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科幻小说 > 天命葬师 > 第259章 司雯族
    我拔下一根银针,看着针尖冒出的黑气满眼淡漠。

    淬过了雪里来毒气的银针,威力果然是不同寻常。

    拔下一根毒针之后男人的颤栗就停了下来。

    他看向我,眼神里一片愤恨,尽管身中剧毒,仍是愤怒依旧。

    “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你们,会死的!”

    我看了一眼这家伙,无可救药。

    转身手下银针飞出,下一刻,整个巷子里都是撕心裂肺的惨叫。

    我看着猴哥说道:“嘴堵上吧,别让街坊邻里做了噩梦。”

    瘦猴上前利落地从男人身上扯下一块布揉成一团塞进这家伙嘴里。

    “唔唔唔!!”

    男人不断挣扎,脸上已经完全分不出是眼泪还是汗渍。

    我就站在原地看着,身上的冷瑟缓缓散开。

    “你们把医生推下去的时候,可有想过,他也是人,也会痛,既然你们杀了他,杀人偿命,我现在杀了你,也是应该的吧。”

    男人抽搐着晃着脑袋,眼神更是肉眼可见的开始迷离。

    他看着我,不断撞着脑袋,掌心处溢满了鲜血。

    我仍是面无表情,盯着这家伙只觉得自作,就应该自受。

    过了会,瘦猴在我耳边喊了一声:“四公子?”

    我乍然回神,看向瘦猴眼里懵了一瞬,方才点头。

    瘦猴跟着愣愣的点头,才接着说道:“四公子,你看他的手?”

    我循声看向这家伙的手指,颤颤巍巍举起两根手指。

    说不清楚心里什么感受,我蹙眉上前拔下几根银针。

    男人一朝得解,身上一个激灵便是趴在地上猛作呕。

    我缓缓转身,走向死人身前划下三根贡香,眼看着香火燃起,我跟着说道:“在我们跟着你的期间,你的性命不再属于你,我动动手指,就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贡香的香火味道永远让人安心,我身上轻颤,喃喃说道:“医生,安息吧。”

    这些人并没有全部处理掉,只是,时候未到。

    那人踉跄着爬起来,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亦是没有转身,结果男人竟还是捡起地上的枪,对着我就要扣动扳机。

    我面无表情,伸手抚了抚手背上的雪里来。

    “看看,不知悔改,还是教训啊,不到位。”

    男人没能扣动扳机,他身子一阵踉跄转身就跌倒在地。

    “啊啊啊!!”

    他开始疯狂惨叫,捂住脑袋又时而不断扣弄着全身。

    “砰砰——”

    这家伙用脑袋砸着地面,一声一声看着就像是要把脑袋撞破似的疯魔。

    由脖子上缓缓爬出来的青筋逐渐颜色变深,成为暗紫色。

    一根根青筋像是老树上的藤蔓一般蜿蜒上升。

    很快,男人的整张脸都布满了或青或紫的纹路……

    “猴哥,按住他的手,别把脸抠破了。”

    瘦猴闻声上前两只脚踩住这家伙的两只手,浑身上下都是报复的爽快。

    “让你再嚣张,也不看看几斤几两,我们忍辱负重,你以为是你惹得起的?”

    男人说不出一句话,只能惨叫连连。

    贡香仍是在燃烧,夜色里,唯有暗香来的一处,就在眼前。

    风声起,暗香去,风声落,暗香留。

    这贡香,最能让我安静……

    “四公子,他可能受不了了!”

    我看过去,猴哥将人控制得很好。

    尽管肌肤上布满青紫,男人除了痛苦挣扎,别无他法。

    我缓缓朝前走去,在男人眼前蹲下。

    “这是蛊毒,中毒者,心肺血脉筋骨,无一不像是挠心挖肺!这蛊不会杀了你,但会让你自己杀了自己,这位杀手先生,你,做好决定了么?”

