露出了一个狰狞的狂笑:“我感受到了,那只怪兽,来了!”

    游戏也不由得心跳加速。虽然马利克没有抽出卡片,但是他感受到了一股之前才感受过的气息。那是神之卡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