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总有人想打扰我修仙 > 第二百四十九章她一个人换你们
    “衍城这操作是不是有病?”

    “咱们在城外拼死拼活的,可是为了衍城在战斗,他们可倒好,将城门一关,什么意思啊?”

    “衍城这是要将咱们十大宗门都给得罪了么!”

    “师姐,这情况你们提前可知道?”

    听赵紫玥问,程采面色凝重的看着开启阵法的衍城摇头

    “并不知,当时可没说会关闭城门不让我们进去。侯琅前辈,你们兽皇宗跟衍城之人比较熟悉,可有听说什么?”

    侯琅的面色和大家一样,摇头道:“不知!”

    说完他转头问就在她们不远处的卫楚

    “卫楚道友,你可知道什么?”

    卫楚淡漠看他一眼

    “不知!”

    邱傅急的不行,在原地走了两圈儿道:

    “织火还在那里面,这可怎么办好?”

    他说着转头去看赵紫玥,赵紫玥蹙眉回看他

    “你看我作甚?我又没有什么更好的法子,你们为何不给宗门发消息?

    难道这小小衍城,还真的敢跟十大宗门对着干不成?”

    一旁听赵赵紫玥这么说的兽皇宗修士问

    “他们是不敢跟咱们十大宗门对着干,可这怎么解释?”

    卫楚便道:

    “我已经给宗门发了信息,相信很快会有渡劫修士过来的。”

    刚才怼赵紫玥的那位兽皇宗修士继续怼

    “你们个排名第十的宗门,就是有修士来也不过如此,还能怎么样?”

    卫楚面无表情的淡漠看他一眼

    “你们兽皇宗是只看出身不看修为的?那也好,等到十大宗门大比之时,再看吧!另外!”

    卫楚说着身上合体期的威压朝那人辗去,瞬间就让说话之人额头冒汗,腿脚颤抖,隐隐有些站不稳。

    “不过一区区分神期修士,敢跟合体期这般说话,便是你们兽皇宗的风格?”

    侯琅伸手一拂,化解了那摇摇欲坠的弟子身上威压。

    “卫楚道友何必跟一个不懂事的分神修士过不去,这岂不是显得你气量狭小。

    要我看,如今咱们无法进城不如去别的地方,既然衍城对咱们不仁那也不能怪咱们不义,何必还给他们守城呢?”

    他这话说完,周围修士一静,立刻就有兽皇宗的另外两位带队的修士站出来赞同他的话

    “侯琅师兄说的对,他们不让我们进城我们凭什么还给他们守城?”

    听他这样说,其他修士面面相觑不知道要怎么办。

    不远处,丹宗的修士也道:

    “那位道友说对,不让咱们进城咱们还不给他们守城了呢,干脆咱们直接离开,咱们这么多人难道还怕那些妖兽不成?”

    他这话一出,立刻就有更多的修士附和,赵紫玥蹙眉,她搞不懂衍城这样的行为是什么操作。

    “师兄你怎么看?”

    听到赵紫玥传音,卫楚对她摇头,他也不清楚衍城的举动是何意。

    “如今且看吧!实在不行咱们也只能离开,只是想要离开这里,对面那些妖兽就又成了最大的阻力。”

    “难道那衍城的人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让咱们帮他们对付妖兽?”

    卫楚却是面含笑意的趁机考效她

    “倒也不是不可能,但如果真是这样,只能说明他们蠢不可及,你觉得他们为何会这样做?”

    赵紫玥摇头

    “我又不是他们,怎么会知道?”

    二人传音这会儿,之前那些退去暂且休战的妖兽们,已经又开始虎视眈眈的渐渐靠近他们,显然是给准备再来一轮的意思。

    “该死!我看我们不如往另外的方向去,绕开这些妖兽,这衍城都不管我们的死活,我们又何必替衍城守着?”

    立刻就有人附和他

    “道友说的对,咱们走去,另外一边还不跟这些妖兽打了呢!”

    这些修士说完,当真就开始往另外一边而去。

    “我们怎么办?要不要跟他们一起?”

    邱傅当然不想离开,因为织火仙子还在衍城内,程采仙子就道:

    “那你给她发信息,看她会不会出来?传音符发不了,传音玉简总不至不能发进去吧?”