    男人仓皇的点着脑袋,神色之间一片迷惘。

    我伸手拔下银针,男人顿了顿方才缓过来。

    他趴在地上,跪倒在地,在我眼前不断磕着头。

    “饶了我,饶了我吧……”

    我神色冷漠眉眼里淡然如初:“我当然会放了你,只是,还要看你自己是否愿意放过你自己了……”

    男人不住颔首,身体仍是禁不住时而颤栗。

    “啧啧!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

    我闻声看向瘦猴笑了笑说道:“猴哥去换衣服吧,我们马上出发。”

    瘦猴笃定地点了点头蹦跶着去换衣服。

    我转身看向男人满眼阴鸷:“到了司雯一族,你一切照旧,我会是你的部下,但请你记得,但凡露出半分差池,等你的,就算是扒皮拆骨的疼痛也不为过。”

    男人一句话不说,眉心因磕头搞得一片青紫。

    一番打量安排后,总算是都搞清楚了。

    男人仍是走在队伍前方,身形时而晃荡一阵犹如大梦初醒。

    中了毒,自然也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

    内城里司雯一族乃是一流家族,而且也是名声在外。

    按照诸葛明泽所说,乃是昆吾剑传承家族,只怕是实力不容小觑。

    我们此次前去单枪匹马,要面临的,生死难料。

    司雯一族仍是不算内城核心,地处核心外围。

    自从到了内城,我唯有那一夜拍卖会识人不少,其余时间也都被浪费在斯温一族身上。

    眼下祸水未解,水引萧蔷,前有追兵后有豺狼。

    想到这些我只觉得心里一阵烦躁。

    我们一行人开车去了司雯一族,临近天亮的时候,方才到达。

    一路上那为首之人许是为了帮自己开脱。

    这才给我说了不少司雯一族的大小事情。

    司雯一族算是一流家族里的末等家族,只因昆吾剑近些年来再无现世,家族被其余众族认为无关紧要了。

    想到这些我更是麻烦,内城等级分化严格的出乎我的意料。

    虽然是一流家族里的末等,但对于外界来说,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

    司雯一族眼下从事葬师行业的人鲜少。

    大多通向海上交易,尤其是珍珠一类的珠宝生意。

    近些年来海里资源丰富,珠宝尤其受到各族女眷青睐。

    加之司雯一族培养方法特殊,竟是换来不少珍奇颜色的珍珠。

    紫色珍珠,绿色珍珠……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因此这司雯一族的各色珠宝可谓是有价无市。

    司雯一族族长名为司雯江,是族内第一百三十八位族长。

    更是带领族内谋江摄海,可谓带领司雯一族走上了新一层高度。

    因为海域需求渐增,司雯一族巨资购买海域。

    眼下是整个内城最为阔绰的海上珠宝商户。

    司雯江下有三个孩子,二子一女,大儿子司雯山善于拳脚,驻守海港安全,二儿子司雯柳工于心计,为下一任族长的青睐人选。

    最后一女名为司雯清雅,关于这公主般生活的姑娘,男人倒是没多做解释。

    只是说这位司雯清雅十分神秘,一年半载都不会出门一次。

    就算是有什么时候出了门,那也是族内有什么祭祖一类的大型场面才会出场。

    而且是坐在所有人的正中央。

    关于这点他们这些人也有议论过,都说这三小姐也可能是族内族长的候选人。

    一山不容二虎,我心下清楚没那么简单。

    要真是闭门不出,也大可不必祭祀的时候才决定出山。

    而且身为辈分最小的女孩,祭祀的时候坐在最中央。

    这位小姐的身份,怕是也会有的探究!

    一番交涉后我算是对这一家有了初步的了解。

    至少被人问起,不会全然不知,也不会熟透了。

    天际很快亮起,眼看着阳光升起暖意渐升,我一身黑衣坐在车里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

    “四公子,去了以后不用担心,就算是我死了也不会让你出事的!”

    听着瘦猴的话我禁不住心里一阵酸楚。

    看着这家伙笑道:“猴哥,你照顾好自己就是了,我能照顾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