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它小说 > 遮天之神话归来 > 九十四章 段德发难
    冷不丁的,段德突然毛骨悚然,感觉有股杀机在背后锁定自己。

    他断然回头,看到本该与他是同一阵营的女娃子手握一柄斑斓利剑,其色鲜丽,犹如锦缎,剑身流转动人光泽。

    那是一缕缕剑气,化为有形,萦绕在剑身之上,更显风采。

    许枫眯眯眼,徒弟终于要动手了。

    “女娃子,你要做什么?”段德感觉不妙,竟然不自觉倒退,他有股不好的预感,因为这个不知为什么突然陌生的女娃子竟然面向自己徒步走来。

    “杀你。”樊花吐出了两个字。

    好像之前都是伪装的,直到这时她才显露出真面容,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真不愧是那个人的徒弟,做事风格太像了。”黑皇喃喃自语。

    “小子,我们也跑吧,这一次是栽了,感觉被她算计了,她是打算坑杀我们所有人啊。”黑皇察觉不妙,身处在她主导的诛仙剑阵内,感觉十分危险。

    哪知叶凡摇了摇头,他并未感觉到什么危机,之前二人互相平等交换,不像是会把自己敌人的样子。

    “也许她只是单纯的针对缺德道士。”叶凡分析。

    至于在门口的众人则全部错愣,什么情况,到底怎么回事,这个缺德道士怎么看上去也像是被算计了。

    “女娃子,你要三思,你虽是那个人的徒弟,但我也不是好惹的。”段德不断倒退,神情凝重。

    樊花不语,握住似锦的那一臂横在胸前。

    这一刻,云海低垂,剑幕漫漫。

    似有九天神雷在天际炸响,劈啪作响,震耳欲聋。

    扎堆在地宫的众人看得瞠目结舌,不曾想四极秘境的修士随意的一个动作而已,竟会有如此天地异象。

    “是她,那个成仙鼎主人的徒弟。”人群中,有人低语认出了樊花,眼神翼翼。

    ……

    丽城陵墓外,两个与神话时代有千丝万缕的人在相互对峙。

    那位人见人骂的缺德道士来历不凡,可能与帝尊有关,疑似是那个时代的人。而那位相貌平平的女子与神话时代就联系就远不如这位讨人厌的胖子,但是她却是帝尊的弟子,这一世的首徒。

    充沛剑气与刚猛的神力缠绕,闪电交织,哧哧作响。

    樊花没有动,在等待时机。

    她倏地想起许枫曾传给她的话,你大胆去做,若真能灭了这个死胖子,那也只能怪他不济,我也破天荒大方一回,九秘皆传授于你。

    与她而言,段德才是她最终的目标,其他一切都是虚的,自始至终她的目的就一直是这个死胖子。

    杀掉他,就能获得全部九秘,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划算的买卖了吗?

    樊花习惯性的牙齿敲击,便如同世间最可怕的杀音,震荡敌人的心神。

    段德一时间心神恍惚,仿佛看到一个杀神崛起,要斩杀自己证道。

    既然师父为万古最尊之人,无人敢质疑,那么他所认可之人必然不会如眼下表现的那般的不堪。

    樊花使劲吐出一口气,望向前方,眼神坚毅,缓缓吐出两字“剑来!”

    刹那间,竟牵引万千飞剑如蝗群过境,浩浩荡荡。

    不少人之前见过大衍圣剑的手段,剑气如龙,粗大如山,贯穿天地间,只觉得的已是御剑极致。

    这一刻他们才发现,还是自己太过于孤陋寡闻。

    万千飞剑,没有一缕气息让人小觑,都带着凛冽杀意,夹杂着她当下所悟的志高剑意。

    一缕尚且如此,那么万千缕交杂在一起便再难以用世间的词汇来形容了。

    段德只觉得自己如大海中的一缕浮萍,随波起伏,颠簸不已。

    他不可思议的扭头望向苍穹,数千万道气冲牛头的苍茫剑意尽数向他砸来!

    时至暮晓,樊花孑然而立。

    对面的死道士,那里还有之前满面红光的润色,整个人狼狈不堪,灰头土脸,大口喘着粗气,显然是真正的伤到了根骨。

    “啊!女娃子,贫道到底于你有何仇?”段德生平第一次感受到灭顶之灾,张嘴嘶吼,除了声音,还有鲜血涌出。

    将死之人何必与他多说。

    所有人都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最开始的震惊当然是对于樊花的手段,那么这一次的震惊则是意外这个死道士居然活了下来,虽然狼狈至极,但至少还活着,并没有丧失战斗力。

    樊花不语,归剑入鞘。她有她的傲气,刚才那一下并没有催动诛仙剑阵,她想依靠自身手段与他交手,但眼下看来如此对方依旧活蹦乱跳,没有身陨,看来确实有不凡之处。

    重重杀机运转,诛仙剑阵被催动了!

    段德气的想吐血,任他如何去想,他也想不到自己竟然被人坑了,付出一些神料不说,对方好像还对自己执念极深,想是与自己有什么血海深仇一般,一定要杀死自己。

    观看的众人别提有多爽了,之前缺德道士敲诈他们的画面还历历在目呢。

    最早出现的那种心悸气息又出现了,段德仿佛看到看到了尸山血海,仙人陨落的场景,眼前一片赤红。

    与此同时,一道绝世犀利的剑气射出,飞向段德,他极速倒退但是本就身受重伤的他怎会安然无恙逃离,他的肩头立刻飞起一朵血花。

    下一刻,此地的气息彻底大变,完全不一样了,杀机入骨,惨烈气息铺天盖地,天地间一片血红,血腥扑鼻。

    到处都是一样,全都被染成了血色,蒙蒙血雾流转,非常惊人,煞气滔天,杀劫无量。

    在不同的方位上,有四口杀剑悬挂,通体呈暗红色,流动出的杀气可怕而惊人,观战的人在远处都一阵心惊肉跳。

    每一口杀剑上都有模糊的印记,记载了戮仙的可怕图痕,让人胆寒,那种气息扩散,寒到他们的骨子中。

    “这是你逼我的。”段德眼睛都红了,再度祭出了那个碗,悬在自己头上,进行保护,同时一股可怕的威力开始自内蔓延开来。

    这一刻,所有人都变色,这股气息太可怕了,超越了他们的认识。

    颜如玉亦是如此,她对这种气息最熟悉不过,绝对是极道气息,心想难不成这个破碗是帝兵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