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迷 > 都市言情 > 离婚后靳少天天哄娃 > 第49章 白月光的光环没了
    因为莫里赛娜,正是去年诺贝尔医学界的获得者!

    他们这群医生,就算牛皮上天了,也难以沾到诺贝尔医学奖的边边啊。

    “……您是莫里赛科先生的女儿?”

    医生们激动地询问。

    医学界,莫里赛科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他们遥不可及,虔诚信仰的存在。

    见不到神明本人,能见到他的女儿,也是一种幸运啊!

    “我和师父只是师徒关系。”南媛淡淡道,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她不是有意隐藏马甲,只是觉得,在这群人面前装B没必要。

    她只要徐千柔不爽,就足够了。

    干女儿比‘亲女儿’优秀百倍、千倍。

    如今,如坐针毡、无地自容的人,是徐千柔无疑了。

    “叶医生,老夫人请您进去。”

    就在院子里闹哄哄,医生们努力逢迎、讨好南媛的时候,老太太屋里的护工走了出来。

    听到她这话,全场又是一片骚动。

    “老夫人居然这么快就醒了?”

    “神啊,真是神了!不愧是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不愧是心外科奠基人的徒弟,佩服,真的佩服了。”

    医生们赞叹不已。

    徐正国、叶芬,以及徐千柔,都抬腿要朝老太太房间走去。

    “小姐,留步,老夫人说了,只想见叶医生。”护工伸手拦徐千柔。

    徐千柔皱着眉:“……你确定?奶奶没说要见我?”

    “确定,叶医生,请跟我来吧。”护工朝南媛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看着南媛随护工朝奶奶房间的方向走去,徐千柔气得手捏成拳,指甲狠狠掐着掌心,都快要把掌心抠出血。

    -

    房间里,南媛步调放轻。

    奶奶这会儿虚弱,受不了太大声音的刺激。

    她站到床榻边,轻轻喊了一声:“奶奶?”

    老太太缓缓睁开眼,伸出手,抓住南媛的手:“坐。”

    “奶奶,你放宽心,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

    “恩。”老太太点了点头,欣慰地笑了笑。

    眼睛睁得大大的,仔细打量面前年轻貌美的女人。

    看着看着,老太太不自觉就扬起嘴角笑起来:“真好,你的事,奶奶都知道了。原来我的亲孙女这么优秀。”

    南媛紧紧抓着老太太的手,不知道说什么。

    “孩子,你放心,等我身体好了,一定为你做主。千柔抢走你的所有,我都会让她还给你。”

    老太太虽然已经七十岁,但头发还是黑的,保养的也比同龄人显年轻。

    别看她现在躺在病榻上,但她这脑子,一点都不糊涂。

    千柔这孩子,她从小就不喜欢。

    以前不明白,这是自己嫡亲的孙女,她怎么就是看不上呢?

    现在她才恍然大悟,骨血这种东西,造不了假。

    她只见了叶列娜一眼,就喜欢上了这孩子。

    这正是因为,这孩子才是真正流淌徐家血液的人啊。

    “奶奶,咱先不说这个了,您安心调理身体。”

    南媛从老太太房里出来后,徐正国和叶芬一起走了进去。

    徐千柔挽着靳北哲,也想表现表现,于是跟了进去。

    屋子里,各种仪器摆放着,药水味很重。

    老太太阖着眼,闭目养神。

    “奶奶,现在感觉怎么样?”徐千柔来到床畔,关切地询问。

    老太太看都不看她,继续闭着眼睛,不满地哼了哼:“听说你刚才不同意叶医生进来救我?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早点死?”

    听到这话,徐千柔吓一跳,立马跪了下来:“奶奶,冤枉啊。那么多医生都说您没救了,我就想着,让您安安静静地离去,就别再让不相干的人打扰您了。”

    “呵呵,说到底,还是巴不得我死。”老太太终于睁开了眼睛,把手从徐千柔手里挣脱开。

    徐千柔还想反驳,却被靳北哲一把抓住肩膀:“好了,奶奶是病人,不要跟她争。”

    这都什么时候,还要跟一个病人较劲?

    不知道奶奶是急性心梗,受不了刺激,情绪不能激动?

    靳北哲作为一个局外人,都知道事情轻重。

    一向知书达理的徐千柔,居然不懂?

    靳北哲这一提醒,顿时让徐千柔如遭棒喝。

    她最近到底怎么了?

    怎么一而再、再而三在北哲面前失控?

    “北哲说得对,柔柔,你俩先出去吧。”叶芬叹了口气,对这个养女,忽然有些失望了。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种失望,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徐千柔没办法,只好踉跄起身,佯装自己跪太久,腿难受。

    以前她这样,爸妈、还有北哲,都会来关心她。

    可现在,这一招似乎没什么用了。

    大家都关心奶奶,没人在意她了。

    “北哲,走吧。”徐千柔继续装可怜,走路一跛一跛。

    靳北哲转身时,便看到她狼狈不堪的背影。

    脑海里,立马就浮现出叶列娜那自信昂扬、妩媚动人的样子。

    两人一比,徐千柔瞬间黯淡无光,显得非常可怜。

    他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迈着大步上前,一把掺住徐千柔的胳膊。

    徐千柔抬头,委屈地就要哭了出来:“北哲,我是不是很没用?奶奶病成这样,我一点帮都没帮到。”

    “是,帮倒忙。”靳北哲扶着她走出房间,态度很冷漠。

    徐千柔赶紧示弱,声音低低的,楚楚可怜:“北哲,对不起,我刚才真不是有意顶撞奶奶的,我只是觉得委屈,我怎么可能盼着奶奶死呢?”

    “好了。”靳北哲不想听她狡辩了,心里蓦地就觉得烦躁:“来人,扶你家小家回房休息吧。”

    他吩咐徐家的佣人。

    佣人闻声,赶紧上前,把徐千柔接走。

    靳北哲松开手,丝毫没有犹豫,甚至连一句关切的话都没嘱咐,抬步便离开。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徐千柔的心,就像被刀子割了一般难受。

    都怪叶列娜!

    这个狐狸精,害她男人变了心不说,还来嚯嚯她的家人?

    “小姐……你没事吧?”佣人看着徐千柔那张扭曲、近乎变形的脸,吓了一跳。

    徐千柔凶巴巴的:“我有事,你看不出来吗?”

    说毕,狠狠把佣人一推,自顾自地离开。

    另一边,靳北哲走出徐家,朝徐家的露天停车场走去。

    巧的是,他看见南媛没走,弯着腰看着驾驶位的车胎,像是在研究什么……