    “对对!我这就给织火发传音符。”

    他说着就开始给织火发传音玉简,就在他发传音符的时候,城外的修士们陆续分散开来。

    之前分好的哪个宗门和哪个宗门组队也不存在了,瞬间就成了散沙。

    倒是卫楚没有动,太极宗的弟子里面他的修为最高不说,还是掌门的亲传弟子,他不动其他人自然也是不动的。

    兽皇宗的修士也没有动,赵紫玥对那侯琅可没什么好感,直接开口撵人

    “侯琅道友还是带人先离开吧,不用跟我们一起等。”

    “那怎么行,三清宗和我们兽皇宗一向交好,咱们自然是要一起的,倒是这位卫楚道友。”

    他说着看向卫楚,面上带笑不如不笑的道:

    “倒是这位卫楚道友,你们太极宗,没必要等我们了,倒是可以先走。”

    卫楚淡漠的看他一眼

    “我没有在等你。”

    听他这样说,侯琅就低低笑出声

    “我自然知道你不是在等我,莫不是你们太极宗想要投靠三清宗了?所以才这般极力讨好他们?

    那还不如舔一下我们兽皇宗,我们兽皇宗说不得也会庇护你们一二呢?”

    赵紫玥真心觉得这人的嘴挺贱的,正要说什么就见衍城内有人出来。

    “你真觉得织火仙子出来跟着我们一起闯出去好?其实我觉得如果城里更安全的话,不如让她留在城里更好一些。”

    邱傅好不容易找到人,不将其给留在身边是绝对不放心的。

    “不成吗,我觉得还是我带着她更好些。”

    赵紫玥耸肩

    “随你!”

    不多时果然就见织火仙子朝着他们这边跑来,衍城的阵法对立面出来的人没有限制,织火仙子一身藕荷色的百褶轻纱裙,一脸欣喜的朝邱傅跑来。

    跑到邱傅面前仰头对着邱傅甜甜一笑,邱傅伸手将她给揽入怀中,啧啧!

    前无去路,后面兽潮虎视眈眈,这个是还要被这两人给喂一嘴狗粮。

    有些无语的转过头,正好同卫楚对上,见他眼中含笑看着自己,赵紫玥也笑着给他个白眼。

    笑什么笑,狗粮还不是一起吃的?

    忽然想到一旁的程采仙子,转头去看程采仙子,见她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两人道:

    “既然人来了我们就走吧!眼看兽潮就又要来了。”

    “已经来了,这个时候想走怕也不是那么容易。”

    赵紫玥手中祭出紫雷竹看了眼对面的兽潮,此时这里就剩下他们三个宗门的修士,而妖兽却是一眼看不到尽头。

    几人对视一眼,兽皇宗的修士心里不痛快

    “等了半天还以为是个什么修为呢,结果竟然只是一个练气期,要不要这么搞笑?”

    别说兽皇宗的修士,可能就连太极宗和三清宗的修士都有些埋怨。

    “你不等可以走,又没让你们等。”

    赵紫玥身后的化神修士,同样祭出自己的飞剑怼回去。

    衍城城外的兽潮转瞬就来到他们近前,其实之前走的那些修士也未必就真的能躲过,兽潮可不是只对着衍城大门冲来的,其他方向同样有。

    这里两个合体冲在前面,卫楚祭出的是寒冰剑,同时周身数柄冰灵力化成的飞剑在他身前旋转朝着那些妖兽绞杀而去。

    不知道是不是这次的妖兽,实力明显没有上次的妖兽实力强悍,还是怎么回事,竟然让他们一路冲入了兽潮中。

    只是!冲入兽潮中的他们好像更惨

    “快看身后!”

    不知是谁说了句众人就看向身后,发现身后哪里还有衍城?

    整个衍城竟然在一片光芒中消失不见

    “这,是传送走了?”

    “厉害了!竟然整个衍城都能传送走,那?”

    赵紫玥说完邱傅也冷冷的接话

    “那他们既然有安全脱身的法子,为何就不能带上我们一起?”

    是这个意思,既然能够脱身,带上他们一起难道就这么难么?

