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贝姐有毒 > 第436章 你要是能进来就请你吃饭
    方萌大概敲了五分钟。

    顾元铠总算在一堆他已经吃腻了,怎么看都觉得没胃口的菜里挑出了两个之后,敲门声停下了。

    方萌的声音从门外传来:“顾总,我借钱真的是有用处,很急,求你了。”

    “不答应。”顾元铠说。

    “那我进来了。”方萌虽然说是急事,但声音却一直很平和,既不焦急也不恼火,就好像他俩之间只是平常朋友的对话。

    “你进,”顾元铠求之不得,都快让她这点儿愣劲给逗乐了,“你要是能进来我请你吃饭。”

    蓝海湾的安防系统做的滴水不漏,如果没有通信指令,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这办公室的门就更加严防了,忘带钥匙又断电无法联网的时候,锁匠过来都开了一小时。

    等了有十来分钟,门外没了声音,也不知方萌是敲累了还是走了。

    顾元铠躺沙发上很舒服地看着门,正想着方萌会用什么方法开门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外面走道里,烟雾传感器发出刺耳的报警声。

    “我靠!”他惊叫了一声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哪里起火了吗?”

    就在他跳起来的同时,大门被打开了。

    方萌从门外闪了进来,步履轻盈,一点都没声音。手里拿着半截点燃的香烟,站到了他跟前儿。

    顾元铠此时此刻感受只有一个,该升级安保系统了!

    当初请人设计这套高科技安保系统的时候,为了安全,所有的房间门,在遇到火灾报警的时候,会自动将房间的门解锁,以方便被困的人快速出逃。

    他瞪着方萌半天才说了一句:“你这算非法闯入知道么?”

    “不好意思,”方萌说,“我是真有急事。”

    顾元铠又盯着她看了看,慢吞吞地转身坐回沙发上,腿往茶几上一搭:“是么,急着替你娘还债呢?”

    方驰的确是替她妈要钱来的,她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顾元铠从她的表情和眼神里都能看出来,这姑娘没有了刚来这里时那种清高与鄙视。

    而且他还在方萌的脸上看到了伤。

    “是救急,”方萌说,“我实在是没别的办法了。”

    “嗯?”顾元铠又扫了她一眼。

    “我可以给你打借条,或者你说怎么样都行,只要能借钱就可以。”方萌又说。

    “五十万?”顾元铠问。

    “嗯,暂时先借这么多,”方萌回答说。

    顾元铠噗地乐出了声,往沙发里一靠,冲着方萌笑了能有两分钟都没停下来。

    方萌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笑。

    “哎,”顾元铠笑够了之后用手搓了搓脸,“太好笑了。”

    “能借吗?”方萌问,“我保证能还上。”

    “方萌,”顾元铠眯缝着眼看着她,“在你眼里,我除了是花花公子,俱乐部老板,还是什么?”

    “没了。”方萌回答得还挺干脆。

    “真没了?”顾元铠伸手把桌子上菜谱里夹着的彩页抽了出来,拿在手里折了折,然后指了指自己脑门儿,“你确定真没有智障这条?”

    方萌很认真地看了他一眼:“真没有。”

    “那你特么从哪儿看出来我会借钱给你!”顾元铠吼了一声,手一扬,折成了小飞机的彩页从他手指间飞了出去。

    方萌自打到这儿上班起,除了借钱就是借钱,答应帮他的事一项都没达成,他这还一肚子窝火呢。

    方萌偏了偏头,躲开了对着她鼻子飞过来的纸飞机,但菜单折得很尖锐的角还是在她脸上扎了一下。

    纸飞机的速度很快,虽说是张纸,戳在脸上特别还戳在了伤口上,还是挺疼的,方萌皱皱眉没有说话。

    “你当我是取款机了吧,”顾元铠拿过手机指了指门,“在我骂人之前出去。”

    方萌没有动,沉默了几秒钟说:“你刚说过我进来了就请我吃饭。”

    哟嚯,看不出来,这妞有点儿个性啊?顾元铠不禁多看了方萌一眼。

    “成,那你站着吧。”

    方萌双手往外套兜里一插,就那么站在了原地。

    顾元铠打电话给餐厅要了几道菜,然后开始看电视。

    说实话,方萌的表现令他挺意外的,这姑娘第一眼给他的印象并不算太好,是那种文文弱弱有点内向,看上去脸皮也很薄的人,居然能就这么挺着站这儿不走了。

    顾元铠忽然觉得内心深处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

    老觉得胸口堵着点儿什么,这不是训她一顿能解决的,是那种抓不着碰不到包着棉花似的怄火。

    方萌在一边安静地站了十多分钟之后,突然开口:“如果五十万太多了......”

    “啊?”顾元铠正瞪着电视琢磨这事儿该怎么处理,冷不丁她一说话吓了一跳。

    “少一些也可......”方萌低着脑袋冲着电视的方向说。

    顾元铠闭了闭眼睛打断了她的话:“五十万是么?”

    “是。”方萌很快地转过了头。

    “没问题,”顾元铠说,“不过得给我写个借条……”

    “行!”方萌的情绪一下就跟之前不同了,马上从兜里掏出了手机,“那我打个电话叫她过来。”

    在方萌看来,反正都是借钱,欠顾元铠的好过欠那帮高利贷的,至少顾元铠这儿,还钱有商量的余地,也不会三句话不合就把人往死里打。

    “等等,”顾元铠睁开了眼睛,懒洋洋地站了起来,慢慢走到她跟前,看着她嘴角的伤痕,“这个借条,得你来签。”

    “我签?”方萌愣了愣,“钱是......”

    “钱是你妈借的,顾元铠勾勾嘴角,“你亲妈,对吧?”

    方萌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母债女偿嘛,”顾元铠慢悠悠地说着,“同意就借,不同意吃完饭你就可以走了。”

    这回方萌沉默了很长时间。

    顾元铠也不着急,又慢悠悠地晃到茶水柜那儿,倒了杯红酒喝着。

    顾元铠来回踱了两圈之后,方萌咬牙说了一句:“行。”

    “对了,”顾元铠拈着酒杯慢条斯理的说,“还有个条件。”

    “什么?”方萌的眉毛拧了起来,“什么条件?”

    “两个条件,二选一,”顾元铠又走回了她跟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钱还清之前,你每个星期至少得想办法创造条件,让我和孟小贝见次面,要不然你就得每天过来给我收拾房间打扫卫生换床单放洗澡水......”

    顾元铠话还没说完,方萌转身拉开门就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