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浩有点摸不着头脑,只能朝着学院的方向寻去,而一双阴沉的眼睛始终注视在他的身上。

    此时的大斗魂场外,除了一些没买到票的观众和个别倒票的黄牛,倒还算清净。现在还是上午,阳光明媚而温暖,周浩一路往回走,但是越走,越有些不对劲。

    按理来说应该人山人海的天斗城,竟然越来越冷清,明明走了好一段时间,可是距离学院还有一段不短的路。

    周浩已经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此时的阳光依旧洒在身上,但是竟然有了一丝阴冷的感觉。周浩终于感受到了,淡淡的阴森气息似乎在无形中从四面八方悄然而至。

    停下脚步,周浩面无表情,周围的一切似乎又恢复了正常,过往的行人虽然稀少,但是都没有什么问题,这里距离史莱克学院已经不远了。

    但是周浩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那丝阴冷的气息中,淡淡的杀机弥漫。周围的一切都在瞬间失去了声音,世界仿佛一下子陷入了死寂,让人有种自己失聪了的感觉。眼前的景物也像是蒙上了一层薄纱,一切都在这一刻变得模糊不清起来。

    这样的场景很容易让身处幻境中的人陷入恐慌之中,就像一个人骤然失去了听觉和视觉,而身边还潜藏着不知道是什么的危险一样。

    “不愧是史莱克最出色的弟子,警惕性果然很强。可惜,你发现的已经太晚了。从你踏出大斗魂场的那一刻起,就已经陷入了我的幻境,你逃不掉了。”一身白衣的时年淡淡的笑着,谈吐间尽是肆无忌惮的自信之色。

    周浩心中吐槽,这个人怎么来的这么快,今天不是才刚见面吗,自己都没打算找他的麻烦,接过他自己竟然找过来了。

    “哦?你的幻境,这么厉害吗,我感觉已经够逼真了,就是你的幻境里面,这个阳光模拟的还是有点差。”周浩淡淡的笑道。

    “呵呵,看不出来你的心很大吗?你知道我今天找你干什么吗?”周浩的话只让时年觉得这是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傻子,心中愈发放松。

    “这我还真不知道,不知道有何指教?”周浩的目光中带上了一丝怜悯,仿佛在看一个死人,时年这种非战魂师,他一只手就可以捏死。

    时年依旧沉浸在即将杀死一位天才的成就感中,并没有注意到周浩的表情,淡然一笑:“指教倒没有什么,只是需要你安静的消失而已。”

    周浩回道:“为了你们苍晖学院的那群垃圾吗,值得吗?”

    时年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意:“我本来打算这两天寻找机会的,接过你今天一见面就给了我这么好的一个机会。真是可惜了,你怎么不是我苍晖的弟子。”

    “想杀我吗,你可以试一试。不过,你以为杀了我,你就能活下来吗,或者说,没有我,苍晖学院就能战胜史莱克吗?”周浩似乎一点身为猎物的觉悟都没有。

    “你们队伍里面还有几个魂宗吧,杀你一个不行,我就杀到足够为止。至于我的安危,你先看看这里究竟在哪吧。”

    时年笑得很开心,甚至有些癫狂,他已经见证过很多的天才少年死在自己的幻境中了,这甚至已经成为了他一种病态的嗜好,笑容让皱纹足以夹死苍蝇,一双阴鹫的眼睛寒光闪烁:“我既然你决定动手,自然不可能留下任何破绽,你不会真的以为这里是天斗城的街道吧。”

    周围朦胧的景象突然变得清晰起来,周浩也不奇怪的看了一眼周围的景象,正是天斗城外的荒郊野外,回首望去,还能看到天斗城的城门。

    周浩心中想到,这个地方选的不错,一会把他杀了,尸体也好处理。周浩猛然前扑,巨大的暗金恐爪外附魂骨已经瞬间探出,时年的身体直接被切开。

    但是周围已经重新模糊起来了,没有任何鲜血飞溅的迹象,他那残破的身体就像泡影一般消失不见,爪刃掠过的空间,也开始变得粘稠起来。

    时年的声音在周围响起:“魂骨!哈哈哈,你竟然有魂骨,那你就更要死了,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强。我最喜欢杀的就是天才了,天赋越高,我就越兴奋!”

    周浩没有反应,只是静静的站着。

    时年继续道:“在同龄人中,甚至在整个大赛的所有选手中,都没有人比你更加出色,刚才那一击,你甚至能直接杀掉我。但那又有什么用,你我之间的实力差距不是你能想像的,你现在所感受到的一切,都是我想让你见到的幻像,你永远走不出我的残梦,在这里我就是主宰。

    周浩听的有些不耐烦了:“装神弄鬼,你就这点本事吗,好歹让我感受一下啊。”处于对时年武魂的好奇,周浩并没有直接动手,不然就没有意思了,大多数时候,在最后关头的猎人猎物身份的转换,才是最有感觉的。

    “不急,不要着急,知道我一生中最大的乐趣是什么吗?就是看着对手在我的残梦中发疯,自残,直到死亡!”他的声音逐渐变得轻微起来,朦胧的感觉再次覆盖了周围的所有东西。

    周浩四周的景色快速变换,他发现自己似乎回到了穿越前的那一幕,此时狂风吹的得他嘴都不太能合拢,正要背好伞包,准备从直升机上一跃而下。他抬头看着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不由得会想起那一道晴天霹雳,打了个冷战。

    不远处的时年笑得更加满意,看来已经开始了,只可惜自己的修为不够,没有办法观看到对方最痛苦的梦境。

    周浩本想好好体验一下时年的残梦,但是这第一幕就来到了自己最不愿见到的一幕,所以无奈,他只能提前结束这次体验了。

    周浩头部魂骨的精神力爆涌而出,眼中的红光大方,目光所及之处,所有的幻境瞬间消融,时年本来就没有释放出全力,惊讶之下,周浩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下一刻,凌厉的拳风已经让他眼前一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