    面色最难看的莫过于一旁的侯琅,还有他头顶上的那条透明的虫子,没好气的给他传音

    “个老子的,这衍城里的人是不是故意的,竟然给咱们来这么一手,他们竟然遁走了,你快看看你那契约之力,看看能不能控制衍城内的人,但愿他们没有传送的太远。”

    侯琅面色不善的摇头传音

    “不行,衍贾那厮应该是故意的,我对他神识的控制根本找不到他。

    不过不要紧,等我回去,别让我再遇到那个衍城大公子,不然我非得让他脱层皮不可。

    你能不能联系到主子,衍城已经不在了,他这兽潮也没有任何意义,不如将这些人给送到里面去,我契约那雷灵根的悟冥,其他人都给他填肚子好了。”

    他头顶上的那只虫子动了动传音。

    “我试试吧,这里的人都没什么好吃的,哪里有之前咱们弄出去的人灵根好吃?主子未必能愿意,不过看在你好歹有点功劳的份上,应该能答应帮你一把!”

    衍城消失了,兽潮还在,赵紫玥他们一边对付攻击到身边的妖兽,一边朝着一个方向移动。

    在这入目都是妖兽的地方,他们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他们身上的灵力会被消耗殆尽。

    一道火浪朝着这边而来,火浪过后是一只体型巨大的红色鸾鸟,确切的说它也不属于真正的鸾鸟,而是只不知什么品种的火鸟和鸾鸟结合的后代。

    重要的是这只红鸾直接朝着赵紫玥而来。

    赵紫玥手上的紫雷竹飞出去的同时,她手上异火也幻化出数朵红色莲花,被她打出去,那些碰上她异火的妖兽,就跟是纸片儿做的一般,红莲所过之处尽皆恢化成飞灰。

    “你的异火当真厉害,只是为何看着有些像宗门内一位师弟的红莲业火。”

    听程采问,赵紫玥只笑了笑

    “是么?可能是巧合吧!我这可是混沌天火。”

    “的确你的比她的更强一些。”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红色火焰直接朝着赵紫玥而来,待看清那红色鸾鸟后,就见那红色鸾鸟尖锐的喙一口啄在一朵红莲上。

    “竟然是本最喜欢的异火,桀桀桀,这异火本皇要了。”

    异火飞回到赵紫玥手上,幻化成一朵莲花的同时,赵紫玥也戒备的看着对面的红色鸾鸟。

    就见那红色鸾鸟下一刻,幻化成一身红衣飞舞的女子,她手中一枚红色羽扇轻轻一扇,带起一片火焰。

    相当于渡劫期的八阶大妖!

    他们这里修为最高的也只有合体期,对上这位,他们都是送菜的。

    “阁下!劳烦你这个修为来对付我们这些小虾米了,当真是一点脸都不要了么?”

    听程采这么说,红衣飞舞无风自动的艳丽女子,手中扇子轻轻扇动两下,目光扫过程采和众人,落在***脸上。

    “桀桀~小虾米身上只要有本皇看上的东西,本皇也会彼此辛劳的取来,尤其是对本皇大有裨益的异火。”

    她说着,手中红色羽扇对赵紫玥一指

    “她留下,你们都可以走!这里的妖兽不会为难你们任何一人。”

    “这怎么可以,不行!”

    邱傅第一反应就是摇头,他们能将玄北一个人扔在这里?

    程采顿了下看向一旁说话的邱傅,又看了眼身后他们这次带出来的弟子,再看向赵紫玥。

    没有说话。

    “前辈说的可是真的?”

    兽皇宗的弟子立刻问对面的红衣女子,红衣女子咯咯咯的笑一声

    “当然是真的!本皇说话可一言九鼎,说到自然会做到,她一个人换你们这么多人,可是划算的很啊!

    本皇的耐心有限,我数上十个数,你们可要尽快做抉择哦!”

    她说完红色羽扇掩口轻笑

    “一!二!三……”

    不仅是兽皇宗弟子动心毫不犹豫转身离开,就是太极宗弟子也是互相看看,有人站出来对带队的卫楚道:

    “师兄!咱们走吧!人家三清宗可是灵界第一大宗门,这原本就跟咱们没关系。”

    “你先走!”

    听卫楚这样说,太极宗说话的人着急的道:

    “师兄!”

    卫楚冷着脸摇头

    “你们走!这次宗门出来的弟子交给你,带着他们出去。”

    “师兄你,”

    太极宗弟子有些着急,卫楚心意已决摆手让他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