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它小说 > 龙族里的野路子剑豪 > 第一百零七章 礼
    “说实话,我还以为会有穿着艳丽和服的少女捧花相迎,再不济也得有干练的黑帮女秘书给我们递上一杯烧酒再替我们接过行李才对。”

    凯撒用有些失望的语气对身边的楚子航说。

    “我以为会是穿着统一西装站成两排夹道相迎的那种。”楚子航没看到想象中的画面也略微有些惋惜道。

    源稚生紧盯着凯撒和楚子航二人,眼里流淌过一丝暴虐。

    源稚生有双摄人心魄的眼睛,在蛇歧八家,即便是那些威名显赫资历颇深的大家长也很少有人敢直直的与他对视,而源稚生也极少用他那双蛇蝎般的眼睛直视别人,因为蛇歧八家日本分部都是他的地盘,他不想以暴君的姿态来欺压自己人。

    卡塞尔学院本部的优秀在他源稚生眼里真的不算什么,不论是背靠强大的家族、或是拥有傲人的血统评级,这些东西在日本分部通通不好使,在他眼里,实力与铁腕才是唯一的通行证。在日本,每一位黑帮的大佬都是用自己一双铁拳实打实凿出的江山,谁也不可能投机取巧。

    如果实力不够,那就收敛起那副傲慢的态度夹着尾巴做人;如果想要倚靠家族或是学院势力的撑腰,那就趁早滚出日本,从哪来回哪去做一只败家之犬。

    而在源稚生看来,眼前的凯撒和楚子航在他眼里显然不过是一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和一个初出茅庐横冲直撞的愣头青。

    如果日本分部是黑帮集中营的话,那在他们看来以往本部派来的专员就都只是一些乳臭未干的孩子,那些小毛孩没了他们在日本任何一处可能都很难混的下去,就像脱离了父母的孩子连吃个饭都张嘴需要人喂。

    昂热校长当然另当别论,但除了校长与副校长整个卡塞尔学院在他们看来都像是一个幼稚园,凯撒的学生会主席的身份在源稚生看来就像是幼稚园中班的班长,而楚子航就是新生小班的班长,沈子凡是孩子代表,源稚生从不是个喜欢小孩子会对他们温柔以待耐心相处的人,如果孩子不听话,他会脱下他们的裤子,狠狠地揍他们的屁股!

    “我们到了吗……呕!”

    凯撒和楚子航的身后又出现了一道身影,但那道身影看上去矮得离谱,大概只到凯撒的胸口处,因为那道身影整个腰背都一直是弯曲的状态,那是沈子凡。

    落地后,沈子凡的症状终于有明显的好转,但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他一只手搭着一人的肩膀,整个人像是吊在凯撒和楚子航的身上。

    源稚生抽了抽嘴角,就连一旁的樱、夜叉和乌鸦三人都看得目瞪口呆,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S级新生?

    果然,卡塞尔学院的血统评级就是个笑话!

    源稚生心底这个念头更甚,他甚至都觉得事先为三人准备的那些在他看来已经足够隆重的欢迎仪式此时显得十分多余十分的没有必要了。

    舷梯缓缓放下,凯撒和楚子航就那样一人扛着沈子凡的半个身子将他拖拽下了飞机,凯撒衣服里藏着一柄断刀,楚子航背着带着黑色刀鞘的长刀,沈子凡的胳膊上则是挂着一柄大黑伞。

    “真的只有一辆悍马吗?我以为至少会派一个跑车俱乐部和正点女郎来接送的吧?”凯撒皱起眉头,对日本分部对他们的接待排面十分不满。

    “嗯。”楚子航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他不会明说他赞成凯撒的话,但他的失望之意也十分明显。

    “呕!”沈子凡在继续呕吐。

    源稚生额头上青筋跳动,他竭力忍住自己想马上拔刀一砍一个的冲动,听对方这意思他们好像还对自己的接待仪式十分失望?

    他们真的是来做任务的吗?确定不是来日本五日游之类的?感觉他们的语气接下来是要去银座最大的料理店吃顿宵夜然后明天再去北海道泡个温泉后天去冲绳享受美女和日光浴才觉得正常的样子?

    在本部名声最响亮的三人就这德行?卡塞尔学院是以学生的想象力丰富程度来给他们进行排名的吧?

    “很抱歉没有你们想象中的豪华超跑俱乐部和性感女郎。”源稚生强忍着心中快要喷涌的怒意,强迫自己笑着说。

    他打算先礼后兵,将这三个初出茅庐却颐指气使的家伙捧的够高,这样他们就会更开心,然后就会摔得更惨。

    “也不是全然没有。”凯撒掏出一个精致的75周年纪念版Zippo防风打火机塞到源稚生手中,这动作的意思就是这个价值二十万人民币的极具收藏价值的打火机已经送给他了,尽管拿去点烟吧。

    而凯撒本人则是径直走向源稚生后方的樱,他带着绅士的微笑,双手拿出一枚镶嵌着海洋之心的珍钻手环赠送给这位女士,价值昂贵。

    而楚子航则是递给夜叉和乌鸦一人一个纯钢的狮头手环,显然没有源稚生和樱收到的礼物那么珍贵。

    这是他们三人早在飞机上就商量好的见面礼,毕竟他们期待着超大的排场,自然也得有称得上的回礼才对。

    当然礼物是身为队长又家财万贯的凯撒出大头,虽然这里等待着他们的并没有预想的盛大的夹道欢迎的场面,但礼物都准备好了该送就送他凯撒也从不是吝啬的人。

    “嗯,不好意思让你们见笑了。”沈子凡差不多从他的晕机症里缓了过来,他略显歉意地朝源稚生四人笑了笑。

    然后他想起芬格尔师兄传授给他的几句口诀,沈子凡挺直腰板,“米娜桑,空尼几哇,瓦达西瓦沈子凡带斯,哟咯西苦哦呐嘎一西嘛斯!(大家伙,我叫沈子凡,请多多指教)”

    然后沈子凡看着脸色愈发阴沉的源稚生和极度无语的乌鸦散热,他挠了挠头,“不好意思,来之前临时抱佛脚的,我也不知道发音标不标准。”

    “我们都会中文,我是源稚生,于卡塞尔学院2003级进修班毕业,是你们这次的对接人。”源稚生几乎是掐着自己忍着怒火自我介绍。

    “你就是源稚生?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