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其它小说 > 龙族:从只狼归来的路明非 > 第九十一章 深潜
    “我们得去做准备工作了。”叶胜和酒德亚纪换上潜水服,对着路明非挥手,“任务完成再见。”

    “平安归来。”路明非抱着用布条握住的长条形东西,“结束了要不要去大排档喝酒,我请客。”

    “好呀。”酒德亚纪把长发挽起来,像是一位公爵夫人那样温婉,“为了这次任务,我们的饮食一直被控制着,我都好久没吃过烧烤了。”

    “放心,这次一定让你们吃个够。”

    路明非拍了拍荷包,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巧克力给的牙膏还是蛮好用的。

    “待会见。”

    “待会见。”叶胜和酒德亚纪转身,带上设备离开。

    路明非作为“特派监督专员”,唯一的任务就是观察异常情况,或者说,呆在哨岗上发呆。

    天空上能看到黑色的直升飞机在盘旋,他们也是“监督专员”,听叶胜说,原本是没有直升飞机来保驾护航的,似乎是因为经费不够,但六月份开始新调过来好几架飞机,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甲板上的每个人都在忙自己的工作,运送设备、传递命令、侦测天气...

    总之他们都有事干,路明非只能坐在一个空荡荡的哨岗里发呆。

    他忽然觉得很没有参与感,早上加急乘坐航班从美国飞到中国,结果就是过来和叶胜他们吃顿饭,聊会天,然后就目送他们下水,坐在哨岗里像是在看电影一样。

    周围的每个人都忙得不可开交,就他无所事事,关键是,今晚结束之后他回去还有一大笔钱拿,还有众多的免考特权,弄得他像是个过来镀金的官二代,苦事累事都给别人干了,他只需要坐享其成。

    但也没办法,确实没啥地方用得到他,人家用的都是专业设备,按钮上的专业名词他都看不懂,过去了只会添乱。

    只能说,时代变了啊,像几千年前,开战两边士兵驻足在原地,观赏两方武将决斗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他望着腿上的楔丸,叹了口气,干脆就老老实实发呆吧,想想待会吃什么也许会比较好。

    “哥哥,你很无聊吗?”

    平静的湖面,像是保安室的哨岗变成了古色古香的石亭,圆月如明镜般高悬,路鸣泽披着蓑衣和草帽,拿着鱼竿在一小舟上钓鱼。

    小舟上有炉火,一位童子在为他烧火,把黑黝的木炭放到里面,然后用蒲扇扇风,童子背对着路明非。

    “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路鸣泽摇头晃脑地说文言文。

    “你这又是搞哪一出?”路明非皱起眉头,“怎么老是把我弄到这种地方来?到底怎么搞的?这是在做梦吗?”

    “哥哥,看湖下面。”路鸣泽指了指湖面。

    鲸鱼般巨大的黑影在湖水下游动,路鸣泽猛地收杆,吊起一个碧绿的玉石盒。

    “你得做点准备,哥哥。”路鸣泽意味深长地说:“你总不能一直摸鱼,只知道沉迷吃喝玩乐。知道皇帝都怎么对下面的人下令的吗?”

    “下圣旨嘛,真当我没看过《还珠格格》啊。”路明非胸有成竹地说:“奉天盛运,皇帝诏曰。”

    “那是太监说的话。”路鸣泽把玉盒子丢过来,“皇帝只需要盖章就好了。”

    “我又不是皇帝。”路明非稳稳接住玉盒子。

    “记住,只需要盖章就好了,用你最熟悉的盖章方式,没人敢说你不守规矩。”路鸣泽的声音幽幽传过来,童子划桨,湖面渐渐起了雾,小舟带着隐约的红色火炉光,逐渐远去。

    ...

    “已经抵达白帝城的方位。”

    “抛锚。”曼斯下达命令。

    前舱里,叶胜和酒德亚纪戴上了潜水头盔和氧气瓶。

    后舱隐约传来了小孩的哭泣声。

    “去看看那宝贝怎么样了。”曼斯皱眉,“总是哭,你们当中就没人会照顾孩子吗?”

    “教授,在场没一个人结婚,你指望我们怎么学会照顾婴儿。”端坐在显示屏前的女孩头也不回地说。

    她大概二十三、四岁,典型的拉丁美人,穿着卡塞尔定制的作战服,周围还有七八个人和她一样紧紧盯着自己的屏幕。

    “叫船长,现在我是“摩尼亚赫”号的船长。”曼斯把嘴里叼着的雪茄掐灭,丢到烟灰缸里,“既然没有一个已婚人士,那就由我去照看我们亲爱的宝宝。塞尔玛,这里暂时交给你指挥,注意他们两人的生命信号,有任何异常情况,立刻收线。”

    “明白!”拉丁女孩塞尔玛回应。

    今晚的天气还算不错,虽然乌云在汇聚,但秋季通常不会有太大的风暴,况且这艘船是军舰,即使是起了12级风暴,它依旧能破浪而出。

    为了“夔门”计划,他们已经做了无数的准备,从五月份开始,进度就逐渐加快,探测器在一周前终于摸清下方的白帝城大致方位,那里很可能藏着还未苏醒的“青铜与火之王的卵”。

    “叶胜,亚纪,做好下潜准备。”塞尔玛说。

    两人打着手势,爬入打开的舱口。

    “各单位注意,‘下潜’开始!”

    工作人员松开救生索,叶胜和酒德亚纪的身影逐渐消失于黑暗的水中,只有救生索转轴在不断转动,其余人都盯着自己的屏幕,手上敲打着键盘,对着耳麦说话。

    深度五十米。

    射灯在深水之中无法穿透,只有一条青灰色的光带。

    酒德亚纪苗条的身影漂浮在叶胜的旁边,叶胜只要伸手就能拉到她。

    “听说小龙虾挺不错的,我还没吃过小龙虾。”酒德亚纪说:“这附近有什么有名的店吗?”

    “诺玛肯定清楚的。”叶胜说:“不过路明非还真是一鸣惊人啊,面试他的时候完全想不到他那么厉害,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随处可见的青春期男孩。”

    两人之间有一条单独的信号线,紧紧联系着彼此。

    深潜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单凭一层纳米潜水服就要承受相当于十几倍大气压的压力,黑暗深邃的水底,只靠一条信号线和人类世界联系,人的精神很容易过度紧张。

    但有他(她)在,水下的浑浊世界,也仿佛变得清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