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我能看见厉鬼好感度 > 第十章 你吃饭吗?你吃饭吗?你吃饭吗?吃饭,就吃......
    凉风习习。

    陈久久长舒一口气,劈死鬼大妈的威压也不是假的,那凝滞的杀意让他后背发寒。

    可富贵险中求,陈久久独特的养鸡举动,也让他收获了劈死鬼大妈的好感度晋级。

    【劈死鬼 100/100,劈死鬼善意状态晋级】

    【劈死鬼 150/300,劈死鬼现在为欣赏状态】

    【好感度奖励已到账,请注意查收】

    这个倒是让陈久久意外,没想到这番举动直接让大妈好感升级,而且善意方向的好感度同样能提供奖励。

    现在已经两个奖励到手,找了个角落,陈久久开始确认到手的奖励。

    首先,陈久久查看了懵懂鸡带来的仇恨奖励——

    【很浓的童子尿一瓶】

    非常朴实无华又有用的物品,接下来懵懂鸡的食材就不用节省了,反正也用不完。

    虽然童子尿非常好用,但陈久久还是期待能够有更多的手段,于是将希望寄托于劈死鬼大妈的好感度奖励。

    检查奖励,陈久久有些意外,因为这并不是一个物品,而是一个能力——

    【拍奶嗝——白色能力】

    【劈死鬼大妈圈养婴身鸡所练就的一身拍奶嗝本事,但因为婴身鸡并没有喝过奶,所以没有打嗝,整一个就是纯纯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效果:主动使用,你拍在后背的巴掌会帮助目标产生打嗝,催吐等状况,附带一些些的输出,聊胜于无。】

    新的设定也是让陈久久有些惊讶,惊悚世界除了极度真实外,与游戏的设定真实越来越像了,恐怕还有更多有趣的游戏设定存在。

    不过对于这个能力的逻辑,陈久久稍稍有些无力吐槽。

    婴声鸡都吃不饱,怎么会有奶嗝给人拍呢!!

    无语!!

    陈久久坐在地上,清点完自己的奖励,对于这次收获,本身还是十分满意的。

    童子尿得到了补充,这种应用范围很广的物品需求量肯定很大,他还得在村子里待七天,得多备着些,有备无患。

    同时还得到了一个白色能力,虽然简介很扯,但作为一个能力,本身肯定有卓越的地方,以后也大概肯定能用。

    除了好感度系统给于陈久久的奖励,更有属于清水村的劳动奖励。

    工资从100/天提升至300/天,三倍工资的跨越保证了陈久久第一个脱离任务的完成非常简单,而这还证实,陈久久不会轻易被炒掉了。

    从劈死鬼大妈刚刚的威胁里,陈久久分析得知,他们被招进来的工人实际是属于临时工的状态,而临时工做不好恐怕不只是“辞职”这么简单。

    但现在陈久久不用太担心这朝不保夕的下场了,起码三百块钱的工资,证明了陈久久的能力。

    这好感度刷的值啊!

    劈死鬼大妈这鬼不错!可以深交!

    陈久久深呼吸,从地上站起,眼神保持着凝重,虽然收货不错,但他现在还是太弱了,得谨慎行事。

    “咕咕咕。”

    肚子发出求救声,这是饿了。

    正如当初华邦军事总司令所说,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人在这里能感受到七情六欲,疼痛,饥饿,口渴......

    要想在这个世界活下去,得保证基本的生存需求。

    但村子里鬼吃的东西要是人吃了,离死也就不远了,所以陈久久猜测,应该有专门售卖人类食物的地方。

    刚刚劈死鬼大妈也提了一嘴,在村子的广场上有人类食物的供给,时间不早了,得抓紧时间,免得东西被别人买完了没登西吃。

    说走就走,陈久久朝着村子里最显眼的巨大的柳树目标走去,那就是村子的中央,也正好趁着闲暇之余,可以仔细的打量村子的外貌。

    这在现实中,大抵也是一种鬼村的装修风格。

    乌鸦声鸣,猫声窜窜。

    走出养鸡场,那股鸡味被淡淡的臭气取而代之,一路上许多民居的外表皮都是暗淡的鲜血,还有一块块烂**在沟渠里,发出恶臭。

    村子里同样有淡淡的鬼气笼罩,但比外面轻微一些,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

    温度也低了一些,越靠近夜晚,温度就愈发的低。

    快走几步,陈久久想要早些到目的地。

    而这时,一声呼唤叫住了陈久久。

    “八......八哥。”

    陈久久回过头,看见了另一个养鸡片区的负责员工关悦。

    关悦看样子狼狈了许多,整一个披头散发的状态,身子上还被鸡啄了好几个洞,眼神有些疲惫的涣散。

    对于关悦而言,刚刚的生活是她这辈子最不想回忆的时刻,要是回忆,她只想叫妈妈。

    飞舞的鸡落在她的身上,哭声萦绕在耳边,若不是身上的血衣还在威慑着它们,恐怕就真的要被鸡活活咬死了。

    饶是如此,关悦今天下午也是不敢再回去......

    可还有七天。

    她想回家。

    看着关悦狼狈哽咽的模样,陈久久眉头一皱,很快便想到了原因。

    “你是不是在走地鸡面前露怯了,你身上有血衣,他们不敢靠近,但要是你在害怕他们,他们就知道你好欺负。”

    关悦没有吭声,但她眼神中的后悔已经说明出了一切问题。

    独身一人与这么诡异的鸡共处,她真的做不到镇定自若。

    “鸡和人一样,都欺软怕硬。”

    “做不到就得死。”

    陈久久瞥了一眼关悦,没有再多说什么,点到即止就可以,他不想惹上另外的麻烦。

    不是所有的人都值得帮助,特别是女人,不确定对方是好人,他是不会帮助的,免得惹得一身的骚。

    关悦......不熟。

    “诶,等等我。”

    眼看着自己又要落单,关悦咬着嘴唇,连忙跟上,但又不敢跟太近,因为从陈久久的眼神中,她并没有看到怜悯。

    连怜悯都没有,怎么会能相处呢?

    “做不到就得死。”

    关悦默默呢喃着,或许陈久久冰冷的眼神,就是这世界的缩影。

    但她只是个女孩而已。

    她为什么要经历这么多?

    关悦还需要时间思考。

    两人亦步亦离的走着,陈久久也没有管关悦,毕竟大家的目的地都是同一个地方,也不好说关悦是在跟着她。

    没过多久,陈久久就到达了目的地——清水村广场。

    而此刻,在广场的北边方向,能看见一个很显眼的小卖铺。

    而在小卖铺里,坐着一个扇着蒲扇的老人。

    他张开眼睛,却看不见眼球,只有两个深邃的黑洞,占据了半张脸庞,他咧嘴,嘻嘻的狞笑着,嘴里说道:

    “欢迎来到——良心小卖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